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卡扎菲与毛泽东:从文化大革命到“天安门1976”
作者:程映虹

今天卡扎菲用如此残暴的手段镇压自己的人民,很容易给人们一种错觉,似乎他属于那种前现代的传统的统治者。但他不是。他和毛泽东一样,曾经是个反“传统”的“个人魅力”型领袖。

 

被称为“利比亚狂人”的卡扎菲动用飞机轰炸自己的人民时用中国1989年坦克开进天安门广场来为自己辩护,使得很多人把他和邓小平视为同道。但实际上,卡扎菲更像毛泽东。他从“运动群众”到动用飞机和雇佣军镇压群众的政治生涯给我们评价毛泽东提供了一个启示:1976年天安门广场“四五”运动的被镇压已经昭告世人:如果那场运动发展到更大的规模,毛泽东一定会比邓小平更不手软地动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来镇压“反革命”。


卡扎菲1969年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君主制,建立“革命指挥委员会”代替政府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后,怀抱和毛泽东类似的野心,要砸烂旧的国家和政治制度,为本国乃至全人类创造出一个新制度,开辟一条新道路。他用利比亚社会作的政治试验就是他的“九一”革命(指1969年9月1日他的军事政变),用毛主义左派的话完全可以说这是他的伟大的历史创举。


他反对在西方发展起来的现代民主,认为议会政党竞选投票等等都是欺骗人民的,因为这些制度都没有给人民参与的权利。“在这种制度下,人民是牺牲品,受到政治机器的愚弄和剥夺。人民默默地排着长队,往票箱里投票,就像往垃圾箱里扔废纸一样。”他反对新闻自由,认为报刊都不过反映了它们的拥有者的利益。


掌权四年后他发动“人民革命”,在各地建立“人民委员会”,很大程度上取代政府职能。1977年发表“人民权力宣言”,宣布利比亚进入“人民直接掌握政权的民众时代”,改国名为“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民众国的含义就是群体,集体,全体人民当家作主,把利比亚变成人间天堂。他的“小绿书”成为仅次于古兰经的指导思想。根据他的思想,利比亚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各地群众起来造反,罢免政府官员,逮捕了数以万计的官员。卡扎菲甚至解散政府,用人民大会来取代。凡公民均可加入基层人民大会,它有权颁布各种法律,制定经济计划和其他政策。1993年又宣布为了进一步克服国家机器运作中的弊端,在民众国内建立公社,全国划分为1500个公社,取消省市区各级政权,一切权力下放到公社。


卡扎菲相信他的“九一”革命是一场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革命,“九一”是世界历史的转折点。利比亚是人民作主的国家,民众国比共和国优越。全世界都要仿效利比亚,全世界都要走民众国的道路,都要建立人民大会制。他向临近的中东和非洲国家输出“九一”革命的观念,1986年,为了输出他所创立的这个国家制度,利比亚国名又改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为了贯彻这个民众国制度,利用石油收入,卡扎菲实行了全民免费教育和医疗制度,对粮食,糖,茶叶等实行价格补贴,并改善住房条件。


卡扎菲发动的这场“革命”,创立的实行的这一套制度,包括物质福利,听上去都很“公平”,很“民主”,不愧是和资本主义甚至整个人类文明对着干,我们可以肯定它们曾经有声有色过,甚至一度得到过“人民”的支持。但短短二三十年,这样一个全新的制度就不但蜕变成一个比传统的君主制更独裁的国家,而且卡扎菲家族的腐败和以往的国王皇帝们相比也毫不逊色。这就告诉人们,传统的国家制度也好,新的国家制度也罢,最高权力是受到制约,还是随心所欲,是检验它们是否公正的第一个指标。卡扎菲和毛泽东以及卡斯特罗一样,藐视历史和文明,要打碎一切旧制度,砸烂一切旧事物,整个人类历史要从他们重新写起(古巴革命后以1959年为“元年”重新计算年代,至今为止还是“古巴革命第某年”),而且都相信他们拯救了世界,给世界找到了出路,向世界输出他们的革命。


从把“民众”捧到天上到用飞机轰炸他们,用外国雇佣军镇压他们,把他们诬为一群吸毒者和醉汉,蛆虫,卡扎菲向世人显示了他内心深处究竟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国民的。毛泽东也是如此,不然我们无法解释为何他发动了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后拒不下“罪己诏”,更难以解释为什么他告诉外国人他准备在核大战中死掉一半中国人,换取“世界革命”的胜利。对于他们,“人民”是原材料, 要么按照自己的设计变成产品,要么就是下脚料。


今天卡扎菲用如此残暴的手段镇压自己的人民,很容易给人们一种错觉,似乎他属于那种前现代的传统的统治者。但他不是。他和毛泽东一样,曾经是个反“传统”的“个人魅力”型领袖。但他用来镇压自己人民的手段,又让人相信他比前现代的君主更野蛮。他“发动群众”,搞过文化大革命,打碎过旧的国家机器,憎恨官僚精英,口口声声“人民”,“民众”,这不能不让人想到毛泽东。而他镇压人民革命的手段,对中国人来说应该也不陌生:1976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群众不过是悼念周恩来,影射四人帮,发泄对文革的不满,不但和“茉莉花革命”没法比,甚至离1989年也还很远,群众并没有占据广场。 但他们却遭到了“工人民兵”的大棒伺候。可以想见,如果那次运动也达到1989年的规模的话,垂死的毛泽东是决不会手软的,这只会让他再一次“坚信”“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性。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February 28, 2011
关键词: 卡扎菲 毛泽东 文革 天安门 1976
特别专辑: 中东革命
分析埃及当前局面:我现在还无能,你还要再等待
突尼斯埃及政治风波与中国政治局势
埃及和美國為何沒有事先預見到革命
中国人应从埃及革命中学到什么?
美国特使:穆巴拉克应该继续留任主导民主过渡
中国官方控制有关埃及示威活动报道
克林顿支持埃及政治过渡由副总统领导
欧盟峰会将紧密关注埃及政局的发展
埃及是否“唤醒”全球的独裁者?
埃及副总统破例与穆斯林兄弟会面谈
快报:埃及政府作出政改承诺快报;继续更新.......
埃及副总统向反对派作出让步
埃及的动乱
埃及军方表现 足以载入历史
穆巴拉克讲话:坚持执政到期满
埃及民众愤怒回应穆巴拉克讲话
埃及告别最后一个法老
穆巴拉克辞职 军方接管权力
埃及今天能否成为中国明天?
突尼斯构建和谐社会的主要做法
穆巴拉克下台,胡锦涛在想什么?
埃及局势继续火爆 中国挺穆批西方
北京不安 埃及的抗议是否会蔓延到中国?
“今夜,我们都不是埃及人!”
欢呼埃及变天!
别了,穆巴拉克!
穆巴拉克下台之后
阿尔及利亚民众无视禁令参加民主集会
中国媒体低调报道穆巴拉克辞职
到底谁‘背叛祖国’?改变埃及历史的两个80后
奥巴马讲话:今天我们是埃及人
埃及军方保守派面临年轻民主派挑战
埃军方:埃及继续遵守与外国签署条约
最后法老 穆巴拉克下台内幕
专制独裁不是人民的“永劫”
中东北非剧变动了中国人哪根神经
燃烧中国青年的埃及梦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埃及巨变的两大历史指向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开罗与台北
阿拉伯之春和中國茉莉花
茉莉花与厚黑学
中东革命太给力,我党开始吃不消
中国投票赞成安理会制裁利比亚被指意义重大
胡平谈茉莉花颜色革命对中国的影响
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挫败卡扎菲部队攻击
打从西边出来的太阳
埃及抗议者冲入秘密警察总部
利比亚反对派称向西挺进取得胜利
提前来临的革命 ----论茉莉花运动
古奈姆演讲:埃及革命内幕
欧盟一致要求卡扎菲辞职
美、英、法等对利比亚下最后通牒
利比亚禁飞 中国担心自挖陷阱
当我路过广场
中东局势 茉莉花 群体事件
陈奎德:北京当局的危机感到了最紧迫的时候
划时代的审判
利比亚反叛领导承诺公平审判卡扎菲
世界媒体看中国:卡扎菲与中国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正在试图把天安门大屠杀变为假新闻吗?
“六四”惨案二十八周年祭
费正清眼中的"文革"中国
墙外文摘:文革六四不究 一带一路去哪
遮蔽文革历史会让所有人受害
文革批周会场面凶猛,邓颖超销毁全部原始档案
路名大革命,全城一片红——50年前的北京街道改名运动
“文革”没有完,只是潜伏了下来
《文革时期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中文版序
指鹿为马和金蝉脱壳 – - 工农兵上大学的一些奇事
毛泽东曾经的红颜知己谢静宜安死
房产之祸(两篇)
文革中官二代与北岛打赌:看将来是谁的天下?
说说我记忆里文革时代的社会等级
资深报人李勇揭秘毛泽东 私人医生李志绥之死
贫贱夫妻百事哀——文革中底层社会缩影
北京就天安门翻车事件整肃网站刑拘网友
“文革二日”戛然而止?中共首席大法官周强“对司法独立亮剑”讲话被收回
毛泽东在1954年宪法讨论会上的讲话
一位老红卫兵回忆文革砸全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