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毛主义让位于国家主义—重庆事件可能的后果
作者:程映虹
薄熙来下岗为重庆问题画上了句号,但进一步突出了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困境和政治路径上的莫测。
 
至今为止,中共对“社会高度关注”的薄熙来究竟是什么问题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定性或者介绍,连对王立军事件的用词,最具体的也不过是“私自进入”。这种语焉不详和吞吞吐吐并不说明中共高层内部对事件的细节还不了解,而只说明他们在如何定性上还不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两次中共最高层换马中,北京和上海的地方权力集团成为牺牲品,罪名都是贪腐问题,而这次换马前被整肃的重庆是政治问题。前两次是中央主动找茬,京沪的两陈冤哉枉也;这次是反过来,西南王薄熙来招摇了好几年,最后意想不到的是王立军捅了大漏子,至少从表面上看中央是被逼处理重庆的问题。这个过程,用“阴谋论”(即中南海有人施离间计,王立军中招投奔美领馆)来解释似乎太像演义。
 
和前两次的京沪事件相比,重庆既然是政治问题,其定性就事关中共的政治路线和政策走向。按照温家宝在记者会上那段欲说还休的话,他是要把重庆的问题朝否定文革上靠。如果这是中共最高层内部初步达成的共识,那么人们可以期待中国政治生态将有一段时间的积极的变化。如果这主要是温自己的看法(因为他有“我在这里想讲一段话”这样的限制词),就像他一再表白的要推行政治改革一样,而将来出炉的正式罪名还是犯上作乱(例如王立军违反党纪国法,薄熙来有个人野心,机会主义,和中央不保持一致等等)再搭上一点贪腐,那只会加剧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困境和政策路线上的莫测。
 
长期以来,中共最高层对文革的态度就一直是暧昧含糊的,建政60年大庆时把毛时代和改革开放一锅煮就是最突出的表现。中共深知文革绝对不能翻案,但放任对它的反思和介绍又会在历史源头上加剧自己的合法性危机,因此又打压和限制相关的讨论。正是这种暧昧和含糊给极左势力的死灰复燃创造了条件,为薄熙来用唱红来建立自己的社会影响提供了空间。这种作茧自缚最后让这个魔瓶中放出来的恶鬼陷自己于尴尬境地。
 
要摆脱文革给自己造成的这个困境,一个途径当然是公开彻底地否定,并允许社会对文革做介绍,讨论和研究,而如果这么做,很可能会引发更深层次的政治改革诉求。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彻底否定文革这个问题,又变成了政治改革问题。所以反过来,如果中共不想政治改革,也就不会去碰文革这个问题。
 
温家宝是懂这个道理的,所以他既提政治改革,也提否定文革。在他看来,重庆问题既和文革余毒有关,也是政治不改革的结果。
 
如果温家宝的这个途径最后没有被中国最高层采纳的话,那么文革和政治改革的话题都会不了了之,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已经形成规模的国家主义在意识形态话语中的强化。
 
中国目前意识形态的局面很像德国的魏玛和日本的昭和时期:经过一段时间的百家竞争,最后是融合了专制主义和激进民族主义并具有强烈反西方倾向的国家主义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在此之前曾经有过的更激进更民粹的流派被淘汰,因为国家主义既满足精英的权力需求,又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抑富济贫”的民粹主义诉求,因此也可能获得底层民众的拥护,而更激进更民粹的流派在实践中常常挑战并损害国家的权威,所以必须被压制。德国冲锋队和日本中下层激进军人早早的被整肃就是如此。中国如果走上这条道路,重庆事件和乌有之乡的被消音就是更激进势力的提前出局。
 
可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新左派中比较聪明的,早就在薄熙来和乌有之乡那种类型的粗糙的毛主义和从西方话语中移植并加工过的国家主义中作了选择,并在“中国特色”下,把国家主义变成了党国主义,例如汪晖的“政党是主权的内核”。自重庆事件发生后,很多人都觉得新左派这下没戏了,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受重庆事件影响的不过是一部分新左,脑子比较死板的那种,他们把牌押在特定的政治人物身上,即使在这类人中也还有在毛主义和国家主义之间两头都想靠的。而“政党是主权的内核”则超然得多也高明得多:只要这个政党不垮,这句话就永远是“当今皇上万岁万万岁”。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rch 16, 2012
关键词: 毛主义 国家主义 重庆事件
特别专辑: 薄王事件
揭发薄熙来,王立军不愿当被猛嚼后弃鞋底的口香糖?
中国的荒诞剧 ,世界的灾难片?
王立军事件凸显中共权力斗争走向黑社会化和国际化
有关重庆模式的两点看法
薄熙来被解职 张德江接任
薄熙来被免职外交部否认高层发生内乱
薄熙来被以王立军模式处置
再见,薄熙来
中外媒体广泛评论薄熙来被免职
世界媒体看扣人心弦的“薄熙来倒台”:好戏刚开始
去薄熙來 胡溫確立反左路線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熙来之变
薄熙来下台“重庆模式”随而落幕
夜之漫漫,有大音聲起……
温家宝的軛
要害在于张德江到重庆是捂盖子,温家宝欲弃船撇清自身
毛左历史的终结与中共意识形态的出路
美媒:中国罢免薄熙来表明共产党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
反驳在薄熙来问题上的一种流行观点
薄熙来既是作恶者也是牺牲品的厄运
外媒笔下的薄王事件
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 ——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一切只为了太子登基
《金融时报》:温家宝为愈合天安门事件创伤铺平道路
胡温执政的最后一年有可能推动政改吗?
应该捍卫薄熙来的公民权利
北大学者贺卫方:薄熙来是因挑战中共路线而被免职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无尽的等待:中国人的宿命
习近平 倒薄的真正推手
“重庆模式”是“中国模式”的一部分
重庆事件的成因和走向
温家宝是想给六四平反吗?
《薄王敗局與十八大》出版
“薄王”事件后中国左派之命运(视频一)
“薄王”事件后中国左派之命运(视频二)
中国国家最高权力交接的周期性危机
批判重慶路線是歷史抉擇
《纽约时报》:在重庆领导人被清除之后,中国的高层努力想恢复团结
薄熙来另立司令部 重庆黑幕才刚揭开一角
中南海焦点人物周永康
解放军高层集体「亮相」 凸显团结
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
温家宝的复仇
薄熙来被停止中央职务 纪委立案调查
薄熙来垮台 – 中共内斗加剧?
《华尔街日报》Jeremy Page再揭內情
熙來七宗罪成為北京政治改革契機
王立军举报薄熙来集团或可将功补过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
知情人披露薄熙来王立军冲突细节 薄曾同意调查谷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熙来剧新发展
薄熙来能判死刑吗?
重大时刻的选择
董恂来:重庆事件辨析与启示
作为新闻封锁产物的“谣言”
谷开来以老情人身份约海伍德喝汤下毒 薄拒徐明为王求情
中共元老李锐评说毒杀英商海伍德案 怒斥薄谷是“黑帮”
哈珀與薄熙來
不值得的同情----薄熙来的倒掉与政治正义的相对性
薄熙来事件或推动中国政治改革
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重慶事件与重庆模式(上)——王康訪談錄
重慶事件與重慶模式(下)——王康訪談錄
路透:周永康失势 但陈光诚出逃也不能让他出局
刘源涉嫌密谋,陷得很深——薄熙来和红二代的行动策划
重庆,你有这样的文化优势
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個人在歷史偶然中的作用 薄熙來事件隨感 (上篇)
個人在歷史偶然中的作用 薄熙來事件隨感 (下篇)
英媒:中共权斗加剧讨论推迟十八大
重庆恐怖
日本人“与薄熙来饭局”似幻似真
350人初选十八大常委,会议时间未定
周永康权力移交孟建柱
保守派压迫太子党,温家宝汪洋要变色?
关于儿童 未来就在当下
如何解读日本《富士晚报》对薄熙来的专访报道
薄熙来军中联系震惊中南海
薄熙来与“N系列”
难啊,对薄熙来的处置会经得起历史检验吗?
《前哨》记者专访中共深喉“樵夫”:为何揭秘中共高层内幕?
中国的巨变已经到来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北戴河会议在即 传薄熙来反扑对抗调查
中国正式起诉薄熙来妻子谷开来
假如谷开来案在美国开庭审理
龍夫人和她的情人
習近平和他的浙江模式
惊悚故事:谷开来谋杀案庭审详细纪要披露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薄熙來保黨籍免刑罰
感谢王立军
新华社: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
王康认为薄熙来的倒台,使得中国避免一劫
王立军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5年
王立军数罪并罚判十五年 处置薄熙来成关注焦点
薄熙来被双开
薄熙来涉嫌巨额受贿
薄熙来事件的反思
舍甫琴科“出走”与王立军“避难”
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中共倒薄不是为了政改,而是维护其现行体制之举
对“日薄西山”的政治观察
2012, 两个侥幸,让中国避险
中共高层切割薄熙来用错了手术刀?——谈《纽约时报》爆料温家宝家族谋取暴利细节
刘源涉嫌薄熙来密谋 红二代救毛式极权
薄熙来事件令政法委书记被削权
靠山周永康倒了 对待审的薄熙来很不利
反思重庆现象的国家样本意义
薄熙来提出的三个挑战
习近平是“倒薄”的关键人物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