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eopolitics in Asia Pacific Region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亚太地缘政治
改“南中国海”为“东南亚海”?--在河内感受“反华”气氛
作者:程映虹

最近在河内采访越南一些知识分子,有机会实地感受由于南海主权纷争带来的“反华”气氛。几个星期来河内有一些青年上街游行,前往中国大使馆抗议,有数百人规模的前后共有约五次,最后一次被官方“劝退”。和中国一样,在越南,在公共场合游行和抗议表达民意的事件一方面很罕见,另一方面又不是没有,而且一旦出现就比较受关注。越南的这类事件和中国一样,多半是对土地征用,劳资关系和地方政府施政或执法过程的不公的抗议,从来不涉及在国家层次上更具有政治意义的公共话题。所以,和中国的反日反西方游行一样,这类“反华”游行一开始往往不是官方授意,就是默许。越南官方对最近的抗议事件的“软性制止”就说明官方对民间民族主义的操纵和利用已经到达了一个限度,接下来就要考虑其消极作用了。


我6月初在采访越南作家协会资深文学研究家赖源恩时,他告诉我一个把“南中国海”改名为“东南亚海”的签名运动正在进行。这个签名运动无疑是想建立一个对付中国的“东南亚统一战线”。它由“阮太学基金会”发起。阮太学是越南抗法民族主义的代表人物,1930年因策动武装起义被法国殖民当局杀害,今天在河内还有“阮太学街”。这个基金会设在美国加州,是在美国注册的非政府非营利组织,但可以在越南进行一些活动。有人可能认为这个组织设在美国就表明美国是这个活动的幕后支持者,这个组织就是美国阴谋瓦解中国的一部分。但美国这样的组织不知有几千几万,这只要看一看在美国登记的支持北京政权的华人民间社团的数量已经到了“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可以当主席做会长的地步就可以知道了。赖源恩说他也被这个运动的组织者征集签名,要把提案上交越南国会,先在国会通过。最近,这个提案号称已经得到130个国家五万一千多人的签名。


我采访的另一个越南老作家和教育家范全也告诉我,一些人也找到他,要他签名,但他对政治已不感兴趣。范全是老资格的中国通,是抗法战争时的“红小鬼”,50年代初被送到设在中国广西南宁的越南“育才”学校读书。育才学校在越共培养人才中的地位相当于中共的“莫斯科大学”,范全和越南很多从这个学校出来的政界名人例如潘文凯和阮晋勇都是先后同学。他说他还接到他的老友,曾经出任驻华大使的某将军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参加“反中爱国”游行,实际是推他去参加,以壮年轻人的声势,但被他拒绝了。他说这个前大使正因为有在中国工作的困难经历,所以特别恨中国。这些都说明,街头的“反华愤青”是南中国海纷争引起的波澜的表象,这个运动在越南政界和文化界“长胡子的人”中还有深层次的反响和策划。不过说到底,这也谈不上什么“阴谋”,而是一个国家民族主义的正常表现罢了。


然而这并不表明范全就“对华友好”,而是恰恰相反。范全对中国“那一套”其实深恶痛绝,而且是从根子上。他告诉我,从1949年开始,中国毛主义就被移植到了越南。越南知识分子吃够了思想改造的苦头,北越农民尝遍了“土地改革”的滋味,越南文学艺术至今没有出过能和毛主义影响越南前产生的作品相比美的东西。北越在苏共二十大影响下产生的自由化到1957年被越共跟在中共反右后被镇压。60年代北越城市乡村每天三次用高音喇叭高分贝播放北京电台的评论和新闻,那种慷慨激昂和斩钉截铁的口吻使得越南干部私下把用词武断口气强烈的话称为“就像北京电台一样”。当然,最不可原谅的是1979年的中越边界战争。到了越南,我才听说那些在越南广为流传的中国军队“骇人听闻”的暴行。对于越南人来说,这些已是铁板钉钉的不容置疑的;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又是难以置信的。尽管越南官方已经对那段历史在很大程度上从民族主义的角度做了利用,但很多越南人认为,为了和中国做生意,越南政府要维持和中国的友好假象,所以对那段历史的讨论在近些年还是做了很大限制。


在南中国海问题以及更广义的中越关系问题上,越南一些自由派色彩浓厚的年轻知识分子和街头愤青显然不一样,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更为超脱,很少有情感色彩,这点和中国的情形可能很类似。我采访的阮纯诗和高越勇就是如此。阮纯诗在美国留学,回越南后投身民间纪录片的拍摄,从非官方的角度追寻被掩盖的历史和受到扭曲的现实。高越勇从法国留学回国后从事私人出版业,专门出版那些官方出版社不可能考虑的选题。他们在谈到中越关系和南海问题时的口吻很轻描淡写,很明显这些不是他们感兴趣的问题。对于他们,个人自由才是更重要的。


那么普通人呢?从我接触到的出租车司机,饭馆和旅馆服务员这些中下层社会成员来看,他们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哪怕他们相信那块叫做南中国海的地方是越南的。他们唯一的要务是挣钱,他们不希望任何事变妨害他们挣钱,把生活拉回到更为艰苦的战争年代。对于普通人的立场,范全有一个很现实的看法。他告诉我说:你不要以为普通越南人会反华,今天的越南如果没有那些中国制造的廉价的生活日用品,一般人的日子是很难过下去的。确实,只要你在河内街头走一走,到处都可以看到如洪水泛滥般的中国商品,包括那些没有贴“中国制造”标签的。在这个意义上,南海争端的最终结果不是任何人能预测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局势失控,最先遭殃和受害最大的,无非是越南的底层百姓和中国的那些廉价劳工。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20, 2011
关键词: 南中国海 东南亚海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革命政权如何塑造“新人”
路透社:钻探船离开南中国海争议海域
特朗普时代 美军舰首入南中国海
美国国会亚太小组新主席呼吁制定更强硬的南中国海战略
中国在南中国海加紧争议岛礁军事化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惊涛不断 解决南中国海争端任重道远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卡梅伦对南中国海纠纷表态
俄罗斯就南中国海发声 立场接近美国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美助卿:美国在南中国海原则问题上绝不“中立”<视频>
“九段线”的历史机会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南中国海对峙愈演愈烈,中美终将一战? 贸易、文化、网络,美中较量无声? <视频>
美国将在南中国海维持最强大军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