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中国特色”和“东方”的科学
作者:程映虹

1965年,中国建立了一个“北京基本粒子小组”,由近40位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地区一些大学的科学家组成。这个小组要用“会战”的方法,用毛泽东思想为指导,在最短时间内提出一个基本粒子理论模型,向国际推广。从1965年秋天到1966年初夏,这个小组的成员在中国的科学杂志上发表了42篇论文,产生了一个“中国”的基本粒子理论模型。会战取得伟大胜利,主持这个会战的科学家钱三强把它命名为“层子”。

为什么要称这个模型为“层子”呢?因为这是贯彻了毛泽东对于基本粒子无限可分的“光辉思想”:物质是可以一层层地无限地分下去的。早在1955年中央书记处一次讨论中国发展核技术的会议上毛就向与会的科学家宣称物质是无限可分的,原子质子和中子等等都是如此,“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反正我信”。很多人都以为这话是毛在70年代谈党内斗争时说的,其实不对。但两个场合确实有内在联系:物质的无限可分证明了毛的斗争哲学。对于毛来说,这是一个信仰,而科学是为这个信仰服务的,是为了证明这个信仰。

从1955年到1965年,毛在很多场合大谈特谈基本粒子无限可分,推崇日本“马克思主义”物理学家板田昌一的“板田模型”,红旗杂志1965年为此转载板田文章并组织讨论。历史的巧合在于:50和60年代正是国际科学界对基本粒子研究有重大进展的时候,它和毛泽东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同步。为了“贯彻落实”毛的思想,中国科学界行动起来,组织了这么一个“小组”,展开了这样一场“会战”。

1966年,中国科学界把这个“层子模型”向世界科学界推介,但可想而知的是“信者”寥寥,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还知道有过那么一个“中国特色”的基本粒子模型。就在同一年,美国科学家提出基本粒子的夸克模型。根据这个模型,物质很可能不是无限可分的。这个发现被1969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所认可。“夸克”今天尽人皆知。

但就在1969年,另一场有“中国特色”的科学“会战”正在北京科学界轰轰烈烈地展开,这就是批判爱因斯坦的运动。中国科学院成立了“批判爱因斯坦小组”,召开了多次会议,出版了内部杂志。为什么要批判爱因斯坦呢?因为爱因斯坦是“西方”科学界的头面人物,批倒了他就批倒了“西方”科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被批为“哲学上的唯心主义,认识论上的相对主义”。但这场运动的更深刻的根源在于要建立“东方无产阶级”的科学去取代“西方资产阶级”的科学。运动的直接领导人陈伯达说:科学是在东方起源的,后来传到了西方,现在它的中心又回到了东方,但却是在更高的层次上。这里的“东方”当然是中国,所谓“更高的层次”是说毛泽东思想的指导。

这场运动到了70年代初随着文革的低落,特别是陈伯达的下台而转衰,但另一场科学“会战”又开始形成,战场转到了四人帮控制的上海。上海市委写作班子建立了一个叫李柯(理科的谐音)的写作小组,专门批判国际科学界不符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那一套”,出版了《自然辩证法研究》。在这个时期,“斗争的重点”转到了天体物理学,因为从60年代中期开始国际天文学界的观测为一个有限宇宙提供了关键的证据。但根据马列毛的思想,宇宙必须是无限的,因为这个“思想”已经先验地认定物质和运动是无限的,而这个无限性一定要在时空维度内展开,所以宇宙必须是也只能是无限的。毛在文革之前和文革期间的多次讲话中一再强调这个无限性。在当时的中国,主张宇宙有限是哲学上的荒谬和政治上的错误,“宇宙学”成为科学界很少有人敢碰的禁地。
《自然辩证法研究》(从1973年创刊到1976年随着四人帮被清洗而停刊)虽然涉及很多科学问题,但它的中心是要建立“中国无产阶级”的科学和“西方资产阶级科学”之间的对比,除了渗透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经院哲学色彩的“科学”讨论,就是中国的普通工人农民解决了科学和技术难题。总之,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中国成了科学上遗世独立的一块“神奇的土地”。

如果追根溯源,今天的“中国特色”不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现象。这个“中国特色”背后第一是“中国—西方”的二元对立。在中国人的眼中,世界上只有“西方”和“东方”,“东方”不过是“中国”的代名词。这个二元对立把很多普世性的东西说成是“西方”的,只要它们不符合中国的意识形态,甚至连科学都是如此。第二是民族自大,“西方”不行了,中国要引领世界。这些说法,至少在毛泽东时代就已经产生了,而且不是毛一个人的想法。今天讨论“中国特色”或“中国模式”,不能忽略这条历史的线索。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30, 2011
关键词: 中国特色 东方科学 爱因斯坦
特别专辑: 百年中国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追寻逝去的民族魂—筹办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纪念活动侧记
从价值转换到历史还原
辛亥革命失败的当代标志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痛悼華叔兼祭辛亥百年
百年風雨︰今朝酒醒何處
革命:摇晃的中国
改良与革命的赛跑
张大春、陈丹青、钱理群、张鸣等聚谈民国话题
著名史家许倬云谈辛亥之后:南京为何让出政权
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一百年前的领导干部
战争岁月——纪念我的姑姑与父亲
雅礼百年沧桑,公益世纪峥嵘
辛亥百年祭
自杀还是他杀?—— “绝望心理学”分析
七律:祭辛亥贺新岁兼给所有朋友拜年
“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将在旧金山举行
记忆力的复苏与历史的再发现
辛亥百年祭(外二首)
百年成都访谈
青春剑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
臧启芳追思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中国军队将来是否开枪,取决于下令者开价
中国“国会”百年祭
走出专制统治黑暗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民国对当下立宪进程的意义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民国血脉——百年清华的另一道统
清帝逊位逊给了谁?
美丽岛圆了中国人的百年梦想
辛亥革命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
辛亥革命的侠义精神和未来民主抗争模式
走近宋教仁
「政學系」是中國民主憲政及議會政治最早的踐行者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一)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二)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一)
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
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辛亥革命与中国宪政法统 (视频)
重评袁世凯
开学伊始——怀念东北大学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二)
百年心事到灯前
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干部子弟学校六十年:难以革除的权力择校
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
如果我是中国思想的引路人——写给中国的信
民国是历史还是现实?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
辛亥的另一张面孔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
辛亥革命前后的中日关系
朝鲜停战签字,还缘于美国的核威胁
梁旋谈祖父:辛亥革命的启智人——梁启超
一个中国人的影视情结与历史烙印
辛亥革命,一个插曲
中国出版《中华民国史》 台湾心有千千结
“宏大叙事”与“祛魅”——辛亥革命与保路运动的若干解析
辛亥革命与现代中国
袁世凯:“中国华盛顿”的第一天
关于暴力土改与乡村变迁的一点回顾与思考
理想主义或现实主义?
共和国的教科书
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
邓小平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需要另一次新文化运动
被背叛的臺灣寧靜革命
民國法統與中華民國憲法
我以我血荐宪政——汤化龙与宋教仁
重写民国史——从客观评价孙中山开始
中华民国到底还存在不存在?
“大妥协”——清王朝与中华民国的主权连续性
中国需要赶紧迈向“训政中期”
漫长的黎明——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百年遗产——几个层面的观察(上)
看大陆与台湾如何纪念百年辛亥革命
纵使百年精卫志,依然一梦意难平
对立宪与帝制的历史追问
韦耶劳赫:《中国不引人注目的共和国——世界史阴影中的100年》
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谈辛亥100年
回首辛亥,展望千年专制的最终倒塌
袁世凯曾孙答问:三项罪名真相大白 (多图)
作为政治家的宋教仁
中華民國建立100週年紀念講話
日《每日新闻》: 《中国》戒严「辛亥革命100年」
清华政治学系——在现实与学术之间
辛亥百年看中国宪政法统
百年辛亥的当下意义
中国大陆“民国热潮”背后
统购统销:中国农民六十年之痛
四十年有感
关于近代史的框架与思路
误入歧途的中国司法
从政治控制到社会控制——中国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建立
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
辛亥和民国革命是基督新教式的
辛亥歌劇北京禁演內情
从“1957”年说起
兩岸和平,協議什麼?
在什么基础上谈统一?——谈纪念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成立一百周年
政体转型与公民政治社会
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英《每日电讯报》:温家宝披露他的家人在毛时代曾受迫害
辛亥革命的啟示(上)
辛亥革命的啟示(下)
中国大学精神的演变——在一所大学的演讲
历史遗忘与记忆美容
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对晚清皇族的一个分析
香港民主與多元化視野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如何“过河”——“法治式威权体制”的“渡轮”论
宪政转型与人格再造的中国使命
红卫兵问题须还原史实后才能说明白!
北京选举观察报告
中国一半多人还处在文革状态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中)
百年中国“人”
一种时间的魔术:回归民国
如何读懂我们的历史
谈论民国
燕京末日的前期
孙中山与章太炎、宋教仁的党见之争
民主如何鞏固?——試析辛亥革命中的「革命軍起、革命黨消」論
五十年代的院系调整与社会变迁
流离两岸六十年
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派系政治无法制度化的根源
中国法治社会何时实现?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想象的祖国
1952: 中国大学的死与生
《延安頌》讓位給《台灣頌》
台湾有没有这么好?——台湾的政情民情及其历史渊源
救亡圖存,天道寧論——評蘇基朗: 〈有法無天?嚴復譯《天演論》 對二十世紀初中國法律的影響〉
大锅(公共大食堂)害死多少人?
真正的奇迹发生在80年代——《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一书的前言和提要
十五年的变和不变
乘着歌声的翅膀——红歌记忆及其他
沉重的墓碑——读杨继绳《墓碑》
五十年代领导干部的工资住房轿车待遇(访谈)
蒋、毛较量成败谈
关于个人崇拜——反思“东方红”
一位远征军的劳改营遭遇
兩岸學生大不同
香港“左派媒体”60年——《大公报》百年沉浮
粮——变成了杀人的武器
中国向何处去?
我对台湾问题的思考
九岁娃自己搓草绳上吊喽
中国民族主义的多重悖论
中國民間論述反思黨國體制
從威權統治到民主開放──台灣五位總統的歷史功過
谁废除了不平等条约?
有关钓鱼岛的题外话
全家死光
十一 我悲哭的日子
辛亥与中国国运
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
培育仇恨的政权
“半殖民地”状态的终结:再谈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
“以官为贵”国难兴
中國大變革時代的兩岸與民族關係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梦惊天宇白 ——关于国运的一点想法
血腥“土改”的恶果
致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
宪法出场,革命退场
人杀人吃人事件一:
中共新领导核心集体亮相 习近平时代大幕开启
纪念范艺
“常委名單”與“皇族內閣”
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壬辰年三叹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1912
中共藉台商買媒體 明目張膽
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
申领民国护照第一人再致马英九总统函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譯文對照修正新版)
出家、思凡、大还俗——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疯狂的像章——文革期间的毛像章崇拜
一九四二與一九六二有何不同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改革共识倡议书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爱因斯坦的国家观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又一个“中国特色”-超多的非婚生子女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瑞士公民爱因斯坦
撕下“中国特色”画皮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