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論王宇等維權律師懺悔的真假
作者:余英時

 

                                                                             維權律師王宇 
 
王宇案最近鬧得很大,原因就是王宇突然之間被中共招呼對香港跟大陸的媒體去訪問她,她在訪問中間就公開向全世界說她感覺自己以前是錯誤的,懺悔了,因為她被國外敵對勢力和利用。這些人利用她與中共作對,說了一些不應該說的話,也做了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她表示非常慚愧,她當然被捕已經一年了,這一年中間還有國外一個很重要的人權獎頒給她。

 

她現在也表示她並不知道有這個獎,她也不接受也不承認。她現在只承認擁護政府、擁護國家。國家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她只接受國家領導。而且她覺得對自己的從前感到很慚愧,也很後悔,所以這樣一個公開的向全世界宣佈的影片傳到全世界來就受到很多的重視。當然大家懷疑這個懺悔是不是真實的?

 

因為最近一連串的共產黨有一種新的手法就是在抓到他們認為是敵對的反對派的人物的時候,在審判前就讓他們自己懺悔,公開在電視上說話。當然有人肯,有人不肯。像王宇就被迫接受了,為什麼她接受我們不知道。這樣的一個公開宣言對王宇來講當然是非常不利的。無論是真是假,這個人從此以後就覺得她的可信性沒有了。等於把她作為一個維權律師的人格整個毀掉了。

 

前不久,另外一個律師也是基於同樣原因被迫懺悔,這個律師叫趙威,此外最有名的就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五個被抓的人全部在電視上否定自己痛罵自己說自己的錯誤了。所以大家都懷疑這是一個假造的懺悔,之所以都是一模一樣的當然就是劇本就是共產黨自己寫下來的,所以基本上是一致的。

 

但是回到香港的三個人中間有一個叫林榮基的他不甘心,他也懺悔過。而且還準備帶著材料再回中國大陸幫中共的忙。但是他走到一半又回首了,不肯去了,而且公開找到律師宣佈他怎麼樣被迫懺悔,怎麼樣是假的,而且詳細的情景他都清清楚楚地說出來了,而這個情況也是被全世界所重視,所以我們從這個情景可以看出來王宇的案子也是大同小異。當然王宇肯自己這樣做,毀掉自己當然一定有她的苦衷。我們也不能責備她,但是我們覺得很惋惜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這裡就可以看出來中共對於法律的一種態度。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還在這裡。中共一向是毛澤東所說的無法無天,這個無法無天是1949掌權以後沒有改變的。毛澤東是更明顯的,甚至在共產黨沒完全得勢,有周恩來在重慶跟國民黨談判、談憲法的時候毛澤東已經公開表示講100個憲法也沒有用,如果我不同意這個憲法那就是白費。法律在共產黨手上根本是一錢不值的。

 

可是他後來就公開對外國記者斯諾說我是無法無天。無法就是完全沒有法律觀念,根本不遵守法律,無天就是根本對於任何超越宗教性的信仰也沒有。就是赤裸裸的權力統治。整個形象到了共產黨1979年以後不能不改變所以有一度也恢復了法律、法院,因為在整個文革期間根本就沒有法院,沒有審判這種事情,所以那是79以後慢慢建立的。但是在建立之中鄧小平也已經說明了不能搞西方的司法,三權獨立之類的絕對是中國不能遵守的。所以這個法律還是要在黨的領導之下。

 

這是一黨專政是他們的基本中心不變的,毛澤東時代如此,鄧小平時代如此,習近平更是如此。習近平要求每個人都信黨,黨高於一切,黨高於一切之下法律當然就談不上了,不過同時,他們為了欺騙外國人,製造好像也是文明現代國家的形象就提出所謂依法治國。它不是講法治,我們講法治是法律是在政治之上的,在任何人之上的。人人都在遵守的就叫法治。它這個是自己立法,以這個法來治理國家,那就是它要怎麼做就怎麼做。隨時可以立個新法改變從前的一些作風這就叫依法治國。依法治國本身也還是維持不住。

 

因為或者法律變得太快來不及施行了,比如說有幾個人在街頭那就是推翻政府、推翻政權。這是很荒唐的東西。法律上是講不下去的。在這個情況之下他們對法律運用有各種不同的方式,反對派的人維權律師在香港出版反共書籍的印書人員只要被抓到就讓你先懺悔,先說自己壞得不能再壞。現在完全明白了。現在完全懂了,要悔過向善了,一切聽黨的話。

 

我相信這個說法雖然現在已經被戳穿了但還是會利用一段時期的。這就是中共對法律的一個基本態度,所以這件事情本身對律師被抓是不奇怪的,因為律師被抓常常發生。去年一年有200多個律師被抓,最近還有一次是50多人被抓,這就是已經不稀奇了。所以法律在中國的地位如果不能改善就可以想像中國一時還走不上一個現代文明的國家的社會,這是非常可惜的。尤其習近平上台以後這個情形更為嚴重,所以這個事情值得注意。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August 14, 2016
关键词: 王宇
其他相关文章
從羅湖橋出走的青年——他在哪裏,那裏就是中國
古道熱腸 談余英時和陳淑平伉儷
解读当代中东困局
戊戌春回——當中國被打回原形
【苹果日報專訪余英時】拒絕變順民 寄語港人:不要放棄
余英时与张充和的诗缘和曲缘
讀《余英時回憶錄》隨筆(之二)
讀《余英時回憶錄》隨筆(之一)
品味蘋果:中大建校前的困乏多情 余英時與錢穆在桂林街
陳寅恪研究因緣記
聲援自由亞洲電台中文部 · 聯署呼籲書 (新版)
中共不是“專制王朝”,而是“極權黨朝”
分明非夢亦非煙——讀余英時先生詩選
做一個有尊嚴的知識人
胡適與二十世紀中國的思想界──余英時陳奎德對話錄
從余英時獲漢學獎說起
余英時:港人不佔中 永無翻身日
秋詞三首
夏日长短调 (一组)
史學泰斗余英時 獲唐獎漢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