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中国与世界
历史
红色圣地的一块疮疤
作者:程映虹

最近,<<炎黄春秋>发表井冈山地区一位党史研究者的文章,揭开了这个共产中国红色圣地上的一块疮疤。

这篇文章提醒人们一个奇怪的事实:井冈山是最早的红色老区,又是朱毛会师创建红军的地方,但在一千多"开国将帅"中,籍贯是井冈山的只有一个,还只是个少将。

此外,井冈山所属的吉安地区,在中共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有名有姓的"烈士"有五万余人,但井冈山籍的只有三百多人,在十四个县市中是最少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奇怪的现象呢?作者告诉我们,最主要的原因不但是井冈山本地的红军和干部在"袁文才,王佐事件"中被一锅端,而且还有这个事件在当地造成的后果。

只要对中共党史有一定了解的人对"袁文才,王佐事件"都不会陌生。袁和王是井冈山根据地的创始人,袁还是湘赣边界工农政府主席,手中握有兵权。1928年朱毛一个是南昌起义失败,一个是秋收起义失败,走投无路之下来到这里,被袁王收留。1930年2月朱毛在永兴县城以开会为名将袁王二人骗去杀害。井冈山的历史从此成了官方"东方红"史学的起点。直到很晚,中共才承认袁和王是在"复杂环境"下的错杀,两人成了被自己人杀掉的"烈士"。

当时为了斩草除根,朱毛把袁王的亲信一共四十多人一起诛杀,死者中很多都是创建井冈山"根据地"的功臣。用共产党自己的语言来说,这就叫"井冈山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先烈的热血染红的"。

不但如此,袁王手下的红四军32团被解散,成员一部分被编入红五军,一部分被遣散。

当时袁文才的部属谢角铭和王佐的兄长王运龙因故未去永新,逃过一难,但遭到追杀,愤而"反水",率部投降了国民党。从此,井冈山人很少再有"参加革命"的。1932年中共名将萧克带兵来攻打井冈山,刹羽而归。这段历史,中共正史是不载的。所以,中共"开国将帅"的名单中几乎没有井冈山籍的就不奇怪了。

每当我看到袁文才和王佐的名字,都会想起<<水浒>>中的王伦。用今天的话来说,中共内讧的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争夺资源的历史:就这么多资源,你占了,老子就没份了。解决这个资源分配的矛盾,在井冈山时期非常野蛮,无非是把头儿杀光,虾兵蟹将赶走。长征到了陕北,文明一些了,借国民党的手把山大王刘志丹给除了。后来南下到了广东,云南和大西南,先没有动地头蛇,等到土改和镇反一来,就用反地方主义的名义把本地干部往死里整,把他们占着的位置统统拿了过来。对所有那些"白区干部",还专门有一个文件,规定对他们不能重用。所谓不能重用,无非就是说把大官都留给自己,哪怕你对地方事务一窍不通。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对自己人如此心狠手辣忘恩负义,中共革命为什么还能成功?殊不知这个问题本身已包含了答案:叫你去整人,就是为了解决一个资源再分配的问题。所谓资源再分配,在共产党语言中就是革命成功,就是共产主义。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4, 2011
关键词: 井冈山 袁文才 王佐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