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给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的建议
作者:程凯


 

几天前,一位朋友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看到网上一篇文章,批评你写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一个叫《观察》的网站转载了这篇批评文章,还加了《编者按》。我回答朋友:批评我的这篇文章看过了,是一位名叫严家伟的先生写的,最早发表在91日《博讯》网站上,题目叫《不可为罪恶的劳改制度辩护:驳程凯先生的谎言》。据我所知,严家伟先生是四川成都一位知名作家和诗人。他一生坎坷,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坐过牢。如今年近80了,仍不惧国内严酷的政治环境,坚持揭露和批判中共对国家和人民犯下的罪行,颂扬自由、民主、人权,非常值得尊敬。至于他写批评我的文章,那是他的自由,我不会回复他,也不会因为他的文章让我停止了对吴弘达的谴责,当然也不会因为严先生写文章批评我而失去了我对他的尊敬。

 

过了几天,我有空闲时间,打开《观察》网站看一看,果然读到该网站转载的严家伟先生的文章和《编者按》。因为目前主办《观察》网站的“劳改基金会”是吴弘达和“雅虎人权基金”的主要涉事者,我就不能不向该网站表达我的一点建议。

 

首先,把《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照录如下:

 

2016816日,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的陈奎德先生所执掌的《纵览中国》发表了程凯题为《抢救雅虎人权基金》的文章。该文对已故的吴弘达先生极尽辱骂和诅咒,信口雌黄,满口污秽,不但对吴先生本人和劳改基金会污蔑诽谤,而且攻击与吴先生同一年代遭受中共迫害的劳改和劳教“政治犯人”。程凯的文字特色在于语言暴力,但却毫无历史和政治常识,其逻辑之荒唐、智商之低劣令人瞠目,其本人更竭力为中共罪恶的劳改制度辩护,居心叵测,丑态毕露!程的文章发表后,与吴弘达先生同在一个劳改队里的难友们纷纷来信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一位与他辗转多处劳改营并相处长达近二十年的难友甚至表示要去状告程凯。本网在此特刊严家伟先生反驳程凯的文章,敬告程凯本人自尊、自重。”

 

我的建议很简单:

 

既然《观察》网站转载严家伟先生的文章批判我,而且该网站的《编者按》把我的文章和我本人形容得丑陋不堪,那么按照道理,就应该把我的文章附录在严家伟文章的后面,以供读者鉴别和批判。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一文是在读了《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Andrew Jacobs)的一篇报道后写的,杰安迪的报道揭示了吴弘达滥用雅虎人权基金、截留给受害人的救助款、性侵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流落美国的年幼女儿等劣迹。《观察》网站也刊出一篇《劳改基金会关于纽约时报抨击吴弘达先生报道的声明》,也同样拒绝附录《纽约时报》记者的文章。《观察》网站的这种做法有违常理,如果不是疏忽,便是害怕什么。无论疏忽还是害怕,都对我和《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欠缺公平。中共的媒体就这样做:他们批判不同政见,却不让人们知道不同政见说了什么,这叫封锁信息,因为他们害怕。

 

其实我的文章,除了指出吴弘达是个“罪恶的灵魂”和“人渣”外,涉及吴弘达死后“劳改基金会”的,关键有三段文字:

 

“如今雅虎人权基金的钱只剩下不到300万元了,雅虎公司已经与雅虎人权基金脱钩,据说300万已转移到劳改基金会,用于给劳改基金会现职人员发工资。把300万发完,劳改基金会就宣告关闭。说准确点,劳改基金会现职人员正在私分这笔钱,直到分完为止。因此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便成为当务之急。”

 

“吴弘达死后,有何德普等七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发表公开信,质问1730万美元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和剩下300万元的下落。他们的公开信在网上可查到,我请大家上网去看看。如果我的声音不值得重视,那么这些正在苦难中挣扎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质问,总不该不屑一顾吧。吴弘达死后,雅虎人权基金吴弘达的继承者们,理应回答这七位政治异议人士的质问,但他们没有回答。”

 

“如果我得知的上述信息是准确的,那么现职的劳改基金会成员便是吴弘达的共犯,他们在吴弘达死后继续作案。如果我得知的上述信息不准确,那么请劳改基金会告诉海内外关注雅虎人权基金的民众:300万如今在何处?你们在做什么?”

 

再此,我要重申:《观察》网站的《编者按》写了我什么,我不在乎,也不理会,我只关心那“300万如今在何处?你们在做什么?”根据《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的报道:这是在1730万美元“雅虎人权基金”被吴弘达贪污挥霍后仅剩的300万,仍然可以救助许多在苦难中挣扎的国内政治异议人士。在有一个公正机构或人士被推举出来主持这笔资金的善后之前,如果这笔资金少了一分钱,“劳改基金会”的现职工作人员都难以躲避成为吴弘达的共犯继续贪污这笔钱的嫌疑,即使不受法律制裁,也要受良知与道义的谴责。这叫人在做天在看,不给国内政治犯一个回答,不给世人一个交代,事情就不会了结。

 

《观察》网站在《编者按》开头写了一段话:“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的陈奎德先生所执掌的《纵览中国》发表了程凯题为《抢救雅虎人权基金》的文章。”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编者按》把陈奎德先生的名字点出来,强调他“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陈奎德先生出任主编的《观察》网站并非“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当时网站属于《中国信息中心》,《观察》是该中心的网站,该中心与劳改基金会是两个单位。只是在陈奎德先生辞职《观察》而创办《纵览中国》之后,《中心》消失了,吴弘达才把《观察》挂在了劳改基金会名下。我一直是《纵览中国》的作者,《纵览中国》发表我的文章,陈奎德先生一向平安无事,我想这次陈奎德先生因为发表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无辜“躺枪”了。我要问《观察》网站的编辑:如果《抢救雅虎人权基金》这篇文章,不交给《纵览中国》或者其他网站,而交给《观察》,你们敢发表吗?如果今后我再写批评吴弘达、“雅虎人权基金”和“劳改基金会”的文章,你们敢发表吗?如果你们敢,我佩服你们,那么就请先转载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和《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的报道,然后我就再写十篇给你们。到底敢不敢?请告诉我。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10, 2016
关键词: 紐約時報 杰安迪 劳改基金会 雅虎人权基金 中國信息中心 观察
其他相关文章
深入虎穴成虎子 臥薪嘗膽發虎威
十九大选举又要作弊了
金融危机十周年:下一个会是中国么?
强国、矛盾、改革:习近平十九大报告关键词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一个令人震撼的真实故事
当代对自由民主制度的考验
高票意味着政治死亡 ——前东德共产党选举作弊回观
刘晓波的自由之争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孙政才被指控“阴谋篡党夺权”
平论Live | 十九大周小川警告与中国危机大逃亡
中國濫用香港為北韓吊鹽水
從經濟政變看習近平新時代
周小川:中国需防“明斯基时刻”
不再是“遁世之国”的朝鲜,还能依靠中国多久?
汪洋有望“入常”,能否成为经济改革推手?
習大帝專權對香港的影響
任意詮釋《基本法》 香港自治權還剩多少?
风声鹤唳十九大,习近平到底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