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红歌是邪教大发作
作者:程映虹
中国近现代史上有过四次邪教大发作。前三次是义和团,大跃进和文革,最近的红歌运动则是第四次。

 
所谓邪教,并不是说它的教义如何离奇古怪,对自然和社会现象的解释如何背离常识。大千世界有形形色色的宗教,精神和心理现象,很多从科学和常理的角度来看都是不可接受和不可思议的,此外不同文化,不同教育水平对这些现象的理解和接受也会不同。我们因此不能把自己无法理解和接受的这些现象都斥为邪教。
 
所谓邪教,往往是指这些现象越出精神,信仰和心理世界进入社会活动和日常生活实践,挑战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和常识在人类物质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甚至企图直接指导和影响人类的社会活动;其次,是这种信仰和活动越出宗教团体的边界,对社会形成胁迫甚至强制。
 
义和团运动是邪教,是因为它把帝国主义妖魔化,相信自己有镇妖法宝,刀枪不入。它不但这么信仰,而且根据这个信仰去反帝,还裹挟很多无知乡愚,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不过,义和团运动基本上还是一场农民的运动,也局限在中国北方,没有影响到其他沿海和开放的地区。
 
大跃进是邪教,因为它不但相信人的精神力量能创造物质奇迹的神话,而且要用生产活动去证明这种信仰。当这种信仰无法被生产实践证明时,形形色色的造假和欺骗就被创造发明了出来去维持这个邪教。被大跃进裹挟的,不但是农民,而且是全国城市居民,国家领导人和各级管理人员,知识分子,甚至包括从美国最高级的研究机构回国的科学家。
 
文革是邪教就更不用说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解释一切,从社会到自然,从宇宙起源到基本粒子,掌握了它就从外行变内行,它是精神原子弹,不但改造人的思想而且指导打仗种地炼钢教医生开刀,让盲人重见光明,聋哑人开口说话。文革狂飙席卷神州,比大跃进更彻底。文革中的中国,整个就是在跳大神。
 
和前三次的邪教相比,如今的唱红在被权势和铜臭腐蚀的社会中虽然更像是一出闹剧和丑剧,但正因为此,那种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和轰轰烈烈的阵势更说明邪教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和这片“热土”中有多么深厚的根基。过去穷的时候乱拜菩萨倒也罢了,今天富了,崛起了,甚至当上了美国的债主了,俊男倩女的形象都风靡纽约时代广场了,但只要一个神神鬼鬼的“红”字一来,从义和团到大跃进和文革,邪教的魂灵马上附体。
 
邪教之邪,就在于宣称有秘方和法宝。“红歌”不但有扭转世风之伟力,能还九十岁“我党”一个青春少儿身,而且能治精神病,增进食欲,消除疲劳。难怪男女老少,一沾上红歌的调子,立刻如邪魔附体,魂不守舍。
 
红歌声中,北京一些大学已经要求学生向党表忠心。这样下去,文革的忠字舞伴着震耳欲聋的迪斯科在天安门广场上演的日子,可能已经不远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y 14, 2011
关键词: 红歌 邪教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红歌后遗症
文革号角再次吹响 人大红歌会齐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基本法、白皮书与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