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作者:余杰

习近平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之后,他的父亲、去世数年的习仲勋亦“父以子贵”,受到人们的关注。许多人认为,曾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在中共建政之后不久即受到毛泽东的整肃,被隔离十六年之久,其中有八年被关押在单人牢房之中,可以说是深受党内残酷的政治斗争之苦。“文革”结束之后,习仲勋复出主政广东,是广东改革开放的倡导者,也是党内元老中少有的开明派。在胡耀邦遭到邓小平非法罢黜之时,他是惟一挺身而出为胡耀邦辩护的元老;在八九民运中,他也坚决反对以邓小平为首的当权者出动军队血腥镇压的决定。那么,长期受到父亲的熏陶,习近平有可能是改革派。

然而,习近平成为“王储”之后的几次讲话,让对中国体制内改革存存在幻想的人们颇为失望。习近平在访问南美时,用粗俗的语言指责西方国家“吃饱饭没事干”,对早已不再“输出革命”的中国指手画脚;习近平在党史工作会议上,也强调维护中共正统意识形态,“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这是党史工作必须遵循的党性原则”。这些言论让人感到极左阴风袭人,习近平并没有乃父开明和温和之风范。那么,习近平真的要带领中国走回头路吗?

 

 

习近平可有习仲勋的眼泪?

 

中国官方媒体发表文章纪念习仲勋。习仲勋的女儿、习近平的妹妹齐桥桥随侍父亲多年,也撰文回忆父亲。她谈到一个让印象深刻的细节:“文革”结束之后,被迫害十六年之久习仲勋得以复出,南下主政广东。有一次,习仲勋面对偷渡被抓的广东农民时垂泪不已。

习仲勋初到广东时,正是广东偷渡外逃最严重的时期。经过十年动乱,民生凋敝,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很多人以命相搏,到一河之隔的香港去寻求“人间乐土”。幸运地逃走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偷渡者都被抓住了。根据当时的规定,被抓的偷渡者要统统送到收容站关押。当年八月,全省就发现并抓获偷渡外逃人员六千七百零九名。

鉴于事态严重,习仲勋多次深入到宝安和香港边界视察。当习仲勋实地察看一个收容站时,时值盛夏,收容站条件很差,农民们被捆绑着像猪猡一样关在一起。看到这些偷渡不成反被关押的骨瘦如柴的农民,习仲勋情不自禁地哭了。他说:“这个不怪你们,是我们没把老百姓的生活搞好。而且,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应该用一种敌我的态度来对待他们!”

那一刻,习仲勋面对偷渡未果的广东农民所流的眼泪,是真诚的眼泪;不像今天温家宝的眼泪,是作秀的眼泪。习仲勋的眼泪里有真情,有怜悯,有愧疚,有羞耻。习近平是习仲勋之子,声称从小受到父亲的严格教育。不知习近平是否具有乃父的心肠,是否会像乃父一样为不幸的民众掉泪?为山西黑窑的奴隶童工流泪,为被埋葬在煤坑下面的矿工流泪,为被像猪狗一样关押在各地“驻京办”的访民流泪?为以死相拼讨要薪水的民工流泪?

一个政权,无论它如何高举革命的旗帜,无论它如何宣扬爱国的道德,如果连民众的生存权都不能保障,又如何能赢得民众的信任与效忠呢?民众没有用手来投票的权利,便只好用脚来投票。齐桥桥回忆说,当时习仲勋到沙头角,看到香港那边灯火辉煌,而大陆这边一片荒芜,十室九空,只剩老弱妇孺,感到身上的担子更重。习仲勋便下决心,一定要搞经济特区,一定要把老百姓的生活搞好。

与柏林墙两边人口自东而西的“单向流动”一样,中国人也知道幸福在哪里。在中共统治大陆的六十年间,出现过难民涌向香港,以及从新疆逃入苏联等诸多“人口外流”事件。即便在中共当局骄傲地宣称“大国崛起”的今天,偷渡到欧美发达国家的中国公民仍然络绎不绝。英国多佛尔海滩上中国偷渡客集体死亡的事件,震动了英伦三岛,英国民众纷纷前往悲剧发生的地点献花纪念,偏偏中共的使领馆为了“面子”而一直保持缄默。

习仲勋是中共高级官员中少有的一位将民众的生命看得比国家的面子更重要的人。他看到内地与香港之间人民生活水平的巨大差距,遂大力推动广东的改革开放。温家宝视察深圳,给邓小平的塑像献花;习近平是否也会到深圳视察,继续父亲的未竟之业呢?

习近平的地位远比父亲高,施政空间也远比父亲大。首先,以习近平目前主管的港澳事务而论,他愿不愿意顺应历史潮流,接受香港民众双普选的呼吁,以实现香港的长治久安呢?更为重要的是,未来接班之后,他愿不愿意让内地向香港学习,不仅拓展经济自由度,而且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壮大;不仅注重民生,而且尊重民权?

那么,习近平在历史上的地位,则有可能超过乃父。然而,习近平有这样的胸襟和志向吗?

 

 

习近平真的要以北韩为师吗?

 

习近平以王储的身份访问北韩。在与金正日会面的时候,习近平肉麻地恭维说:“这次访问朝鲜,是我到中央工作以后首次出访的第一站。”这是中国方面给予北韩的“最高荣誉”吗?

习近平还代胡锦涛传话说:“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新一届领导集体一如既往地重视发展中朝友好关系。”这是中国方面给四面楚歌的北韩的强心针吗?是的,既然毛主席教导说“对同志要像夏天般炽热”,习近平自然不能对“老一代领导人亲手缔造和培育的中朝友谊”等闲视之。

那么,习近平真的要以北韩为师吗?中国能向北韩学些什么呢?

胡锦涛上台后不久,曾经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宣称,宣传部门要向北韩和古巴学习,学习他们如何“防民之口,如同防止川”,学习他们如何“举国齐喑、道路以目”。北韩是残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中原教旨主义色彩最强烈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监狱。在毛泽东时代打下思想底色的胡锦涛,自然对金氏家族铁板一块的统治术充满艳羡之情。

可惜,平庸的胡锦涛没有毛太祖“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魄力和本领,让中国实现“北韩化”或“毛化”。但是,胡锦涛至少有能力提供若干帮助,如隔江祝福、无偿援助、提供武器、搜捕难民等等,以此表达对这个国力上的“小兄弟”、精神上的“老大哥”的敬意。虽然北韩当局“悍然”实施核爆,事先并没有照会中国,让中共颜面尽失,但胡锦涛仍然打碎牙齿往肚里吞,多次与金正日热烈拥抱,亲密宛如一对同性恋情侣。

访问北韩,曾经是八十年代改革派领袖赵紫阳的“断魂之旅”。赵紫阳中了李鹏的阴谋诡计,在国内情势日益严峻之际,贸然出访北韩;当他访问归来,北京已经物是人非。如火如荼的学生运动与蠢蠢欲动的顽固派针锋相对,赵紫阳失去了左右大局的先机,被老人帮罢黜的命运无法挽回。可见,当时赵紫阳访问北韩乃是一步贻害全局的“死棋”。

如今,习近平访问北韩,是领受胡锦涛的命令,而不是他自己主动请缨,他本人乃是身不由己。如果习近平的父亲、中共党内开明派元老习仲勋还在世,我相信习仲勋一定会阻止儿子此次“脏脚之行”。习仲勋与胡耀邦、赵紫阳共事多年,对北韩之行如何让赵紫阳“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天宝往事”一清二楚,当然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儿子重蹈覆辙。更何况,所谓“以北韩为师”,就是回到暗无天日的毛泽东时代,而习仲勋是中共建政之后最早被毛泽东打倒的高级官员之一,习近平也因此度过了一段屈辱的少年岁月,他难道愿意“重温旧梦”吗?

可惜,老父已逝,习近平身边缺乏高人指点,作为在“今上”的监督之下如履薄冰的“王储”,他很少公开表达个人政见,而是对胡锦涛的言行亦步亦趋。习近平内心知道,在老百姓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北韩,根本没有什么好学习的;但是,不管如何心不甘、情不愿,他也只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与豺声狼顾的金日成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所以,习近平的北韩之旅,乃是“污名之旅”,乃是习近平交给政治局的“投名状”。习近平首次以“第四代领导核心”的身份出访,第一站不是欧美,而是北韩,再次坐实了我早先的“中共已无改革派”之判断。

这就是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斧头帮”的潜规则之一:想要上梁山,先纳投名状。对于政治局的“九人帮”而言,只有名声狼籍者,才是这个圈子中值得信任的兄弟;只有成为金正日的朋友,才能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

 

 

习近平真的与薄熙来合流?

 

习近平与薄熙来,若在一九六六年夏天见面,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他们都还是十多岁的少年人。那时的薄熙来,是让京城里让人谈虎色变的“联动”组织的一分子,这是一个由高干子弟组成的“恐怖小分队”,在他们的父母尚未垮台之际,利用红色家庭最后的余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那时的习近平,因为父亲习仲勋早已被打到,背负“叛徒”子女之恶名,是黑五类中最黑的那类人,是不齿于人类的狗屎,是被专政的对象。

所以,那个时候,习近平如果遇到薄熙来,定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薄熙来对习近平不会手下留情,必定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暴打。当不久之后,薄一波也垮台了,薄熙来为了自保,对自己的父亲都会大打出手,毫不留情。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作为贱民的习近平呢?习近平能否从心狠手辣的薄熙来手下保全性命,不得而知。

命运无常,四十多年后,习近平阴差阳错成了王储,薄熙来则成为主政重庆的诸侯。两人的父亲政见大不相同,但两人都同属太子党,在纵横捭阖的党内权力斗争当中,一向藏拙的习近平与锋芒毕露的薄熙来,是分是合?

二零一零年年底,习近平赴重庆调研。调研期间,习近平对重庆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做法予以肯定,观看了“唱读讲传”节目演出。他还参观了重庆打黑除恶资料汇集处,视察了交巡警平台,高度评价重庆在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和加强社会治安方面取得的成效,希望重庆认真总结经验,进一步形成构建平安重庆的长效机制。

调研结束时,习近平主持召开重庆市党政干部座谈会并讲话。他对近年来重庆在改革发展稳定方面取得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要求各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进一步察实情、出实招、干实事、求实效,以扎实的作风做好各项工作,推动重庆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

香港政论家桑普认为,习近平与薄熙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只要细心审视多年来习近平的言行,即知他推动民主宪政的意愿不高,精神层次还是停留在对党八股的顶礼膜拜。”他举例说,在中共众多宣传习近平的文章中,《习近平回忆插队岁月:扛二百斤麦子十里山路不换肩》一文颇具代表性。该文指出:在二零零八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激动地说:“我是在延安入的党,是延安养育了我,培养了我,陕西是根,延安是魂。”他又认为反腐倡廉的快捷方式在于学习“红船精神”。习近平在浙江任职期间声称:如果党员能来南湖看一次展览,听一次党课,学一次党章,观一次专题片,瞻仰一次红船,重温一次入党誓词,就可以“精神传承、思想升华”。

不过,习近平善于韬光养晦,左右开弓。就自身利益而言,与薄熙来合流未必真的对他有利。在作完一系列拉拢薄熙来的表演之后,他很快又疏远之。在中共建党九十周年之际,薄熙来率领重庆大小官员和文艺工作者到北京汇报演出,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九大常委罕见地“一致缺席”——等于是给了薄熙来一记响亮的耳光。由此可见,习近平还没有真的下定决心要往左走、要走回头路。他还处于左右衡量、东张西望的阶段。

在此背景下,倘若习薄真的合流,则是国家和人民最大的不幸;若是习薄分道扬镳,则是中国出现变局的一线生机。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2
关键词: 习近平 薄熙来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守死善道,循善取义——读赵越胜《燃灯者》
其他相关文章
红二代在北京聚会 借纪念叶剑英为名表达对习近平不满
張幼儀:在塵埃中綻放的花朵
习近平要记者讲政治 十九大前料再有监控措施
热线谈北韩 川普:习想助美
川普一石击多鸟———打击阿萨德,儆猴金正恩,威慑普京,先礼后兵习近平
川普习近平抵达佛罗里达州
特朗普与习近平:两个强势领袖如何正面交锋
特朗普形容与习近平“破冰式”会面
特朗普眼睛盯着朝鲜接待习近平
习近平权威受挫
特朗普警告与习近平会见敏感问题全上桌面
胡舒立在2013年写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私信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
肖建华、刘延东的“经济政变”,利益集团和习近平你死我活
工作报告30次提到“党”11次“核心”8次“习近平”乃毛邓后首见
王岐山有望打破“七上八下”留任,为习近平铺路
中國頒佈禁韓令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听了特朗普与习近平通话,台湾应收拾心情走自己的路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