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第三性”的快乐与悲壮
作者:互动通掌握传媒总经理 简昉

世界上,存在三种性别: 男性,女性和有追求的商务女性。

据说第三种性别以前馈赠给了女博士,但不对,女博士只是缺乏女性气质,而商务女性不仅丢掉了女性气质,还主动发展了男性气质,由于终究有女人的底子,所以不可避免地成了第三性别。

中国尤甚。

商务男性的特征,与社会对于男性的期待是多么的匹配吻合:理性,强硬,决断,逻辑,数学,烈酒。那么女性呢?如果半途而止,你还可以是一个优雅轻松的白领,做着公司里类似秘书和财务这样的工作。然而,但凡你想做点“事业”,想当“一把手”,你的性别属性,就要开始悄悄变化了……

李亦非够柔美漂亮了吧,但不对,你看那眼神儿。意志力是无法遮挡的冷光,告诉我们business is business。做一个上升中的商务女性,慢慢的,你总会变成一把剑。

于是,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让李亦非的归李亦非,让林志玲的归林志玲。她们代表这个世界女人的两种选择,当然,都是极端,都是role model, 都是符号和象征。

“你这样的女人,谁娶你谁遭罪。”曾经在一个下午,那时我还是杂志的出版人,跟一个印刷厂总经理计较完价格,彼此默默喝下两口咖啡后,那个老总这么说我。“我怎么啦?”我圆起眼睛看他。“我老婆要是像你这样出来拼,一来孩子谁管?二来我脸往哪里搁?”

—— 这,其实算“恭维”吧。但是我百分百肯定,以他为代表的,起码80%以上的男人,是不会娶我这样的女人的。

这在我不是问题,因为我也只看得上那有品位的20%。只是,我也知道,讨价还价,经营计算里,流掉了女性被很多男人珍视的温婉,柔顺,天真,不争。

另一个男性合作伙伴讲得更直接:“这个世界的脏活儿累活儿苦活儿,就应该让男人去做,你就应该打扮得美美的,享受生活。”

我知道他讲的“脏”,绝对不是十指沾泥。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上海一家大银行的信用卡部总经理,EMBA课堂上指得出教授的计算错误,工作上一个月能让三个新产品上市。她有感慨:“想想我们做女人其实真的不应该那么累,去追求什么商业成功。”她最近甲状腺亢进,浑身酸痛,而她们公司,40岁左右的几个女部门总经理,都被查出了癌症。“女人的身体,更不适合压力”,她这么说,还没提皱纹和白发。

看过听过经历过这一切后。为什么,我还在这里?还当着一个“有追求的商务女性?”

1. 这是中国。 我们看过《红色娘子军》,听过《谁说女子不如男》,我们读书的时候,还没有人叫郭美美。从小老师告诉我们,女生,一样要成绩好。年轻时候形成的价值观是很难改变的。而当我们和男生们并着肩走出校门的时候,商务几乎是朝实现自我开启的最大的一扇门。

2. 这是中国。 我们发展出来的“小三”似乎比家庭妇女还要多。中国没有家庭妇女的生态圈。大多数男人还没能挣到养活一家子的钱。在房价飙升的今天,不仅女人要帮着买房还贷,这《婚姻法》的新司法解释一出,原来的全职太太们恐怕都要夜夜恶梦,醒来吵着去上班了。不可否认,最能让女性有把握掌握经济能力的领域,还是商务。

3. 这是中国。时代精神裹挟着我们每一个人,以至于市场经济中,追求商务成功成为自我实现的主流。我没有足够的美貌或者艺术天份,也没有求仙悟佛的慧根,政坛比商场还不适合女性。我就自然而然来到了这里。左右一看,姐妹们也都站在了这里。

那么,我们就走下去吧。

我不得不承认主导事务的感觉很良好,承认所谓成就感或者虚荣心得到满足时的快乐,承认创造的愉悦。商务世界里,你成就,你碰壁,你反思,你进步。它让女人感受到了男人世界的某些快乐,而这种快乐,的确可以上瘾。

我们越走越远了,路上一件一件,脱掉所谓的“女人味”,在讨价还价,杀伐决断里,我们成就了一种“第三性”,未必完美,有点悲壮。

一直不知道被称为“女皇”是幸还是不幸,尤其是中国的女皇。一直不知道,我们是否应该奋斗在最残酷的战场上?商场如战场,这个战场,我们没有走开,但是不是要去当将军?

再困惑也是要走下去。人的行为,总是权衡利弊后的结果。所以,我已经权衡过了。我明白,这是一种勇敢也是一种懦弱。我服从于我内心的意志和一路走来的惯性。

战场,女兵不怯。

—— 原载: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October 22, 2011
关键词: 第三性 男性 女性 李亦非 林志玲
其他相关文章
为真命天子冻卵而散尽千金的女性
三八妇女节感言: 不幸的妇女群体
中国女性地位真的是世界倒数吗?
重新审视女师大风潮——鲁迅许广平感情纠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