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Book Review
文化中国
书评
韧性博弈後的成果
—— 《文革五十年》:毛澤東遺產和當代中國—前言
作者:宋永毅
 
 
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套上下两册的巨着,是全球80多位学者对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最新发现、研究成果。

毛泽东和他发动的文革是一场颠覆了中国社会、人类文明的政治运动,其基因仍在、遗毒犹烈,决定和影响着中国当今和未来。正因为如此,中共将文革研究视为禁区,试图掩盖远未被揭示彻底的罪恶,他们担心其掌权的法理基础被摧毁。

所以,文革发生在中国,真正独立、专业的研究会议却只能在美国召开。由美国着名文革研究专家宋永毅、着名中国事务教授林培瑞等召集的文革50周年国际研讨会,2016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举行,与中国对文革的禁声,形成了讽刺性对比。

这一会议聚集了来自美、加、德、日、中国香港、澳门等地的学者,更有十多位来自中国大陆的重量级文革专家。这样的会议规模和阵容,已属「史无前例」,而且新人辈出,新说迭起,如一些媒体所言,实为一次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有关文革的国际学术会议。

会议向世人昭示了海内外史学家们探究历史真相的勇气和坚韧,对於重构中华民族对文革的集体记忆,极具战略意义。

记录会议成果的这套巨着,注定成为中国当代历史的珍藏。

前言
韧性博弈後的成果

宋永毅

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一百万字、上下两册的题名为《文革五十年:毛泽东遗产和当代中国》的巨着是我在美国编纂的第二本有关文革的论文集。十年以前,在文革40周年之际,我也曾受委托组织过大型的国际研讨会,并在事後找到香港田园书屋出版了题名为《文化大革命: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的两卷本的论文集。

这本新的论文集是今年6月24-26日,在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召开的、题名为「毛泽东遗产和当代中国」的纪念文革50周年的国际研讨会的产物。会议的主办单位有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社会和意识研究中心、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和《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编辑委员会。协办单位有纽约天问联合学会。但在出版计画上大有不同的是:早在一年多以前,纽约明镜出版集团的老总何频先生得知我们即将组织这一会议时,便慨然拍板决定了这一论文集的出版,充分显示了一个出版家的良知和眼光。



在我编纂这本新的论文集时,内心的感受可谓悲喜交加、五味杂陈。

悲的是:十年前我们相聚纽约开文革40周年研讨会时,内心都或多或少地抱着一丝神思遐想:下一个十年能不能在文革的发生地——中国大陆开这样的研讨会?然而,幻想总是温暖的,现实却是冰冷的。和十年前相比,中国大陆的新领导人不仅更严厉地在国内禁止任何有关文革的学术活动,还想把已经前行了50年的历史车轮拉回到黑暗的毛泽东时代去。

喜的是:在政客们千方百计掩盖历史的同时,还有史学家们坚韧不拔的对真相的揭露。虽然历史有时会发生短暂的倒退,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客和学者的悠久的博弈中,前者一定是「胜利者」。虽然学者只掌握形而上的「批判的武器」(思想和言论),但在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的构筑中,并不一定输给政客们的形而下的「武器的批判」(警察和监狱)。在这些投身与文革研究的历史学者身上,我们还看到了自春秋末年齐国史官太史伯三兄弟为纂信史而不畏死的节操和承传。由於他们正气的震慑,篡位的君王最後认识到他只能主导当政时期,而史官却传承千年中华历史。中国千年以来的史官们秉承着「史学、史识、史才、史德」,秉持了「险恶矫诬之人,不足以言史」的信念,成为华夏民族历史真理的扞卫者。

在这次会议中,我们也确实欣慰地看到了韧性博弈後的成果。例如,这一会议聚集了来自美、加、德、日、中、港、澳(门)等地的70多位学者,其中有十位来自中国大陆。他们中有徐友渔、秦晖、王海光、米鹤都、金光耀、李逊、崔卫平等重量级的文革研究专家。

此外,会议还收到了朱学勤、唐少杰、董国强、申晓云、徐海亮等七位大陆着名学者的书面发言和论文。这样的规模,如一些媒体所言,实属「史无前例」了。十年前,在纽约召开文革40周年的国际研讨会时,由於大陆有关方面的阻拦,在上述的知名文革研究专家中,仅有徐海亮教授一人能与会。更令人欣慰的是: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文革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学术课题。既然在中国国内无法进行任何公开的学术研讨活动,与会的学者、尤其是华裔学者都认为:他们在海外学术自由的环境中组织和召开这样的大会就责无旁贷。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真相一定要被揭示,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一定要被保存。



因为中共当局对文革研究的禁锢和阻拦,文革研究是否後继有人的问题一直是缠绕着海内外学界的一个忧虑。其实,有关当局的阴暗企图是一回事,他们能不能使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集体失忆又是另外一码事。尤其是中华民族的史学有着「以史为监」的优良传统,要利用国家机器的力量强迫海内外学界放弃「文革研究」是不可能的。近十年来,不要说海外学界的新生辈层出不穷,中国大陆也出现了一批相当数量的以文革为研究课题的博士研究生。会议的组织者敏锐地发见了这一刚刚浮现的新群体,邀请了六位80後的文革研究新人与会。并以「新一代学人(80後)的文革研究」为题,开启了大会第一天的首场讨论。

这六位来自世界各地(美国、德国、中国、澳门)的五位博士研究生和青年学者是:陈闯创(美国青年学者)、宋国庆(德国佛莱堡大学汉学研究博士生)、刘成晨(澳门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王芳(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後)、杨隽(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生)等。

这几位青年学人尽管都生在文革後,但他们的发言和论文却有着坚实的史料基础和新学科知识的底蕴。首先,他们的研究虽然比较微观,集中在某一个省、市或县,但都以大量的档案史料和现场访谈为基础。例如宋国庆的〈迟到的正义:广西处理文革乱打死人问题的启动〉是他近两年内在广西查找档案和田野调查收集口述资料的结果。再如王芳的〈文革中的工人派系政治——以沪、汉两地为例(1966-1967)〉一文,同样也是她奔波於沪汉两地调查访谈的结果。为此,他们所梳理的历史真相都比较可信和全面。其次,虽然他们的研究都带有个案研究色彩,却也同时显现了现代史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理论知识的学养,在理论上也有一定的开拓意义。例如,刘成晨和他导师郝志东合着的英文论文《理解中国的暴力:以一个县域的土改与文革为例》,是第一次把土改和文革暴力做比较研究的论文,还得出了「1940年代的土改和1960年代-1970年代的文革之间有相当的关联性,其暴力的机理是一脉相承的」的新结论。对一门学科建设而言,及时推出和鼓励学术新人具有相当的战略意义。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洛杉矶研讨会不仅给人以文革研究後继有人的信心,更将沉实地推动该学科今後几十年内的发展。
 
—— 原载: 明镜出版www.mingjingnews.com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6
关键词: 《文革五十年》 毛澤東遺產和當代中國
其他相关文章
胡平演讲如何解读中国之崛起
美国检方对中非跨国行贿案涉案人员提起刑事指控
共享经济在中国只是徒有虚名?
留英“海归”第一人——清朝书生黄亚东
缅甸问题:中国“改口”背后有哪些考量
川普宣布将朝鲜放回恐怖主义支持国名单
毛泽东晚年的一次投降仪式
柏拉图——哲人不王
儒家如何变成御用神话?
中国电动车市场面临需求困境
熊猫外交前景堪忧?
中国人的三粒壮阳药:明君、大侠和廉吏
以道胜,以奇谋——历史细节的意义
民谣集锦(官场篇)
北京大兴大火揭开工业大院安全顽疾
任正非:美国将经久不衰!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
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平论Hot | 津巴布韦政变,穆加贝发表电视讲话拒绝辞职(视频)
《基本法》成了「基本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