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政党是主权的内核”――杀气腾腾的上书
作者:程映虹
就在北非革命震撼世界的同时,一出“十谢共产党”的花灯戏春节期间在中国贵州省湄潭县的一个山村问世。据说原创与表演者都是这个县兴隆镇龙凤村田家沟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受益于国家的惠农强农政策,近年来,茶产业带动当地农民走上了致富路,村民上学、就医、养老全不用操心,破旧的房子变成漂亮的小楼,狭窄的烂泥路变成宽敞的水泥路。村民间的偶聚闲聊,触动了大家心中埋藏已久的感恩之情,‘十谢共产党’便从肺腑间涌出。”

读一读“十谢”的内容,如果有一“谢”是值得的话,都将颠覆人类社会起码的常识:政府和政党从来就既不会创造财富也不会带来财富。它们至多只是重新分配财富。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由国家实行的奴隶制和军事征服从奴隶手中和其他地方把财富掠夺来给自己的臣民。对着自己血汗换来的生活条件和财富,不是理直气壮地占有和享受,而是把一切归功于那个党,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和社会才会产生这样彻底异化的劳动者?


如果说“十谢”是偏远村民对“党”的“朴实”的感恩,以下就是一个文采斐然的对党的赞美诗:


党是天,无所不在;党是地,厚德 载物;党是阳光,照彻大地;党是云彩,异彩纷呈;党是及时雨,润物细无声;党是雷电,雷厉风行;党是大道,金光大道;党是真理,千真万确;党是风,无孔不 入;党是正义,全然公义;党是磐石;党是激流;党是大海;党是龙;党是巨鲸;党是高山;党是岸;党是诺亚方舟;党是心脏;党是北斗;党是上,党是东方;党 是雄狮;党是种子;党是祖国和民族的精英化身;党是劳苦大众的主心骨;党是兰,梅,竹,菊;党是歌声,是冲锋的号角;党是李大钊笔下的青春宇宙,党是梁启 超文章的少年中国;党是郭沫若描绘的炉中煤,党是女郎,是涅槃的凤凰;党是千帆竞发的航向;党是大系统;党胜过上帝,党就是党;党是五千年政治的承载;党 是福音,是意志,是信息和梦想之光;党是氢核聚变的力量;党是大一统的理想;党是拥有四海的汗;党是金,党是玉,党是美酒,党是粮!


我相信,对于很多人来说,单单读完这段东西已经足以感到神经有些错乱了。一个什么样的扭曲的心灵才会倾泻出这些比癔症更疯狂的文字?一个什么样的闭锁的精神牢笼才会把所有这些本来应该解放人的精神世界的知识引到“党”的死胡同里去?  


有朴实的感恩,有书卷气十足的赞美,更有象牙塔中传出的硌里疙瘩的声音,来自当代中国最有“国际声望”的学者:中国当前的政治体制不宜用专制集权来概括,而是在全球化视野下的,反殖民体系语境下的,发挥了本土能动性的,反抗了霸权性世界构造的,有制度创新意义的“政党国家化”和“政党成为主权的内核”。

好一个“政党成为主权的内核”!这句话既不是感恩也不是赞美,甚至连“捍卫”都还不足以表达其内涵。这句话是义正词严的判决书:所有那些对党有异议的人,都不但是在向“国家主权”挑战,而且是向这个主权的“内核”挑战。这还得了?这就等于说如果异议者是这个国家的公民,那么他就是犯法,就是叛国。叛国者全国共讨之。叛国者杀无赦。当今中国谁是汉奸?就是那些对党有异议的人。  


难怪说这些话的人对毛泽东总是念念不忘,情有独钟,因为他们在当今中国处处看到毛的“阶级敌人”。只不过他们把这些“阶级敌人”的罪名换成了 “国家的敌人”。毛用马列的名词推销他的“继续革命”,他们用西方学界的术语包装自己的党国至上。  

乡愚的感恩和书生的赞美不过让人起鸡皮疙瘩罢了,而从象牙塔里飘出的那些拗口玄虚的说辞背后,却是让人脊背发凉的杀气腾腾的上书。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pril 18, 2011
关键词: 政党 主权 内核 上书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