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eries
文化中国
连载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 ------当 代 神 曲--------
作者:唐 夫

第三十七章 木头枪兵曾班长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坐前移。
                               ――施耐庵《水浒》第二回

 

 

既然一个人有一个人面孔,那么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因而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境遇,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形态。就象世界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没有相同的人生和命运的道理一样。紫微星斗数说人生为星曜排列的不同宫位,可观察人的容貌,性格倾向,聪明才智等,但我敢肯定曾班长一定是哪点没有排对,才显得不伦不类。

 

曾班长个子不但矮,还兼单瘦,衣服穿得比刘班长稍微规矩点,面目很一般,一般得你见了他之后会立即忘却,就象你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伸了个懒腰,完全不渴的时候喝了口白开水,绝不会在心灵上留写任何痕迹。他的平庸,简单,乏味,就象没有盐的咸菜,没有色彩的画面,没有树木的原野,,没有鸟语花香的春天。他的脸色和五官几乎找不到特产。比如眼睛不亮也不暗,鼻子不大也不小,嘴唇不翘也不卷,说来搭配得可以嘛,又怎么看也不美。

 

这样的人无论在那里都是很群众的群众,很百姓的百姓。看他每天撞钟似的值班,按照巴浦洛夫的原理吃饭,他准时的环视,一步步的走去走来,一个舍房连一个舍房,用他那獐头鼠目的天才形象在风门边停留一刻,冷峻的目光象破旧的电筒光在里面环视一圈就离开,步伐声声将他带到下一风门。他沈默寡言,不苟言笑,永远有严冬一样对待我们的神态,守卫在监狱看守员的岗位。这样的人没有思维,没有头脑,没有杂念和私心,甚至根本不知道怎么生存。也可以说这样的人只有杂念和私心,最知道怎么生存,别人的事他一概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三言两拍里说:知人知面牢缄口,谁是谁非暗点头,这么优秀的祖训对他而言,牢不牢都是缄口,是与非都不点头。那坚持原则的嘴巴,甚至比泥菩萨微笑的时候更安全保险。李志绥说他在毛泽东身边22年而获得善终,就靠这点本领。依我说呀,要是汪东兴把他调到毛主席身便,老人家再想整死好几个亿都不忌讳让曾班长知道或者明白。这样的人活着本来多余,死去仅是数数。他的本职工作就是两小时的岗位,两个班一天,上午,夜间,挎枪,走步,机械得和月亮对地球那么简单。所有的空时间,他坐在岗亭里看着关闭的牢房,看着太阳的高矮,月亮的浓淡,你看他那么无思无欲,他觉得自己有鼻有眼。在那近千天的牢狱生活中,我几乎记不得和他还有过什么语言交流,只有他的模样,和形态我记得,而这样的记得也是说不出的简单。

 

如果这样的性格的男人,做丈夫的话,妻子不弱智,就得罚他跪搓衣板,每周一天,每月四天,从腊月初就跪到最新的元旦,因为实在太无聊的家庭只有把他用来出气才心安。反之,这老婆就当他是神仙,毕竟梆梆枪吊在屁股上,就等于端了铁饭碗。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讨过老婆,那年头的四川女人嫁汉为的是穿衣吃饭,他很可能不愁有暖席之糠妻;更不知道有没有孩子,要有估计也会是留级的冠军和呆头鹅的模范。如果他运气好做了将军,那这支部队绝对只有挨打而不击还到只剩他一个光杆,要是做了中国最有抱负的总统,那我们只有回到北京的周口店,再去找柴块块来钻木取火。因为他从来不思进取,国家的发达之道只有回首五千年。

 

曾班长就是这样的人,农村当兵,转业到公安,然后就分配来看守所里做了挎梆梆枪的老板,一辈子的生活就满足于那块小小的地盘,走过去,走过来,直到生命的终点。

 

我觉得真怪啊,公安人员都是来自农村人,从部队转业而成为不断的”货源”,各单位的头头几乎也是这样的主流人员,共产党将基础管理都交给农民,觉得十分安全,知识分子嘛,听他们的话,把智能当成温顺的哈巴狗儿任农民牵来旋转,让这些人愉快使唤。在毛泽东时代,从以陈永贵为代表的文盲总理到最小的单位车间主任,干部的队伍,几乎都是农民,都是来自农村的军人而安置,可能这主要的原因是毛主席叫城市人管反修防修越来越麻烦。我看到我们单位的干部多数是部队来的农民,监狱里更是全部的农民军人换装在线。象曾班长那样的枪兵,看见我们内心怎么的想:

 

你们这些城市的家伙吃了75%的细粮就知道胡来,老子不把你们看得牢牢的,你不晓得农民的利害!

 

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够静静的走着,想到这样深奥的念头在心里徘徊。

 

 

第三十八章 愚顽守旧何班长

 

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

                                ――吴承恩《西游记》

      

    何班长叫什么名,我从没有听说,这倒无所谓,从形态外貌上看能他肯定是个人就行了。

 

    如果在牢房里以矮个子比赛,刘班长是当仁不让的冠军,曾班长算亚军,这么说,让何班长拿个铜牌是没有问题。我看他上不达一米六,也下也就在一米五九左右。论年龄他可能在7个班长之中可能最长。那时候我看他在四十五岁以上,算起来现在该是七十出头好几,但愿他还活着,谢天谢地,有时候这种人真的能活。何班长肤色沈酱松弛,就象陕北的泥土下雨之后翻起来看,黄中带黑。当然,那张脸上除了两个鼻孔,还找不到别的蚯蚓窟隆。他的脸型椭圆,略露瓜子样,要是生为女人,不似西施,也算貂婵;若远杨玉环,则近赵飞燕,可长在男人的颈项之上,就不那么美观悦目,显得阴阳失调,顾盼无奈,使登徒子哭笑不得。

     

    何班长最糟糕的是眼睛和嘴唇,眯着总带睡意,有时候还许长点眼屎标点,精神显得阳痿乏力,不知是年长的原因,还是妈妈怀他受了冤枉气,造成先天肝肾阴虚,中气不足。我每见他就想到用明代医家李东桓的培土之法,把他的脾脏弄好,来点十全大补汤,再多加些参茸芪类,看能不能让他壮阳几天。当然,那时候没有伟哥,中药有时候来得慢极。要不选用中医八法:汗、吐、和、下、温、清、消、补试为参考,再用张仲景的温中和下来治,重在温、清,将其邪气,邪念开除,那倒可能有利于他重新做人。

      

    他的嘴唇厚而不严,展露黄牙,下巴微尖,不说话能让人感觉烟味施毒。要是这家伙在缅甸缉毒,那他的盒子炮里肯定要装白粉,瘾来登了就给自己一枪,才有精神去金三角找匪首大纛谈秘密进货的原则。然后抓几个小妖怪去搪塞就立三等功。曾经张学良就带起鸦片烟神智不清的指挥千军万马,那成战无不败,被太君吓得裤裆里尿流的情景,至今还为爱国者津津乐道。不过,他居然能把蒋介石弄到绝境去和共产党玩儿童游戏,自己输得很可以,还能让中国人没有不不吃大亏的。所以,到死他都不回大陆来,说穿了是问心有愧,稀里胡涂就害了六亿人,别看他还是公子哥儿。当然,何班长永远没有那样的本领和运气,但坐在岗亭里就叭嗒叭嗒的抽叶子烟,那是少不了的。

     

    何班长走路冲冲的,不漫不枝,中通外直,一杆盒子炮吊在武装带下,看起来就象传令兵帮首长背的,总不那么协调,我看他的挎枪样子,就想到沈从文在湘军里的干活。当然,这不可同日而语,毕竟,小沉还兼有整理书香之责,便歪打正着,由此而成了教授。而老何班长呢,背着那枪就在生命的顶点登峰造极。挎上这破枪的感觉于他,好比才进初中的劣等学生,就拿到诺贝尔奖金。

     

    何班长有自己独体的气势,冷眉冷眼,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和犯人保持相当于二万五千里的距离,除了呵斥,就是吵骂,当然这是因为犯人总要把头颅伸出风门去看看,而且偶尔还要和隔壁的聊聊,这属于违纪之行,被他瞧见,就得高声怒骂:”嘿….,那某号房的,你狗日的还不吧头缩进去唢,是不是还要捣蛋迈(‘啦’之喂),老子过来没有你的好的。”当他一动身,犯人就赶忙把头缩进来。据说有的犯人整他,就捉跳蚤放在风门口,等他的出现在风门的时候,跳蚤好象很懂得反党复辟的原理,一蹦就到他身上,那以后的镜头就够他愉快的手舞足蹈。反正犯人关在里面无事可做,就这样恶作剧,看他要走过来了,就开始”放生”,偏偏有的跳蚤会按照主人的意志为转移。可能是犯人猪拱猪的揭发,给监狱长知道了这看不见的战线,就大肆绞杀。当我在牢狱的时候,那一批批的跳蚤早已前仆后继壮烈牺牲,但用的六六粉之重,简直把我们都和跳蚤一视同仁。那气味啊,我不说你都知道被呛得好狠。为此,我又和监狱长冲突一翻,居然他还同意了我的提议,让全舍房得以几个小时的更换。到今天我的脑袋不那么听使唤,可能被当跳蚤杀过有关。等我空了专门一章来描述那情景,你们看总有无法想见的乐趣。我最初进去那半年是学习任务最重的时候,要是哪个坐得不好,也会被他骂几句:”你那没有坐象,是不是想戴一铐子嘛?哼,还嫌没有关够唢。”犯人极不原意的坐挪一下,他才算出了气似的,把风门上的脑壳端开。有时候来回马枪看看。

          

    我这么说,你可能都把何班长看得不伦不类,其实,简单的看,就是一个矮得不很矮的四川哥子(网友语),土里土气,黄黑的面容,僵硬的身体,几分农民,几分阴涩。哦,头发短茸茸的在耳朵上不那么规矩。

     

    何班长平凡而不伟大,工作不突出也不后进,这类人很中庸,很机会,利益当然是自己的为准,但又不过分,又不顶撞,和监狱长相处得平平静静,是个让上司放心的下级,也是个让囚犯畏而远之的枪兵。不过,这样的人找老婆,纯粹是为了繁殖后代,为老的时候还有茶水可以进。而老婆对这样的男人,只有当嚼蜡一样的度日。只要不碰上潘金莲,他一辈子也许运气。象那样的年头,城市里的姑娘大概还不怎么如意这样的郎君,我想他很可能找个残疾妇女,有两头羊,三分地,老婆孩子能出气,那就满足了。他住家隔监狱远,可能周末(换休的)的他在脚板抹油,跑得飞快,抢位子坐长途公车,回到家便被指使捞起锄头挖自留地,或者抗起粪桶就冲向茅坑。尽管那年头的枪兵不要布票就能得到衣服(很可能要缴纳本人的),一年四季的衣服都为政府包干负责,这当然之强迫人民给予。可他的老婆孩子不可能全家都有公安制服穿得牛气,要是孩子生得多,怕他的五十来元人民币也经不起多少支配,更莫说如果有生病的老妈,残废的兄弟,赌气的妹子,麻烦的嫂嫂,这个来抠一俚,那个去挤一分,无限的烦恼在他工作中,用静静的步伐在牢狱里化解。”唉,管他妈的,日子总得这么过下去,只要不象这些犯人关起来,我总是十分的运气。毕竟,人民公安管人民,人民不规矩就由我来医治。”经过这样的念头,他特别感觉屁股上的梆梆枪,有了无限的安慰。

     

    我还估计何班长不识字,很少听他谈吐,沉默的时候多,要不就汹几下犯人。现在改革开放,他要是有儿子就得进城打工,或者是棒棒军,拿根扁担在车站码头立这看谁一挥手就拼命跑上去,生怕别人抢了这笔下力的生意。要是有女儿的话,也得到洗脚城里为――曾经是黑五类的孩子而今的――老板的家伙脱掉臭袜子,端来药水轻轻的擦洗揉捻,运气好的话,有点小费;不好,还染得一身的性病,让何班长在家咬牙切齿骂娘喊天,而且后悔曾经挎梆梆枪的时候,没有把犯人弄倒几个才安逸。

     

哎!何班长,我远远的想到你。尽管那时候你绿眉绿眼的盯看我们,你以为这辈子我们只有被改造的机会。时过境迁,现在你那老得掉牙的梆梆枪,早就不愿意和你过苦日子。你曾经自豪在牢房的走廊里,幽哉游哉的走啊走,当太阳升在院坝,黑影慢慢消退,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到西方跌落的日子,你象云天下小小的一个黑子儿在移动,仅仅是个小小的虫子。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December 19, 2016
关键词: 《中国看守所角落》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听局中人谈幕内事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自由主义秩序会幸存下来吗? ——一种思想的历史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屠夫吴淦通过律师发表个人声明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资本主义、个人主义和信任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