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政治中国
台海两岸
双十节:中华民国的命运
作者:陈奎德 王雪笠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雪笠女士,《公民议报》主编 
 
 
 
退役军人持青天白日旗进入终点总统府前凯道。(夏小华拍摄)
 
 
(点击以下圓形,收听节目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今天是双十节,中华民国已经105周岁了。
 

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又称双十节、双十国庆、武昌起义纪念日、辛亥革命纪念日等,订于1911年武昌起义的发动日10月10日。武昌起义是辛亥革命的开端,起事后的两个月内,中国各地的革命行动陆续成功,最终成功推翻清朝,并于隔年(1912年)元旦建立了中华民国,成为东亚第一个获普遍承认的共和政体。

一、「民国热」:缘起及其意涵

风水轮流转,民国的精气神在60 多年前自大陸流溢汇聚台湾,如今自台湾重返大陆。

1) 大约从2003年开始,中国大陆开始出现「民国热」。

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涌现出一大批民国和国民党的「粉丝」,以中华民国国旗或国民党党徽作为头像,毫不掩饰自己锺爱中华民国的情结。

十月一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节」,但有些中国大陆网友却无心庆祝。他们在等待九天后的「双十节」,即中华民国国庆。

一位山东网友在微博上写道:「很多人都在朋友圈炫着今天的『国庆节』,可我觉得今天却是祖国的受难日,正是在这一天我们民族彻底了沦丧了灵魂,丢掉了根。10.10双十才是我们祖国的生日,希望有天可以名正言顺的庆祝这一天!」

一位湖南网友说:「双十快到了,我虽身在赤祸严重的大陆,但我嚮往青天白日。祝福台湾,祝福中华民国!国庆快乐!」

在怀念民国的大陆人士眼中,民国时期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远远超过1949年以后的任何时期,而民国时期(在大陆与在台湾)的民主思想与实践为台湾的民主化埋下了种子。
有大陆学者指出,在民国初期以及1928至1937年的「黄金十年」中,中国经济都曾高速增长,而几十年后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奇蹟只不过是「回归历史」。

2)而在台湾,中华民国的处境却日益凶险

中共:虎视眈眈,软硬两手

国际:自撤出联合国后,艰险的台湾国际环境

袁红兵教授的《中华民国祭》

中华民国法统对台湾的政治功能:正还是负?

二、中华民国:复辟还是复兴?

关于大陆的「民国热」:

驳「复辟」论

驳「遗老遗少」论

驳「出土文物」论

谁是「历史虚无主义」?

中国大陆民国复兴运动特徵:

「人员组成」

「本土」

「自发」

「文化运动」

「民国范」之风

三、激活中华民国百年法统

1)    启动辛亥革命(1911)法统与共产革命(1949)法统之间的竞争

现代中国是否存在有宪政法统?如果有,它是什麽?附丽于何处?这是一个需要重新省视的根本问题。

面对当代的政治现实,不可否认,现代中国存在两个相互竞争的法统:即,中华民国(ROC)法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PRC)法统。 

2)    中国转型过程中的民国法统、路径及其优势地位

3)    中华民国宪法的中枢作用

4)    未雨绸缪:转型期的政治竞争

5)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海内外的华人同胞,切不可低估了中华民国宪政法统的道义力量,切不可低估中华民国法统在大陆国民众中的感召力。中华民国宪政民主体制,为同共产政权进行和平竞争、逐鹿中原预留下根本的正当性的法统资源,为未来中国走上民主宪政之路垂范立标,留下至关重要的血缘命脉!这是中华民族近代伟大的政治遗产,也是台湾同胞的生命安全线。只有身怀自信,落落大方,坦诚交流,直言不讳,才是真正保障台海安全,保障台湾同胞福祉的根本之道。这一法统,与中国近代国运,一兴俱兴,一亡俱亡,千万不可等閒视之。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October 9, 2016
关键词: 双十节 中华民国
特別專輯: 民國國慶105
百年國運
蔡英文再提两岸关系四不新原则
蔡英文双十节呼吁两岸尽快对话
國慶獻辭
200人同慶雙十 有三民主義先係中國
《荒原异象》前序
其他相关文章
历史时刻:英首相致函欧盟启动“脱欧”程序
马蒂斯中国观里的「明王朝模式」
华盛顿的预算游戏
冯崇义案发酵 澳停止“中澳引渡条约”投票
假如“辱母案”发生在美国
林鄭有三座大山攔路
胡舒立在2013年写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私信
中国新规定:互联网“翻墙”有罪
人生与世界
生命能有多坚强,坐下读读史铁生
雪窦山溪口镇,看蒋家故居
香港新任特首出炉意味着什么?
她是著名作家、学者的女儿,却嫁给了目不识丁的陕西农民
台立委:港特首选举证实一国两制不可行
拆迁杀戮——极权当局未完的掠夺战争
是什么推动了恐怖分子?
此情難再──為何香港不會再有另一個薯片叔叔
KGB妻子日记揭林彪死亡真相:被打死,叶群没在飞机上
23年后,可能不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逃离这个星球
中国禁止澳大利亚教授离境,指其危害国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