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派系政治无法制度化的根源
作者:孙立平
 
 1、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后,客观上要求派系政治制度化,以容纳执政集团内部的施政分歧。实际上,从执政开始不久,在中国共产党内部(主要是上层),在经济社会政策上就开始出现系统性分歧。这种分歧在很大程度上以红区和白区为主要阵营。其实,这种分歧是很正常的,对于这种分歧不要用简单的对错来理解,只是当时没有相关的制度安排来容纳这种分歧。高岗事件便是这种分歧的高潮,这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处理高岗事件时所使用的语言,如“在党内拉帮结派”、“另立山头”、“分裂党”、“夺权”等。说明这些因素都是党内不能容忍的。而高岗事件的解决方式,也为以后类似问题的解决开了先例。
 
  2、理念分歧与权力斗争是难解难分的。所谓理念分歧是高尚的,权力斗争是卑鄙的看法,是错误的。两者合在一起才是派系政治的全部。高岗事件的意义是表明,由于无法将派系政治制度化,只能通过残酷的党内斗争的方式来解决。想象:如果当时坐在一起想出路,大家做一个安排,正式形成以毛为首的社会主义派和以刘为首的新民主主义派,形成派别政治的规则以及制度化的竞争方式,中国的历史可能会根本重写(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这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3、派系政治无法制度化的根源,是列宁主义式的政党政党模式。现代政党是以利益分化的理念为基础的,每个政党都是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的。而列宁主义政党意识形态乌托邦为理念的,就是说,党体现了历史发展的规律和人类发展的方向,是真理的化身。利益可以是多元的,而真理是唯一的。因此,从这种党的理念中,生发不出可以令党内派系政治合法化的基础。不同的理念和主张,统统被归之为正确与错误的分野。所以,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4、由此注定,党内分歧只能用路线斗争来体现,苏共如此,中共如此,诸共都如此。不是一山难容二虎,而是一理不容二主。于是有了中共历史上10次路线斗争。由于将不同的主张等同于真理与谬误之别,同时派系无法公开化,无法也就注定了路线斗争的模式。注意,这里需要路线斗争模式这个词。非公开、无程序、残酷、零和博弈等。
 
  5、无法制度化的派系政治,一般会有常态和非常态两种存在状态。常态化是指,在一场生死博弈之后,一方胜出,形成一个大家服从的权威,此时分歧处于潜伏状态,权威用常规的方式平衡或摆平不同派系。非常规状态是指,矛盾爆发,最后用残酷的方式分出胜负。从历史上来看,这个权威的存在是重要的。如果不存在这个权威,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通过往往是系列的激烈博弈产生权威,要么寻找制度化的安排。前者如延安整风之前到延安整风。后者还没有先例,因为要求的条件太高。
 
  6、文革是非制度化派系政治的极端表现,是其非常规状态。这时的矛盾爆发,最后只能用残酷的方式分出胜负。在有关文革的讨论中,人们经常争论一个问题,毛刘究竟是理念分歧还是权力斗争。其实,派系政治是更好解释,在派系政治中,两个因素是密不可分的。假如像前面设想的,在49年后马上对派系政治做出合理安排,形成制度化的竞争机制,断不会走到文革这一步。反过来说,由于没有这种安排,走到这一步也是必然的。可悲的是,人们对文革的反思仍然停留在某种主张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或者把毛理解为恶魔。非制度化的派系政治,冲破顶层边界,与民众结合,就是当时那个混乱的样子。
 
  7、非制度化派系政治中的规则与潜规则。非制度化的派系政治,并非是完全没有规则的。对于一个具有90多年历史的老牌政党来说,频繁的路线斗争中,形成了一系列的规则与潜规则。有的是形成文字的,有的是没有形成文字的,一般都称之为党的纪律。这些规则与潜规则包括(1)非公开化。不仅仅是过程要严格限制在相应的圈子中,并形成了整套的保密纪律,而且更重要的是严格禁止向圈子之外寻求支持。因此,外部的支持一般会恶化其在内部的处境。内外勾结、里应外合、家丑外扬等都是最被忌讳的。(2)检查、批判与羞辱仪式。一般地说,失败者要做出检查,然后接受胜利者或其他人的批判。其作用,一是对失败的认可,二是统一其他人的态度,三是对失败者进行羞辱。如果不接受这个仪式,将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3)解决胜负以及对政治对手的处理,一般是使用内部纪律而不是国法。包括对刘少奇。据说抓捕“四人帮”前,征求陈云意见, 陈云说,这次可以这么做,是特殊情况,但下不为例。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对主犯江青量刑。许多人主张判处死刑,陈云却力主“不能杀”,认为同“四人帮”的斗争终究是一次党内斗争。有人提出党内斗争也可以杀,陈云依然坚持说“党内斗争不能开杀戒,否则后代不好办”。 陈云甚至最后说,你们坚决要杀,请在会议记录里写上“陈云同志不同意”。但要看到,在毛时代,是将政治斗争路线化,尽量淡化政治色彩,其目的是避免发生全局性的震动。而近些年来,随着整个社会生活的非政治化,只能逐步诉诸法律。
 
  
 
—— 原载: 搜狐微博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ne 7, 2012
关键词: 派系政治 制度化
特别专辑: 百年中国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追寻逝去的民族魂—筹办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纪念活动侧记
从价值转换到历史还原
辛亥革命失败的当代标志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痛悼華叔兼祭辛亥百年
百年風雨︰今朝酒醒何處
革命:摇晃的中国
改良与革命的赛跑
张大春、陈丹青、钱理群、张鸣等聚谈民国话题
著名史家许倬云谈辛亥之后:南京为何让出政权
脱苏入美――两位已故领袖的遗言
一百年前的领导干部
战争岁月——纪念我的姑姑与父亲
雅礼百年沧桑,公益世纪峥嵘
辛亥百年祭
自杀还是他杀?—— “绝望心理学”分析
七律:祭辛亥贺新岁兼给所有朋友拜年
“辛亥百年风云人物学术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将在旧金山举行
记忆力的复苏与历史的再发现
辛亥百年祭(外二首)
百年成都访谈
青春剑
辛亥革命百年“大赦天下”议
臧启芳追思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
中国军队将来是否开枪,取决于下令者开价
中国“国会”百年祭
走出专制统治黑暗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民国对当下立宪进程的意义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民国血脉——百年清华的另一道统
清帝逊位逊给了谁?
美丽岛圆了中国人的百年梦想
辛亥革命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
辛亥革命的侠义精神和未来民主抗争模式
走近宋教仁
「政學系」是中國民主憲政及議會政治最早的踐行者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一)
辛亥革命的政治文明与人道理性--从鲁迅的冷嘲热讽谈起(二)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一)
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
失蹤的“憲法之父”——張君勱
开学伊始——怀念东北大学
辛亥革命与中国宪政法统 (视频)
重评袁世凯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二)
百年心事到灯前
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干部子弟学校六十年:难以革除的权力择校
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
如果我是中国思想的引路人——写给中国的信
民国是历史还是现实?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三)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上四)
辛亥的另一张面孔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
辛亥革命前后的中日关系
朝鲜停战签字,还缘于美国的核威胁
梁旋谈祖父:辛亥革命的启智人——梁启超
一个中国人的影视情结与历史烙印
辛亥革命,一个插曲
中国出版《中华民国史》 台湾心有千千结
“宏大叙事”与“祛魅”——辛亥革命与保路运动的若干解析
辛亥革命与现代中国
袁世凯:“中国华盛顿”的第一天
关于暴力土改与乡村变迁的一点回顾与思考
理想主义或现实主义?
共和国的教科书
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
邓小平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需要另一次新文化运动
被背叛的臺灣寧靜革命
民國法統與中華民國憲法
我以我血荐宪政——汤化龙与宋教仁
重写民国史——从客观评价孙中山开始
中华民国到底还存在不存在?
“大妥协”——清王朝与中华民国的主权连续性
中国需要赶紧迈向“训政中期”
漫长的黎明——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辛亥百年遗产——几个层面的观察(上)
看大陆与台湾如何纪念百年辛亥革命
纵使百年精卫志,依然一梦意难平
对立宪与帝制的历史追问
韦耶劳赫:《中国不引人注目的共和国——世界史阴影中的100年》
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谈辛亥100年
回首辛亥,展望千年专制的最终倒塌
袁世凯曾孙答问:三项罪名真相大白 (多图)
作为政治家的宋教仁
中華民國建立100週年紀念講話
日《每日新闻》: 《中国》戒严「辛亥革命100年」
清华政治学系——在现实与学术之间
辛亥百年看中国宪政法统
百年辛亥的当下意义
中国大陆“民国热潮”背后
统购统销:中国农民六十年之痛
四十年有感
关于近代史的框架与思路
误入歧途的中国司法
从政治控制到社会控制——中国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建立
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
辛亥和民国革命是基督新教式的
辛亥歌劇北京禁演內情
“中国特色”和“东方”的科学
从“1957”年说起
兩岸和平,協議什麼?
在什么基础上谈统一?——谈纪念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成立一百周年
政体转型与公民政治社会
黎元洪:备受歪曲的共和元勋
英《每日电讯报》:温家宝披露他的家人在毛时代曾受迫害
辛亥革命的啟示(上)
辛亥革命的啟示(下)
中国大学精神的演变——在一所大学的演讲
历史遗忘与记忆美容
从改革先锋到反革命:对晚清皇族的一个分析
香港民主與多元化視野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如何“过河”——“法治式威权体制”的“渡轮”论
宪政转型与人格再造的中国使命
红卫兵问题须还原史实后才能说明白!
北京选举观察报告
中国一半多人还处在文革状态
浩气长流,继往开来(中)
百年中国“人”
一种时间的魔术:回归民国
如何读懂我们的历史
谈论民国
燕京末日的前期
孙中山与章太炎、宋教仁的党见之争
民主如何鞏固?——試析辛亥革命中的「革命軍起、革命黨消」論
五十年代的院系调整与社会变迁
流离两岸六十年
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中国法治社会何时实现?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想象的祖国
1952: 中国大学的死与生
《延安頌》讓位給《台灣頌》
台湾有没有这么好?——台湾的政情民情及其历史渊源
救亡圖存,天道寧論——評蘇基朗: 〈有法無天?嚴復譯《天演論》 對二十世紀初中國法律的影響〉
大锅(公共大食堂)害死多少人?
真正的奇迹发生在80年代——《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一书的前言和提要
十五年的变和不变
乘着歌声的翅膀——红歌记忆及其他
沉重的墓碑——读杨继绳《墓碑》
五十年代领导干部的工资住房轿车待遇(访谈)
蒋、毛较量成败谈
关于个人崇拜——反思“东方红”
一位远征军的劳改营遭遇
兩岸學生大不同
香港“左派媒体”60年——《大公报》百年沉浮
粮——变成了杀人的武器
中国向何处去?
我对台湾问题的思考
九岁娃自己搓草绳上吊喽
中国民族主义的多重悖论
中國民間論述反思黨國體制
從威權統治到民主開放──台灣五位總統的歷史功過
谁废除了不平等条约?
有关钓鱼岛的题外话
全家死光
十一 我悲哭的日子
辛亥与中国国运
不是“三千年的变局”,而是六十年的“毛”病
培育仇恨的政权
“半殖民地”状态的终结:再谈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
“以官为贵”国难兴
中國大變革時代的兩岸與民族關係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梦惊天宇白 ——关于国运的一点想法
血腥“土改”的恶果
致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
宪法出场,革命退场
人杀人吃人事件一:
中共新领导核心集体亮相 习近平时代大幕开启
纪念范艺
“常委名單”與“皇族內閣”
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中国为何无法直面大饥荒?
壬辰年三叹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1912
中共藉台商買媒體 明目張膽
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
申领民国护照第一人再致马英九总统函
一顆裹著糖衣的苦葯 (譯文對照修正新版)
出家、思凡、大还俗——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疯狂的像章——文革期间的毛像章崇拜
一九四二與一九六二有何不同
崔健语出惊人:毛像在 我们都是难民
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兴衰——公共食堂和《食堂报告》
改革共识倡议书
其他相关文章
改革的两个陷阱:左陷极权,右陷权贵
极权主义的能量来源于对社会情绪的乌托邦式系统整理
你以为你是谁?
当前最急迫的三个问题——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
当前中国的经济困境与社会转型
共识已经不可能
下半年中国政局将有重大变化
未来的30年,充满着不确定性
反腐制度化的民间想像
撬动新一轮改革的历史进程
恐惧的生产与再生产
极权主义杂谈
从政治腐败到社会溃败
有关重庆模式的两点看法
这一次,变化真的发生了
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社会结构定型与精英寡头统治的初步凸现
社会结构定型与精英寡头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