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eries
文化中国
连载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 ------当 代 神 曲--------
作者:唐 夫

第三十五章 英武枪兵郑班长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论语》

 

枪兵中,郑班长是个很不错的警员,他长高大英武,1米8左右的身体,壮实魁伟,穿上合身体格的制服,配武装带,象仪仗队的战士,举行升降国旗的军人。郑班长的肤色微白,不像一般农村人的酱色带红薯样。一如持枪的同僚,他也是来自农村,从部队转业到公安,然后做了监狱看守卒。听说郑班长是这些枪兵中唯一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干活,至于和山姆大叔的黑侄儿交过手没有,不要问他。1977年我在牢狱的时候看他的年龄大约四十多岁,这么说,他当丘八还很小。既然红军都有十多岁的孩子,要农民卖命,焉能不”物尽其用”。论资格他不弱于监狱长,但至今仍然是个一般枪兵,其中的玄妙,只有品格正直者,才有这样的机遇。说穿了还是不会上爬,泾清渭浊吧。注意看郑班长,眼睛有点小,嘴唇微扁,但整体五官协调,让人觉得可近可亲。最主要的是犯人对他尊重,说这看守所里,除了付监狱长魏一清,就数郑班长最善待犯人。具体怎么的善,从我偶尔和他的聊天中,听他爱以反唇相讥,便暗然领会。在那年的年头那样的环境,实属难得。

 

大家赞誉郑班长,是因为他曾经主管看守所的犯人伙食的日子,就仅有的条件下,力所能及把食品搭配的份量做得尽善尽美。这样操心一般人做不到,具佛家语叫慈悲为怀。按照当局的限定标准,犯人的每月总计金额不得高于当年的城市最低生活八元。也就是说,每个犯人的每天所有消耗费用只有人民币两角五分左右。就这点吊命的钱,不搔首抓腮精打细算,能把握犯人的肠胃的伸缩度,获得诺贝尔不难了。陋就简的开支,恰到好处的购买,在最可能的情况下,使菜蔬混同于一人一天八俩的定量中,不至于饿得像做靠墙蜥蜴。郑班长任职期间,犯人们感觉出来没有的满足和愉快。与后来接任的邵管理所作所为,有霄壤之别。吃在牢狱是头等大事,二十世纪的七十年代,四川穷困到街头逃荒要饭年年有,后话说,要吃粮找(赵)紫阳,可见好官之少。1976年春季,北碚来了浩浩荡荡的邓小平老家安岳(即广安岳池两县地名)的农民,饥寒交困,惨不忍睹。重庆钢铁厂的一个退休工人,老光棍,从来没有挨过女人,趁机花六毛钱买了女孩说做干女儿,成了笑柄。被金氏大全漏掉。一次我在街头餐馆里买得早餐油条豆浆,坐下就见几个农民走过来,就站在旁边,木然不动,饿的眼色盯住桌面,令人无法下咽,我不动口也不动手,起身就走,让他们分食去。邻近的重庆制药五厂里有做了葡萄糖的玉米渣,本来是给猪吃,那时也成了农民排队候吃的主食。我每见此景,不由想吼:”你们都快饿死,还在街头干啥,找政府,冲区委去!”他们说去的都被抓起来塞进货车拉出回去。这就叫人民政府。难怪会用坦克压人民。说远了,还是回归郑班长。

 

每到我在风门边无聊看天的时候,恰好又是他值班,静静的牢房中,听到他铿锵节奏的皮靴脚步声,以及慢慢出现的身影,悠悠的移动。我忍不住会和他有意无意聊起。

 

“嗨!郑班长,你不该来值班哟!”我取笑他:”你看我们都饿得黄皮寡瘦一个个的,你挎枪还不如挎菜篮帮我们买回点价廉量多的吃的,真是大才小用。”

 

    “革命工作,高低贵贱都一样,哪个喊(‘叫’)你不老实,要进来吃八俩。再不满足,以后吃六俩都有可能。”郑班长故作官腔,其实,他心里很高兴,又装模作样。”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谁干都一样。饿一点不要紧,对你们改正错误有好处呀,那叫严格要求嘛!只有这样,你们才知道锅耳朵是铁倒的(俚语,即‘才知道厉害’)。”他开始忽悠我们了。

 

“嘿嘿!哪还行吗?如果我们饿得去(死)了,你们不失业呀。”我以牙还牙对他:”其实,你们也不舒服,上级叫你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干错也是干,干对也是干。整彭德怀的人马也是你们整,整刘少奇人爪牙也是你们整,整林彪的部下少不了你们,恐怕现在整邓小平的喽罗也是你们,整来整去,一会上,一会下,难道你们心里没有打米碗(注意,主见)呀?”

 

“这些事我们不管,我们只把你们看得规规矩矩,不乱说乱动就是了。革命嘛,有真有假的啥,还不是你这些想当官,才闹来闹去,说不定隔几天你出去又进办公室,成了上司,关我屁事。你们嘛,即来之,则安之。”

 

有时候他站在牢房过道对面,相距六七米,几个舍房的囚犯同时向他对聊。这个风门里问,那个风门里求:”郑班长,还是你来弄伙食哟,我们吃得饱些”那个牢房的又说:”那个狗日的邵管理瞎整,弄得人都站不起了。”又这下,郑班长又严肃了:”不许乱说,老老实实在这里听候判决,以后判了就吃得够了。”犯人们都知道判决之后的服刑,至少空气不限制,可以干活,吃劳动量,那渴望之情,自不待言。其实,郑班长与监狱长有矛盾,这事大家都知道,有时候郑班长和犯人吹牛的时候,监狱长进来看见,觜里叽哩咕噜要说郑班长两句”哎呀,你值班说这些干啥嘛。就立即走过去。郑班长也不理他,各自走开。

 

“怎么紧倒(意指‘长久,还’)不判呀?都要饿死了。”

 

“总有一天要判的,急也没有用。就趁现在好好反省,然后重新做人。”郑班长打哈哈。有时候他也透露点风讯,说现在外面的菜蔬价格降了等等。总的说来,大家对他从心里佩服和敬重。但这样的人每个单位都有,但不走运是共性。

 

自从他与监狱长合不来 被剥夺了管理大权,而后是邵管理接任,就弄得犯人天天都成了”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一小撮坏分子难受之时。”人民大众开心不开心我们不知道,但囚犯是饿得脸青面黑,饥饿象毛毛虫爬做咬嗜犯人的肠胃。

 

郑班长说话诙谐幽默,是执勤的枪兵里少有的常与犯人吹牛的枪兵,他说话艺术而又意味深长。不时给人以暗示或者透露一点不违反原则的消息。

 

想到牢狱的日子,想到郑班长的面容,看到他对囚犯的同情,觉得坏党里也有好人,比如后来的胡耀邦,赵紫阳等就值得怀念和赞扬。曾读到关于描写牢狱生活的过来人之文,总觉不怎么全面,很多笔下的人物,不但对立,也不合人性。有的麻木板刻,脸谱明显。不过,坏党里好人没有好下场,值得深思。有人怪现在人多,可那时候的人比现在少得多,吃的糟糕到极点,据说还不如抗战的日子。二战时候也没有粮食定量,那是国难当头。

 

第三十六章 乐呵呵的刘班长

 

矮子有一条妙计,能使他比巨人还高,那就是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可是巨人却让他这样做,这真是怪事;而且他还佩服矮子的伟大,那就是道地的愚蠢了。人类的天真就是这样。

                                                     ――雨果《笑面人》          

 

我想在继续写我的当代神曲系列的这个时候,逐一把管理人员介绍,比如看守所里有正副监狱长两名,邵管理单独财务生活,一名女炊事员,前文所述。7名班长里只有一二涉及,不很清晰。他们是:刘(富成)班长,欧(华励)班长,曾班长,郑(京立)班长,彭班长,华(龙国)班长,何班长。预审员两名:一个姓黄,一姓蒋,这些名字都是音译,平常听着喊叫而至今不忘,估计有的已经离开人间。如果将来有一天,谁想改写剧本,拍摄成影片,希望就照我说的模样与好莱乌协商,莫把胖瘦高矮颠倒。

 

这样一来,以后在我提到谁,看总可以想象其模样,更添生动情趣,何乐不为。

 

班房之长则为班长,这和部队不一样,要带领十二个兄弟冲锋才算。而班房里犯人时多时少,根据党的需要。就刘班长而言,当然是很牛的班长。牛是指他的个性,愚顽中憨厚,稳沉里轻佻。他的模样乖巧,语言别致,和蔼可近。在牢狱里,刘班长属矮个之最,一米五左右。因为矮小,公安制服就对他很不客气,不知是裁缝大意呢,还是他要划得来的,穿上身就象家长为孩子作了远景规划,提前量留够,一如我幼小的衣服到穿得合身时已经补丁重叠。所以我看刘班长的衣服就接近于长衫,边沿靠近膝盖,模样更是矮上加矮,只见两只短短的脚在移动上身,又找不到西门庆打架。他是典型的农民模样,要是担一挑菜上街,说不定还要被市场管理人员罚款,那当然是谁也不知道他腰里还有硬家伙才敢。刘班长的脸有点小,给人以老鼠嗅觉灵敏时的感觉,这更增添了他的幽默意味。他住家就在监狱附近,老婆肯定是贫下中农,而且治家有方,把那刘班长的头发梳得象伪国庆节的小学生,软软的耷在额上,幼稚天真的神态油然而显。

 

刘班长名字叫刘富成,是我厂小车驾驶员刘富杰的堂弟,为此,他知道我比别人更详细。我在牢狱里和刘班长说话直来直去,很平等的,时有玩笑可开。本来刘班长就是重庆人说的那种活活嘿(容易相处,大模大样,不拘小节类)人。这样的人在中国最不吃亏,升官降职他都无所谓,随遇而安,知足长乐。野心和贪婪与他无缘,欲望与渴望为其所弃,这样的人活得最自然,少压力,少负担。我想起果哥理作品死魂灵里中主角的马车夫,拿着任何书看起来都一样的感觉,只要眼睛在移动,很知天乐命,刘班长就属这类。

 

和犯人说话,刘班长嘻嘻哈哈,从来不认真的,所以我对他更是肆无忌惮。看刘班长踢踏的脚步声进来巡视,我如果在风门的话。

 

“嗨,刘班长,昨天回去挨打没有。”有时候我就这样和他玩笑:

“我挨打不挨打关你屁事啊。”他一听,把眼睛一竖:

“你老婆凶啊!我是晓得的。”我说。

“乱说,她凶不凶还敢在牢房里来横啦。”他那表情还真比演习的进入脚色更投入。

“那你在家就吃二面苦了。”我有时候这样逗乐他。

“要是我没有吃二面苦呢,你拿什么来和我打赌?”他又说得一本正经。

“那你得放我出去看了才知道。”

“哼!还想我放你,也给我弄个八俩来吃是不是?!”刘班长故着愤怒的样子,眉头一下有了皱纹。

 

有时候我问他的杀猪啊,种地没有啊,怎么说都可以。所以,在牢房里刘班长最好对付,而他从来不凶神恶煞的装模作样,一付吊儿浪当的样子,干这活明明的是在混饭吃。我说要是犯人想越狱,拿就会想到刘班长值班机会最好。

 

刘班长的服装是从来不整洁的,邋邋遢遢,可能吃饭之后掉在胸前的稀饭浆还留着痕迹。那身干警服加长长的驳壳枪吊吊夸夸的,说他是拿破伦的兵从莫斯科回来也恰如其分,当他是抓壮丁来的也可,做造反的武斗角色也大差不差。至少,要是让他上战场,举白旗的活算他的,当逃兵就他是长跑和短跑的冠军,速度领先没有话说。刘班长就是这么简单好耍的人。严格说来,看守所里有刘班长这样的枪兵,大家会把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弄歪,说是敌人,还不如说是宾馆卫士还好些。因为牢里屋外,几乎是一团和气。所以,刘班长值班的时候,就没有了恐惧,严肃,森严和沉沉死气。

 

我在牢狱的时候,可能刘班长30多岁,现在应该有六十左右。

 

当我想到刘班长的时候,就觉得人性的流露,并非是什么阶级说什么话,还是有纯真的东西。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关键词: 《中国看守所角落》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听局中人谈幕内事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自由主义秩序会幸存下来吗? ——一种思想的历史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屠夫吴淦通过律师发表个人声明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资本主义、个人主义和信任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