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六四——現代中國的十字架
作者:陈奎德

歷史不是日曆。

 
在日曆上,每個日子都無分軒輊,一律平等。然而歷史不同,它有所偏愛,它往往青睞一些特殊的時日。翻開史書,我們會發現一些「大寫的時日」。人類的命運起伏、歌哭生死,聚焦在這些特殊的時日上,從而賦予了它們以沈甸甸的分量。不能設想,如果沒有了紀元前551年(孔子誕生),沒有了紀元12月25日(耶穌誕生),如果離開了1215年6月15日(英國國王被迫在大憲章上加蓋國璽),離開了1492年10月12日(哥侖布發現新大陸),離開了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發佈),離開了1789年7月14日(法國大革命攻佔巴士底獄),離開了1911年10月10日(中國武昌起義),離開了1919年5月4日(中國五四運動)……,人類歷史將是何等平淡無光、蒼白乏味!而正是由於這些時刻,人類才被一束束精神之光驟然照亮,歷史才配稱爲歷史,文明才配稱爲文明,人類才真正成爲人類!

1989年6月4日,就是這樣一個永垂史冊的「大寫的日子」。 對中國,也對世界。

百年中國人的基本訴求和命運,戲劇性地濃縮在天安門那幾十天的時空中。那是一個悲愴的歷史舞臺:近代中國人的悲歡離合、光榮與夢想,生生不已,瞬間破滅,全都凝聚在了天安門的呐喊和六四槍聲中。

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不久,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巨變接踵而至:柏林牆倒塌,蘇聯東歐陣營解體,共產主義失敗,東西方冷戰在主戰場結束。從這個更為廣闊的歷史視角衡量六四,它已經在世界史上奠立了轉折路標的地位。

六四之後,在中國經濟的市場走向上,六四屠城者實際上也在被迫執行天安門亡靈的遺囑。

然而,在政治上,六四事件的歷史裁決被強力封鎖而遲遲未至。這也是中國權力壟斷,腐敗糜爛,鬼魅重重,外交困境,難於融入國際社會的關鍵所在,是中國真正復興的基本障礙。

正義是沒有替代物的。「冤案不雪,國難未已」。

又是蛇年了。上一個蛇年的六四之夜卻恍如昨日,栩栩如生。一個生肖的迴圈逝去,當年在長安街槍聲中呱呱墜地的嬰兒,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中學生了。然而,十二年來,在權力的廟堂,「屠伯們逍遙複逍遙」;十二年來,在天安門上空,冤魂們飄蕩複飄蕩,怨目不瞑,英靈不散,迄今未能入土安息。人們不禁無語問天,這天底下究竟還有沒有公義?

上蒼畢竟有眼,屠伯們的清夢也有時而斷。在長安街的坦克與血淚的背後,正義在行動。那些導致六四慘案的「黑箱」文件,如今已大量流亡出境,凝結成了沈甸甸的書籍——《中國「六四」真相》(中文版)、《THE TIANANMEN PAPERS(天安門文件)》(英文版)——風行於中國本土之外。一些與六四事件有直接或間接關聯的人們,借《中國「六四」真相》於2001年4月15日發行之機,聚會紐約,回首當日風雨,評說千秋功罪,於是有了我們眼前這本書。

我們曾有過六四學生骨幹們的回憶文獻,有過知識份子六四行為的回憶文獻,還有過工運領袖的六四回憶文獻,如今,鎖在「黑箱」裏的中共當局在六四前後的官方文獻,也大部曝光了。這樣,六四事件的基本圖像就有了一個大體平衡的輪廓。雖然還有無數的細節需要填補修正,無數的說詞有待反復驗證,但是,框架已經成形,概貌已經浮現,這是可以告慰六四亡靈、告慰天安門母親們、也告慰全體國人的。

歷史的審判是無法逃避的。在最後審判之日,這些文獻將化為起訴書,起訴六四血案的主要責任者及其協同者,清償他們應付的代價。從而討回歷史的正義,醫療民族的創傷,走出冤冤相報的歷史迴圈,創建一個文明寬容的憲政民主體制,實現中國的真正復興。

天下沒有白流的鮮血。從較長的歷史時段考量,不容否認,六四已經進入了我們民族的深層記憶之中。它給這個民族留下了一份珍貴的精神遺產。六四,作為災難深重的近代中國命運及價值取向的象徵符號,已經永恒地篆刻在了中國的歷史上,人類的歷史上。

自從六四那天的槍聲響過之後,中國就不復是原來的那個中國了。我們都是六四之子。中國人都是六四之子。在某種意義上,六四將爲這個正在潰爛的民族之精神輸入道德感,輸入宗教感,輸入神聖性的資源。

人們常有天問:在這個人欲橫流激烈競爭的現代世界上,曾經延續了五千年中國古文明,危如累卵,如何才能得到救贖?答案是:把六四鑲嵌進了中華的靈魂之中,烙刻在神州大地的軀體上。中國復興的精神資源,理當反求諸己,不假外求。它就在你的眼前,就在你的心中。要想中華文明的精神獲得拯救,無須八方尋覓,「上窮碧落下黃泉」;只需從當下做起,從恢復六四的記憶做起,從憑吊六四亡靈做起,從昭雪六四冤案做起。

六四,是中國的十字架,是國人必須背負的十字架。只有由六四的血凝成的十字架高懸在國人的精神天空之上時,才是中國逃過大劫,獲得救贖的最後機會。
 
(本文原为《六四真相大家谈》序言)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June 4, 2011
关键词: 六四 中國 十字架
特別專輯: 六四26週年
向天安门母亲走来的高瑜
东京记事
六四临近天安门母亲谈26年伤痛
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橋
日子近了 --一位八零后的诗歌
香港举行“民主风筝”活动悼“六四”
发表六四公开信是我的社会责任<视频>
致中文讀者
《民主轉型22講》
歷史因一場悲劇而改變
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纪念“六四”惨案二十六周年
春夏三首
后极权时代对孩子心灵造成的伤害——一个八九学生的隐痛
纽约各界将在纽约时报广场举行六四 26 周年纪念晚会
悲哀也该成人了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底片》书评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在台北自由廣場紀念六四慘案二十六週年晚會上的發言
加拿大外交部发表六四26周年声明
美國國會舉辦2015年度六四聽證會
华盛顿特区举行六四研讨会:中国变成危险红色帝国
如何做一枚敬业的热闹——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六四屠殺后的中國:要錢可以,要思想不行
纪念六四,勿忘高瑜
李鹏之女李小琳被边控禁止出境
悲劇與啟示——中國8964與俄國十二月黨人起義
公主李小琳被边缘化 矛头实际指向李鹏
在全美学自联“六四”26周年烛光会上的讲话
六四 : 穿越代際 穿越左右
连续三年要求回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不获允许,熊焱母亲去世
社论文集
《纵览中国》发刊词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
趙紫陽的遺產
二十二年家国梦
回儒恩怨.
维汉冲突:维族与汉族在英国剑桥大学“忍痛对话”
【審毛之二】饥饿皇朝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自由无肤色——关于所谓“普遍性死亡”的传说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與香港共進退
【審毛之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其他相关文章
探寻中华民国的生命力
防火墙内开大会,中国特色互联网能有多开放?(视频)
“低端人口”、残败郊区与土地产权
僭建一国威权,野蛮人教文明人用刀叉
中国正取代美国领导世界?
“中国才是最大的民主国家”,你信吗?(视频)
川普访华纵横谈
中共出錢辦的海外媒體
平论Live | 从俄罗斯电影《危楼愚夫》看中国现实危机 (視頻)
大萧条来临的前奏?
天命昭昭 談何中國夢?
十月革命一百年:赤色魔咒的末路及其遗产
川普总统出访亚洲的使命
海外华人学者谈巴黎声明与保守主义(视频访谈)
中共新党章,是否为习近平量身订造?(视频)
一瞥中共十九大
当代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考验
从欧洲保守派知识分子声明反思中国保守主义
庆祝“双十节”的大陆人
双十节谈中华民国法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