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作者:康哲 (中国大陆)

               

 

    一个健忘的民族是心智不健全的民族,不知反思且丧失了忏悔精神的民族注定会堕落成劣等民族,这绝非耸人听闻,而是因果宿命。随着5.16渐行渐近,我想很多具有良知的心灵会感到不安,会难以平复。如果不彻底反思文革劫难,逝去的灵魂和活着的良心都将无处安放。

    50年前,“5.16”通知粉墨登场,谁也不曾料想,它的出笼竟开启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随之拉开了我们这个民族长达十年血腥的帷幕,在华夏大地上演了无法无天的闹剧,并最终以惨绝人寰的悲剧落幕。可以说,是“5.16”通知,打开了文革的潘多拉盒子。

    然而,这个通知却是蓄意的阳谋——光明正大地以“中共中央委员会通知”的形式刊发出笼,它是由最高领袖授意并主持起草的一份纲领性文件。也就是说,这场悲剧的幕后是有总导演的,是经过精心策划为了捍卫自身权威的阴谋。这个偏执的人即将导演一场毁灭文化文明以及人性的荒唐戏剧。

     毛怂恿并参与修改的这个通知,标志着正式宣告废黜了原“文化革命小组”,并钦点了新的“文革小组”成员,并将其夫人江青招其麾下,成为其重要的核心成员,为后党擅权铺平了道路,扫清了障碍。从此,文革小组只听命于一个最高指示、一个战无不胜的思想、一个伟大的领袖,它甚至凌驾于党中央、政治局之上肆意妄为;而江青更是炙手可热、权倾一时——不,在长达十年之久的时间里,她不仅是文革中一面叱咤风云的旗手,也是最能便利地秉承圣旨,为文革推波助澜的首要推手,更是直接间接戕害无数人生命的刽子手。

    因其臭名昭著、罪大恶极,早在1980年,最高法特别法庭就公审了江青及其犯罪集团,历史早已对其盖棺定论。然而,文革十年,她的身后,却一直站着一个举世无双的强人——她的丈夫,她笼罩在红太阳巨大光环下的阴影里,她犯下的所有罪行几乎都是仰其鼻息、耳提面命的,都能捕捉到她身后影子的邪恶......

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将文革定性为“是有领导者错误发动,被江青(四人帮)和林彪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这个决议是迄今为止对毛夫妇以及文革所做的最具权威性的结论。由于不愿触及体制和特权利益,尽管它带有明显的片面性局限性,但在当时的历史形势下,它还是起了相对积极的现实意义;为昭雪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拨乱反正,提供了较明确的指南,也为改革开放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理论依据。

    但由于它对我党建政以来的历史,以及如何正确评价文革和毛泽东本人,对文革的起因及造成的恶果,没有从根本上触及和揭露,所以它的后遗症日益显露出来,遗患至今。为此,在步履维艰的历史转型之际,引导思想界、理论界、学界、民间,开启“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大讨论的思潮,在波诡云谲的时局下,有其紧迫性和必要性,会对时常沉渣泛起的文革之风起到以正视听地疏导作用——

   一、文革之殇 

    文革造成了思想、秩序、伦理的大混乱,造成全社会势不两立的分裂和对立,助纣为虐的专制机器按照阶级和血统,人为地将人划分为敌友,致使难以计数的生命就此凋零,死于文革及其历次政治运动及其暴政的人触目惊心、罄竹难书。这台暴虐的标着无产阶级专政的机器,吞吃了多少中华儿女,尤其它对民族精英更是垂涎欲滴,生吞活剥。

    据叶剑英在一次隆重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郑重其事地说:“文革期间,全国整了1亿人,死了2000万人。”尽管文革受难者的准确数字无法考究,但他说的这两个数字绝非空穴来风;邓小平也曾对外媒坦言过:“恐怕永远也统计不了......总之,人死了很多......

文革践踏了法律、荒芜了教育,阉割了文化、扭曲了人性......万劫不复,罄竹难书。尽管文革已成历史,但它的阴魂犹在,一些极左势力及别有用心的人仍在绞尽脑汁在为其辩解,并不失时机地为其招魂,他们往往打着光鲜的爱国主义旗帜,带有很强的蒙蔽和欺骗性,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时机一旦成熟,它会轻易唤起心里蛰居着义和团和红卫兵的暴戾之气,会去咒骂讨伐迫害企图否定文革、革新社会追求进步的人们。

文革思维今天依旧大行其道:党同伐异、栽赃陷害,背信弃义、劫富济贫,武斗情节,领袖膜拜,甚至臆想在肉体上消灭政敌和异见者。这些文革遗因犹在,并在代代相传,它的余毒以各种变异的病毒出现,依旧无孔不入地到处游荡着,人民生活在全民腐败和互害的生活模式和恶性循环中,几乎无一幸免,就折射出它的危害......

当下,无论在思想界、理论界、学界以及民间,在对文革及毛泽东的评价上,要么集体沉默视而不见,要么掩耳盗铃息事宁人,这是对历史不负责任的表现,我们不能囿于已有的结论和框框,发现真理的路上,是不断揭示真相的过程。这是造成族群严重分化和撕裂的主因,将严重影响和谐社会的重建。

罪恶不等同于错误,在对罪恶的问题上,绝不能用单纯的一分为二的辩证法去认识,并为其辩解;反思应以人道主义的视野,以及人文精神来思考文革是如何造成人性的畸形和扭曲的。让幸存下来的被虐者以及颐指气使的施虐者都沉下心来思考和忏悔,而绝非口诛笔伐的血泪控诉,更重要的是为不再让历史在子孙后代身上重演。反思,这是一个心智成熟的民族,根植在基因里的高贵品质,也是对待苦难历史应具的态度。

二、与时俱进地反思文革

反思文革,我们无论如何绕不开毛泽东。作为文革的始作俑者以及罪魁祸首,如果试图将毛泽东与文革撇清,企图轻描淡写地将他的所作所为说成是渎职,或是被佞臣利用,并极力夸大他的历史功绩,美化他的人格及精神魅力,淡化甚至掩盖他的罪行,甚至在政治上继续强化和发展他的个人思想,所有这些都是在为文革招魂,与世界文明为敌。

毛泽东的帝王思想,为巩固皇权式统治,以清洗政敌为目的,并乐此不疲的变态人格,是他发动文革的滥觞。但文革绝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将所有一切都归咎于一个人身上也是不客观的。没有群众盲目狂热的追随,集体的跪下与仰望,就不会诞生伟大领袖。被洗脑驯化的头脑是盲从的襁褓,恐惧与奴性是强权的温床。文革是在专制的体制、一个人的意志、亿万人的盲从下,应运而生的。

    毛在其壮年和晚年一直都在试图将其个人——被人为精心提炼美化了的思想——强行灌输进每个人的头脑和心灵里,让他的语录和精神成为人们的意识形态甚至是本能的下意识,好以此驯化主宰人们的言行,他希望人民像挥舞他的语录那样千篇一律、步调一致,以达到让自己更加神化,让人民更加愚忠于他的个人迷信的目的,让亿万苍生一代代相信:他就是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大救星。

倘若不反思文革甚至不准谈论文革的现状依旧不能改观,这将是我们民族对文革历史的集体漠视,也日益凸显出我们民族最大的劣根性——奴性。这就不是一直所倡导的实事求是精神,也不是一贯倍加推崇的历史唯物史观的精髓,这是纯粹的历史虚伪主义史观,最终会落入诡辩论的窠臼。

“决议”远非是历史对文革及毛泽东最终最公正的评价,他迟早会被未来开明的领导人以及沐浴在民主自由阳光下的子孙后代,因其反人类罪,推上历史的审判席接受正义的审判,即便是缺席审判,也是为了彰显公平和正义,更迫切的现实意义就是——不要再让他的幽灵在神州到处游荡。他是20世纪,比肩希特勒、斯大林的人类三大恶魔之一,那个用无数冤魂和白骨铸就的耻辱柱一直在等待着他。我相信,这公正的一天不会太漫长。越是迟来的审判往往越是公正的审判。

既然如此,何不从我们这代开始:全面否定文革,全面反思文革呢?!你们是执掌中国这条巨轮有良知的舵手们,人民在眼巴巴地仰望着你们。

三、 文革——改革——变革

早在一百年前,俄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就曾预言过,布尔什维克党将依次遇到四大危机:饥荒危机、崩溃危机、社会危机和意识形态危机直至政权瓦解,这一过程可能会持续数十年,但这个结局谁也无法改变......

    我们在50年代末,因违背自然和经济规律,盲目浮夸地搞大跃进,导致几千万无辜的人民被饿死,引蛇出洞反右后的知识分子噤若寒蝉自身难保;七十年代末,国民经济濒临崩溃,我们开启了史无前例的改革进程。随后,我们侥幸躲过了前两次危机。现在,我们处在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社会矛盾积重难返,群体性事件风起云涌,人民有理由诘问我们的意识形态的优劣,人民为何总是在初级阶段徘徊,裹足不前?

    任何事物都是在否定之否定中崎岖发展的,当初改革的背景是面对经济的凋敝、社会的无序与文化的废墟,是对改革前的30年不适应的经济和政治体制的否定,而未来的变革一定是高屋建瓴地站在改革的肩上,尽管它是改革的终点,但却是开启一个伟大时代的起点。

    文革已经成了我们这个民族巨大的负资产,改革步履维艰,红利吃尽,改革已步入风烛残年病入膏肓的绝境,几乎无药可医。眼下只有一剂药会行之有效——那就是变革。改变不要等到改革气若游丝,甚至寿终正寝时,而要在它还有些生机活力的时候,否则社会肌体将会奄奄一息、无力回天。

而所谓改革,就是指在现行的体制内实行的革新,是对旧体制的修正,是对走过的弯路和歧路的矫正。它是在大厦将倾时迫不得已实施的国策,改革初衷正是试图力挽狂澜,拯救即将倾覆的乌托邦大厦。而未来的变革,是搭建一个合理的架构,让公民自己来筑巢。

历史上,中国总是在关键的历史节点上选择了最错误的路径:大航海时代,我们禁海;大贸易时代,我们闭关锁国,信息时代,我们又人为设置了防火墙......

    放眼世界,已没有几个国家不沐浴在自由的阳光里,中国人民却仍活在虚幻的乌托邦里,每个人囚在僵死的教条主义里,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丧失了判断力和创造力。人民可以失去一切——一贫如洗——从头再来,但恳求公权不要再欺骗一代代的年轻人,洗刷他们的头脑了;人民不想再被奴役,不想再含泪活着,我们只想有独立的人格、自由之意识,只想像个人一样有尊严地活着。请取消烙在我们每个人身上“人民”的胎记吧,请给我们“国民”温暖的称谓吧,请归还我们“公民”自由选择一切的权利吧!

鉴于此,全体国民有足够的理由呼吁全国人大立法、全国政协协商祛除文革的幽灵:

一、尽快修改宪法中与现代文明社会悖理的意识形态等条款,尤其是将个人思想和乌托邦的主义从庄严的宪法中抹去。

二、修改历史教科书中那些充满编造和谎言之处,对大肆篡改的历史,恢复其本来的面目;终止用谎言毒害人们的思想和心灵,还原历史之真相。

三、天安门广场是中华民族神圣的地方,是国家政治中心的象征,世界上最大的陵寝却雄踞中央,实在有失庄严和体统,只要他的尸骨阴魂还留在那里,因其淫威和暴政而暴毙的几千万的冤魂将会无处安放和安息。文明和公义不能容忍对暴政负有首要罪责的僵尸,继续受到每天成千上万人的瞻仰;它的画像也不宜再挂在象征国徽的天安门城楼上,继续受到亿万人的顶礼膜拜。

四、文明社会及伦理不会对其鞭尸,遗体善后的处理,应遵从他遗属的意愿为妥。建言可将“毛主席纪念堂”修葺成“文革及暴政纪念馆”,这样更具深意;馆前若筑起“文革及暴政受难者纪念碑”,可祭奠那些无辜逝去的冤魂,也会慰藉警醒后人。

五、将人民币改为“华币”,头像用为中华民族做出杰出贡献的历史名人为宜。总之,去毛化越彻底,我们远离邪恶越远......

    ......

    民主先从党内民主开始,时代呼唤党内开明的领导人及有识之士,探索并改良以往的一些禁区。所有这一切,皆承蒙你们的政治智慧和勇气担当。

    尽管否定和反思会刺激触痛少数人的神经,触动特权者的利益,但为全民族的利益,不再让思想混乱、族群撕裂,理应由我们承担的历史使命,不要再推诿给子孙后代了。

    否定文革和反思文革,先从清除那些束缚我们头脑的意识形态开始,这是一次——也是最后一场——迫在眉睫的思想启蒙运动;独立思考者多了,思想者才会多,才会诞生我们本土具有现代意识的思想家,思想家乃是一个民族之幸,他不是大救星而是启明星,他将为未来中华民族指明前行的方向,并提供强大不竭的精神力量;我们更加呼唤开明的具有政治智慧和勇气担当的领袖,以及更多的体制内外的有识之士,肩负起民族复兴的大任,引领亿万国民走向自由文明之路,实现民族复兴的光荣与梦想,这样的中国梦才是可期的愿景,否则又会是海市蜃楼般的黄粱梦。

    当今中国这条表面豪华,实则千疮百孔的巨轮,承载着亿万民众,自上而下被一群当年的红卫兵掌舵着,上至船长大副,下至水手打手,它在迷雾中航行,时左时右,或前或后,我们不知道它将会驶往何方......

   任何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民族都是有历史的,无论辉煌还是荒唐都是掩饰不了,抹杀不了的,我们只有正视历史,而不应掩饰真相,只有反思过去的荒唐,才能复兴民族的辉煌;只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我们才会有光明的前途,而变革正是化蛹成蝶的希望,它虽是改革的终点,更是伟大时代的起点。

    既然如此,何不从我们这代开始:全面否定文革,全面反思文革呢?!你们是执掌中国这条巨轮有良知的舵手们,人民在眼巴巴地仰望着你们......

 

                                 2016.5.15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y 16, 2016
关键词: 否定文革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实现民主的阻力
我离天安门很远,我离六四很近
“四个全面”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国梦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到底是谁的责任?
殇·城——一段被抹去的历史
“一带一路”是必然被识破的骗局
作协与帮派
为什么总书记一个比一个狠?
专政时代降临
中国也许暂时避免了重走专制回头路的危险
自传最起码的写作底线——评《范曾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