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刘翔的脚跟腱,盛世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
作者:程映虹

当今中国是个表面盛世骨子里乱世的社会。中国历史上的乱世多异象,何况是外盛内乱之世。这些异象都不用阴阳家用谶纬术去拆解或比附,而是象英国麦田里的怪圈一样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直刺你的眼球,挑战你的想象力。
 
两个多月前,6月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指数在开盘是2346.98,收盘时64.89。第一个数字倒过来读正好是896423周年,第二个数字就不用倒了,顺着念就是。
 
这是一个当今中国最最最敏感的数字,也是一个让很多当代中国国情家看到后扭过头去假装没有看到的数字,一个在平面媒体(或者“主流媒体”)上从来没有可能出现的数字,一个民间常常用5月35日来代称的数字。这么一个数字,竟然摇身一变,以难以操纵的交易结果的形式同一天内两次大摇大摆地现身在股票交易所的电子屏幕上和互联网上,能不令人啧啧称奇吗?
 
如果说这个数字是个异象的话,那么上证所的微波网站很快被黑,则是一个人人都料得到的后续。在中国,富有活力的异象就这样常常被机械的后续遮蔽。
 
然而,这两组数字所体现的异象,还不止它们提醒的那个日期。
 
它们出现在证券交易所的电子讯息栏,这非常纳人寻味。资本主义的证券交易所在“社会主义中国”出现,正是在邓公要用让大家发财来淡化甚至删除对那个日子的记忆的时候。邓公自称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这样说来知父莫若子,一点不错。所以,那两组数字不过是对那些发了和未发的或者被套牢的父母大人的一个善意的提醒:明天是贵公子恩准证交所开张的纪念日。
 
最近刘翔奥运跌倒,也伴随着令人绝倒的异象。刘君上次跌倒,也是在奥运。尽管刘君驰骋赛场久矣,夺金摘银难以计数,但毕竟不如奥运给国人带来的面子更大。诡异的是,这两次刘君出场,从国际奥委会那里领到的身份牌都是1356。
 
上次刘君跌倒后,已有好事者拆解,将这个数字解读为13亿人56个民族。可惜的是刘君出师未捷脚跟腱先裂,不然全国上下不知要为这组数字如何发飚。这次刘君又得这个数字,也重演了那个结果,全国上下嘘声一片。
 
有人说刘君上次得这个数字是偶然的抽签,这次再得,很难用偶然来解释,很可能是中国方面要求的。这种猜测无非有有和无两个答案,但都脱不了异象的解释。如果是故意安排的,那就是有人要让大家看到刘君在哪里跌倒的就在哪里爬起来,用他的能跑善跳见证中国的崛起。但偏偏是又跌了下去,这不是天意吗?
如果不是安排的,而是凑巧的,那不更是天意吗?
 
“凝聚力”是当今中国的大词。这个凝聚力以一种匪夷所思但又是众望所归的形式最后汇聚到刘君的一个脚后跟上,成则举国欢腾,败则举国非议。刘君的脚后跟,更准确的说,脚后跟里的一根筋腱,就是这样承载了13亿人的希望,56个民族的合欢。
 
但冥冥之中就是有一个声音重复说道:这太沉重了,刘君会吃不消的,我们把他解脱了吧。
 
有谁会想到一个运动员的脚跟腱,能被赋予如此的政治象征性,能承载如此的民族主义重任?已经有很多人把刘翔的脚跟病患视为这个杰出运动员的阿喀琉斯之踵,但实际上,它又何尝不是当今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的一个缩微?
 
一个运动员的阿喀琉斯之踵可以很容易找出来,当事人心中也有数。而一个国家的阿喀琉斯之踵就不一样了:你不知道它在哪里,但又知道它无处不在。两个多星期内,北京暴雨致灾,崛起的政绩随着一街东流水而去,同时有江苏启东民变,现在又是辽宁全省工商罢市。
 
两个多星期前没有人会料到这些,但又没人能拍着胸脯说今后三个星期内天下“唯”稳。这就是今天的中国阿喀琉斯之踵无处不在的见证。
 
可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刘翔的脚跟腱在万里之外伦敦的赛场上无声地断裂。
 
一个运动员有病的脚后跟,就这样成了一个政治制度的致命疾患的象征。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ugust 9, 2012
关键词: 刘翔 阿喀琉斯之踵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教育是事业也是使命——读钱颖一《大学的改革》
到达丹麦之前,要先到哥斯达黎加
絕望與希望均為虛妄
就行政長官選舉結果的發言
朝核危机能否破局? 中美峰会才见真章
極權主義緣何成爲全球性災難
悉尼科技大教授、国际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被限制出境
中国之病不在文化,在于制度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香港特首选举2017:林郑月娥当选首位女行政长官
誰當特首,必先確立香港移民自主權
冷静回应伦敦恐袭,勿让恐怖分子得逞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华尔街日报编委预测中共政权
共和国的长子,中国老百姓的钱不带这么烧的!
巨嬰之國?
一个老共产党员想说的几句真话
每一声枪响,都是对这国的礼赞
三十年人文大杀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