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eopolitics in Asia Pacific Region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亚太地缘政治
改“南中国海”为“东南亚海”?--在河内感受“反华”气氛
作者:程映虹

最近在河内采访越南一些知识分子,有机会实地感受由于南海主权纷争带来的“反华”气氛。几个星期来河内有一些青年上街游行,前往中国大使馆抗议,有数百人规模的前后共有约五次,最后一次被官方“劝退”。和中国一样,在越南,在公共场合游行和抗议表达民意的事件一方面很罕见,另一方面又不是没有,而且一旦出现就比较受关注。越南的这类事件和中国一样,多半是对土地征用,劳资关系和地方政府施政或执法过程的不公的抗议,从来不涉及在国家层次上更具有政治意义的公共话题。所以,和中国的反日反西方游行一样,这类“反华”游行一开始往往不是官方授意,就是默许。越南官方对最近的抗议事件的“软性制止”就说明官方对民间民族主义的操纵和利用已经到达了一个限度,接下来就要考虑其消极作用了。


我6月初在采访越南作家协会资深文学研究家赖源恩时,他告诉我一个把“南中国海”改名为“东南亚海”的签名运动正在进行。这个签名运动无疑是想建立一个对付中国的“东南亚统一战线”。它由“阮太学基金会”发起。阮太学是越南抗法民族主义的代表人物,1930年因策动武装起义被法国殖民当局杀害,今天在河内还有“阮太学街”。这个基金会设在美国加州,是在美国注册的非政府非营利组织,但可以在越南进行一些活动。有人可能认为这个组织设在美国就表明美国是这个活动的幕后支持者,这个组织就是美国阴谋瓦解中国的一部分。但美国这样的组织不知有几千几万,这只要看一看在美国登记的支持北京政权的华人民间社团的数量已经到了“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可以当主席做会长的地步就可以知道了。赖源恩说他也被这个运动的组织者征集签名,要把提案上交越南国会,先在国会通过。最近,这个提案号称已经得到130个国家五万一千多人的签名。


我采访的另一个越南老作家和教育家范全也告诉我,一些人也找到他,要他签名,但他对政治已不感兴趣。范全是老资格的中国通,是抗法战争时的“红小鬼”,50年代初被送到设在中国广西南宁的越南“育才”学校读书。育才学校在越共培养人才中的地位相当于中共的“莫斯科大学”,范全和越南很多从这个学校出来的政界名人例如潘文凯和阮晋勇都是先后同学。他说他还接到他的老友,曾经出任驻华大使的某将军的电话,问他有没有参加“反中爱国”游行,实际是推他去参加,以壮年轻人的声势,但被他拒绝了。他说这个前大使正因为有在中国工作的困难经历,所以特别恨中国。这些都说明,街头的“反华愤青”是南中国海纷争引起的波澜的表象,这个运动在越南政界和文化界“长胡子的人”中还有深层次的反响和策划。不过说到底,这也谈不上什么“阴谋”,而是一个国家民族主义的正常表现罢了。


然而这并不表明范全就“对华友好”,而是恰恰相反。范全对中国“那一套”其实深恶痛绝,而且是从根子上。他告诉我,从1949年开始,中国毛主义就被移植到了越南。越南知识分子吃够了思想改造的苦头,北越农民尝遍了“土地改革”的滋味,越南文学艺术至今没有出过能和毛主义影响越南前产生的作品相比美的东西。北越在苏共二十大影响下产生的自由化到1957年被越共跟在中共反右后被镇压。60年代北越城市乡村每天三次用高音喇叭高分贝播放北京电台的评论和新闻,那种慷慨激昂和斩钉截铁的口吻使得越南干部私下把用词武断口气强烈的话称为“就像北京电台一样”。当然,最不可原谅的是1979年的中越边界战争。到了越南,我才听说那些在越南广为流传的中国军队“骇人听闻”的暴行。对于越南人来说,这些已是铁板钉钉的不容置疑的;而对于中国人来说又是难以置信的。尽管越南官方已经对那段历史在很大程度上从民族主义的角度做了利用,但很多越南人认为,为了和中国做生意,越南政府要维持和中国的友好假象,所以对那段历史的讨论在近些年还是做了很大限制。


在南中国海问题以及更广义的中越关系问题上,越南一些自由派色彩浓厚的年轻知识分子和街头愤青显然不一样,他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更为超脱,很少有情感色彩,这点和中国的情形可能很类似。我采访的阮纯诗和高越勇就是如此。阮纯诗在美国留学,回越南后投身民间纪录片的拍摄,从非官方的角度追寻被掩盖的历史和受到扭曲的现实。高越勇从法国留学回国后从事私人出版业,专门出版那些官方出版社不可能考虑的选题。他们在谈到中越关系和南海问题时的口吻很轻描淡写,很明显这些不是他们感兴趣的问题。对于他们,个人自由才是更重要的。


那么普通人呢?从我接触到的出租车司机,饭馆和旅馆服务员这些中下层社会成员来看,他们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哪怕他们相信那块叫做南中国海的地方是越南的。他们唯一的要务是挣钱,他们不希望任何事变妨害他们挣钱,把生活拉回到更为艰苦的战争年代。对于普通人的立场,范全有一个很现实的看法。他告诉我说:你不要以为普通越南人会反华,今天的越南如果没有那些中国制造的廉价的生活日用品,一般人的日子是很难过下去的。确实,只要你在河内街头走一走,到处都可以看到如洪水泛滥般的中国商品,包括那些没有贴“中国制造”标签的。在这个意义上,南海争端的最终结果不是任何人能预测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局势失控,最先遭殃和受害最大的,无非是越南的底层百姓和中国的那些廉价劳工。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20, 2011
关键词: 南中国海 东南亚海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