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官媒的困境
作者:程映虹
  昨天,中共意识形态和宣传主管李长春驾临海南省人大代表团,提出“应对公共突发事件最好办法是公开透明”,并对代表们说“你们越来越国际化,接触这类问题必然越来越多”,所以“请你们给我出出招”。
 
 
    李长春的这番话在媒体中引起了骚动,可以想象有些人会认为这是中共高层对新闻自由的一定的善意表态。
 
    但仔细看一下李主管的原话,恐怕很难推导出这样的结论。根据报道,李的原话是:“有点不好的地方就想捂住,反倒会越描越黑。”李长春指出,从大量的实践看,应对公共突发事件的最好办法还是公开透明,在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准确信 息,最大限度地压缩谣言传播的空间。李长春说,现在发生问题的,大量还是第一时间没有权威声音,或者第一时间不准确,然后第二次第三次修补,造成一次次的 冲击波,越弄越被动。李长春希望大家转变思想观念,公开透明地应对,“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
 
  很明显,虽然有吸引人眼球的“公开透明”四个字,但更关键更具体的是李主管强调的“第一时间”的“权威准确信息”。毫无疑问,这指的是官方的新闻来源。李主管的意思其实是要强化官媒对突发重大事件的信息控制。他要求官媒今后再遇到这些事件时不要回避,而是尽量在第一时间就抢占信息发布高地,用大量“权威”信息“压缩谣言传播的空间”。所谓“公开透明”说的不是让整个事件通过不同媒体之间的竞争,达到真相大白,在社会和公众面前一览无余,而指的是通过官媒单一的信息发布,构造出一个公开透明的假象,或者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是有限度有目的地有引导性地透露部分的真相。
 
 李主管的这番话—尤其是要别人替他“出招”--无疑是有感而发,针对的是王立军事件后中南海在信息对应上的失语和瘫痪状态,要想改变官媒在类似重大突发事件中的被动地位。因此你可以说他有真诚的一面,这就是他差不多直白地告诉你他有重大压力:一个王立军就让中共哑口无言了这么长时间,面子上如此下不来,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白的说法,作为宣传主管他很难堪。但他提出的解决办法说明他其实并不需要别人出招。他要的并不是新闻自由,而是更多更广更快更毫不犹豫的控制。当然这种控制不是简单地不许别人说话,而是通过官媒的信息轰炸来堵塞民间的传播渠道。
 
问题是,当今中国任何重大突发事件都从某一个侧面揭露了中共体制的弊端,有的是非常根本性的弊端,其严重性不但是不能大白于天下的,而且也到了中共高层都难以统一口径的地步,更不用说内部的矛盾和权力斗争进一步拖延了制造“权威信息”的的时间。王立军事件就是如此。可以预料,随着社会矛盾和内部冲突的进一步激化,如果中南海继续拒绝任何实质性的政治改革,形形色色的突发事件将把官媒进一步推到进退失据的窘境和困境。相比而言,哑口无言和装聋作哑比“第一时间”和“权威准确信息”反倒更现实,更容易“操作”。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March 5, 2012
关键词: 李长春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