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我管你信不信”—从毛泽东到王勇平
作者:程映虹

在铁道部就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王勇平在回答为何匆忙掩埋损毁的车体时说,事故现场有池塘,车头埋在里面是为了尽快填满池塘。“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这是中国大陆雷人官话集锦中的最新段子,为网上风行的“大家一起来造句”运动增添了新的创意。这个运动的形式是语文游戏,前半句都是对社会问题的一些匪夷所思牛头不对马嘴的官方解释,在温州车祸后,现在后半句则一概是“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这句话表现了在当今中国,官方和民间对社会现实的认知不但已经到了难以重合的地步,而且官方对民间的看法和感受根本不在乎,它的真正意思其实是

“我管你信不信”。但在一定程度上,它也是一种搪塞,表现了官方在汹汹舆情面前的胆怯和心虚。

 


追根溯源,王勇平这句话出自毛泽东,表现了毛式语言对中国政治的深远影响。

 


毛在很多场合说过类似的话。比较早(很难说是最早)的一次,是在广西发现了铀矿后,1955年1月的中央书记处关于发展中国核工业的会议上。在会上,毛问钱三强等科学家现在中子和质子是否可分,钱答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毛于是大谈他对“物质无限可分”的“信仰”,断言中子和质子也是可分的,物质无论在什么微观层次都可分,因为有一分为二的辩证法规律在。他说“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反正我信”。

 


比较晚(很难说最晚)的一次,是毛1975年初出巡时对一些地方大员的谈话。毛说“我们唱了五十年国际歌了,我们党有人搞了十次分裂。我看还可能搞十次、二十次三十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这是毛式政治典型的“倒打一耙”。党内的分裂和斗争的总根源是毛本人。如果把这句话中的“我们党有人”改为“老子”,那倒是完全对了。毛当时说这个话,是为整党内新的走资派放风。

 


“物质无限可分”这个“信仰”和政治运动之间有本质的联系。因为对毛来说,物质无限可分,就说明对立面永远存在,所以矛盾和斗争是物质世界和人类社会的常态。我相信这是在终极意义上毛对自己反复折腾中华民族的辩解,一个以虚无缥缈的宇宙论为根据的辩解。但毛又知道真正“信仰”这个规律的人不多,也知道一再“运动群众”的不得民心,所以只能说“你们不信反正我信”。这句话既是蛮横,也是无奈。

 


从毛泽东到王勇平,中国社会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毛时代一般政府部门从来用不着记者招待会,但现在毕竟有了这个形式。然而,在这些记者招待会上,只要问题稍微出格,不是去“托”而是去“挑”,人们就常常可以听到类似王勇平这样的毛式语言和腔调。

 


王勇平出生于1955年,他深受毛的影响一点也不奇怪。但是可以想见,如果不对毛的遗产做彻底清理,哪怕第N代的人站在那个发言人的位置上,人们也仍然可以听到那具僵尸在喃喃呓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5, 2011
关键词: 毛泽东 王勇平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