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母亲节,国家安全,利益集团
作者:程映虹
很多刚刚给母亲过完节的中国青年可能不一定知道,他们的行为已经引起了一个叫做“中国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的忧虑和关切,很多安全专家从战略高度“呼吁尽快确立自己的‘中华母亲节’,振奋民族精神,”让这个节日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中发挥重要作用。”
 
刚看到这条新闻,心想这是否是一条迟到的愚人节搞笑?区区一个母亲节也事关民族存亡和国家振兴?
 
但新华网的报道是言之凿凿的。这些安全专家之所以不安,主要是因为这个节日是从美国输入的。
 
“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听上去不但是一个很官方的, 而且是很高端的机构,很像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那是和美国国务院差不多平级的。但实际上,中国这个组织是一个有官方背景的民间学会,其名称不过是钻了中国官方还没有这个机构的空子,给人们一个误解,以为它是中国最高级的安全决策机构。
 
它甚至都没有用“研究”二字(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尽管它的主要任务不过就是清谈。这看来不是无意的疏忽:用了“研究”,其身价不就大跌了吗?
 
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很多都有军方背景,如主任巴忠倓是原武警司令员,中国军方所谓的“强硬派”很多都在这个委员会的榜上。此外,就是一些文化保守主义者和毛派色彩浓厚的学者。
 
这个名头很大的委员会的水平究竟如何呢?最近它开了一个会,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中俄结盟抗美势在必行--在中国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日前主办的‘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与中国安全’研讨会上,多位战略专家指出,中国难以单独对抗美国,中俄军事结盟势在必行。而普亭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有利于中俄发展军事合作关係。”
 
认定中美对抗不可避免,又认为中俄反美军事同盟“势在必行”,这种冷战口吻不但是代中国,而且也是代俄罗斯发言。文中提到普亭时的语气,似乎已经私下得到了这位俄罗斯政治强人的首肯。这种自大与其说是无知和不负责任,不如说是故意耸人听闻以博取知名度,。
 
希望这条消息如果译为俄文,一定要注明这个“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决不是中国的国家机构的一部分,不然要闹出外交纠纷。
 
把母亲节扯上国家安全,这个怪诞的念头已经引起了大量中国网民的嘲笑和口诛笔伐。但我想,这很可能正中这个委员会的下怀。
 
今天中国任何问题甚至仅仅是话题都可以形成一个利益集团,尤其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国家安全”也不例外。这个委员会本来基本上是自娱自乐,但这次对母亲节这个公共话题发表奇谈怪论,使这个原来在中国浩瀚的网海中默默无闻的组织一下子知名度大增。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四处游说,呼吁建立中国特色的母亲节,为此少不了一笔官方拨下的巨款和形形色色的“社会捐资”。
 
联想到以“说不”卖书演讲成名谋利甚至有钱购买投资移民身份的爱国者,“国家政策安全委员会”利用母亲节炒作自己,吸引眼球,声名一下大增,基本可以说是达到了目的。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May 16, 2012
关键词: 母亲节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