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枪杆子里面出文化?
作者:程映虹

一篇题为为什么要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的文章,最近在中国引起了一些讨论,还由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等官方重要媒体推介。文章题目中包含的问题,假设和语气,就像出自90年前的五四时代,但文章的作者偏偏既不是北大教授陈独秀,也不是李大钊,更不是胡适或梁漱溟,而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上将,总后勤部政委。

 

不用看文章的内容,单看标题和作者的身份,感觉就已经很怪了。试想,如果五四时期《申报》发表一篇如何改造中国国民性作者头衔赫然是北洋新军大都统段某或冯某当年的舆论会如何反应,今天的历史学家又会如何评论?

 

这里有三个问题值得讨论。首先,刘源完全可以发表他对中国文化的看法,但他是以个人的名义(即作者名下不署他的头衔),还是把一国武装部队最高将领的身份摆出来,这是很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我想对当代社会政治文明和武装部队在国家和社会中的地位有起码了解的人,对现代社会专业分工有起码尊重的人这似乎不用解释了。何况文章呼吁要改造中国文化,这是诉诸意识形态和政治行动的大事,完全可以和人们常说的中国向何处去联系在一起。这一点,对文化改造问题在中国百年来政治话语中的意义有一定了解的人,恐怕都很难有异议。

 

其次,刘源可以发表他对中国文化的看法和他在这篇文章中谈到中国文化应如何改造又不是一回事。他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来谈,强调的是军队和战争在中国文化中应有的作用,很有点枪杆子里面出文化的味道。这和一般意义上对文化的讨论应该说又是很不一样的。文人纸上谈兵至多不过输掉一场战争,何况这样的事只有在三国演义里才会发生;丘八谈改造文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大家可以想一想。

 

第三,刘源不但谈战争,而且谈和平;不但谈文化,而且谈文明;不但谈中国,而且谈世界;不但谈当代,也涉及数千年人类史。视野恢弘,处处断语,自信得惊人,寥寥数千字,似乎把人类社会中国文化的一些大问题都带到了, 如果不是说清楚了的话。但是他有什么资格谈这些问题?现代社会建立在专业分工之上,刘所涉及的这些问题,如果是真问题的话,那都需要大量的专业训练和学术研究来探讨,不是靠直觉,不是靠拍脑袋,不是凭伟大的气魄。他这些泛泛而谈的肤浅文字和似是而非的对比,要不是靠那个上将的头衔,连本科生学期作业的水平都不够,除非是党校那种水货大学。

 

就像中国的政治体制一样,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是一个怪物。这样一支党军,离现代化职业化还差得很远。毛泽东的孙子明明是个笑料,却在这样一个军队中当上了将军。很多歌手和戏子也都有个响当当的高级军衔。刘源本人根本不是职业军人,他完全是半路出家,作为我们自己的子弟,由党安排进军队,现在不但授予最高军衔,而且到了总后勤部这样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务性部门。但他这样一篇空谈文化的文章不但告诉人们他不懂文化,而且也差不多告诉人们他很可能也不懂后勤,所以只能当政委因为如果他真的懂后勤,是一个兢兢业业从下士做起或者从军事院校毕业一级级爬上来的职业军人,他应该对任何专业都有起码的尊重,至少懂得对重大问题有兴趣是一回事,在公众场合发言是另一回事。而对自己一知半解的问题不但大发宏论,还把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的头衔拿出来,这种亵渎文化辱没军队的事情,我想北洋军头是不会干的。

 

刘源的父亲是中共体制的牺牲品,但他本人却是这个体制的得益者。这个体制给他最大的利益,就是可以不顾现代社会专业分工和机会平等的原则,把像他这样“我们的子弟”按照“接班”计划任意在不同的部门和地方调来调去,最后升到官僚制度的顶端。这样的经历,无疑使得这些人相信有权就有一切,这个“一切”包括对学术问题滔滔不绝的资格。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又继承了毛泽东时代“外行领导内行”的专横。


政治权力如何凌驾于中国社会之上,刘源这篇谈文化的文字也是一个佐证。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y 28, 2011
关键词: 军人 文化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