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转型
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初探
作者:韩家亮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最近土耳其发生了一次未遂政变,随后总统埃尔多安下令抓捕或解职大批涉嫌政变的军人,警官,政府和教育界人员(报道已达六万人---注1)。土耳其不久前才废除了死刑(大概是为了加入欧盟)。支持埃尔多安的民众要求对政变领导人处以死刑,埃尔多安表示将予以考虑因为这是“人民”的愿望。埃尔多安指责现居美国的穆罕默德·居伦(Muhammed Fethullah Gulen)为政变的策划者。居伦曾是埃尔多安的盟友,但是大约2012年两人关系破裂(有人说是因为居伦反腐反到了埃尔多安嫡系的头上)居伦成为埃尔多安的死敌。居伦后来出走美国。这次清洗的广泛使一些专家认为埃尔多安在利用局势清除异己,当然现在下断言还为时过早。但是不争的事实是从埃尔多安上台以来土耳其越来越集权越专制。土耳其时局的发展对欧盟和美国存在很大的挑战。法治和民主是欧盟的支柱。土耳其如果违反人权法治,欧盟不可能不吱声。欧盟指望土耳其在难民问题上帮忙,土耳其期望加入欧盟,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一个重要成员又是反恐的一个重要盟友。这些使得欧盟和美国在如何处理与土耳其的关系上左右为难。关于土耳其局势已经有许多报道,分析和评论,不是这篇短文的目的。在这里我想简单地分析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的难处。土耳其最近的时局迫使我对我以前伊斯兰民主化的前瞻作修正。这个课题很大。本文只是一个初步探讨,希望抛砖引玉。

 

首先本文是在政治哲学层面上从俯瞰的历史的角度来分析。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就是在政治哲学层面上考虑政体的演化。读者大概熟悉或至少听说过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注2),即自由民主制是人类的终极政治制度,所有国家将来都会演变成民主国家,这是历史的必然(历史的终结)。有不少西方学者对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赞成但也有一些持不同的看法。不同意的学者中最著名的包括福山的博士导师已故哈佛政治学教授亨廷顿和中东史世界学术泰斗普里斯顿大学荣休教授伯纳德·路易斯。通过亨廷顿的文章和他的文明冲突一书我了解他的反对原因,它们不深刻也没有政治哲学的高度。路易斯研究的是中东史,也没有在政治哲学层面上考虑伊斯兰国家民主化。但是在他的一本关于伊斯兰教的通俗读物中(注3)路易斯对伊斯兰文明的现代化有极深刻的分析。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当然包括政治现代化和民主化。路易斯对于伊斯兰国家的民主化看法相当负面。因为路易斯不是政治哲学的专家,我以前对他的看法没有足够的重视。在认真学习了一本耶鲁大学史提芬·史密斯教授所写的政治哲学课本以后(注4),我基本上完全认同自由民主制是“历史的终结”。我认为斯密斯的这本课本是开始学习政治哲学的必读书,它的观点既正统权威又讲解的清楚易懂。这本书认为除了自由民主制没有其它政治制度需要考虑。请读者不要误会,史密斯当然知道政治学和政治哲学中还有许多关于各种政治制度和民主化转型的研究课题。这本书是为本科高年级学生打基础用,结论有些简化。谈到民主化转型,福山出过一本很好的研究民主转型的书(注5)。我以前虽然同意福山的历史终结论的结论,但是对他的推导有两点保留。在解释我的这些保留以前我先排除对历史终结论的一个误解。这种误解在大陆学者中比较常见。

 

我读过一些反驳福山历史终结论的文章,例如有些文章质问为什么现在政体还在演变?前些时调查研究世界上民主状况的结果显示这几年一些民主指标在下滑。有些文章讨论民主的衰败,福山也写过这类文章。马上就有中文文章甚至中文书籍出来大谈福山放弃或起码修改历史终结论。这些人不懂得这些讨论与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如前所述,历史终结论是在政治哲学层面上考虑政治制度的演变。你如果读懂福山的那本书的话,很清楚(1)他的历史终结论的推导完全借助于黑格尔哲学,更准确一点地说是Alexandre Kojeve对黑格尔哲学的解释;(2)历史的终结已经在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3)福山的推导和他的书从没有提起这个终结需要多长时间完成。考虑到政治制度演变的冰川速度,可能几十年,可能几百年。再考虑到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的困难,甚至几千年都有可能。要真正驳斥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原则上存在两种方法。第一,证明他的推导错误。我还没有见到这方面的学术文章。第二,提出一种新的政治制度优于自由民主制,即实证政治制度还在演进。根据史密斯的政治哲学课本和其它文献,我们在政治哲学的地平线上还看不到有这样的迹象。许多反驳文章的作者压根还没有懂得什么是历史终结论,写出的文章纯属垃圾。

 

我以前赞成福山的历史终结论的结论,但是那时我就对他的推导有保留。他的推导基于黑格尔哲学。我在《从黑格尔到马克思》一文(注6)中指出对黑格尔哲学进行任何解释都必须十分小心。历史上对黑格尔哲学的错误解释和推论导致了几千万人甚至几亿人死亡的大灾难。而且我认为可以不用黑格尔哲学来推导历史终结论,将来我另文讨论。另外福山对伊斯兰问题只是一句带过,他认为如果给人以选择机会,所有人都会选择自由民主制;伊斯兰文明没有提供一种政治制度能够与自由民主制竞争。从学术上来说,福山的这个看法只能算是handwaving(即没有提供证明)。虽然有这两个保留,我那时还是同意他的结论。

 

我对伊斯兰教和中东历史相当了解。我对基督教的教义,基督教神学和教会历史也非常熟悉。原基督教国家的宗教改革,政教分离和自由民主制的建立经历了极为漫长的时期,是冰川速度。所以我认为伊斯兰诸国建立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大概需要二百到五百年。阿拉伯之春开始之时,不少人相当乐观。我那时就曾撰文指出伊斯兰国家的民主转型是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二百年到五百年。我一直持有这种看法,直到最近为止。

 

我以前写过一系列文章介绍民主的基要(注7)。民主的一个要点是法治,另一个要点是政治平等。以前常见的政治制度(部落制君王制等)主要是自然形成,民主制则不同。民主在古希腊先发展起来,是非常了不起的创新。当然希腊民主(雅典是其典型)有一些局限:非公民居民,妇女,奴隶都没有参与权;希腊民主只适用于城邦无法照搬在比较大的政体中例如帝国和现代国家(nation-state)。现代自由民主制是西方政治哲学研究的产物(注4)。民主先在基督教文明中建立,然后扩散到其它文明。

 

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思索为什么民主没有先在伊斯兰文明里重生。根据最新人类学和考古学的研究,远古人类从非洲迁移的最早一站是中东。中东是世界文明的摇篮:第一个城邦,第一个帝国,农业灌溉系统,轮子的发明等等等等。古埃及,古美索不达米亚,古希腊对人类文明曾经作出巨大贡献。直到中世纪以前(伊斯兰文明的)中东还是世界文明的中心。穆斯林最容易接触那时哲学政治学和科学的世界最高水平。那时文明的发源地希腊本身就附属于奥斯曼帝国。民主的优越性早在古希腊时就广为人知。著名古希腊政治领袖伯里克利(Pericles )的悼词中有这样广为引用的一段话:“我们的政府形式不与其它政府形式竞争。我们的政府不抄袭我们邻邦的政府,而是它们的榜样。我们是真正的民主因为行政权不在少数人而在多数人手中。在私事争议上我们有正义和平等,但是优秀人才不会被埋没。在任何方面杰出的公民都会被优先考虑合适的公共服务,不是特权而是才能得到奖励。即使一个人贫穷,他也仍然可以为国家服务(英文见注8)”。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民主不先在伊斯兰文明中重生呢?更为甚者,伊斯兰国家在政治现代化和民主转型上还落后于其它文明,包括儒教文明和印度教文明。要分析和比较民主转型,需要先回顾和深刻分析自由民主制。我计划下一篇文章讨论这个问题。

 

土耳其最近十多年的政局发展相当令人不安。在亨廷顿和路易斯的时期土耳其是穆斯林世界的好榜样。那时土耳其基本上是伊斯兰世界中唯一的民主国家。与其它伊斯兰国家相比土耳其政治比较稳定,政教是分离的,经济比较好,文艺也比较开放繁荣。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与土耳其的国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的远见分不开。阿塔图尔克在战场上在外交上在国内政治上都功绩显赫。同时阿塔图尔克极有政治远见,坚持政教分离并大力推进土耳其的现代化。我认为如果不是阿塔图尔克有那么辉煌的成就(不亚于甘地),他大概也无法推进那么重大的改革。如果他没有那样的政治远见,他的地位与埃及的纳赛尔大概差不多。我讲这些主要是提醒大家注意土耳其达到现在的地步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按说土耳其应该向前走向欧洲主流靠近。但是最近十几年土耳其却后退,至少在民主法治上如此。读者仔细想想应该可以感觉到我的担忧。如果像土耳其这样比较成功的尝到民主化现代化的甜头的伊斯兰国家都不肯继续进一步民主化改革反而要倒退,那么其它伊斯兰国家民主转型和政治现代化还有希望吗?这对世界政治也有巨大影响。支持民主转型中的国家进行国家建造(state building)是现在注重的战略(注5)。但是如果土耳其这样的民主伊斯兰国家都想从民主倒退,那这样的帮助和努力会有多大的长远价值呢?这也对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和我以前的考量提出了本质性挑战。我们都假设伊斯兰国家会往我们认为好的方向(自由,法治,民主,宽容)前进。这个假设会不会是错误的呢?

 

注释:

1)What will Turkey look like under a state of emergency?

http://www.pbs.org/newshour/bb/will-turkey-look-like-state-emergency/

2)Francis Fukuyama,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Free Press, February, 2006.

3)Bernard Lewis, "What Went Wrong?: The Clash Between Islam and Modernity in the Middle East," Harper Perennial, 2003.

4)Steven B. Smith, "Political Philosoph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5) Francis Fukuyama, "State-Building: Governance and World Order in the 21st Centur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4

6)韩家亮:从黑格尔到马克思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47935

7)比较好的参考书是 Andrew Heywood, "Political Ideologies". 我也曾写过几篇文章介绍民主的概要:

韩家亮:民主的主要种类和机制(一)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bianyan/20141020114939.html

韩家亮:民主制度的必要条件:法治(二)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41024115186.html

韩家亮:民主的意识形态基础 (三)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bianyan/20141102115613.html

韩家亮:民主与文化的关系 (四)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41110115948.html 

8)From Terence Ball, Richard Dagger, "Political Ideologies and the Democratic Ideal,"

Our form of government does not enter into rivalry with the institutions of others. Our government does not copy our neighbors', but is an example to them. It is true that we are called a democracy, for the administration is in the hands of the many and not of the few. But while there exists equal justice to all and alike in their private disputes, the claim of excellence is also recognized; and when a citizen is in any way distinguished, he is preferred to the public service, not as a matter of privilege, but as the reward of merit. Neither is poverty an obstacle, but a man may benefit his country whatever the obscurity of his condition.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24, 2016
关键词: 伊斯兰国家 民主转型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