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ultural China
文化中国
文化中国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 胡锦涛通过孔子学院向西方推销“软实力”的计划会成功吗?
作者:余杰
近日,美国国务院向附设孔子学院的各所大学发出通告,指出在孔子学院教授中文的教师违反美国签证规定。通知要求,本学年结束(今年六月),持有J-1签证的孔子学院教师必须返回中国,如需再次入境美国,必须申请与其来美所从事的活动相符的签证。这是美国政府对多年在美泛滥,并引发不少批评的孔子学院首次采取行动。这一消息让孔子学院再度引发世人的好奇与关注。
 
孔子学院是胡锦涛时代的产物。第一家孔子学院是二零零四年在韩国首都首尔开设的。同年,在美国马里兰大学开设了另一家。此后,孔子学院陆续出现在欧美的一些并不是最杰出的大学里。
 
二零零七年十月,中共党魁胡锦涛在中共十七大上发表“必须将文化作为中国的软实力的一部分加以提升”的讲话,中共“大外宣”战略逐步成形。首先,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大肆对外扩张。在纽约人潮如织的时代广场,巨幅电子屏幕循环播放新华社的广告,其中有长城、熊猫、武术等中国元素,偏偏没有新华社为之服务的共产党的象征符号镰刀加斧头。而在苏联最强盛的时刻,也未能将塔斯社的广告送到这个挥金如土的位置上。其次,孔子学院成为传播中共意识形态的先锋部队。“国家汉语办公室”是孔子学院的主管单位,“汉办”一夜之间从清水衙门变得腰缠万贯,以不为外人所知的天文数字般的预算,支持孔子学院高调出现在一家又一家欧美顶尖学府。按照“汉办”公布的数据,目前已经建成八百五十八所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其目的和职能是在全球推广汉语教学。
 
 
在苏共跌倒的地方,中共站了起来
 
中国设立孔子学院的灵感,来自德国歌德学院、法兰西联谊会、英国文化协会等组织的启发。西方民主国家通过此类半官方的机构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其文化传统和基本价值,成效卓著。既然西方国家可以这样做,腰包鼓起来的中国为什么不能效仿之,“师夷长技以制夷”呢?
 
于是,孔子学院应运而生。同样是独裁者,胡锦涛比当年苏联的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们更加聪明。虽然胡锦涛本人没有多少文化(他把前苏联的少儿读物《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当作经典名著),但他深知文化的力量超过枪炮。
 
苏联的独裁者们安于躲藏在铁幕背后,紧紧抱着马列主义教条,在跟西方打交道时不愿意作出任何的妥协。比如,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脱下皮鞋敲桌子,不怕在全世界面前展示其粗鲁专横的真面目。苏联共产党的统治者们,即便在国力最强盛时,也不会投入巨资在西方的大学和学术机构中设立文宣机构。苏共的智囊们没有想出创建一个与中国的孔子学院平行的“普希金学院”的点子来。一是因为普希金是沙俄时代的文人,不是无产阶级自己培养出来的文豪,共产党宁愿捧高尔基,也不愿抬出“封建余孽”的普希金。其次,苏俄一直看重的是“硬实力”方面的比拼,特别是在军事上跟西方抗衡,努力在尖端武器领域压倒西方,而不在意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软实力”的竞争。结果,苏联统治者落入了里根为之挖掘的一个大陷阱——正是因为不惜血本与美国展开军备竞赛,使得苏联的经济最终走向崩溃。
 
胡锦涛吸取了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苏联的失败,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意识形态的失败。戈尔巴乔夫企图将“民主”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却不知两者在本质上是对立的。任何一个共产党国家都得靠反民主的独裁制度才能运行下去。最后,戈尔巴乔夫不得不抛弃社会主义而选择民主,甚至不惜解散苏共、自己下台。由此,戈尔巴乔夫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及不朽的历史地位。然而,胡锦涛在一篇讲话中却严厉谴责戈尔巴乔夫,认为戈尔巴乔夫是叛徒和卖国贼。胡锦涛不会走戈尔巴乔夫的道路。那么,胡锦涛有什么招数,既能维持共产党的统治,又能在与西方的竞争中占上风呢?
 
最近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在胡锦涛统治的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总量先后超越德国和日本而位列世界第二。这就是中共统治的合法性的基础。另一方面,胡锦涛对枪杆子也不放松,在一百多年来,中国的周边环境最为安稳的年代里,仍然让中国的军费开支维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但是,胡锦涛比谁都清楚地知道,中国其实是外强中干,在“硬实力”上要想挑战美国,尚遥遥无期。既然“硬实力”不行,不妨就在“软实力”上赌一把。那么,中国有什么“软实力”呢?
 
找来找去,胡锦涛的智囊们找出了在毛泽东时代早被砸烂的孔夫子来。中国拿得出手的东西,除了熊猫之外,也只有孔夫子了。马列毛的那一套,在中国国内早已日薄西山,在国际社会更是臭名昭著,要在西方的大学中设立“毛泽东学院”根本不可行。但是,如果搬出“孔子”的招牌来,对西方仍然有一定的吸引力。“孔子学院”满足了西方人对中国源远流长、神秘莫测的历史与文化的好奇心,可以转移西方人的视线,让他们忽略中国正在上演的种种人权灾难,忘记中国是一个共产党国家的事实,而误以为他们在与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传统中国打交道。
 
既然孔子可以暂时借用,中共还没有向孔子道过歉,就把孔子顺手拿过来当傀儡——中共无须征求孔子的意见。虽然胡锦涛在骨子里是一个毛主义者,但在权力运作上是个实用主义者,他不会坚持使用“毛泽东学院”的名称,而选择“孔子学院”的招牌。中国有句俗话说,批羊皮卖狗肉;胡锦涛的做法是“批孔头卖毛肉”,以“孔子”为面具,塞的是毛泽东的私货。
 
 
孔子学院危害西方大学的学术自由与学术独立
 
为什么说孔子学院实际上是毛泽东学院呢?
 
孔子学院的功能并非向外界宣传的那么单纯。二零一二年新年伊始,胡锦涛在中共的重要喉舌《求是》杂志发表文章,再度强调“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性,并指责西方对中国思想文化领域的渗透,声言要发动一场与西方的“文化战争”。胡锦涛写道,要“深刻认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谁占据了文化发展制高点,谁拥有了强大文化软实力,谁就能够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在毛时代成长起来的胡锦涛,是邓以后的中国领导人中最仇视西方的人。这是其十七大讲话思路的延伸,也是中共官方不惜巨资在西方创办数百家孔子学院的大背景。中国政府创办孔子学院,不是为着传播中国的语言文化、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沟通、理解,而是要打胜一场与西方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以“中国模式”挑战民主、人权、自由的普世价值。
 
有意思的是,孔子学院并不研究孔子。多年来,孔子学院在儒学研究方面毫无成就,耗费数十亿,却拿不出一本有价值的学术著作来。集中全球数百个孔子学院、数千名教授的力量,尚比不上余英时教授一个人在“整理国故”上的卓越成就。
 
而孔子学院在汉语的教学方面,也比不上那些北美华裔社群自己成立的、自负盈亏的中文学校。孔子学院是个“政府行为”,在中国今天缺乏监督的体制下,凡“政府行为”都可能成为腐败的渊薮。“汉办”本身就是一个高度腐败的机构,前些年传出“汉办”的官方网站耗资数千万,实际上此类小型网站,只需要百分之一的费用就可以创办和维持。
 
不过,孔子学院的领导者,特别是中共党魁胡锦涛,可不管孔子学院是否拿出了第一流的儒学研究成果,以及孔子学院究竟教会了多少“老外”说中文。虽然孔子学院以孔子为名,胡锦涛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做的是与孔子无关的事情。孔子学院与孔子倡导的自由学风相背离,实行的乃是“学术为政治服务”的毛泽东模式。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近期,美国《纽约时报》的调查和美国国会的听证,都对孔子学院危害西方大学的学术自由和学术独立的事实有诸多揭露。
 
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孔子学院的英方院长尼克·伯恩(Nick Byrne)说:“我们关注的是与商业和文化相关的语言。我们不处理那些棘手问题。”他继而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论点:“我们没有引起争议的原因之一是,我们从来不做会引起争议的事情。”在伦敦经济政治学院,院长霍华德‧戴维斯因该校接受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资助而辞职,孔子学院的存在却从来没有引发质疑。虽然卡扎菲声称他是向中国的独裁者们学习,但西方人普遍认为,中共没有卡扎菲那么坏,“六四”的枪声早已远去,中国是可以信赖的商业伙伴。
 
孔子学院里不会讨论中国的若干敏感问题:劳改和劳教制度、计划生育和强迫堕胎政策、器官买卖及宗教迫害。在迈阿密大学主讲中国政府与外交事务的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说:“有一长串禁止触及的话题。不能讨论达赖喇嘛,也不能邀请达赖喇嘛来学校。西藏、台湾、中国的军力增长、中国领导层内部的派系斗争,这些都是禁区。”
 
芝加哥大学的终身教授、历史学家布鲁斯·康明斯(Bruce Cumings)在一份呼吁书上签名,抗议在自己所在的大学开办孔子学院。他说,虽然他是该大学的东亚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直到孔子学院开张那天他才听说此事。如果是一件好事,为什么要如此偷偷摸摸呢?共产党统治中国六十多年了,仍然不脱地下党的风格,连办孔子学院也遮遮掩掩的。
 
从我个人的经历而言,二零零八年,我在访问德国的时候,应邀到一所大学访问,这所大学中有一位颇有影响力的汉学家。此前这位学者常常严厉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专制制度,但是,近年来他变得沉默了。他的同事告诉我,这位学者在孔子学院获得了薪水丰厚的职位,经常被邀请到中国访问,住豪华酒店,受到高级官员的接见,由此变成中国的吹鼓手。果然,这位学者颇不情愿地与我这个中国政府不喜欢的人见面,仿佛与我见一面就会立刻影响他与北京的关系。这位学者抱歉地对我说,因为“时间关系”,他无法安排我到大学做一场关于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的演讲。后来,有学生告诉我,在北京奥运会前夕,校方尽量避免出现批评中国的声音。孔子学院就这样侵蚀了西方大学的根基——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
 
正是因为孔子学院的存在,使得西方大学研究中国尤其是当代中国问题的学者,学术独立性和学术自由度受到严重干扰。美国政府是可以批评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可以批评的,但中国共产党是不可以批评的,即便批评,也要低声一点,不要被孔子学院听到——孔子学院是中共在西方大学安插的耳目。如果你是一名研究中国问题的西方学者,你被孔子学院搜集到发表对中国“不友好”言论的信息,那你就有可能成为黑名单上的人——从此不能获得到中国的签证,从而对你的研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于是,中共不仅在中国控制舆论、扼杀学术独立和学术自由,而且通过孔子学院如臂使指般地将这一政策拓展到西方世界。
 
 
孔子:共产党不花钱的消费品
 
 
歌德学院、法兰西联谊会、英国文化协会的目标是“输出价值”。孔子学院也在“输出价值”。但是,价值与价值之间迥然不同。
 
孔子本人就是一个身不由己的被绑架者、被消费者。共产党肆无忌惮地盗用孔子的名字,就好像中国遍地皆是的盗版电影、盗版音乐和盗版书籍一样,不必付出任何的版权费。除了被迫成为孔子学院的冠名者,孔子还被迫成为中共当局设立的“孔子和平奖”的冠名者。为了对抗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奖二零一零年的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的人权活动家刘晓波,中共当局唆使一群御用文人,以某民间组织的名义设立孔子和平奖。孔子和平奖的得主,一个是向北京卑躬屈膝的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一个是在车臣大肆屠杀的俄国领导人普京。这两名获奖者都不好意思来北京领奖,使得该奖成为一个闹剧。孔子学院和孔子和平奖都是肮脏的,而孔子却是无辜的。
 
一个价值紊乱、道德破产的国家,根本没有资格输出价值和宣扬“软实力”。习近平坦承,中国已经没有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向世界“输出革命”了,中国输出的“软实力”,比如腐败,比如对劳工的残酷剥削。这些软实力,确实让西方望尘莫及。
 
胡锦涛以“软实力”挑战西方的雄心壮志,被另一个姓胡的小女子撞击得粉碎:在北京奥运会前夕,北京电视台的王牌主持人胡紫薇闯入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痛斥其包养二奶的丈夫、主持发布会的央视体育部负责人张斌。现场一篇混乱,庄严肃穆的奥运会新闻报道启动仪式草草收场。
 
胡紫薇不是哀怨自怜的秦香莲。在流传极广的一段视频画面上,胡紫薇压抑着怒火轻柔地说:“法国一位外交部长曾经说过,中国在能够输出价值观之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虽然中国要办奥运,但中国人如果没有值得输出的价值观,那么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她边挣脱拉她下台的人边说:“中国离一个大国还差得太远了。”
 
胡紫薇的闹场,让一段家庭纠纷演化成一段国人对普世价值观的争论,她说出了国人不愿意面对的中国已经礼崩乐坏的现实,也验证了了一个统治者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是造成今天的中国“下流人上升”的根本原因。在“无耻者无畏”的丛林法则之下,道德破产的张斌却能成为无比风光成功者。何止张斌如此,居于政治局常委高位的那九个人,哪个不是如此呢?
 
中国根本就不具备可以输出的“软实力”,办再多的孔子学院又有什么用呢?第一个提出“软实力”概念的哈佛大学著名国际关系学教授约瑟夫·奈,日前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中国的软实力很微弱》的文章。约瑟夫·奈认为,胡锦涛还击西方的企图不会成功。中共最近几年试图提升软实力的回报非常有限。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共在进行软实力宣传时所说的话,和国内的真实状况不相符,如对西藏、新疆以及人权活动人士的打压,对网际网路的控制和信息封锁等。中共在国外极力宣传的做法,根本无助于提高软实力。亚洲邻国纷纷发展同美国的关系以抗衡中国,而美国的邻国比如墨西哥和加拿大,却没有利用中国以抗衡美国的意图,而是争先恐后地与美国接近。中国与美国,究竟谁有“软实力”,由此看得清清楚楚。
 
抵制孔子学院,捍卫大学的学术独立与学术自由,是西方人的当务之急;争取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结束中共一党独裁,是中国人的当务之急。当这两个目标都达到的时候,中国与西方就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交流。
 
(本文是作者在华盛顿特区乔治城大学的演讲 )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May 25, 2012
关键词: 孔子学院 软实力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守死善道,循善取义——读赵越胜《燃灯者》
其他相关文章
自由亞洲電臺不能關門大吉
汪壽華:五四青年 . 青幫頭目 . 工運領袖
張幼儀:在塵埃中綻放的花朵
什么样的媒体,才能成为国家的软实力
中國頒佈禁韓令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与余杰商榷基辛格和美国外交
姜維平有當記者的基本素質嗎?
劉曉波獄中種菜是實情
姜維平必須停止炮製劉曉波獄中生活的謠言
歷史的向後進行曲——漢武帝到習近平的集權鬼靈
是討人喜歡,還是讓人尊敬?—— 陳定南紀念園區參觀記
香港出版自由崩壞,批習新書遭遇流產
亵渎学术自由 孔子学院小巫见大巫—— 洋五毛在西方大学以中宣部的文风挑战西方学术严谨规范
中國進入“美麗島時代”?——我对余杰文章的质疑
中国的软实力攻势
逼近历史的真实——序伊娃《寻找人吃人的见证》
孔子学院的画皮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批评孔子学院引发中国官媒强烈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