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 李伟东(冬眠熊)在纽约文革五十年反思图片展开幕式上的演讲
作者:李伟东


我和张博树、荣伟是这个图片展的主要策划人和执行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今天终于揭幕了。这是我们的荣幸、我们的机缘,也是历史的必然。说是历史的必然,是因为我们三个人年龄都差不多,我们都经历了那场惊天动地的、至今都难以忘怀的浩劫。之后我们又经历了几十年的思索,这是我们一生都挥不去的梦靥,长久长久地困扰着我们,这是我们民族深处的一个伤疤和伤痛。说伤疤是不对的,因为它从来没有结疤,一直都在流血,一直在流出各种各样的毒素。文革虽然过去了40年,但是文革并没有真正结束,文革这件事还没有画句号。我们至今没有像德国人民那样,可以幸运地告别纳粹时代。他们通过自己深刻的反思,深刻的自我忏悔,一个伟大的民族在欧洲重新站立起来了。

中国仍然背负着文革的包袱,至今不能真正地站起来。我说的站起来不止经济上,也不止国家的外貌形象,而是指整个民族人格和心灵的升华。中国人仍然被深深地锁在文革的牢笼之中。

所以,在今天文革50周年之际,我们要把这个牢笼的门打开,我带领大家,我们整个机构带领大家,重新走进去,像浮士德一样重来一遍炼狱之旅,重新感悟一次极权专制和人性的普遍之恶。希望我们从这个牢笼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吐尽了狼奶的、解除了文革毒素的真正自由的中国人。

这是我对于文革图片展这件事的真正的期待,也是做这个展览的最本质的初衷。

 

文革结束40年之后,大家都觉得毛泽东当年说的七八年再来一次文革,以及刘晓庆主演的《芙蓉镇》里王秋赦最后敲着破锣喊:文革了,运动了!是一个远去了的声音,一个遥远的魔鬼时代,一个永远不会再来的灾难。但是不幸的是,近两三年以来,我们看到的是,那个魔鬼又重新乔装打扮,穿上了某种更加华丽的衣服,悄然重返历史舞台。而且还有很多人在为它欢呼、替它叫好。他们不是忘记了那场灾难,他们是认为那场灾难很值得,甚至认为那场灾难是中华民族的一种荣幸,或者是他们的幸福。所以才有若干知青说:我们青春无悔,还有若干人说:如果没有前30年毛主席带领我们取得的伟大成就,我们就没有今天云云。这样一些模糊的认识在中国人的族群当中、在新闻媒体的宣传当中,仍然是天天都可以见到。

今年三月份的两会之前的10天,就发生了被海外的史学界、政论界评论为“10天文革的事情。报纸、电台等媒体对任志强和蔡霞教授连篇累牍的攻击,让我们仿佛回到了50年前,回到了1966年的文革。虽然那10天文革戛然而止,但其中的精神元素却仍在延续。

所以,在适逢文革50周年之际,我们有了文革卷土重来的感觉。这也是我们文革图片展创意中最初想到的。不仅要吐尽狼奶,我们还要想方设法避免文革卷土重来。

要想避免文革重来,我们就一定要文革把这件事情说清楚!这也是我们创意的初衷。

我们的图片展不去单独展览文革中的武斗,不去单独展览文革中的八个样板戏,不去单独展览文革中的毛泽东八次接见红卫兵,不去探究某一个具体的领域、某一个省、某一个地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要全景式地再现文革的全部过程,以及它的理论和现实中的逻辑。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做到了,希望大家评判。这是我们的初衷,我们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我们把文革按照六大主线进行了梳理,每一个主线都给出了历史的对应图片组。按照现在网络流行的语言,这叫做有图有真相

文革结束40年以来,网上有大量的图片,其中今天出席开幕式的李振盛先生,拍摄了大量的骇人视听的文革照片,已经在社会上流传多年,我们很多人都看到过。今天展览的图片中也使用了李老先生的十多幅照片。有很多著名图片都是他拍摄的,他亲历了那样一个残酷的现场。但是这些照片在网上流传,大家看着好像觉得跟自己无关,那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过去就完了。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它们重新集合起来,全方位地再现那场灾难是如何发生、如何演变、直至如何被迫终结的,以及今天它还有什么样的毒素在毒害着我们。

刚才说到,这次的图片展包括六大部分,通过这六大部分我们总结了文革的全过程。这当然是我个人的一个理论探索,也得到了两个学会的领导以及若干朋友,包括参与我们整个团队运作的王书君、吴称谋等朋友的赞许,也得到了徐友渔老师、黎安友教授的若干指点。但这个理论毕竟是我个人的,所以我在这里简单阐述一下。

 

文革的发动首先是毛泽东为了维护他那皇帝一般的权力和更换接班人。因为他在1959年大跃进失败后,遭遇到了党内的挑战。虽然我的文字中写道他仅仅是遭遇了轻微的批评,但是他仍然认为自己的权力遭遇了严重挑战。他认为党内挑战他的人像挑战斯大林的赫鲁晓夫一样,对他具有那样一个程度的威胁和他死后有被鞭尸的可能。所以他把党内的二把手刘少奇说成是党内的赫鲁晓夫、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他要提前把这个定时炸弹引爆,他要更换他原来选定好的接班人,换上他更放心的更符合他的乌托邦梦想的接班人,保住他那皇帝般的权力和死后的地位及梦想的传承。保权和更换接班人是他发动文革的最重要的初衷之一。

还有一个初衷,就是他要按照他从马克思到斯大林学来的那一套乌托邦理想来改造中国人的人性,改造整个中国社会。

所以文革发动之初,有两个重要的主线——一个是毛泽东要保住权力,包括更换成更可靠的接班人;第二个主线是要继1959失败之后再次强行推进他的乌托邦梦想。所以我们第一部分用黄色背景,象征着中国的皇权时代,皇帝的权力,展示了整个文革的高层内斗。从它的发端到最后结束,从最初的海瑞罢官,到毛泽东去世、所谓粉碎四人帮,到十一届六中全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整个第一部分都是高层内斗,这是文革最主要的一条线索。

第二部分,毛泽东虽然发动了这样一场为了保住他的皇权以及改换接班人的运动,但是这场运动同时伴随着对底层民众的疯狂的大屠杀。所以第二部分叫做无产阶级专政大屠杀,颜色的选择是殷红的血色,因为已经不是刚流出的鲜血,但仍然是殷红色,还没有变黑,这个血仍然在流淌着,没有凝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大屠杀?因为毛泽东的乌托邦理想中包含着像列宁斯大林他们一样所有的共产极权者都过干这种事,即清除所有异议者,以确保进入他们的理想国的居民的精神纯度。只要他们建立了国家,无论是斯大林还是后来的波尔布特,还有其他的国家,他们都像普列汉诺夫评价列宁那样:他为了把一半的人拖进他所谓的天堂,不惜杀掉另一半人。用一个伟大的目标,一个伟大的说辞,他要杀掉另一半人。他们事实上就是这样干的。从建政之初,他们就按照一个10%甚至20%的比例杀人。文革之前,他们屠杀了那么多国民党时代的军政留守人员,其实那些人都投诚了,投降了,想要为新政权服务了。但是又重新被挖掘出来,数以百万计的被杀掉;然后把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富裕农民用地主的帽子或富农的帽子杀掉。因为他杀了这么多人,他又不放心,担心那些被杀的人的后人、他们的思想的认同者,还可能变天。所以自从他们建立政权以来,一直到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他们始终说有一种阶级敌人的力量、他们的后代、没有改造好的隐藏的阶级敌人、国民党派来的特务……天天在中国内陆捣乱。他们不停地需要以多种运动名义来挖出这样的敌人,再把他们杀掉。所以文革10年中,他们用一打三反、用斗批改、清理阶级队伍等名义陆陆续续的又杀掉了几十万人。第二部分我们就展示这样的文革大屠杀,这是出自政权的主动屠杀。同时,毛泽东又挑动派系之间的武斗,这种派系之间的斗争又造成几十万的生命损失。

中共官方和民间的各种统计都认为,文革期间造成的人命损失最少有130万,最高有300万之多,同时造成一千多万人的伤残。这场大屠杀跟纳粹大屠杀比较,已经不相上下,而且持续屠杀了十年之久!一直到文革结束,1977年,还有很多人,我的图版上介绍了很多烈士,像史云峰,他们都死在文革结束之后。那时那个余毒、余威还在。

 

第三部分,砸烂一个旧世界。毛泽东要建立他的乌托邦世界,所以他要把旧的全砸掉,因而号召红卫兵破四旧。所以我用了白色底板,砸得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所有的教堂、所有的寺庙、所有的文化遗存、所有的书画……统统砸烂,大家可以去观察,大家对破四旧有印象。

 

接下来的三个部分全是在回顾毛泽东要建立的理想国,看看他创造了一个何等荒唐和悲惨的世界。毛式理想国第一部分,用了橘黄色的图板。他要所有人都像雷锋一样,无限忠于他,要所有人都像雷锋一样,对待阶级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他认为雷锋才是是他的理想国里的合格国民。所谓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把全体中国人民教育成雷锋,对所有人进行灵魂的重新再造。

毛式理想国之二。1959年,他搞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样的疯狂运动失败了,但是他不服气。文革时他要建立一个更加高级的社会主义,即限制所谓资产阶级法权的社会主义,最后搞得一片灰暗,直到经济崩溃。所以我采用灰紫色来描述。

这是他建立理想国的第二部分。人性上的理想国,经济上的理想国。

 

毛式理想国第三部分,输出革命。他要把这个革命引向全世界,要把全世界都变成一个红彤彤的世界。他要当全世界的伟大领袖。这部分我用了殷红的红色。他给日本、法国等很多国家都带来了文革的灾难。尤其是他们培养和培植、扶持,直到最后邓小平打越南战争还去挽救的那个组织——红色高棉。这个中共扶持的红色恐怖组织在柬埔寨屠杀掉了120万人(占全部人口的1/7)。所有的知识分子都被屠杀掉了,屠杀殆尽。而这个组织就是毛泽东支持的,既出钱又出人又出武器。毛在北京接见红色高棉的头头波尔布特,夸奖他说你们比我们做得好。所以我说柬埔寨是文化大革命国际化的一个极品版。如果毛泽东再多活10年,中国可能就是柬埔寨。

这是我们的创意,当然最后一部分是供讨论的结论。

 

我们今天在这里,不仅要回顾文革,揭示它的历史真相,这并不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我们并不是要给毛泽东和中共开一个罪行的控诉会。我们是要平和的、理性地思考,认真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文革这件事,我们中华民族为什么如此多灾多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而且至今依然被掩盖着,不能探讨、不能思索。我们要找出它的发生机理,我们要避免它重来,我们要为中国的民主和法制以及宪政建设做出我们最基础性的努力。

最后说一句:不挖掉文革这个老根,中国没有未来!

 

(根据录音整理,并经本人修订)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y 20, 2016
关键词: 文革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文革二日”戛然而止?中共首席大法官周强“对司法独立亮剑”讲话被收回
一位老红卫兵回忆文革砸全聚德
文革中毛为什么会救章士钊?
文革中毛为什么不救李达?
看大学生老五届们在微信上聊些什么
毛主席文革之研究
一定条件下文革可能部分重演
韧性博弈後的成果
毛泽东的大饥荒和文革
文革会再来吗?
冀朝铸笔下的文革高层百态
有什么理由要放过文革中的“第四种人”
疯狂的“破四旧”
中国的乌合大众——社会心理学视角下的文革
皇甫欣平:文革反思万言书
毛泽东遗产和当代中国纪念文革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洛杉矶召开
香港人呀,《環球時報》肯肯定會繼續搞你!
文革罪己诏
我没有上过高中
纪念文革的冲动和“反文革”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