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一个拥护特朗普的美国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作者:DAVID E. SANGER, JIM YARDLEY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上个月,特朗普在华盛顿五月花酒店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说。

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稳获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前景,令世界各国领导人不安。他们在艰难地对抗一种可能性:即便特朗普在大选中失利,他的崛起也反映出一种美国民意,而这种民意可能会极大地重塑美国应对安全结盟和贸易问题的方式。

从北京、东京、首尔,到北约(NATO)位于布鲁塞尔的总部,再到俄罗斯西部边境沿线那些脆弱的波罗的海国家,官员和分析人士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将特朗普“美国优先”竞选纲领的成功视作一种前兆,预示着盟国要面临为获得美国军事保护而付出代价或在贸易上作出妥协的压力。

对于特朗普正式或即兴提出的各项外交政策建议——威胁退出北约;考虑让日韩失去美国的核保护;发誓对中国征收高贸易关税——许多国家怀有一种警惕与困惑交织的感受。周二,中国外交部长发言人洪磊被问到北京是否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前景感到担忧,他回答,“我们希望美国各界人士理性、客观看待中美经贸合作关系。”

对于这一问题,意大利驻北约前代表、曾担任意大利总统外交顾问的斯特凡诺·斯特凡尼尼(Stefano Stefanini)则如此表述:“这里没有制定应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的紧急计划。”

“欧洲有可能犯下的一个错误是认为特朗普现象会简单地自行消退,”斯特凡尼尼说。“但唐纳德·特朗普正在表达的情绪势必会对下一届白宫或国会产生影响。”

这些官员并不把特朗普的崛起仅仅看作反移民情绪和孤立主义党派在欧洲各地获得支持的美国版本。他们在民主党领导层的言论中也发现了切实的政治变迁的迹象。

特朗普坚决维护美国利益的立场已经导致一些官员开始重新审视奥巴马总统最近对美国在欧洲和波斯湾的盟友发出的批评,即它们是在“搭便车”。这些言论也帮助外界了解到,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决定放弃对一项新亚洲贸易协定的支持背后,是哪些国内政治力量在发挥作用。

一些人还提到了2011年罗伯特·M·盖茨(Robert M. Gates)在担任国防部长的最后几周说的话。盖茨警告称,没有冷战记忆的新一代美国人最后会问,负责欧洲安全事务的核心机构北约,是否只是一件历史遗留物,就像保留下来的那段柏林墙一样。那段墙仍矗立在原地,提醒人们不要忘记过去的历史。上月在欧洲,奥巴马向盟友施压,要求对方兑现承诺,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作军费。目前,没几个国家达到这个基本要求。

“竞选期间的部分言论相当空洞,或者根本就是错的,”前英国驻美大使彼得·韦斯特马科特(Peter Westmacott)说。“没有‘更好的伊朗核协议’这回事儿,也没多少人认为韩国或日本获得核武器是个好主意。”在美国,韦斯特马科特被认为是最在行的美欧关系分析人士之一。

“但其他一些言论应该让我们欧洲人认真想想,”他说。“北约的成员国需要反思,我们的集体安全的账单70%由美国支付这种做法对不对,或是否可持续,或者如何确保我们兼顾了全球自由欧贸易中的输家和赢家。”

显然,欧洲的很多政策制定者已经对奥巴马感到不快,因为后者不愿代表他们介入涉及他们的国家利益的冲突,并在接受《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采访时要求欧洲国家承担更多“风险”。

欧洲提到了美国不愿在推翻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Col. Moammar Gadhafi)的行动中带头。该行动暴露了北约的运作中存在的重大缺陷。此外,尽管奥巴马坚称自己在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使用化学武器一事上未去坚持自己的“红线”是正确决定,但欧洲人并不信服。

“总而言之,我想说有太多的迹象表明,美国在收缩,在后退,”直到2014年一直担任北约秘书长的前丹麦首相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说,并表示欧洲人普遍更青睐一位“能展现美国强大领导力”的美国总统。但此时,在很多分析人士看来,特朗普的崛起表明美国面临着把重心转向国内的压力。

拉斯穆森表示,他认为特朗普对北约提出的要求,是奥巴马政府鼓励北约成员国分担更多责任的行动的升级。但他说,这些要求新添了一种孤立主义色彩。特朗普最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支持的“美国优先”这个说法,可追溯至查尔斯·A·林德伯格(Charles A. Lindbergh)在30年代领导的一场运动。该运动旨在让美国远离欧洲的战争。

欧洲对重提这个说法的反应如此强烈,以至美国军方领导人虽不愿卷入竞选活动之中,却还要努力驳斥特朗普的论点。

刚卸任欧洲司令部盟军最高指挥官的菲利普·M·布里德洛夫上将(Gen. Philip M. Breedlove)本周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撰文称,2013年上任时,他认为有关北约的作用的争论“毫无意义,无需介入其中”。但他说,现在他觉得必须“向我的同袍解释为何美国绝对需要北约,一个强大、有弹性、团结的北约”。布里德洛夫未指名道姓地提到特朗普。

周二,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的五名成员也在纽约的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做出了类似的一系列论述,且同样丝毫未提及特朗普的名字。

但对很多生活在俄罗斯周边,尤其是处于莫斯科阴影下的波罗的海国家的人来说,最令人不解的是特朗普不愿抨击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特朗普常语带敬意地讲到普京,说他尊重对方的实力,并视普京为能与自己谈判对话的人。在欧洲人听来,普朗普的言论似乎正中普京的下怀。而这给北约内部制造了一条裂痕。

“俄罗斯对特朗普的热情,似乎是建立在认为他可能真的会从欧洲撤军的基础上的,”重点研究俄罗斯和前苏联的华盛顿凯南研究所(Kennan Institute)的所长马修·罗詹斯基(Matthew Rojansky)说。

特朗普称韩国和日本需承担更多费用,否则美国便应撤兵的说法,让驻扎了数万美军的韩日两国的官员困惑不解。日本每年要支付大致20亿美元,用于美军的住宿。美国军方领导人常表示,对美国的纳税人来说,把这些美军部署在关岛或是美国本土的代价会更高。此外,这些基地对日常搜集有关中国和朝鲜的情报至关重要。美国还在日本部署了一个航空母舰群。

在被特朗普攻击得最多的国家之一中国,他普遍被认为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没克林顿那么强硬,也没克林顿那么关注人权问题。

在中国,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提议几乎没引起关注,称中国正在通过不公平的贸易协议“强奸”美国的言论也没人在意,就像是提出这项指控一点都不新鲜一样。人们讨论的重点反而是特朗普在商业上的成功,或是他禁止外国穆斯林入境的言论。特朗普的这一态度,与中国很多地方对西部地区新疆的穆斯林群体的反感相符。

“很多中国人认为,一位重视商业的共和党总统往往会务实,即便不亲华也会对华友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王栋说。“所以,中国的很多人倾向于认为,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30%以上的关税的言论是夸张的竞选言论。”

特朗普要求将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送回美国的主张,符合中国政府甚少公开表明的官方目标。不过他那日本和韩国应具备发展核武库的能力的建议,引起了北京方面的警惕,尤其是曾在二战期间占领中国的日本会成为一个核国家这个概念。不过后来,特朗普对这一建议做了部分调整

 

David E. Sanger自华盛顿和韩国首尔、Jim Yardley自罗马报道。Jane Perlez和Yufan Huang自北京、Richard Martyn-Hemphill自斯德哥尔摩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May 8, 2016
关键词: 特朗普 美国 世界
其他相关文章
我的忏悔——从人到“驴”的自白
疯牛强闯瓷器店之三
维吾尔裔美国人发声,呼吁关注新疆拘禁营
“政治凌驾专业”?逾千亿港珠澳大桥在香港引发的五大争议
与中国相比 为何英国超市食品这么便宜
中国经济现十年来最慢增速 恐持续放缓
平论Live | 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A股已跌破2500点, 凛冬将至的最后忠告(视频)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
評北師大地球院圍堵冰川的宏偉暢想
中国为什么可能重蹈日本覆辙?
从孟宏伟事件彭斯演说看北京的外交处境
我希望贸易战早打大打
《中国大跃退》:习只顾造神不惜摧毁数十年改革开放机制
樓價短期將大跌三成
全球竞争力排名:美国重返首位 中国第28位
二零一八宣言
美国大规模扩大对外援助,反制中国影响力
中宣部见港媒高层:港媒集体删改报道引发自我审查的忧虑
从档案袋到信用评分 中国是否正走向“奥威尔式”监控社会
0:08 / 1:12 平论Live | 流亡美国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使馆被肢解残杀,美国能否惩罚沙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