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言论管制背后的“清君侧”
作者:白信

 2016年中国政坛的折腾、起伏颇有些戏剧性。继上半年老牌的党内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杂志被重整后,“十一”国庆节前著名的自由派网站“共识网”又遭关闭。共识网几乎是中国境内几经清洗残余的最后一家自由派公共网站,它的关闭自然有些特别的意义。

China Nationalfeiertag - Greenland Center in Jinan City (picture-alliance/dpa)

中国国庆当天,济南市中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表面上看,9月30日似乎是新一波互联网整顿的时间点。此前中国最高法院联合其他机构颁布了有关微信言论取证的规定,9月30日以后执法机关有权获取公民的所有微信言论并作为法庭证据。相信,负责互联网审查的网管部门也搭车对共识网下达了关闭命令,结束这个时常有些不和谐声音的自由派阵地。而早在今年7月间,共识网的姊妹刊物《领导者》就已被迫停刊,共识网的负责人周志兴也坦诚来自"上面"的压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也许,外界很容易得出结论,共识网的关闭标志着过去三年来当局所发起的新道德运动--党内八项规定和反腐、扫黄、"清网"、关停独立NGO和抓捕人权、劳工分子和人权律师等,正将近结束。中国对互联网和媒体的管制已经一个都不留地清理了几乎所有被贴上自由派标签的媒体,完成了党内保守力量过去几年一直叫嚣的"占领意识形态阵地"的攻势。意味着,在2013年初南周事件后愈益严厉的互联网和媒体整顿后,中国最后一个自由主义阵地的消失。

Screenshot Wechat 21ccom.net (21ccom.net)

微信截屏

但是,在政治层面上,也许还不止如此。考虑到以确立"党内新生活准则"为目标、并为明年"19大"做准备的"六中全会"在十月份即将召开,今年以来《炎黄春秋》和"共识网"的相继整顿和关闭,就有了一些别的意涵。

特别是,当我们考虑到共识网的存在不仅仅是一个汇聚知名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论空间,其线下的知识分子活动、讨论和智库功能都相当活跃,常能邀请到各方人士,无论是张木生这样的体制红人,还是改革派老人,或者当红知识分子和年轻新锐理论家,甚至在反恐研讨名义下请到美国退休将领和中国军方高官,所组织的讨论议题和考察路线涉及日本、美国、欧洲等各个战略重点,不能不说,共识网的战略智库角色相当突出,背景相当深厚,与其说是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平台,不如说是有着中共党内力量支持的战略单位。

因此,它的关闭可视为与同样得到党内元老和开明派支持的《炎黄春秋》的命运一样,都反映了习近平之外党内其他力量正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或者那些背后的安全、情报部门正处在混乱之中,无力继续支持这些无论是"出气口"还是"掺沙子"的意见窗口。国际社会和国际智库与媒体也因此丧失了一个宝贵的交流平台。

由此带来对中国政局的影响恐怕是深远的,不止在于公共舆论空间和自由派空间的萎缩。更重要的,中国高层的政策制定,特别是战略讨论,可能因此更趋向封闭和极端。一个封闭的堡垒,最后一个开放的窗口被砖石封上了。这就是北京国庆节日假期所发生的。

 

白信为政治学博士、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October 4, 2016
关键词: 互联网 审查 共识网
其他相关文章
司法獨立不等於法治
小丑政治登上舞台
学者:中国可以选择作茧自缚
俄建“悲伤墙”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
为啥”入世”十五年不能”转正”?有关WTO和TPP的中国细节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戏说北戴河信息的“自相矛盾”
数以万计港人大游行声援“良心犯”抗争者
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61年之后,这部影片终于算是平反了吧
台北大运开幕有惊无险 中国队如期缺席
国际舆论猛烈批评黄之锋事件港府犹说香港法治世界第三
中国出版审查登堂入室走向世界
企业姓党,也能畅行国际市场?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北戴河会议开过了吗?
孝文化起源及孝感文化产业发展思考
英媒:共产党正在“重新定义”中华文化
弱国真的无外交吗?
剑桥大学出版社应中国政府要求删除三百余篇《中国季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