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作者:Alexander Kudascheff
如果考虑到受害者人数之多,人们就会意识到,“文化大革命”这一说法是非常避重就轻的。而德国之声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毛的所做所为也在西方世界的左派阵营中也引发一波狂热幻想。
 
 

(德国之声中文网)回望过去,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掀开序幕。毛泽东通过鼓动持续革命而确保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场对于国家社会、经济和政治现实的令人不可置信的变革就此开始。数十万人消失在劳改营中,数十万人遭到流放,数十万人失去工作。最后,成千上百万人成为受害者,家破人亡,其实际数字无人知晓。中国的共产主义-毛主义-成为了的一场实实在在的噩梦-在无数人的尸骨之上建设一个更美好世界的噩梦。

为更美好的共产主义欢呼

然而,在当时的西方世界,学生反抗运动正方兴未艾,许多年轻人对中国发生的事情毫无所知。毛主义在那里引发了一场知识分子狂热。人们歌颂农村的"新一代"赤脚医生,为知识份子成为农民或工人"做牛做马"而欢呼雀跃。"红宝书"是他们的必备之物,毛泽东被当作革命圣人膜拜:共产中国实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所有理想,而这些理想在苏联遭到无情践踏,其追随者则被放逐古拉格群岛。

当时的年轻左派们-不管是在德意志还是法兰西,意大利还是美利坚-沉溺于毛主义之中。他们对那些具有儒家色彩的毛式智慧一往情深,比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以此来为城市街道上的暴力抗议进行辩护。在中国发生的种种,在1968年巴黎的革命5月中同样可能再现。无阶级社会的社会主义理想在学生反抗运动中不断高涨。这一理念中既有无政府主义,也有国际主义,还经常带有中国色彩。但是,它并不仅限于此。

Kudascheff Alexander Kommentarbild App

因为学生运动从一开始就四分五裂,正如左派的一贯表现:有人忠于莫斯科,有人是第四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者,还有将霍查(Enver Hodscha)的阿尔巴尼亚或金日成的朝鲜视为理想典型的坚定共产主义者。其他人则追随意大利人贝林格(Enrico Berlinguer)的欧洲共产主义运动。几乎所有人都在哲学家们的文字中寻找意识形态根据:比如以阿多诺(Theodor Adorno)和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马尔库斯(Herbert Marcuse)的美国马克思主义者或者让-保罗-萨特,这位后期成为左派的自由派哲学家,他穷尽一生,几乎在所有共产主义流派中都尝试过寻求解脱。他那飘忽不定的文字让人如此沉迷,以至于当时很多人都这样说:宁愿跟着萨特错,也不愿跟着阿隆(Raymond Aron)对。这是一个后果严重的错误。

对真正的革命视而不见

西方反叛学生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把文革视为标尺。他们希望消灭资本主义和议会民主制。他们眺望中国,将目光投向毛泽东:一个他们所以为的平等的、更加美好的新世界的设计师。他们无视文革所带来的无尽伤痛。对于许多人而言,毛泽东直到去世都依然是心目中的神圣伟人。恰恰与苏联的一片愁苦不同,中国社会主义曾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因为有毛泽东,因为有他所发动的文革。而对于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所启动的真正革命,西方左派却迄今都丝毫不感兴趣。只有赫尔穆特·施密特对此非常着迷,不过他也并不是一个左派。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May 21, 2016
关键词: 西方 红色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为中国经济转型铺路的西方经济学家
哈佛学者:红色警报 民主国家面临衰退
那些最早认识西方的小人物
《红色娘子军》芭蕾是红色血腥文化的宣传品 (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网页文)
被激怒的毛泽东,如何一步步威吓邓小平?
俄媒:俄与西方价值观相近 北京害怕颜色革命
澄清妖魔化西方民主的十个反智洗脑谎言
西方“普世价值”为何陷入危机?
俄外长表态:俄罗斯不打算与中国结成军事同盟对抗西方
史实:红色高棉兴衰系列(5)
海德格尔的幽灵
普京政权的黄昏
2015:西方知识界回顾
达赖喇嘛和西方科学家开始第30届对话会
亵渎学术自由 孔子学院小巫见大巫—— 洋五毛在西方大学以中宣部的文风挑战西方学术严谨规范
美国悲伤的孤独:欧洲的穆斯林化和西方的衰落
中国学习西方法律以日本为师
国际纵横:俄国与西方争夺民意民心
西方国家普遍抵制:北京大阅兵遭遇俄罗斯综合症
希腊危机不是西方民主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