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血祭,心祭:文革五十周年祭---------由《牛虻》而引起的联想
作者:吴倩

前言

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令无数好男女成为天安门华表上的祭品,以血建城,是为血祭

语言暴力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几代国人的灵魂成为天安门广场上的靖国神社”----毛泽东的祭品,是为心祭

这是自辛亥革命以来,中国人民在经历复辟与反复辟长期坚韧,残酷,复杂,诡异的较量中所付的代价。

 

 

谎言

十九世纪末,作家埃塞尔伏尼契著作《牛牤》问世。《牛虻》其实并未被严谨的评论家们列入世界文学的名著之林。当初在英美读者中也是被冷落的。  

然而她澎湃的革命激情在数十年后却泼墨般地喷撒到东方,在千里之外的俄罗斯找到了知音。人们争相阅读她的 作品,将主人公奉为偶像。岂止在俄罗斯,此书曾在五六十年代风靡中国大陆。

年轻的亚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把他的宗教信仰作为他的革命行动的精神来源。在他并不知道蒙太尼尼是他的亲生父亲之前。他把蒙太尼尼当作他的精神教父。一手持有信仰一手持有革命,他的前进的方向是明确的。他也是幸福的。

其实, 做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与一个为意大利独立而奋斗的人并不矛盾。但是,他不知道两者在当时的意大利是水火不相容的。

年轻的亚瑟认为宗教与革命是可以统一的,并且不恰当地把蒙泰尼里神甫看 作是教会统治的代表。由于这一错觉,当新神甫卡迪尔到来时,他立即遭受惩罚:他和所有的革命党人遭到逮捕。直到他儿时女友琼玛给他一记耳光,人家告诉他新神甫告 ,以及蒙太尼里就是他父亲时,他那天真的幻觉才痛苦地消散。他开始认识到民族独立与教会统治是势不两立的。这次挫折对亚瑟来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牛虻在经历了蒙泰尼尼和神父卡迪尔的谎言欺骗之后,毫不留情地抛弃了上帝。把上帝和意大利独立解放运动对立起来。

牛虻一词源出希腊神话,天后赫拉嫉妒丈夫宙斯爱上了少女安娥,放出牛虻来日夜追逐已化为牛的安娥,使得她几乎发疯。后来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把自己比 喻为牛虻,说自己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当时社会的弊端实行针砭,即使自己为此而死也在所不惜。伏尼契以牛虻作为新生亚瑟的名字,意味着他将是一个坚定 的反教会统治的革命者。果然,牛虻出现在读者面前时,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饱经忧患、意志坚强、机智勇敢的无神论的革命者

《牛虻》深受中国广大青年的喜爱,风靡一代人。造成这种比较文学中罕见的事例的原因之一,是当时中国青年所持的文学观念和思想倾向, 他们乐于阅读革命志士传奇式的故事,学习并且仿效那些临危不惧、宁死不屈、为人民而战斗的英雄形象。 想到当年风靡的光景,就想到当年的青年一代澎湃的热情,天真烂漫, 气宇轩昂的革命激情。

中国青年一代忧国忧民,  气宇轩昂的革命激情自古就有优良传统。远的不讲,就说清末明初的一代人杰的献身热诚,抛头颅洒热血为民族解放脱离帝制,抛的其所,死得其所,献身其所是。

五十年代的青少年一代 普遍喜爱阅读革命书籍 ,那时有红岩《青春之歌》《保尔克察京》《新儿女英雄传》等无数所谓正能量的书籍。

 

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不断地全面地对青少年灌输无产阶级革命思想。可是深受革命书籍熏陶的49年以后----也就是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出生的青年一代的代表红卫兵一代后来却成为一支对中国社会极尽破坏,即尽扭曲,即尽荒唐的力量。这个反历史现象是很值得研究和思考的。因为文化革命的暴乱为共产党日后恢复统治局面。造成了极为保守的集权专制。整个社会在思想文化方面前所未有的专制和黑暗。

 

笔者选择《重读牛牤》为话题,因为伏尼契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魅力四射的革命者形象。

 

而引发文化大革命狂飙的红卫兵一代是深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影响的一代人。但是,《牛虻》与《青春之歌》《红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无产阶级革命书籍所不同的是,它是意大利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

 

我们知道牛牤的历史背景与文革红卫兵的历史背景完全不同。

意大利是古罗马帝国的核心,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欧洲资本主义的摇篮。但是,自从中世纪以来,它曾长期陷入四分五裂、内乱不息的局面。从16世纪起,西班牙、奥地利和法国先后入侵意大利。

意大利的独立和统一,经历了长期、艰苦而又曲折的斗争过程,唤起了意大利民族的觉醒。1848—1870年的独立战争最终获得了胜利,使意大利摆脱长期受外族压迫和分裂割据的局面,为资本主义发展扫除了障碍,大大推动了历史的进步。

 

伏尼契塑造的革命者牛牤并非空穴来风。她是从当年的革命领袖马志尼,加里波地等一大批活跃在为争取意大利的独立和统一解放运动中的革命者们共像中浓缩和提炼出来的。

笔者揣测《牛牤》此书没有被严肃的评论者们列为世界名著之林,旨在她在牛牤与教会的矛盾中,没有站在更高和应该站得高度。

 

如果不是被中共隔断历史,红卫兵一代会否是另一番表现呢?

 

由于中共夺取政权以后一言堂地宣传无产阶级革命。把清末辛亥革命的一代资产阶级革命热血青年的思想,革命运动隐藏了。切断了历史。与《牛虻》时代背景有相似之处的是,中国农历辛亥年(清宣统三年),即公元1911年至1912年初,也进行了一场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旨在推翻清朝专制帝制、建立共和政体的全国性革命。

 

辛亥革命是近代中国比较完全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在政治上、思想上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不可低估的解放作用。革命使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反帝反封建斗争,以辛亥革命为新的起点,更加深入、更加大规模地开展起来。在这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产生一代人杰,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当时宣传革命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就是留日学生邹容写的《革命军》。。这本书虽然只有两万多字,但是深入浅出,犀利有力,富有感染力和战斗性。邹容在《革命军》中热情洋溢地讴歌:“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我中国欲独立,不可不革命;

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正式成立。根据统计1905年到1907年有资料可查的同盟会的会员有379人,留学生和学生就占了354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留日学生。

为了将革命推向全国,许多留日学生放弃了在日本的学业,回到国内进行革命活动,他们回国的时候把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警世钟》、《猛回头》还有《民报》、《江苏》、《浙江潮》、《湖北学生界》这些革命书刊,偷偷地大批运回国内,广为散发,宣传革命思想。留日学生们还在国内各地发动学生、新军、会党,组织各种革命的团体,比如黄兴、宋教仁在湖南组织了华兴会,陶成章、徐锡麟在江浙组织了光复会,刘静庵在武汉组织了日知会,焦达峰在两湖组织了共进会,吴春阳、陈独秀在安徽组织了岳王会,)

清末民初,时代使然,在留日的学生中产生一代人杰。这是令后生们羡慕和向往的。

辛亥一代的热血青年因为道路,路线,目标的明确性,加之专制的清政府处在最软弱空虚的末期。辛亥革命成功了!

中华民族在经历非凡,艰辛,曲折,残酷的社会转型期,在北伐成功后,民国刚刚建立尚处在幼小需要扶持继续壮大的阶段。突然遭遇共产主义狂飙的入侵。民主与专制力量在中国大陆变成国共两党同民族弟兄自相残杀数十年。血流无数。竖立在天安门广场的华表则是无数为共产主义捐躯的烈士祭坛。而国民党做为战败一方,在大陆,连供纪念的祭坛都没有。两兄弟党的自相残杀 ,使得民主宪政之路在中国大陆中断。辛亥革命之果国民党卷缩到台湾岛。

因此,辛亥革命实际上是既成功,又失败了她在中国大陆没有广泛扎下根基。

国父孙中山在临死前预见性地留下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红卫兵一代的革命热情最狂热之际,正是中共窃取辛亥革命之果,窃国换国号之际。

 

可以说,除了极少数真正的革命者和政治家有眼光,远见,辨别能力(见杨小凯所著《獄中记事》见林昭的事迹)国人大都入了共产主义的圈套;集体被骗,集体在谎言中成长,集体在谎言中自欺,集体地把谎言喂养给自己的下一代-----全国如今呼吸着谎言,均活在谎言中。

 

革命并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尽管每每有许多浪漫少年被革命浪潮所裹挟

五六十年代的青少年在"文革"读的是革命书籍,听得是革命道理,想得是革命事业。真是光辉灿烂的青年一代。那时,在这一人身上看不到恶毒,猥琐,野蛮—疯狂------

有的是单纯,阳光,用不完的献身热情----而且在当时被称为中国有史以来最有前途,最有为(号称要解放全人类),最幸福的一代人。

许多人始终想不明白,这么可爱,可贵的"革命生力军",数年后却突然成为”跳大神的””叫魂的””疯狂的兵马俑”?

大利革命产生了人格楷模---牛牤。

被《牛牤》所迷倒的红卫兵一代却成为被扭曲的一代人。这个现象太值得深思了。

革命无论是大是大是小,其根本意义是使革命对象产生”质变”。  

中国自1911已经进行了一场成功的改朝换代的革命。对旧制度产生了”质变”辛亥革命上演的是历史正剧。 是中国近代史上旗帜鲜明地,生命代价最小的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一场革命。

因为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不是对专制制度转型的”质变”所动的手术而是改头换面的”复辟”。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对《中华民国》的继承,或补缺。而是对辛亥革命果实的全然扭曲。从器械的暴力到语言的暴力,从谎言到谎言。所以才有之后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闹剧。

49年中共夺取政权以后立即进行文化封锁,教育封锁,新闻封锁,在一切意识形态领域都采取了闭关封锁的政策。青少年一代别无选择地被规定狭隘与谎言的阅读。而且共产主义暴力革命的成功,中共陶醉在成功的癫狂之中,一味地宣传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当时的青少年满脑子充满了革命思想,而并不明白”革命”真正的涵义。

这种时代的错位。使得这一代年青人被后来的权术大师毛泽东所利用。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开始,这"革命"的特质就是盲目狂热。记得当年笔者正在初中面临毕业,全校集中在大礼堂开毕业典礼的会议。突然边门被冲开,一队身着绿军装,腰系军用皮带,高举一面印有”红卫兵”三个字的红旗的高中生气宇昂地迈步绕场一周把毕业典礼搅乱了。他们走到台前,夺过教导主任的话筒,宣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从此学校陷入混乱。

从打,砸,抢,批斗老师,从在校内破坏,到冲向社会去打,砸,抢,再去全国串联,去北京接受毛泽东的接见。

整个三年的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事后来看,所谓继续革命,所谓继承革命前辈的光荣传统,整个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在这场"革命"之中。无数青少年由于家庭出生的关系,受到无情的迫害,打击,践踏---甞尽人间辛酸,天真烂漫的青少年却成了"革命"的对象。人际关系被无情地撕裂。亲情被无情地玷污,青春被无情地毁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红卫兵一代,被显露前十七年教育的”无文化”。只有抽”革命”鸦片的毒瘾发作。

在这场全民被卷入的革命中,只有极少数以遇罗克为代表的,自觉地。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者",我们如今知道,红卫兵运动实际上是一场帝王毛泽东驾驭的活着的"兵马俑运动”是毛泽东的御林军。

当毛泽东使用完红卫兵运动之后,把一代知识青年抛到荒郊原野,或是农村,或是边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十年来这几千万青年过的事失去正常教育,颠沛流离,甚至有许多人家破人亡。过着炼狱般的人生。

可悲荒唐的是,悲惨年代后,竟然还有当代人高呼"青春无悔"把被流放生涯当做"甘泉"来讴歌。

 

中国的革命者之所以步履艰辛,道路漫长在于共产主的欺骗性,中国共产党在全民被欺骗中轻而易举地复辟了专制,轻而易举地建立了高度集权的政权。奥秘在于"共产主义信仰是一个从德国飘游过来的邪灵"由这个名叫“谎言”的巨大的邪灵运作的共产主义运动席卷全国,并取得成功之后,达到精神狂热地巅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形成的偶像崇拜。召来整个民族邪灵附体。在中国整套阶级斗争语系成为咒语,鞭殆国人的灵魂。使得被凌虐的人们尝到地狱的滋味。这也是这么大规模的迫害,至今大部分人保持沉默的原因。

牛牤的被骗,在意大利独立解放运动的革命中,并不是普遍的现象。尽管那时西方教会刚刚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出来。极端保守。甚至反动。对社会运动人民的疾苦冷漠。无情。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狂飙四起之后,始作俑者红卫兵被卷进这场狂飙运动,实际上丧失了正常的判断力,失去了真确的目标。这也与共产党在反右中虐杀了一批真正的先知----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有相当的关系。年轻人缺乏导师,先驱。对当时的社会状况缺乏本质的认识。革命这件神圣的事业,在他们手上变成了迫害良民,搞乱社会秩序,破坏文化,文物。与他们想效仿的革命者恰恰相反。

魔鬼的伎俩就是欺骗。而且牠的狡猾之处,是一半真一半假。在共产主义推出起初就是眩目的梦想,诱惑人的承诺,美丽的宣传-------而今当人们抛弃了共产主义信仰许多人连同信仰本身,连同每个时代都有的,源远流长的理想主义本身也抛弃了。

如果不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邪灵附体的民族现象和伤害中清理,医治中超越出来。中国的革命事业无以为继。经过文革,国人的灵魂如同温水煮青蛙,后来又经过八九六四的惊蛰。,当局的镇压。国人的灵魂犹如沙滩上的青蛙,精神萎靡,萎顿。

 

蜕变

 

牛虻(亚瑟·勃尔顿)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他在革命斗争中学会了坚强,并支撑了他的事业。《牛虻》以主人公坎坷的一生为主线,大笔勾勒和细致描绘了牛虻饱受压抑和摧残后,背叛了他曾笃信的上帝,投入了火热的革命斗争,锤炼成一个为统一和独立的意大利而忘我战斗的革命者。作者(伏尼契)以出色的艺术手段,通过跌宕有致的情节(牛虻因误会被认为出卖朋友,出逃南美洲,改名为里瓦雷士。在那里,牛虻成了残疾人:跛脚,左臂扭曲,左手缺二指。牛虻参加了革命,在偷运军火时由于疏忽被捕,最后被杀),鲜明生动地塑造了牛虻这个为意大利民族解放忍受苦难英勇牺牲的典型人物。

然而经历过浴火的文革十年,产生了中国的牛虻吗? 这浴火的炼狱其实远远超过亚瑟(炼狱后的亚瑟脱胎成”牛牤”)的炼狱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犹如一场炼狱。所有人的灵魂都在烈火中灸烤。经过数十年炼狱。当年的青年一代人中有没有产生蜕变后的亚瑟-----牛虻呢?

可以说,红卫兵一代的遭遇,是古今内外没有过的遭遇。是很奇特的遭遇。由于共产主义信仰的欺骗性以及共产主义暴力革命在中国这片积淀着深厚的专制封建的土壤上得以成功。农民起义在中国历史上一再发生。中国人并不陌生。但是共产主义这件美丽眩目的外衣,共产主义理论这张画皮。对于国人实实在在是一件新事。是魔鬼有史以来最狡猾,最隐藏,最诡异,最残暴的一次欺骗伎俩。它的暴力革命的理论引无数英雄竟折腰。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魔鬼在中国的前所未有的一次偶像崇拜运动所导致的巫术运动。这场巫术运动最恶毒之处是牠盗用了中国语言中最正统,有历史渊源,有过无数先贤,先烈的鲜血浸染过的生命语言。 而且还创造一套首尾贯通的阶级斗争理论巫术术语。这场邪灵运动吞噬了国人的灵魂。打断了红卫兵一代人的脊梁骨。这场巫术运动的危害性是牠的触角已经深入国人的灵魂。正如文革中一句口号:

灵魂深处闹革命--------牠冒充上帝对国人进行灵魂的审判-----实则是灵魂的摧残。这场冒充上帝的审判运动的后果是触目惊心的,回想起来也是令人惊憟丧胆的。

这个邪恶的世界被这位中掌权的恶者施下了咒语(阶级斗争语序)。以致于我们昏睡,并且使国人从灵魂里变换模样,成为青蛙。 这是文革的灵性根源

由于自六四事件以后,中共实行了更严苛的文化专制。使得对文革的历史被掩埋。对文革的反思只能在地下进行。

正因为如此,对文革的反省,对共产主义暴力革命的反省才刚刚开始。要知道,我们是被欺骗,被误导,所以把文革的罪孽全部推到红卫兵小将身上也是不公平的。

既然是被欺骗,就是需要被釐清,被救赎。尽管文革一代人的命运是被毁灭的命运。但是不可否认,在这么残酷的历史背景之下。这一代人仍不乏牛虻式的人物。从集权制度下些许透露出的史料我们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牛虻"们。

无论是文革最甚嚣尘上的时候,遇罗克式的革命,无论是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云南知青的维权运动或是长沙知青大逃亡的革命行动-------到后来的民主墙运动--以及无数以自己的方式孤独地与集权专制积极或消极地反抗者。他们比牛虻的遭遇更悲惨,但是与牛虻一样义无反顾,坚韧不拔。

历史是需要补偿的。

而尽管是被欺骗,我们自己的责任也是不可推卸的。比如八九六四运动,虽然轰轰烈烈。但是失败了。她与文革一代人的愚昧,在特定的历史时间领导者的集体的缺位不能说没有关系。诚如红卫运动的错误道路与中共虐杀了一代先知有关。六四运动的"义举"没有超越共产主义理论思想,没有超越”五四”运动,本在预料之中。

历史和历史人物本来应该是代代延续,一环扣一环的。

当然被欺骗了和被欺骗后的文革一代人以后的遭遇要比牛虻严峻,迷茫,沉重。因此,觉醒者的力度理应超过亚瑟(牛虻)

虽然是整整一代人沉沦,迷茫。但是,觉醒者犹如被摧毁的园明园;被沦陷的庞培城依然留下美丽的断墙残壁。她既是历史的遗迹,也是历史的坐标。

当代的中国牛虻们及其后继者能不能扭转历史方向。有历史的立度,勇敢地果断地切断错谬的历史观,釐清历史将革命精神与清末民初的革命为线头以清末的革命者为楷模?那段革命历史是清楚的。是该出土的。百年来,历史又绕了一圈,重新面对专制,甚至更甚。

教会与革命

 

虽然牛牤对革命的热情和执著乃至献出生命令我们表示钦佩,

然而亚瑟有亚瑟的误区。牛虻有牛虻的绝望。

1718世纪的启蒙时代,宗教被视为理性的对立面。由于中世纪被称为信仰时代,于是它被认为与理性思想相反的时期,也就是与理性时代对立。[9]伊曼努尔·康德伏尔泰这两位启蒙时代的作家都曾指责中世纪是一个受宗教操控的,社会衰败的时期。诚如尼采所说:上帝死了。

当然教会是上帝在人世间的临时政府。但是伏尼契不怀好感地描写神甫,蒙泰尼尼。可见当时西方教会并没有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出来

 

尽管早期的人文主义者不再认为他们自己所在的年代是个宗教黑暗的年代,但是对于18世纪的一些作家来说仍然不够光明,也就是对一个他所见到的缺乏长期艺术文化成就的时期感到悲哀,在这个时候更加明确了它的反宗教的意图,是对所谓正统的天主教神职人员一个严峻的考验。 这是伏尼契写作《牛虻》时代背景和宗教黑暗的余绪笼罩的时期。

不象后来的开明时代,在波兰的民主革命时期,教宗保禄二世支持并保护了波兰的民主革命。可以说没有教宗保禄二世的支持和保护就没有东欧一系列的专制制度的倒塌。

革命与宗教信仰的纠结一直贯穿亚瑟(牛虻)的一生。

他被捕后与神甫在监狱里最后一面,他咒骂着上帝,痛苦地说着他无望的爱,终将被背弃的爱,那与神圣耶稣基督抢夺的爱。蒙泰尼里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去,是他亲手杀死了他,是他,在上帝和儿子之间,毅然选择了上帝,而放弃了自己那么可怜又那么需要爱的儿子而疯了。我们可以把这个下场看作是他长期欺骗自己亲生儿子而所该背负的十字架

 

但是《牛虻》与其他世界名著不同之处,在于,她在鞭殆当时代的教会的虚伪同时,把至高无上的上帝也鞭殆和抛弃了。影片的末尾《牛虻》与背负十字架的主耶稣基督的对恃时。是十分令人震撼和揪心疼痛的。

 

《牛虻》背负着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的十字架而历经折磨,苦难,直到经历悲惨的死刑。

他在赴死之前仍然不饶恕蒙泰尼里。不饶恕教会,尤其是他仍然敌对人类的救主耶稣基督。这是无数信仰了基督的基督徒犯的同样的错误。当神父蒙泰里尼犯了奸淫罪并且欺骗了牛虻,当卡迪尔神父作为政府的奸细利用出卖了亚瑟。甚至当时代的教会仍然没有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出来。人们往往把教会领袖犯的错误,教会犯的错误,通通归罪到上帝身上。对上帝和十字架真理缺乏认识。

 

为人类赎罪而惨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与为意大利解放运动而献身牺牲生命的牛虻竟然在死亡之口成为冤家。这是十字架真理真正苦难和深奥的对恃。

 

伏尼契没有把《牛虻》的命运提炼到十字架的高度,而随从当时的知识分子们对当时代的教会的虚伪的厌恶不分皂白地对十字架救恩之主进行了否定。比起俄国,法国等十九世纪一批作家的作品显然降低了作品的深度。


背叛与皈依

牛牤被教会骗了。红卫兵被共产党和毛泽东骗了。

红卫兵一代与牛虻的时代背景大不相同的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教会。我们知道西方教会在中世纪经历了漫长的两千年的黑暗。直到马丁。路德,加尔文等一批宗教改革者挺身而出,颠覆了黑暗的教庭,为基督教松绑。使教会回归真理。

《牛虻》的作者对教会的反感,源于意大利教会势力极为保守甚至成为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对立派的帮凶。对信仰,教会真正涵义缺乏认识,导致她连上帝一同抛弃。这就是亚瑟(牛虻)的致命错误。但笔者相信,如果耶稣与亚瑟面对面,祂会说:看哪,这是一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注)尽管亚瑟背叛了耶稣,犹如彼得曾经三次不认主。

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教会已经被共产党连根铲除。外国宣教士全部被赶走。但是上帝在中国行了一件大事。祂使教会的力量在死亡中复活,并默默以血为祭向上帝和本民族表达了忠诚,无数基督徒为上帝殉道。无数信徒在不可能传教的严酷环境中保存了信仰的火种。乃至于文革之后,教会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而且日益普及。

笔者之所以从牛虻联想到文革一代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虽然牛虻辉煌的革命者形象在文革一代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虽然红卫兵一代在文革期间投入一场与牛虻精神毫不相干的所谓"革命"。但是经过这场荒唐的"革命"这场由魔鬼欺骗国人,模仿基督教的崇拜形式,组织形式而引导的一场邪灵运动。导致黑暗的炼狱时代。

经过文革的炼狱。无数文革一代人开始直面人生,进行深入思考,与牛虻相反,从无神论走向有神论,很多人皈依了耶稣基督。当然,这种经过炼狱而皈依永恒真理的历程是付出极大代价的。

红卫兵运动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文革一代人遭遇不可谓不惨烈。但是与永恒的盼望和救恩来讲,那些苦难就是至轻至暂的了。

尽管这代人已到天命之年,但是无论对民族,对时代,对自己都应该负起该负的责任。

辛亥革命=革命      共产主义暴力革命=反革命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邪灵运动

经历过共产主义运动这个大谎言及对其的深刻反省,中国必然会迎来中国式的文艺复兴。

 

注:
约翰福音146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腓力說:「你來看!」 147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裡是沒有詭詐的!」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ly 5, 2016
关键词: 血祭,心祭------文革 五十年 牛虻
特別專輯: 文革五十年
【審毛之一】毛的晚年悖论及其遗产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独立思考是对文革结束40周年最好纪念
英媒:“央视认罪”现象让人们想起文革
假如文革重来
《迷冬》:一部揭示“文革”核心真相的活史诗
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十年浩劫的后遗症
观察家: 习近平欲回归文革前正统红色时代
文革翻版? 广州纪委称要严查“口无遮拦”
"十日文革"的启示
文革后的留学梦:回忆巫宁坤
“亚文革”持续发展?中共中央红头文件要求观看《白毛女》
還要過多久才能搞文革
环时:文革50周年反思应坚持党的结论
哪儿来的第二次文革?
重庆文革墓园:被湮没的红卫兵武斗往事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文革50年的否定之否定
文革的影响
华裔演员陈冲谈大陆的“文革”时期 自导电影被禁播
高文谦: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一)
从“反帝反修”到联美抗苏:毛式文革外交的逻辑走向
冯客“毛时代三部曲”之三:文革的四个阶段
文革图片展纽约开幕:要让中国人吐尽狼奶
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五一六通知”—— 日本与中国的视角
致开明的领导人暨有识之士——呼吁:全面否定文革全民反思文革
在文革50周年反思研討會上的兩次發言
自由主義在中國文革中的萌芽
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二)(三)(四)
在纪念《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 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天地翻覆 ——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长沙知青大逃亡
看你的文字 我的心碎了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革
评论:当西方几乎变成红色
文革图片
恶根不除文革悲剧必将重演
文革:中国毁灭之道
“文革”史观:《一堆糊涂虫说林彪》
文革 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我为何在英国大学教《文革后的中国文学》?
忆戚本禹:功过皆历史 成败非所求
不再“牺牲自己的良心”
访谈:狂热文革如何播下异见的种子
【審毛之五】大飢荒與文革
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
文革是一场文化革命吗?
文 革何以在大陆成为禁区?
从大陆官媒宣传“绝对忠于”,看文革阴魂不散
刘少奇之子刘源为什么不为父伸冤?
文革是一场无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吗?
文革中的周恩来
都庞萌渚也落泪,富江河水更悲咽 —骇人听闻的1968年广西富川凶杀案
紅羊雜詠
文革首次血案──青海「二‧二三事件」
极权政权与政治宗教:纪念文革五十周年
毛泽东的文革部署和叶剑英的崛起
洛杉磯文革 50 周年國際研討會 探寻“毛天下”的政治密码
为什么要盯着那场浩劫不放 ——非常罪犯与非常罪行
一个不停游荡的幽灵——试论血统论对清华文革的影响
毛泽东逼林彪出走,陷他于死地
中国唯一一座文革博物馆被围栏遮掩
从王金事件看真实的文革
中國人歷史觀的5大笑柄
《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前言
张春桥幽灵(1)
其他相关文章
林鄭有三座大山攔路
胡舒立在2013年写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私信
中国新规定:互联网“翻墙”有罪
人生与世界
生命能有多坚强,坐下读读史铁生
雪窦山溪口镇,看蒋家故居
香港新任特首出炉意味着什么?
她是著名作家、学者的女儿,却嫁给了目不识丁的陕西农民
台立委:港特首选举证实一国两制不可行
拆迁杀戮——极权当局未完的掠夺战争
是什么推动了恐怖分子?
此情難再──為何香港不會再有另一個薯片叔叔
KGB妻子日记揭林彪死亡真相:被打死,叶群没在飞机上
23年后,可能不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逃离这个星球
中国禁止澳大利亚教授离境,指其危害国家安全
中共失败的东北亚外交
川普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党徽潜游天下
教育是事业也是使命——读钱颖一《大学的改革》
到达丹麦之前,要先到哥斯达黎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