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击鼓传花”有来历
作者:程映虹
哀帝庸政七年,于武英殿宣大学士众垂询国策,曰:
“洋媒汹汹,咸谓我朝上有德摩克利斯之剑,下有阿卡琉斯之踵。众爱卿有良策否?”
 
众智囊齐声奏曰:
“皇上勿忧。洋人实惧我朝强盛,此乃妖言蛊惑之计,欲乱我民心,可以传统国粹应之。”
 
上曰:
“国粹虽博大精深,然年来多事,偏方亦穷尽矣。”
 
众学士又奏:
“陛下处深宫,尝闻坊间秘方击鼓传花否?”
 
上曰:
“未也,然愿闻其方。”
 
众学士再奏:
“鼓声可盖流言,花香可掩异味。陛下若令朝臣击传相续,可保皇纲永固。”
 
上大悦,即宣户部,拨纹银九位数,设花鼓纲,俗称永固纲,遍搜民间坚鼓异花。
 
令下,各郡县州府皆筑花鼓台于闹市通衢,使朝官间以艺工乐手蹴鞠健儿,九席为序,五环相接,昼夜击传。一时花香鼓震,洋媒避走,流言不复闻也。
 
不数载,牛皮罄,奇花尽,哀帝斃。毋劳流言,朝纲尽废矣。
 
史公曰:今幼稚园行击鼓传花之戏,已无牛皮奇卉可用,盖哀帝之余荫也,然人多不知。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August 8, 2012
关键词: 击鼓传花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
中国,你的名字叫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