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民主党邮件丑闻背后,普京暗助特朗普?
作者:DAVID E. SANGER, NICOLE PERLROTH 译者: 经雷 常青

  

弗拉基米尔·V·普京上月在莫斯科。民主党领导层及网络安全专家怀疑,普京在干涉这一届美国总统选举。

Pool photo by Ivan Sekretarev

 

一个不寻常的问题正引起网络专家、俄罗斯问题专家和身在费城的民主党领导人的注意: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是否在干预美国总统选举?

这一指责,以及它所带来的可怕暗示——克里姆林宫密谋协助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直到周五前都还只是捕风捉影。

但周五公布的约2万封窃自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服务器的电子邮件,促使人们更迫切地开始讨论俄罗斯情报机构对2016年竞选的干扰活动,其中有不少邮件令民主党领袖十分难堪。

邮件最初来自一个据推测为黑客的人,而后由维基解密(WikiLeaks)公布。它们的内容揭示了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其主要对手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竞争中,民主党机关严重偏袒前者,此事已导致该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黛比·沃瑟曼·舒尔茨(Debbie Wasserman Schultz)在全国大会即将开幕之际辞职。

证明网络攻击的源头非常困难,人所共知。但研究人员已经得出结论,全国委员会是遭到了两个俄罗斯情报机构的攻击,同一批人还在去年针对白宫、国务院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起了网络行动。从泄露邮件的元数据来看,文档由俄罗斯的计算机经手过。有一名黑客宣布邮件是由他提供给维基解密的,但前述两家情报机构被认为有重大嫌疑。至于窃取邮件的行动是由普京下令进行的,还是手下的喽啰为了讨好他而主动展开的,就各有说法了。

问题在周日早上爆发,当时克林顿的竞选经理罗比·莫克(Robby Mook)ABC的《本周》(This Week)节目上说,邮件是“俄罗斯人为了帮助唐纳德·特朗普”而泄露的,他说自己表达的是“专家”的看法,但没有给出其他证据。莫克还提出,俄罗斯人支持特朗普是有原因的:这位共和党候选人上周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如果北约国家遭到俄罗斯的攻击,他可能不会给予支援——除非这些国家先让他确信,它们会向这个大西洋联盟投入足够多的资金。

那一刻是非同寻常的:即使在冷战的严峻时期,也很难看到一个总统竞选团队对其对手做出这样的指控,称他实际上在秘密地为美国的重要敌对国竞逐总统职位。然而这项指控现在成了克林顿的一个竞选主题,它的目标是把特朗普描绘成一个孤立主义者,不仅如此,他还会软化美国针对俄罗斯的立场,与此同时后者正在威胁那些渐渐远离莫斯科的国家,或者像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这样加入了北约的国家。

特朗普还说,如果当选,他会“和俄罗斯好好相处”,并赞扬了普京,称他是比奥巴马总统更好的领导人。普京反过来也夸了特朗普。但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周日强烈否认他们的候选人和破坏民主党的行动有任何关联。

“特朗普、你本人或者你们的竞选团队与普京及其政权有什么关系吗?”《本周》栏目的主持人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向特朗普的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发问。

唐纳德·J·特朗普上周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发表演讲,正式接受提名。

“没有,根本没有,”马纳福特予以反驳。“这种说法很荒唐。你要知道,它没什么依据。”

特朗普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对此更加坚定,指责克林顿阵营对他们进行抹黑。“我想不出比这更大的谎言,”他在接受CNN采访时回应。小特朗普还语带嘲讽地表示,莫克“家的猫说俄罗斯人是这么干的。”

可能要花数月乃至数年才能搞清楚窃取邮件者的动机,以及更重要的问题:他们是否受到俄罗斯当局的指使,尤其是普京本人。不过,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邮件泄露事件会是美国机构遭遇的由别国支持的最严重的黑客袭击之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对美国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的攻击,以及奥巴马归咎于朝鲜的索尼影视娱乐公司(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遇袭事件。在这两起事件中,也有令人尴尬的邮件泄露出来,但它们不具政治意义。维基解密此次公布的邮件则更具俄式信息战的色彩,其中泄密的意图是改变政治事件的走向。不过,除了让民主党感到难堪并进一步离间桑德斯支持者与克林顿的关系之外,事态究竟如何改变目前还是一个谜。

迄今为止获得的证据显示,这起网络攻击是至少两家不同的情报机构所为,二者似乎在不知道对方也侵入了民主党计算机系统的情况下各自行动。目前还不清楚维基解密是如何获得这些邮件的。不过,外界的推测是这两家情报机构直接或者通过中间人将邮件提供给了维基解密。而且,这些邮件公布的时机是在共和党大会结束之后、民主党大会举行之前,这样的精心策划看来不可能是巧合。

维基解密周六公布邮件之后,特朗普本人马上对这个消息做出反应。他在Twitter上写道:“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泄露的邮件证明存在试图摧毁伯尼·桑德斯的计划。嘲笑他的犹太人身份,以及其他种种。来自维基解密的在线爆料,好歹毒。黑箱!”

莫克援引的专业机构包括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官员怀疑自身被黑客攻击之后,聘请了这家公司进行调查。

到了6月中旬,该公司宣布侵入者似乎包括一个它之前称为“安逸熊”(Cozy Bear)或“APT 29”的团体,并表示他们侵入委员会的服务器已经有一年。另一个被称为“奢华熊”(Fancy Bear)或“APT 28”的团体在今年4月侵入了该系统。联邦调查人员和私人网络安全公司透露,它似乎由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指挥。对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反间谍部门、中央情报局(CIA)和其他一些情报机构而言,第一家组织尤其熟悉。联邦调查人员认为,它有可能是美国国务院和白宫非保密级别的计算机系统遭多年侵入的罪魁祸首。

调查人员发现,俄罗斯情报机构不遗余力地掩盖其踪迹,包括仔细删除运行日志,修改盗窃文件的访问时间。

还有其他几家公司对用来对付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恶意软件的代码和被盗文件的元数据进行了分析。这些公司的工作人员找到了这些文件被多台计算机访问的证据,其中有些带有俄罗斯语言设置。莫斯科过去曾将带有政治动机的黑客任务外包给外部机构。比如,2007年给爱沙尼亚造成严重损失的攻击,就被认为是由支持克里姆林宫的青年团体“纳什”(Nashi)所为。情报官员和安全研究人员认为,这次之所以进行外包,部分原因是为了能让自己保留进行貌似合理的否认的可能性。

为了搜集情报而侵入计算机的现象并不少见,美国也经常这么做,从情报机构甚至政党窃取电子邮件和其他机密。但将其透露给维基解密让事情变得更加奇怪,因为这表明发现的情报正被“武器化”——在某种程度上被用来影响选举。事情涉及特朗普的竞选经理马纳福特这一点又增添了一份神秘。马纳福特是得到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前领导人维克托·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的几名美国顾问之一,通过他所在的游说公司开展工作。两年前被迫下台的亚努科维奇是普京的主要盟友,目前流亡俄罗斯。

今年4月被Fox新闻频道(Fox News)问及与亚努科维奇的关系时,马纳福特表示他只是在努力帮助乌克兰民众建立一个能与美国及其盟友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的民主国家。

 

David E. Sanger自华盛顿、Nicole Perlroth自加利福尼亚奧林匹克谷报道。

Nick Corasaniti自华盛顿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ly 26, 2016
关键词: 民主党邮件 丑闻 普京 特朗普 美国大选
其他相关文章
大学讲台,危险的雷区
难堪:2001年中国“入世”承诺表(全文)
不是去全球化, 是去中國化,是去中國的全球化
习近平是引蛇出洞,还是被迫暂退,伺机反击?(视频)
许小年最接地气的演讲:财政政策失灵,货币政策失灵,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不能忘卻的歷史碎片
高层权斗面临摊牌?山西日报刊文抨击“定于一尊”
日媒:中国遭沉重一击 WTO认定中国市场封闭
房地产很快要大变天...
懷念甘鐵生
年少不懂李鸿章,如今方知真中堂
为当代集中营喝彩
即事有感
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赫尔辛基会谈与欧美俄中四方演义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为什么英语民族能够崛起?
把中国逐出世贸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