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河内印象
作者:程映虹

来到越南首都河内,在一家闹市区的小旅馆安顿下来。打开电视,是中国云南卫视的频道,正在播出一个特别节目,题目是“南海的前世今生”,破折号下的副题是“中国的南海”。节目看来是中国央视制作的,女节目主持人和军方嘉宾尹卓一问一答,阐述南海属于中国的理由,过程中还用电话连接中国一位叫李金明的南海问题专家,由他作进一步说明和补充。整个节目材料很充分,不但引经据典,而且有古代历史地图为证,说服力很强,全力全方位—但只是从一个立场-- 把“南海是中国的”这个概念植入人心。作为节目主持,那位女士的提问和插话不过是在配合和提醒那位提供知识和阐释的专家,不时用“好,我们现在再来看看”之类导语把论证推向下一步。


这样的编排,把观众的每一秒钟都牢牢抓住,一条直线通向那个预定的结论,半途中不容你自己的脑子开半点小差,差不多和数学教师向学生讲授定理那么不容置疑。如此功夫真是了得。而那位专家身穿军服配有军衔,表明了他的军方身份(虽然不见得有单位授权),但他并不是在对新闻界发表战况,而是对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讲历史,讲领土争议,讲这些问题的国际意义。这样性质的讨论,在公共场合似乎不应是军人的职责。你可以身穿便服以学者身份来侃侃而谈,而一身威武的戎装就不一样了。如果你的材料很扎实,理由很充分,穿什么样的衣服效果应该都一样。一个身穿军装的人在公共媒体上以权威身份对具有直接的政治和国际意义的学术问题发表意见,这样一个场景给我的感觉总是有点怪。当然,如果有人驳斥道:你那个所谓感觉还不是西方那一套,我们中国就是有自己的特色,那我也无话可说。


不过,这不是在中国,而是在河内,而且主持人和军人学者都指责越南侵占了中国领土。这样的节目,竟然在越南能收看到?我换了一个台,是云南卫视的另一个频道,正在放中国的一部战争片。再换下去,我看到CNN,BBC,CNBC这些典型的“西媒”,还有HISORY, DISCOVERY,NATIONAL GEOGRAPHIC,TLC等等。这些文化教育频道常常充满政治内容,说他们是“西媒”的另一只“黑手”也不为过。我看到还有HBO 和Cinemax 这两个美国电影台,24小时放好莱坞电影,不乏军事片。 澳大利亚,日本,德国,俄国和东南亚国家的电视新闻在越南也有专用频道。这些加起来,在国际化上比我在美国订的台要多得多。从内容和倾向上,它们和再换一下频道就可以看到的越南官方电视台几乎是无法重合的。  


我以为越南象中国一样,只是在“涉外”旅馆允许收看这些频道。但用旅游业的标准来衡量,我住的并不是什么高档宾馆。于是我问了旅馆服务员,他们告诉我在越南,这些频道都开放,唯一的要求是付钱。这些外国频道就像电影娱乐和体育台一样,排列在国营CABLE公司的付款单上。我的越南知识界朋友也对我证实了这一点。


在私有化,市场化和经济文化交流国际化上离中国差得还远的越南,在国际信息上竟然如此开放?难道它不担心这些西媒和华媒的颠覆性作用吗?越南人回答说,多数节目在你看之前,政府当然已经看了。有时候,对有些涉及越南的外国新闻或评论,官方会在屏幕上加一行小字,要人民不要相信,但一般不干掐掉节目的事情。再说,普通越南人能看懂这些外文节目的毕竟不多。但我想,信息传播的渠道本来就有直接和间接之分。只要有这些频道,就说明有人看。只要有人看懂了,只要问题有公共性,有关信息就会有第二手的形式传播开来。再说,宾馆的女接待员绝对不是什么精英, 但她英文不错,她告诉我她就是常看西方台的,虽然对里面的政治内容不一定感兴趣。 


那么这是否说明越南官方比中国官方开明呢?我告诉我的越南朋友,中国支持政治改革的人说越共总书记已经由差额选举产生,越南人代会对政府的监督也更直接和频繁,不象中国那样,总书记和总理等等至今还是由黑箱操作产生,人代会成了明星的表演会,连橡皮图章都不如。他们摇头说,那些都没有太大意义。一个曾经长期在越南新闻社工作的老作家和诗人用英文对我说,政治改革在越南还是NOTHING。他说人都对自己没有而别人有的东西很羡慕,以为有了这些就了不得了,其实在越南当前的环境下,这些变化都还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越南离民主还远得很。


我想,就像中国实行了市场经济,推行了私有化和对外开放之后,一党专政照样维持一样,越南对电视中国际信息的开放并没有产生什么让党恐惧的后果,它乐得让老百姓付钱来鼓自己的腰包。大度也好,颟颔也罢,随你猜测。再说有些和自己的宣传对着干的信息确实不见得有什么破坏性。例如,中国电视台在越南以这种方式告诉观众南海是中国的海,越南是入侵者。这样的节目,完全是为关起门来的自己的老百姓准备的,越南政府有什么理由去怕?如果“高山下的花环”这样的电影今天在云南卫视上放,不正好拿来做反面教材吗?  


专制政权有很大的弹性。越南和中国一样,都在用物质利益把人的政治兴趣和道德追求引到金钱的轨道上去。这一点在河内的街头巷尾走一走就看得很清楚。我们过去以为只要怎么怎么了就会怎么怎么,这些在最终的意义上都不错,只是对于一两代人来说恐怕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关系。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23, 2011
关键词: 河内 越南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