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作者:朱学渊


朱学渊自序:二〇〇四年得自一次偶然的刺激,写下了一篇《一堆糊涂虫说林彪》的借题发挥的文章。二〇〇六年在宋永毅先生主持的,在纽约举行的“文革四十周年讨论会”上,曾经出现“人民文革论”的提法,我是部分同意的,因为尽管发动“文革”的是毛泽东,但是“文革”的走向和态势不是按照毛泽东的“战略部署”按部就班地进行的,事实上他也根本没有什么部署;党内军内尖锐的反对声音,人民群众“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派性斗争,使得毛泽东内外交困,原先他以为自己是运动群众,收放群众运动的的“里手”,最后是一发而不可收,最后崩溃于“最亲密的战友”林彪的叛逃出走。

十年又过去,有人说“文革”要回潮了,其实“文革”是毛泽东毕生践履的暴力行为的一节篇章而已,二十年代湖南农民运动,三十年代的富田事件,四十年代的延安整风运动,延至五十年代的土地改革,又有哪一次不是戴高帽游街,屠杀战友,羞辱无辜的无名的“文革”?而邓小平对毛泽东“文革”的批判,是三分自私,七分廉价的。他更有敢在天安门前,在国际视听面前屠杀学生的,甚于毛泽东胆力。我们如果还是循着他的口气去批判文革,就实在太没有出息了。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香港《开放杂志》编者原按:最近海内外一片为林彪翻案声,一些高干子弟纷纷立说,为林叫屈,内容涉及九一三事件真相与对林彪的历史评价。本文以广阔的视野剖析林彪在毛泽东政权中的角色,尖锐地批评了那些局限于中共体制内思维的愚昧和虚伪,指出林彪在文革中从拥毛为恶走向反毛杀毛的双重意义。

 

朱学渊: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八月初,香港“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节目,连续两个周末播放了中国名人吴法宪将军夫人陈经圻女士的采访记。陈大姐抗日战争时期参加新四军,从上海的一个中学生变成了一个革命战士,在一次聚会上唱了一首英文歌曲,引起吴将军的爱恋,而结合成一个美满的革命家庭。

吴法宪夫人上电视为丈夫叫屈

采访的主题自然是林彪“九·一三叛逃案”,是时吴将军是空军司令,事后又是“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重要成员,因此对事件的始末有相当详尽的了解。陈大姐年过八旬、言辞谦逊,而且记忆清晰,条理分明,她把周恩来带着吴将军处置事件的细节,说得清清楚楚。依我的感觉,毛泽东似曾通过周恩来挽留林彪,只是林彪去意已坚,乃至“折戟沉沙”了。

对吴将军事后所受的处罚,以至株连家属的做法,陈大姐非常反感,她认为夫君虽是林彪提拔的部下,但只有“工作关系”;而所谓“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则纯属子虚乌有。到头来,经常“反对四人帮”的吴将军等,竟与江青等同上了一个被告席。对共产党此等“司法”的厌恶,我们与陈大姐有相印之心相惜之感。所谓“胡风集团”,“高饶反党”,“章罗联盟”,“彭罗陆杨”,哪门儿不是假的?有些事情非得落到自己的头上,才会觉得冤枉。

陈大姐提到吴将军出事后,她把与林彪、叶群合影照片、往还书信统统烧了。说来,我们也都经历过那个恐惧的时代,据美国之音报导,《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先生说,毛泽东也派他的亲信女子谢静宜,把“故副统帅府”中的档案文书“清理”了一遍,灭去了许多蛛丝马迹;大家还都知道,林彪死后周恩来大哭一场。

体制内思维的糊涂和虚伪

最近,海内外一片为林彪翻案声,最执着者自然是闻人林豆豆(林立衡)了,她四下活动为父平反,说的无非是她妈和兄弟害了她爹,林彪本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个《五七一工程纪要》云云。林豆豆虽在“北大”受过尖端教育,其实是个非常痴愚的女子,当年她向“党中央”密告叶群有“异动”,致使林彪仓促出走,失事身亡。今天,“大义灭亲”的她,却又期待中央还父亲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辉形象”。

这种失智人还很真不少,前国家主席杨尚昆之子杨绍明即是一个。年初蒋彦勇医生说杨老先生生前曾经向他表示,“六四”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错误;可是小杨先生非但不领蒋医生情,还要连番表示身为党国要人的父亲,是不可能向这个普通军医说这些“圈内话”的。原来,被邓小平愚弄了一盘的杨门之后,还是想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

刘少奇之女刘爱琴是又一个糊涂人,八月间她也在“鲁豫有约”上诉刘家的苦,念及了卧轨的哥哥,和病死的弟弟,可是这位“留苏生”的结论竟是:“我爸爸从来没有反对毛主席,他本来不该搞政治,政治太残酷了!”最可笑的,还数刘爱琴的继母,被毛泽东害死了丈夫的王光美,曾握着吴祖光夫人新凤霞女士(已故)的手,诛心地说:“我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

这些的愚昧或虚伪,就是所谓“体制内思维”的一角一斑。无论是林豆豆、杨绍明、刘爱琴,乃至高了一个辈分的王光美,虽然家人被毛泽东害惨了,而且“姓资姓社”的风水都已经转回了一圈,但他们都还是要“拥护毛主席”,死了还想“进八宝山”的。当今为林彪翻案的格局,还会朝这个忠毛的“牛角尖”里面继续钻下去。

在形形色色的翻案活动中,又以美国吴金秋教授的“说不清论”,最令人困惑了。吴教授是吴法宪将军和陈经圻大姐的女儿,八十年代后期来美留学,于某校获历史学硕士学位,现任Old Dominion大学教授。美国之音报导她日前在纽约说,关于林彪事件“……应该出来的真相,都已经出来了,各个地方的材料都出来了,如果现在还没有出来的,那就是一个谜了,历史的谜案是很多的”。她强调没有充分的根据证明林彪企图出逃苏联。

我们要说清林彪的问题,还得剖析林彪其人。

军事天才变成山大王的佞臣

说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将军,只是一群聪明而勇敢的造反农民而已;而林彪则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天才。史学家周策纵先生曾对我说,抗战时他在重庆侍从室工作,多次参加两党高级将领与会的军委会会议,有一次林彪受蒋介石命,即席分析国际战局,是他记忆中最精辟的讲话。我想,在座的委员长一定会想:我为什么罗致不到这样的人才?

人才大都向往理想;一个政党有理想,才能揽聚人才。共产党那时有理想,于是才得了林彪,他一人将兵,就打下了半壁江山;而周恩来一舌如簧,又说动了天下的人心。可是,得了天下又如何?“时间开始了”,理想就化为狂妄,十年功夫,毛皇帝就把中国治得一团糟。

事情不顺利,就会有分歧;而这个号称“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总要把一切党内分歧都说成是“斗争”,而斗争又必然“残酷”,因此就一味地“残酷斗争”了。那些原本的人才,经过权力的腐蚀的和斗争的恐吓,有些变成了奴才(如周恩来),有些变成了奸佞(如林彪);而彭德怀等人则是“为民请命”的例外。

一九五九年夏天,共产党在庐山开“神仙会”,可是彭德怀才入仙境,就激怒了毛泽东,会议就开成了湖南人的“操娘会”。毛泽东会中搬林彪上山,八月一日林彪有备而来,在常委会上发言:“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冯玉祥。中国只有毛主席是大英雄,谁也不要想当英雄。”一枪就把彭德怀放倒在地,而大英雄的“最亲密的战友”,也就隐然成形了。

彭德怀是个率直而缺乏含蓄的人,他还没有从“胜利的光环”中解脱出来;而两湖三湘出来的革命人物,说话又非常尖刻,如果他不说那句“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的名言,历史或许会改写不少……。但是,依了毛泽东的性格,他彭德怀躲得了一回,也决躲不过二回的。然而,从新式的“公共关系”或“谈话艺术”的技术层面来看,依了这些农民领袖的冲头冲脑和磕磕碰碰(也算是中国的文化特色),他们难免一天要互相翻脸的。

再说,共产党这个“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武装团体,除熟习“斗争”和“兵法”外,并无其他的见识和专长。因此,林彪也就只能以“出其不意”的“军事艺术”,来执行领袖“歼灭”同志亦战友的“战略部署”了。这回林彪虽然打倒了彭德怀,却成全了彭德怀的万世名,最后又把他自己钉在“野心家,阴谋家”的耻辱柱上。

毛泽东的罪恶超过两千年专制总和

中国的农民造反运动一直没有什么出息,信奉“马列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比捧着“马可福音”的天国洪杨,并没有什么长进。“庐山会议”虽然没有流血,但“文化革命”比“天京内讧”,不仅毫不逊色,而且“青胜于兰”了。有了“枪杆子”在党内斗争中为“山大王”护驾,毛大王也就更加随心所欲,共产党就从庐山上一路滑下去,先似势如破竹,后来就车毁人亡了。

到林彪死,共产党执政二十二年。其间毛泽东所作的恶,比秦皇以来二千二百年的“历史总恶”还要多。而林彪“助纣为虐”的十二年(19591971),又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最饥饿、最恐怖的时代。可以断言,没有林彪的坚定承诺,毛泽东绝不会贸然发动文化革命;而牺牲林彪记恨的革命将领贺龙、罗瑞卿等,又是毛泽东与林彪的罪恶交易。

这样的惨剧,完全起于毛林的罪恶合作;而罪恶又加速了罪犯间合作的破裂。两人迅速走向对立的起因,还在于毛泽东的反覆无常。他很想结束文革,但一次一次因“干扰”(如“二月逆流”)而延误,在他骑虎难下时,“打击面”又一再扩大;“九大”鸦雀无声的场面,使他敏感党心已去,于是想笼络一些“老同志”(如陈毅)的旧情,因此开始疏远得罪人的林彪,还在斯诺面前说了许多林的坏话,并借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议题(至今令人莫名其妙),把与林亲近的陈伯达打倒,而且有起用张春桥的打算。

林彪一生为人机警,当更非弱辈女流,我们可以想像他对毛泽东不仁不义的愤怒:“我为你出生入死打天下,为你把战友同志得罪光,到头来你要放我的坏水,叫我孤家寡人,何处落场?”的确,以当时林彪恶人做尽的处境,接不了班,就是灭亡。于是,这个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奸佞”,又立刻拾回了他的曾经造反的“英雄”本色。

时光流逝了三十多年,让我们重温林彪父子的造反组织“小舰队”的纲领

──《五七一工程纪要》,它说:“B52(指毛泽东)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不能不说,这是与专制决裂的誓言,这是讨伐暴君的檄文。不管这是录自于一个部下之笔,还是发自于一个奸佞之心,它的英雄气概和对历史的洞察,都大大地超越了一切同时代叛逆者。而毛泽东居然公布了这份暗杀的密谋,他以为人民将站在他这一边;可是这些阴谋的言辞,激起了一场举国的思想解放运动。

人人都应该记得,《纪要》给叛逆们带来的幸灾乐祸的激动,连愚钝的保皇奴婢们也觉察到皇廷梁柱的断裂,“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无地自容,而囚徒们开始走出牢笼,尴尬的毛泽东招回了邓小平,周恩来则嚎啕痛哭……。这是中国共产党空前难堪的时刻,从此流言四起的中国,开始了新的社会躁动。

林彪“自我爆炸”的最大受益者是邓小平,他长林彪三岁,长征路上毛泽东曾经训斥林彪“你还是个娃娃”,邓小平和林彪落在毛泽东、张国焘、周恩来、朱德这群核心中,当然只能算是“小字辈”;但以与毛泽东的私交和果断干练,他们都无人可及。毛泽东所赐予的宠辱,难说不会构结两个能人的“瑜亮情结”。邓小平说的“林彪不死,天理难容”,倒是他见到隧道尽头亮光的喜悦;可是他一复出,又操之过急……

楚人林彪,是一个剑客。他知道自己的份量,更明白战略实施的难度;而投奔交恶的苏修,等于把剑头刺入毛泽东的胸口。尽管,剑折断在蒙古的荒漠,毛却被他的死讯击得精神崩溃,几乎与他同归于尽;事后,他一定后悔把事情搞得太过火。五年过后,毛泽东打发温顺的周恩来先行离世,天安门前燃起了精神暴乱的烈火;是年秋,在林彪领唱的“秦皇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楚歌声中,湘人毛泽东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善良人的思想,很难兼容林彪既“英雄”又“奸佞”的两面人格。曾有追求理想的功勋的他,本没有必要去扮演一个帝王的谄媚之徒。但我们这个“不厌诈”的民族的最不诚实的领袖,把他推上了“党性”的最高峰。然而,在反覆无常的党内斗争中,即便是奸佞,也无以“从一而终”。

按理,学术是要把问题“搞清楚”;而之于局外人都能看得清楚的问题,连自己母亲都已经说清楚的事情,为什么对身为历史学家的女儿,反而倒成了“谜”呢?点明了说,就是吴金秋女士还有“体制内思维”残余,不敢面对林彪企图杀毛的“大逆不道”。倘若吴女士仍兼承乃父对毛泽东的敬畏之心,和对林彪的知遇之情,那末事情就永远也说不清了。

 

二〇〇四年九月六日

香港《开放杂志》十月号首选文章

 
 

附:讨伐暴君的檄文:《五七一工程纪要》

       

9·2后,政局不稳,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右派势力抬头军队受压

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停滞不前。群众和基层干部、部队中下干部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敢恕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统治集团内部上层很腐败、昏庸无能,众叛亲离。

(1)一场政治危机正在酝酿

(2)夺权正在进行

(3)对方目标在改变接班人

(4)中国正在进行一场逐渐地和平演变式的政变

(5)这种政变形式是他们惯用手法

(6)他们“故伎重演”

(7)政变正朝着有利于笔杆子,而不利于枪杆子方向发展

(8)因此,我们要以暴力革命的突变来阻止和平演变式的反革命渐变。反之,如果我们不用“五七一”工程阻止和平演变,一旦他们得逞,不知有多少人头落地,中国革命不知要推迟多少年。

(9)一场新的夺权斗争势不可免,我们不掌握革命领导权,领导权将落在别人头上

我方力量

经过几年准备,在思想上、组织上、军事上的水平都有相当提高。具有一定的思想和物质基础。

在全国,只有我们这支力量正在崛起,蒸蒸日上,朝气勃勃。

革命的领导权落在谁的头上,未来政权就落在谁的头上,在中国未来这场政治革命中,我们“舰队”采取什么态度?

取得了革命领导权就取得了未来的政权。

革命领导权历史地落在我们舰队头上。

和国外“五七一工程”相比,我们的准备和力量比他们充分得多、成功的把握性大得多。和十月革命相比,我们比当时苏维埃力量也不算小。

地理回旋余地大,空军机动能力强。比较起来,空军搞“五七一”比较容易得到全国政权,军区搞地方割据。

两种可能性:夺取全国政权,割据局面

必要性

B-52〈注:毛泽东的代称〉好景不长,急不可待地要在近几年内安排后事。对我们不放心。与其束手被擒,不如破釜沉舟。

在政治上后发制人,军事行动上先发制人。

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笔杆子托派集团正在任意篡改、歪曲马列主义,为他们私利服务。

他们用假革命的词藻代替马列主义,用来欺骗和蒙蔽中国人民的思想。

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

把党和国家政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的家长制生活。

当然,我们不否定他在统一中国的历史作用,正因为如此,我们革命者在历史上曾给过他应有的地位和支持。

但是现在他滥用中国人民给其信任和地位,历史地走向反面实际上他已成了当代的秦始皇,为了向中国人民负责,向中国历史负责,我们的等待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时机

敌我双方骑虎难下。

日前表面上的暂时平衡维持不久,矛盾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

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只要他们上台,我们就要下台,进监狱。卫戍区。)或者我们把他吃掉,或者他们把我们吃掉。

战略上两种时机:

一种我们准备好了,能吃掉他们的时候;

一种是发现敌人张开嘴巴要把我们吃掉时候,我们受到严重危险的时候;这时不管准备和没准备好,也要破釜沉舟。

战术上时机和手段

B-52在我手中,敌主力舰〈注:指江青等〉均在我手心之中。

属于自投罗网式

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

先斩爪牙,既成事实,迫B-52就范,

逼宫形式

利用特种手段如毒气、细菌武器、轰炸、543〈注:一种武器的代号〉、车祸、暗杀、绑架、城市游击小分队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May 31, 2016
关键词: 文革 毛澤東 林彪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留学》背后的中西文化冲突
从国际法看抗战起讫时间之争议——强权为何篡改历史
从宏观数据看中国经济的当下格局与长期增长前景
俄罗斯怎样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旧金山民进党人士指中共纪念台湾二二八事件是没安好心
2O17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
自由中國之中樞—胡適
抵抗黑暗的最好办法,是让自己光明 – - 胡适先生五十五周年祭
1969中苏战争危机始末(1)
若没有美国维持秩序 这个世界将会乱作一团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雨傘運動”後微妙變化的法治環境
资深报人李勇揭秘毛泽东 私人医生李志绥之死
丁仲禮先生,您到底是什麽人?
老莫
费加罗报:中国推出为全民打分制度以加强管控
母语之根
台湾人林先生
沒錯 這是法治的惡例
數萬人撐七警惹中共疑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