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eries
文化中国
连载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 ------当 代 神 曲--------
作者:唐 夫

第三十五章 英武枪兵郑班长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论语》

 

枪兵中,郑班长是个很不错的警员,他长高大英武,1米8左右的身体,壮实魁伟,穿上合身体格的制服,配武装带,象仪仗队的战士,举行升降国旗的军人。郑班长的肤色微白,不像一般农村人的酱色带红薯样。一如持枪的同僚,他也是来自农村,从部队转业到公安,然后做了监狱看守卒。听说郑班长是这些枪兵中唯一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干活,至于和山姆大叔的黑侄儿交过手没有,不要问他。1977年我在牢狱的时候看他的年龄大约四十多岁,这么说,他当丘八还很小。既然红军都有十多岁的孩子,要农民卖命,焉能不”物尽其用”。论资格他不弱于监狱长,但至今仍然是个一般枪兵,其中的玄妙,只有品格正直者,才有这样的机遇。说穿了还是不会上爬,泾清渭浊吧。注意看郑班长,眼睛有点小,嘴唇微扁,但整体五官协调,让人觉得可近可亲。最主要的是犯人对他尊重,说这看守所里,除了付监狱长魏一清,就数郑班长最善待犯人。具体怎么的善,从我偶尔和他的聊天中,听他爱以反唇相讥,便暗然领会。在那年的年头那样的环境,实属难得。

 

大家赞誉郑班长,是因为他曾经主管看守所的犯人伙食的日子,就仅有的条件下,力所能及把食品搭配的份量做得尽善尽美。这样操心一般人做不到,具佛家语叫慈悲为怀。按照当局的限定标准,犯人的每月总计金额不得高于当年的城市最低生活八元。也就是说,每个犯人的每天所有消耗费用只有人民币两角五分左右。就这点吊命的钱,不搔首抓腮精打细算,能把握犯人的肠胃的伸缩度,获得诺贝尔不难了。陋就简的开支,恰到好处的购买,在最可能的情况下,使菜蔬混同于一人一天八俩的定量中,不至于饿得像做靠墙蜥蜴。郑班长任职期间,犯人们感觉出来没有的满足和愉快。与后来接任的邵管理所作所为,有霄壤之别。吃在牢狱是头等大事,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四川穷困到街头逃荒要饭年年有,后话说,要吃粮找(赵)紫阳,可见好官之少。1976年春季,北碚来了浩浩荡荡的邓小平老家安岳(即广安岳池两县地名)的农民,饥寒交困,惨不忍睹。重庆钢铁厂的一个退休工人,老光棍,从来没有挨过女人,趁机花六毛钱买了女孩说做干女儿,成了笑柄。被金氏大全漏掉。一次我在街头餐馆里买得早餐油条豆浆,坐下就见几个农民走过来,就站在旁边,木然不动,饿的眼色盯住桌面,令人无法下咽,我不动口也不动手,起身就走,让他们分食去。邻近的重庆制药五厂里有做了葡萄糖的玉米渣,本来是给猪吃,那时也成了农民排队候吃的主食。我每见此景,不由想吼:”你们都快饿死,还在街头干啥,找政府,冲区委去!”他们说去的都被抓起来塞进货车拉出回去。这就叫人民政府。难怪会用坦克压人民。说远了,还是回归郑班长。

 

每到我在风门边无聊看天的时候,恰好又是他值班,静静的牢房中,听到他铿锵节奏的皮靴脚步声,以及慢慢出现的身影,悠悠的移动。我忍不住会和他有意无意聊起。

 

“嗨!郑班长,你不该来值班哟!”我取笑他:”你看我们都饿得黄皮寡瘦一个个的,你挎枪还不如挎菜篮帮我们买回点价廉量多的吃的,真是大才小用。”

 

    “革命工作,高低贵贱都一样,哪个喊(‘叫’)你不老实,要进来吃八俩。再不满足,以后吃六俩都有可能。”郑班长故作官腔,其实,他心里很高兴,又装模作样。”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谁干都一样。饿一点不要紧,对你们改正错误有好处呀,那叫严格要求嘛!只有这样,你们才知道锅耳朵是铁倒的(俚语,即‘才知道厉害’)。”他开始忽悠我们了。

 

“嘿嘿!哪还行吗?如果我们饿得去(死)了,你们不失业呀。”我以牙还牙对他:”其实,你们也不舒服,上级叫你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干错也是干,干对也是干。整彭德怀的人马也是你们整,整刘少奇人爪牙也是你们整,整林彪的部下少不了你们,恐怕现在整邓小平的喽罗也是你们,整来整去,一会上,一会下,难道你们心里没有打米碗(注意,主见)呀?”

 

“这些事我们不管,我们只把你们看得规规矩矩,不乱说乱动就是了。革命嘛,有真有假的啥,还不是你这些想当官,才闹来闹去,说不定隔几天你出去又进办公室,成了上司,关我屁事。你们嘛,即来之,则安之。”

 

有时候他站在牢房过道对面,相距六七米,几个舍房的囚犯同时向他对聊。这个风门里问,那个风门里求:”郑班长,还是你来弄伙食哟,我们吃得饱些”那个牢房的又说:”那个狗日的邵管理瞎整,弄得人都站不起了。”又这下,郑班长又严肃了:”不许乱说,老老实实在这里听候判决,以后判了就吃得够了。”犯人们都知道判决之后的服刑,至少空气不限制,可以干活,吃劳动量,那渴望之情,自不待言。其实,郑班长与监狱长有矛盾,这事大家都知道,有时候郑班长和犯人吹牛的时候,监狱长进来看见,觜里叽哩咕噜要说郑班长两句”哎呀,你值班说这些干啥嘛。就立即走过去。郑班长也不理他,各自走开。

 

“怎么紧倒(意指‘长久,还’)不判呀?都要饿死了。”

 

“总有一天要判的,急也没有用。就趁现在好好反省,然后重新做人。”郑班长打哈哈。有时候他也透露点风讯,说现在外面的菜蔬价格降了等等。总的说来,大家对他从心里佩服和敬重。但这样的人每个单位都有,但不走运是共性。

 

自从他与监狱长合不来 被剥夺了管理大权,而后是邵管理接任,就弄得犯人天天都成了”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一小撮坏分子难受之时。”人民大众开心不开心我们不知道,但囚犯是饿得脸青面黑,饥饿象毛毛虫爬做咬嗜犯人的肠胃。

 

郑班长说话诙谐幽默,是执勤的枪兵里少有的常与犯人吹牛的枪兵,他说话艺术而又意味深长。不时给人以暗示或者透露一点不违反原则的消息。

 

想到牢狱的日子,想到郑班长的面容,看到他对囚犯的同情,觉得坏党里也有好人,比如后来的胡耀邦,赵紫阳等就值得怀念和赞扬。曾读到关于描写牢狱生活的过来人之文,总觉不怎么全面,很多笔下的人物,不但对立,也不合人性。有的麻木板刻,脸谱明显。不过,坏党里好人没有好下场,值得深思。有人怪现在人多,可那时候的人比现在少得多,吃的糟糕到极点,据说还不如抗战的日子。二战时候也没有粮食定量,那是国难当头。

 

第三十六章 乐呵呵的刘班长

 

矮子有一条妙计,能使他比巨人还高,那就是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可是巨人却让他这样做,这真是怪事;而且他还佩服矮子的伟大,那就是道地的愚蠢了。人类的天真就是这样。

                                                     ――雨果《笑面人》          

 

我想在继续写我的当代神曲系列的这个时候,逐一把管理人员介绍,比如看守所里有正副监狱长两名,邵管理单独财务生活,一名女炊事员,前文所述。7名班长里只有一二涉及,不很清晰。他们是:刘(富成)班长,欧(华励)班长,曾班长,郑(京立)班长,彭班长,华(龙国)班长,何班长。预审员两名:一个姓黄,一姓蒋,这些名字都是音译,平常听着喊叫而至今不忘,估计有的已经离开人间。如果将来有一天,谁想改写剧本,拍摄成影片,希望就照我说的模样与好莱乌协商,莫把胖瘦高矮颠倒。

 

这样一来,以后在我提到谁,看总可以想象其模样,更添生动情趣,何乐不为。

 

班房之长则为班长,这和部队不一样,要带领十二个兄弟冲锋才算。而班房里犯人时多时少,根据党的需要。就刘班长而言,当然是很牛的班长。牛是指他的个性,愚顽中憨厚,稳沉里轻佻。他的模样乖巧,语言别致,和蔼可近。在牢狱里,刘班长属矮个之最,一米五左右。因为矮小,公安制服就对他很不客气,不知是裁缝大意呢,还是他要划得来的,穿上身就象家长为孩子作了远景规划,提前量留够,一如我幼小的衣服到穿得合身时已经补丁重叠。所以我看刘班长的衣服就接近于长衫,边沿靠近膝盖,模样更是矮上加矮,只见两只短短的脚在移动上身,又找不到西门庆打架。他是典型的农民模样,要是担一挑菜上街,说不定还要被市场管理人员罚款,那当然是谁也不知道他腰里还有硬家伙才敢。刘班长的脸有点小,给人以老鼠嗅觉灵敏时的感觉,这更增添了他的幽默意味。他住家就在监狱附近,老婆肯定是贫下中农,而且治家有方,把那刘班长的头发梳得象伪国庆节的小学生,软软的耷在额上,幼稚天真的神态油然而显。

 

刘班长名字叫刘富成,是我厂小车驾驶员刘富杰的堂弟,为此,他知道我比别人更详细。我在牢狱里和刘班长说话直来直去,很平等的,时有玩笑可开。本来刘班长就是重庆人说的那种活活嘿(容易相处,大模大样,不拘小节类)人。这样的人在中国最不吃亏,升官降职他都无所谓,随遇而安,知足长乐。野心和贪婪与他无缘,欲望与渴望为其所弃,这样的人活得最自然,少压力,少负担。我想起果哥理作品死魂灵里中主角的马车夫,拿着任何书看起来都一样的感觉,只要眼睛在移动,很知天乐命,刘班长就属这类。

 

和犯人说话,刘班长嘻嘻哈哈,从来不认真的,所以我对他更是肆无忌惮。看刘班长踢踏的脚步声进来巡视,我如果在风门的话。

 

“嗨,刘班长,昨天回去挨打没有。”有时候我就这样和他玩笑:

“我挨打不挨打关你屁事啊。”他一听,把眼睛一竖:

“你老婆凶啊!我是晓得的。”我说。

“乱说,她凶不凶还敢在牢房里来横啦。”他那表情还真比演习的进入脚色更投入。

“那你在家就吃二面苦了。”我有时候这样逗乐他。

“要是我没有吃二面苦呢,你拿什么来和我打赌?”他又说得一本正经。

“那你得放我出去看了才知道。”

“哼!还想我放你,也给我弄个八俩来吃是不是?!”刘班长故着愤怒的样子,眉头一下有了皱纹。

 

有时候我问他的杀猪啊,种地没有啊,怎么说都可以。所以,在牢房里刘班长最好对付,而他从来不凶神恶煞的装模作样,一付吊儿浪当的样子,干这活明明的是在混饭吃。我说要是犯人想越狱,拿就会想到刘班长值班机会最好。

 

刘班长的服装是从来不整洁的,邋邋遢遢,可能吃饭之后掉在胸前的稀饭浆还留着痕迹。那身干警服加长长的驳壳枪吊吊夸夸的,说他是拿破伦的兵从莫斯科回来也恰如其分,当他是抓壮丁来的也可,做造反的武斗角色也大差不差。至少,要是让他上战场,举白旗的活算他的,当逃兵就他是长跑和短跑的冠军,速度领先没有话说。刘班长就是这么简单好耍的人。严格说来,看守所里有刘班长这样的枪兵,大家会把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弄歪,说是敌人,还不如说是宾馆卫士还好些。因为牢里屋外,几乎是一团和气。所以,刘班长值班的时候,就没有了恐惧,严肃,森严和沉沉死气。

 

我在牢狱的时候,可能刘班长30多岁,现在应该有六十左右。

 

当我想到刘班长的时候,就觉得人性的流露,并非是什么阶级说什么话,还是有纯真的东西。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关键词: 《中国看守所角落》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格雷斯·穆加贝:津比布韦第一夫人何许人也?
平论Live | 从俄罗斯电影《危楼愚夫》看中国现实危机 (視頻)
《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出版的前前后后
全球化抛下美国继续前进
俄国十月革命的三点教训
美国时代结束了吗?
中国投行不再顺风顺水
资本主义与民主:不稳定的联姻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下)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上)
俄专家分析中国开始限制朝鲜留学生
川普總統9月19日聯合國大會演講
北京四中父子谈为啥要去美国读书
154位诺贝尔奖得主要求中国放行刘晓波夫妇到美国医治
我与萧光琰的苦涩友谊(下)
我与萧光琰的苦涩友谊(上)
沃尔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国谜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