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恶搞“网老五”
作者:夏明

中国政府打造了一个庞大的“金盾工程”、豢养了一批无所不在的“网络警察”和互联网政工队伍(所谓的“五毛党”)早已闻名遐迩。网上两者的面目难以区分,我赠给他们一个统称雅号:“网老五”。一本叫做《互联网与政治思想工作务实》(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的书透露,中共高层认定,“互联网已成为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个新的重要阵地。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正竭力利用它同我们党和政府争夺群众、争夺青年。”  因此,网上政治思想工作要保持“主动性”和“有效性”,“处理好理论灌输和文化熏陶的关系”,“以强大攻势挺进网络教育阵地”。例如,各地公安机关在当地政府的指使下,通过IP等追踪批评当地政府和官员的网民。至于“理论灌输”和“强大攻势”有什么特征,何清涟在《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一书中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中国政府已经堕落到毫无道德底线。这一结论让我们这些天天在盼著中国政府改良以避免革命的人无话可说”。

好友们经常告诫我,你好好做你的美国终生教授吧,知道网上有太多的茅房,就不要往里钻,以免惹身臭。是啊,人大底分为两类:有的像蜜蜂,总是在鲜花丛中忙碌,采撷万花之精华,留给他人蜜糖和芬芳。是他们使“生命如糖,爱情似蜜”。不幸得很,有的人却像那苍蝇,在垃圾山上狗苟蝇营,整天制造噪音,把人间最美好的污染糟踏成最肮脏的,留下了一大片蛆虫。行走此生此世,不可忘却古人教诲:“为善则预,为恶则去”。

多维新闻网的万毅忠是我钟爱的一位记者。在与他几次合作后,我感到他对被采访者的思想原意非常尊重,报道非常忠实。因此养成一个“粉丝”的习惯,总要仔细阅读他的报道。2009年4月12日,万毅忠在多维网又发专访,《走出中国媒体铁屋子的凌沧洲》。该专访报道,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凌沧洲执笔公开信《抵制央视,拒绝洗脑》,三天后,又向他服务的报社递交辞呈。他再在网络发表另一封公开信《再见,宣传与谎言》,彻底断了回中国媒体的后路。“现在中国的喉舌不说人话,同时又不让人说话,这种情况亘古未有。尽管网络给了中国人一丝空间,但很多情况下还是铁壁合围,中国还是一个铁屋子。”凌沧洲告诉世人:“这时需要公民走出来,无论他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和风险,该出来时他就要出来。”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看到许多有正义感和良知的记者走出铁屋子:已故去的王若水、刘宾雁和戈扬是先锋楷模;而后从善如流的有戴晴、杨继绳、高瑜、何清涟、张伟国、朱健国、卢跃刚等人;今天又有了凌沧州。我为此激动,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但专访发布第一时间,就有网络警察(从下面的文墨交锋中,读者可以看到从大陆发言的网络公安警)和“五毛党”跳出来谩骂和侮辱凌沧州和该篇专访。我决定为凌沧州的义举、为万毅忠的报道和所有的勇敢走出“铁屋子”、“黑屋子”的可敬的人们打一场网络大战,在评论室与“网老五”论点理,不时也胡搅蛮缠、死缠烂打一通。

第一战区

五毛党(一楼)第一时间发言:“国外的媒体也不能真自由, 都有控制。幼稚。”

夏的评论:“能否告诉我有什么文章或书籍中国媒体可以刊登,而西方媒体会封杀的?你能把这篇文章贴到国内的媒体网页上吗?从来没有绝对的自由,也没有人要绝对的自由。但你在这里用西方不完美的自由来掩盖中国自由的缺失,要么是狡辩,要么是谎言。中共领导在全球公信力丧失怠尽,温家宝遭扔鞋、胡锦涛评为今年排行第六的世界大独裁者,都是你们做恶的报应。”

一网友友情支持:“中国的基本不自由与国外的不绝对自由有天壤之别,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凡事不能不注意其发生的概率。”

网老五:“一看你就是运毒轮分子, 西方媒体是选择性报道,你脑残了装傻。”

一网友反击:“近来五毛生意欠佳,可能不符主子的心意。无词了,只能用毒轮运帽子挡一下。”

夏的回应:“我反共、不反华、不爱国!如果我脑残了装傻,恐怕我已经在中共体系内当上个厅局级了!可谁稀罕!无非是在官大一级的主子面前做狗,在百姓面前使淫威。你不觉得猥琐吗?当心哪天你的主子弃你如敝履,你就惨了! 我既不是运、也不是毒、也不是轮分子!美国之大、自由之多,我有才华自有用武之地。不会像你活得那么可怜!如果你有我的本事,你也许不会只有为党国卖命的死路一条!”

一网友发评论:“国外的政府,是人民代表,是民选的政府。如果民选政府要控制什么,人民甘心情愿!共产党是专制专政政府,它要控制什么,人民不得不怀疑它动机! 你明白这个分别吗?”

网老五:“你不是傻就是疯狂。”

夏的评论:“你的党国和老祖宗都把中国人当成傻子和疯子了!1940年《论新民主主义》老毛说过民主的、公开的、全民的普选,他和他的党国全食言自肥了!1979-80年老邓说过,三十年后中国才能搞民主。三十年了吧!你当中国人真是傻子和疯子!大家看着皇帝没有新装还自鸣得意的在大街上行走,都为你们脸红。你们还不害臊,不知羞耻!”

一网友附和:“支持!掘得好,老田鼠!”

第二战区

五毛党(二楼)首先对专访发难:“跟许知远一样,没有下过乡,种过田,吃饱还要骂爹娘。”

一位网友反击:“你个不孝子,把共产党当爹娘了啦!谁把你养大的,是共产党吗?是国家吗?以前中国没有共产党,人民都饿死了啦?你讲话不用脑先想想的吗?害怕共产党,所以连爹娘党恩德都算给了共产党啦!?”

另一位网友跟进:“只有党的徒子徒孙才说得出这种肉麻的话。”

一位网民就报导评论:“看來中國民心沒有死﹐這個民族還是很有希望的。”

夏跟进:“同意,加上一点:党国在死!希望在成长!”

夏对专访的评论:“为复旦出了这位校友自豪!不要以为复旦只出了李岚清和王沪宁!复旦还除了更令人钦佩的凌沧州、何清涟、陈奎德、李天笑、亚衣!”

夏的评论:“一楼二楼真可怜,你们跟共产党混,无非就是混口饭、吃个饱。难道你们不知道越来越多的人可以不吃官饭党饭,仍然可以活吗?而且可以活得比你们更有尊严,你们明白吗?那一天你们明白了尊严的意义,你们就能明白凌沧州、刘晓波、严家祺、何清涟、戴晴、张炜、苏晓康、远志明、陈奎德,还有许多乘道德而飘游的傲骨志士。他们中的那一位会吃得比你们差,如果他们想像你一样吃那口党饭?他们那一位又不是比昨天更快乐?党想封杀他们,可他们在国际主流思想价值体系和评价体系中获得了任何一位官方御用文人得不到的荣耀和尊严。何曾有一天你们这样活过?可怜的人啊,党国他们把你当狗看了!”

一网友支持:“严重同意,痛打五毛落水狗!”

第三战区

八楼一网民:“送到美国来体验体验美国的独裁制度!”

另一网友:“??? 别把水搅浑,美国是像中国一样的独裁制度吗?”

又一网友:“从你的用词看你在美国。 既然美国独裁, 干嘛在这受洋罪, 不回到党的怀抱, 享受其温暖?”

夏的评论:“八楼其实是好心,既然中共说美国是独裁,那就把凌沧州这样的人送到美国来嘛,让他们体验一下美国独裁!我想如果中共要人报名来美国受罪,恐派七千万的共党分子在中国也会所剩无几了。”

五毛党:“十三亿人搭理过这些无知的疑问和无耻的叫骂吗?”

夏的评论:“你敢让十三亿人发声吗?你敢让十三亿人投票吗?”

一网友问:“敢让十三亿人公投吗?连台湾的两千万人都不敢!”

网老五:“公投什么?公投今天午飯吃什么?”

夏评论道:“问得好!公投了你们这帮党棍午饭吃什么?有本事的人该干啥还干啥!他们只会吃得更好!看来你真是我党国忠实可靠的苦大仇深的旧社会灾民!有口饭吃,你就出卖灵魂、尊严了?我花在猫上的钱可以养你还有余!做我的猫吧!我收养你!”

网老五回应:“你是在假装忘记你是被人在收养着。”

第四战区

五毛党:“在美国也一样,你在CNN反政府立马叫你走路!言论自由也。”

夏的评论:“就你这点对美国的理解,你真应该走出使馆大楼,交点美国朋友、看点美国报纸。”

五毛党:“你看的美国报纸也太少了,或说能看明白的太少了。FBI和CIA比中国的安全部还厉害。”

夏的评论:“是的,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我领教过。国安部我也领教过。他们比国安部厉害。但国安部折腾中国自己的百姓绝对在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之上。另外,中国情智机构内部高干(总参北美局副局长和处长应该不算低了吧?)叛逃发生多次,就是证明:不是中共太愚蠢,是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太聪明。中共的海外线人记着:你们不会被中情局和联邦条查局逮着,恐怕更大的几率是你们会被叛逃的你们的上司卖掉!”

五毛党又一评论:“来美国20多年了,见多了!跟‘使馆大楼’何干?”

夏的评论:“哎呀!你见了这么多世面,怎么还不回伟大的祖国,生活在和谐社会里!不要在美国吃里扒外!美国的优越就在:你走没人留你!不像你的伟大祖国,你走她千方挽留!你来美国不容易吧?还舍弃不下!”

五毛党:“就象有很多老美在中国挣钱一样,中国人就不能在美国靠双手谋生?别人‘吃里扒外’?你‘里’到什么程度啦?你小子肯定没少拿人家脏钱。祖国虽然穷一些、落后一些。你干啥不行,要当汉奸?“

夏的回应:“就你们这样丑陋的中国人嘴脸,还有脸与你们为伍?中华民族的脸全让你们丢尽了,所以才会有成千上万的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与党国决裂,才会有台湾同胞不愿回归,才会有香港同胞游行争民主,才会有藏族同胞反抗大汉族主义!共产党败了祖宗的优良文化,断了与国际主流社会的融入,是中华文化的败孽!我干啥都行,就是不做党棍、民族败类!”

五毛党:“见世面多跟回祖国有关系吗?懒得理你这条狗。除了陈词烂调你还会什么?”

夏的回应:“除了陈词滥调,我还有陈词滥调--民主自由的老调!有上千年了,如果从古希腊算起!有两百多年了,如果从独立战争算起!我没有新的诡计、我没有新的谎言!你的党国可是有创新精神,整天都有忽悠人、折腾人的新创意!”

一网友跟进:“你心里想说,皇上万岁!奴才给你效忠啦!”

另一网友跟进:“如果你对我们民族还有一点良心,你就不该再维护专制政治,放弃一点私利。”

第五战区

一网友称赞道:”凌沧州,中国就需要你这样有正义感,讲真话的精英!”

网老五用英文写道:“他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大粪,急切想引人注目!”

夏用英文评论道:“凌沧州坦承他的目的,就是要引起世人对丑恶的共产党政权的关注!共产政权才是终将被历史唾弃的大粪!不幸得很,你没有自重,所以效劳于一个践踏人类、自肥权力精英的政党。如果你现在是权力精英的一部分,那我恭喜你。但一天当你成为党国自残自食的牺牲品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党国已成一部绞肉机! ”

网老五的英文回应:“说什么?为这样的大粪唱赞歌,所以你也可以成为它的一部分?回家冲马桶吧!谁的肉被绞了?你的发烂臭肉?谁想绞你的臭肉?做啥?喂狗啊?狗也不吃你的肉!”

夏的英文评论:“如果只是大粪,你又为何如此发狂?只因为这是向你们脸上扔去的,对吧?!如果你还长记性,江西的胡长清同志、广西的成克杰同志、辽宁的马向东同志、河北的李真同志都被绞了,成了‘伟、光、正’党的祭品! 你的日子恐怕也不会长了:要么为了中央领导你可能会被牺牲,要么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网老五英文回应:“你傻驴不知道在说什么。你用这些例子证明你正确?腐败并非大陆中国独有。看看所谓台湾总统陈水扁。你应该把自己和他绞成一块。又怎么说你的家父梅多夫会在纽约监狱度过终身?你还要亲他的屁股,叫他爹吗?对你来说,他们更‘伟、光、正’是吧?”

夏的评论:“这正是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你们与人类历史上的流氓在进行一场往底下跑的竞赛;认为你们还没有比其他那么多的作恶者更邪恶。这两个恶棍都遭到审判,这就是民主的最好的一面。你们这些家伙即便作恶超过这两位,还装出有德性的纯真样子。你们要人民相信你们伟大、光荣!我告诉你们:现在你们还在享用共产党分赃的残羹剩饭,亦不会再有了!国际金融海啸已经冲掉了为你们的赃物,很快你们的主子只会用垃圾来为你们这些走狗了!”

一网友英文鼓励:“很好的屁!干得更好!”

第六战区

五毛党评论:“一个自以为是的命运不得志者。大陆三十年言论和媒体自由的巨大进步你都无法否认,你还想咋样?在《纽约时报》也不是你一个小记者想干啥就干啥的。“

夏的评论:“凌沧州站在了历史的正方,你站在了历史的错方。命运不得志者最后会是你。尽管历史不断被你们这样的人阻止向前,但过去三十年历史还是进步了。这不是你们的功绩,是你们的失败证明。尽管你可能不会像齐奥塞斯库、萨达姆、乔森潘、米洛索维奇一样送上历史的审判台,但最终命运会抛弃你,这是毫无疑问的。一个‘小记者’对党国说不,就像大卫击败了巨人,他干了伟业。在你们眼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价值,凌沧州是一个‘小记者’,十三亿人民是‘小民’。只有党国‘伟、光、正’。应验了中国一句古话:狗眼看人低。可怜的走狗而已!”

五毛党回应:“你既然承认历史在进步,你站在哪一方呢?你所说的让我想到一个成语:狂犬吠日。”

夏明的回应:“中国历史的进步是以超出国际水平的磨难为代价的,而且,这不是天灾,是人祸、是党祸。如果没有你们这样的打手,中国会进步更快,牺牲更少。郭飞雄和高智晟就不会遭‘胡电棍’的折磨,刘晓波就不会至今下落不明。一万多四川灾区的学童就不会死于豆腐渣工程,而至今无人知道他们的确切数字。艾未未也不会在他爸爸艾青发配新疆为兵团淘大粪的折磨后,今天继续面对一个同样的专制者,同样的吃孩子人血馒头的党棍们!”

五毛党:“象你这样气急败坏地漫骂是没有说服力的。你的主子也不会赏识你的。”

夏的回应:“我没有主子,我不领津贴,只是路见不平一生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一网民质问:“大陆三十年言论和媒体自由的巨大进步?有啥进步?你说说看,上访者还被说成了精神病患者,官方管制媒体,中央电视台天天一个主旋律。”

另一网民调侃道:““上访者还被说成了精神病患者”正是言论自由的表现,不是吗?”

夏的评论:“不仅是说,还打精神病针!还用120 车送精神病医院!河蟹社会啊!真是横行霸道!”

又一五毛党:“在美国,谁敢碰以色列对美国国家政策的道道地地的劫持?”

夏的评论:“以色列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制,所以美国骄宠她。那一天中国变成东亚最大的民主国家后,你们也不会招如此骂名了!温就不会招破鞋!胡就不会成河蟹!草泥马也不会大战河蟹!河蟹社会的河蟹们,草泥马又来了!崔卫平说我们都是草泥马!这不,又来了一个!”

五毛党:“在中东招破鞋的是布什。”

夏的评论:“那活该,谁叫他与中共搞得那么紧,不学好,尽学了中共下三流的专制手法!” 夏又说:“布什是混蛋,美国人可以把他扔出去。共和党跟着受罚。毛是混蛋,共产党受罚了吗?胡是混蛋,中国人能把他扔出去吗?”

五毛党回应:“选出来的不是一样,再选一个也许更赖。”

夏的回应:“你试过吗?全世界就中国人最有政治智慧,是吧?大家都在搞选举,只有中国搞选拔!最后搞成武大郎开店!”

网络警察回应:“中国今天能和西方‘列强’平起平坐,岂是‘武大郎’能做到?
选举是‘列强’订的游戏,一定要我们照搬吗?我们也想选一下,可是选谁呢?你们?然后把国家拖入灾难,迎接‘列强’回来?请问你贵姓啊?”

夏的回应:“帮忙哦!与列强平起平坐?人均收入排在一百位以外的国家,与列强平起平坐?胡锦涛今年倒是与下列列强领导平起平坐:2009年十大独裁者及上任年份(http://www.parade.com/dictators/2009/):1. 津巴布韦穆加贝 1980,2. 苏丹总统巴希尔 1989;3. 北朝鲜金正日1994,4. 缅甸丹瑞 1992, 5. 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1995, 6. 中国胡锦涛 2002,7.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1989, 8. 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1990,9. 厄立特里亚总统阿费沃基1993,10. 利比亚的卡扎菲 1979 。胡锦涛当选理由:控制所有媒体、压制宗教自由。恭喜了,胡总!与列强平起平坐的大国元首!”

网老五回应:“人均收入不代表购买力。300美元在美国无法生存,在中国却可衣食无忧。你懂吗?[夏的评论:国内排骨要二十多元一斤。美国的人均收入是中国的十倍。] 中国十三亿人凝聚的强大国力,哪个‘列强’敢嚣张。说胡是独裁者?他是政变上台, 还是祖传世袭?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夏的评论:奥维尔《1984》里提到“老大哥”的“精神世袭”。胡哥属于此类。当然把1989拉萨和北京戒严后邓的两代指定接班人看成政变上台也不太离谱。]

第七战区

五毛党用英文写道:“扔掉这堆大粪!”

一网友责问道:“你会说人话吗?”

夏用英文评论道:“高见!扔掉这堆大粪—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政权!凌沧州已经做到了!更多的人还会这样做!”

网络警察用英文写道:“下地狱去吧!你这个充满仇恨的、否定的失败者!共产党政权可用吹灰之力灭掉你!做你的梦、掘你的坟吧!撒旦会奖赏你的好功劳!”

夏的回应:“我充满了对共产党和中共政权的仇恨— CPC代表的是“腐败、污染和犯罪”(Corruption, Pollution, and Crime)。中共专制体制的崩溃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我们有时间,我们可以等待,我们的后人会执政。现在倒是你们名下积点德的时候,以免有一天被拖上历史的审判台也无人为你作证!就像老邓预言的:你们都有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夏的回应:“你以为每一个恨中共的人都是输家,你错了。正因为我不是输家,所以有闲暇来袭击你们这些党的走狗!你们的问题是:劣币驱逐了许多良币出中国。你以为我想回中国,去喝掺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呼吸污浊的空气、看充满谎言和垃圾的电视?请停止你的双重思想和新谎话!在你们的意识形态里,谎言就是真理!”

网络警察用英文写道:“你个蠢瓜!每个国家都有问题。你们北美的老爷和主人这些天也在自杀,你能说他们天天在自杀吗?你个蠢瓜不知道如何批判性地思考,还说自己是良币!你知道你是什么吗?你只是挂在北美的一滩黄屎!你知道布什政府就大规模杀伤武器撒谎吗?你傻瓜,为何就有眼不见、充耳不闻?!就呆在北美、吃你的垃圾食品、变成一个猪吧!”

一网友评论:“胡、温迟早会见行刑队!”

五毛党的诅咒:“那是你做的美梦!你的生计就靠这种妄想,对吧?有病。记着,你的孩子不再是中国人了,而是北美人,或叫北美的黄屎。中国有这么多人,不要你们北美的!送上绞架的会是那些试图诬蔑中国、破坏中国发展和崛起的叛徒!”

一网友评论:“中国再出十个凌沧洲,胡锦涛就要坐班房了。毛坟将被掘。”

夏的评论:“同意,罗马尼亚的人民就是发动的‘嘘声革命’-- 大家都不信共产党的谎言了,一起起哄,齐奥塞斯库只好逃!他想逃中国,结果没逃掉,和老婆一起被挂尸示众!”

第八战区

五毛党写道:“凌沧州与芮成刚等等都是自以为是的一路货色!”

一网友写道:“但是就不是你这样的货色,人民的叛徒,党的走狗。”

夏写道:“好得很,就是不与你们成一路货色!”

五毛党用英文评论道:“一个自以为是的输家!想引人注意!”

一网友回应:“畜生的心态还不以为耻!”

夏的评论:“同意!支持!出击中共的走狗!”

网络警察以英文评论:“中国共产党会把你打得稀巴兰,如果你敢碰中国人一根毫毛!假洋鬼子!”

夏以英文回应道:“中国人民已经被共产党折磨六十年了!多少中国人的精英被党杀戮?你还在说你们在保护中国人民。不要炫耀你的武力,1979年越南你也没有打败嘛,还要威胁人?我是华人,但我放弃了中国国籍。现在我是美国人,并引以为自豪!你们就只配服务于一个封建落后的共产专制体制。我理解你们的奖赏是有特权可以折磨其他无权无势的中国人。但记着:杨佳这样的人会追得你们无处藏身!”

网络警察回应:“没人反对你入美国籍,但你一个美国人气急败坏地为中国‘操心’,有点反常。是不是缺钱花啦?想弄两钱?”

网络警察的英文评论:“是的,我们可以把你打得五脏横飞, 也包括你们的主子和老爷。当在此之前,你们得在刚被打死的几个美国警察前鞠躬。他们用生命保护你的安全,现在你在骂他们中国的同事!”

夏的英文评论:“你说美国警官是你的同事?帮帮忙!他们是纳税人养的;你们是党的赃品养的。在民主国家,警察必须面对检察官和法庭。在你们的体制下,警察可以欺辱检察官和法官。你听说过美国的警察局长也同时是副市长吗?你见到过警察局比检察院和法院更重要吗?在中国会的:周永康和孟建柱就高于法庭和检察院!一个法治的国家是不会有这样的设置的;只有恶警治国才会这样!”
 
网老五的评论:“那就呆在美国、过你的烂日子!我们中国人根本不羡慕你们美国,傻瓜蛋!我们有我们的体制,你们有你们的体制! 我们的人杀警察,你们杀警察,又怎么啦?不要把你们美国的手指指向我们,管你自己的事儿!”

其他网友评论:“央视大火北京人民万众欢腾,这就是民心民意!”“凌是中国媒体人仅存的良心和骨气!”“什么叫做‘黔驴技穷’,看看这里五毛的表现就知道。” “凌沧州们加油,五毛们上街成过街鼠!”

小结

打完这场八卦拳,本应好好睡觉、快快忘却。毕竟这只是即兴发挥,未经深思熟虑。但既然网络警察问起我的名号,明人不作暗事,因此将八次过招整理成文,报上家名。我也要感谢“网老五”给我了许多灵感,让我看透了他们的一些招数。

首先,他们只有“自身特殊利益论”,没有“普世价值”和人文关怀。他们不能理解,如果一个人不拿好处,他为何有动力管闲事。所以他们总是问人是不是想弄点钱。可以理解,他们是用钱来豢养的,很难理解人的精神追求和公平的价值。

第二,他们的几个概念内涵是由中共界定的:你是华人,就一定是中国人,就一定要为“国家”说话。反党,就是不爱国,就是反华,就是“汉奸”。中共的宣传机器把二战抗日时的话语用到所有对藏人、回族、台湾同胞有同情心的人身上。大汉族主义在党的鼓励下喧嚣尘上。

第三,党的家天下心态认定中国就是党国,所有的华夏子孙没有关心自己文明和文化的权利,党国可以垄断中华文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它不仅可以革除中国人的公民权,还可以剥夺华夏子孙的文化认同权。他们不仅以此威胁海外华人,而且他们的后代。

第四,网络警察和五毛党对西方的体系、价值和世界主流文化知之甚少,他们用铁屋子里的信息来比附和想象西方自由国度生活的人们。他们不想追求自由,因为,他们没有过自由的感受。他们也无法想象这种自由给美国华人带来的机会和成功。

第五,当“网老五”用“汉奸”和“卖国”来质问我时,我情不自禁地说,“我反党、不反华、不爱国!”全人类,不分国籍、宗教、肤色、文化,都是我的终极关怀。今天我要公开喊出二十年前就想说的话:知识分子无祖国!


多维社万毅忠的报导可见: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9_4_13_17_34_20_376.html/)。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pril 16, 2009
关键词: 网老五 五毛党
专栏作家: 夏明 文集
川普:领导风格和对华政策评点(1)——读博尔顿的《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
西藏命運、中華民族重構和中國的未來
高山、流水:解讀西藏的兩個視角
从“发展型国家”到“收租型国家”
聚焦微弱的反抗-—读赵思乐的《她们的征途》
拒绝成为问题,觉悟贡献良策
达赖喇嘛会两次敲门吗?——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部份留学生交流
喜馬拉雅山上的偉人--為達賴喇嘛八十大壽而作
帝國的本質
恐惧之海中渡己渡人
“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本性難移、惡習不改
漂游的思者,飄逸的思想
居中夜叉國
漢娜∙阿倫特:困境中知識分子的燈塔
民主女神,自由女神
“红太阳帝国”下的“西单四勇士”
“重庆三部曲”何时乐休舞止?
“门卫国家”与“更夫国家”
习近平的权力基础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