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eries
文化中国
连载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 ------当 代 神 曲--------
作者:唐 夫

第四十三章 牛儿名声在外

 

 “我劝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对林彪语

 

“哈哈,是你龟儿唢?!”同房有几个在北碚歇马(地名)地区来的年青囚犯一眼就认出了他。

 

“牛儿,你给大家说说,那天呢,那天是怎么回事……?”农村人叫浑名终身不改,我当知青的时候,听到

叫耄耋老人,仍然是毛子狗子的琅琅上口。看来,这位叫牛儿的,原来还是当地名人。脸色怪糟糟的几分难堪。

 

他很别扭似的回答:”啥子事……嘛,还不是……进来了。”非男非女的神情,听起来像门缝挤压摩擦出来的

怪音。

 

“哟!你还有理呢,你格老子都不进来,这牢房怕没有人了。”说他的的难友又引出别的疑问。

 

为什么?

 

另一个又笑嘻嘻的指着说:”嘿!你跟我们再讲一遍,你干的好事。”牛儿被说得更加扭捏,喉咙里呼噜低吟,口里唠叨不清:”说啥子嘛……有啥…..好说的‘唼’,就是那么……回事,还不是招都招了(音阳平,‘挨’了之意)。”怎么回事?牢房里的十几个人都来了兴趣,目光集中在牛儿的动态上。

 

几句话对白,就看出牛儿是个憨厚,痴愚的弱者,对泼洒来的攻击性语言毫无反唇相讥之能,纯粹老实巴交的山村农民模样,逆来顺受的神态,一看就知道这辈子不做奴才也心甘情愿被人欺负。

 

“你说,你说嘛,你那回和那个女的滚了一面坡的事呀,怎么还是没有干成?”一个难友笑嘻嘻的调侃他,另外几个认得他的难友就七嘴八舌议论开来,牛儿萎靡的坐在炕沿,弯背的圆弧超过脑袋的高度,被质问时抬起头来,尴尬的傻笑,随即又将目光怵杵着地面,不时抬起头来吱唔两句,那意思是有点冤枉,又无法争辩。”怎么不是?!”另外的质询像水洒来。看他支支吾吾的表情,大伙儿更乐开,当他活宝玩。”他个狗日的,还想强奸妇女,在村里一个半坡上拦住过路的想干,那条路走的人少,他和那女人生拉活扯的打起来,从坡上滚到坡下,把苞谷苗压到一,满脸被抓得唏烂都没有搞成。成了当地人开玩笑的趣话。”

 

牛儿不做声,还是看着地上,回忆似的,不一会他突然一抬头,扭捏不成调的话语出口:”不是那样的呃,你…..乱说嘛…..嗯,不是你那么说的哟……”。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又见他低头看地上,脚掌在地上一前一后的擦摆,此时此刻,很有孩子气的天真表现,简直像在厕所里照镜子那么滑稽之态,令人呵呵大笑。大家议论纷纷,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牛儿的故事,牢房里笑谈开来。 想不到牛儿这次坐牢,居然创造了一部拍案惊奇。不过,那案子也是破得实在太快。

 

下面慢慢道来:

     

那年头农村人生孩子,养不活的,就把婴儿扔到粪坑,或垃圾堆,留有充分余地而不愿杀生的,就包扎起来放到有人经过的山坡,希望被人拣去抚养。有下农村的知青也介入此流,有的拣到孩子因爱而养,有的生了无奈就扔,既不内疚,也不自责,反正泽东毛时代人,都雄赳赳的超脱。曾几时,官至太守巡抚级别的大员陶铸的夫人曾志,青春期间很会生孩子,那时候人还叫人,我党差钱花时就把她生的婴儿随手买掉,还价值一百大洋,革命革得五花八门,欣欣向荣若此,令今人羡慕以极。谁知,时过境迁,我党麾下的百姓,就由卖儿卖女变为扔子弃婴,再没有曾志的运气。

 

至于牛儿是怎么长大的,是被人从垃圾堆或者山坡上拣的,是貌是狗,是狼是狈养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从小就孤独无亲,加上痴愚,被人欺负成了他逆来顺受的习性,怎么说他也不来气,干什么活都愿意。饿肚皮的时候多,居住的乡村距离城镇不远,常来垃圾堆里拣破烂,见到能吃的就毫不含糊,当众可以往嘴里塞,浑身肮脏,人看人厌,名声在外,谁见了都要避而远之。牛儿几乎不明白人间还有自尊的含意,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吃穿,偏偏在泽东毛时期的吃穿又是最大难题。

 

    在那农业学大寨的年份,农民的日子都是衣不暖身,食不果腹,偏偏牛儿的胃口有牛的容量,好象从来不知道饱是什么滋味。大概是经常街头翻垃圾堆找吃的,加之浑身衣着窭烂,加之憨厚老实,与人无争,牛儿有幸被地区医院看中,当了特殊人材,做专门于太平间的临时工,干背死人的活。据说那些拼命挤到日本去的留学的精英,最喜欢的活儿还是背尸体弄死人,报酬最高的活,会乐此不疲,越背越有理想抱负,背到回国的时候就变成雄赳赳的人才,个个赞誉羡慕。可惜牛儿生不逢时,背死人背得太早,更没有背对地方。要是他知道人间行行出状元,也包括背尸体,不拼命投奔到太阳旗下才怪。当地医院对牛儿量才录用,也是恰到好处,穿衣死尸,运送尸体,进出太平间的工作由他全部承包,无论在手术台上血肉模糊,还是在冻得发抖的尸体,见了牛儿就顺理成章。给死人洗整,收拾死人遗物,凡是常人不干的肮活,累活,厌活,烦活,只要叫一声牛儿,他踊跃出现,神情是自告奋勇,欢欣鼓舞。这样的牛儿,名声如日中天,无人不晓。为此,今生今世,牛儿想婚嫁,还要做爱,那是异想天开。

     

    无论怎么说,可牛儿也是人,成年的男人,体内总有冲破地壳的岩浆,浑身的燥热是雷打雨涮都不退不了的高温。于是,才有牛儿强奸未遂之故事,成了当地一大笑话,牛儿笨不说,还无能。其实,是牛儿心太好了,始终保持革命者宣传的本色,想干坏事,又坏不出格,注意分寸,以不伤害别人为准。说他是强奸,可能就是苦苦的纠缠哀求,最多是忍不住去拖拉了人家的衣袖。于是,牛儿只有从失败走向失败,至于那次是抓起来关押,或是被痛打一顿,就不知下文了。     

 

第四十四章 梦魂缭绕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毛泽东《庐山为李进同志照题词》

 

 

    而这次坐牢则是不同凡响,牛儿不但成功,还闹出了惊天动地的壮举。 

    这件发生在太平间的事,牛儿被大家说得尴尬狼狈,令人想起除了心惊胆战,还厌恶难堪。

 

    案发的经过,就从牛儿走向太平间的一步步说起,那是何等的提心吊胆,又按耐不住:         

    在没有月色的夜,停尸房里更加恐怖,各种各样的死者,结束人间之旅的最后表情,加上奇形怪状的断肢残臂,内脏割裂,皮肤挖开,那释放的鬼魂在这黑暗里游荡。

 

    远远的医院房间里还隐约有窗口的灯光,象夜猫子眼睛瞪着。这样的距离无法捕捉牛儿的身影和步伐。他鬼鬼祟祟,轻轻走拢太平间,这是单独的一座小房,四周树木隔离,这布局让医院里众多的护士,少了惊恐万状的联翩恶梦。

 

    这倒是牛儿最安全的地方。

         

    他闭着眼睛也知道这路经,进进出出多少人日日夜夜,医院领导里对他也放心十分,泽东毛时代的尸体除了亲人,倒是无人问津的废品。从这里短暂停留,就转运到死者的家中停放,或直接去火葬场灰烬,别说夜间,就是大白天,与死者无关的,也绝不会走来。但牛儿却身不由主的悄悄走进,摸着那双开的大门,仅有可容纳身体的缝隙,侧身溜进,慑手慑脚,唯恐惊醒熟睡的魂。

         

    至于那天停放了多少尸体,牛儿已经无法记得,白色床单的遮掩,仍然不会抹去他在白天里为死者整容或者清洗的镜头,但时候的牛儿却一心一意走向中间位置停放在木板上的那具死尸。

               

    那是他曾经熟悉的女人,一个幼稚孩子的母亲,一个中年丈夫的妻子,年仅二十九岁,就在牛儿的生产队,他太知道她了,这位漂亮的女人,照辈分来说,还是他的远房侄女。活着的时候,她帮助过牛儿,没有对他呵斥,没有对他鄙视,逢年过节时候,还给他食品,多余的衣裳也送给牛儿。同队的邻居,牛儿看见她从姑娘到少女,到婚嫁为人母,年青时候的牛儿(坐牢的他大约四十左右了)从喜欢她到最后只有悄悄的暗恋她,已是多少个春秋。这侄女不会察觉,毕竟牛儿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个无家可归的乞丐,一个衣衫陋烂的贱民,谁都可欺,可厌,可斥的牛儿,怎么可能对他有男女之情。牛儿只有在梦里相思。

 

    这位侄女死于手术台上,打开的腹腔里,已经是癌细胞溃散的脏腑,肠胃象动物般的翻出来过,血淋淋的景象,在医生看来只是细胞和骷髅以及神经系统而已,这样的镜头像在屠宰场对动物的解剖,异曲同工,切了零件,断肢手足,收拾处理,少不了把牛儿叫来叫去。半叶肝脏,一截断肠,据掉的手足,装修的骷髅,弄来弄去,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屠场还是在手术台前,医生完事之后拂袖而去,护士打懒注意,必然支使牛儿忙这忙那,不得开交。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干啥,或者什么才是属于份内的工作,只要被人叫就应该干,那是牛儿做人的简单逻辑。至于干多少与他那少得可怜的工资有没有区别,他不屑去可怜。总之,白大褂者个个都是神仙,都可以把他当小妖使唤。牛儿就是那么毕恭毕敬,生怕失去这份农村人不可多得的差事。当然,医院也在他收拾各种各样的人体零件,血淋淋的时刻,让他有件赃兮兮的白大褂笼罩,偶尔还被不知情的外来人进到医院,只碰见牛儿而不见尸体的时候,还当他是医生来询问,每下,牛儿乐得象孙悟空做了弼马瘟。

 

    但对于侄女,可活灵灵的姑娘,成熟的女人,慈爱的母亲,生前的一幕幕都在牛儿的记忆里,给了牛儿多少美好的念头。

 

    他蹑手蹑脚的步伐还在进行,不知什么鬼迷心窍的念头驱使了他的狗蛋,寂静的太平间里,牛儿熟悉停尸的格子,他四下环顾,终于拉开装有侄女的那个盒子,热辣辣的双手摸索到她冰冷的面孔,急匆匆的解开死人的衣服,僵硬的尸体赤裸裸展现面前……。此时此刻,只有月光从不规则的缝隙处,偷看到牛儿强烈举动;要不就是侄女在阎王殿里控告,说不定乐呵呵的接纳牛儿,到达了官方鼓吹的充分和谐社会模式。

 

不用说,牛儿干完这样的傻事之后,激情降温之后的猛然醒悟,才知道铸成大错,眼前冷冰冰的尸体成了看不见的魔鬼,青面獠牙,张牙舞爪,似要翻身起来,扑抓牛儿。剎那间,他从小听来的所有鬼故事都纷纷启动眼前。此时此刻,他就是有吃雷的胆量,偷天换日的本领,也顾不得了,只怕是惊恐万状的逃出太平间,是不是光着屁股,捧着脑袋,或捶胸顿足,伴随悄悄惨叫,读者猜去吧。没有善后,更不打扫战场就逃之夭夭的他,也许让太平间敞开大门,所有罪证一目了然。于是,白天里牛儿被医院”人保”人员(全称是:人民安全保卫组,最基层特务机构)叫去一审,还没有动刑,他已成一堆烂泥,除了求饶认错,要说有丝毫抵赖行为,牛儿还没有那样的智商。

 

这案子破得也快,至于为什么要关他在外面那么久才送进我们这个官办的正规牢房,也许是医院依依不舍这样的特殊人才,说不定还想掩盖事实,留他继续工作,而公社的头目得知后,在”严打”运动中需要完成国家下达抓人杀人的指针数额,不得不拿牛儿拼凑。坏事传千里也快,连这里的难友都知道了才把他送进来,可见那是几月前发生的案子,都拖了很久。叫强奸么,对方并没有反抗,通奸呢,侄女也无法表态。牛儿也是人,却无缘无故的得不到应有的做人的滋味,连鼠耗猫狗都可以择偶的本能,在牛儿身上被长期压抑,才逼出了这样走火入魔的活,害得他真不知道是做人好,或是做鬼才安全。

 

    牛儿的憨与笨,再加胆小怕事的性格,和他那黑黢黢的肤色,肥胖浮肿的外貌恰恰相反。所以,像牛儿这种人,除了被人愚弄,倒还没有人去欺负他。说真的,这样的人也不值欺负,他成天就坐在靠近马桶的边角,与粪桶尿桶为伍,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洗马桶擦地上,这活他心甘情愿包了,倒赢得大家的默许,降低了他的讨厌心态。但洗碗是不许他做,他自己的碗筷自己洗,别和大家的沾边。所有牢房的人对他的看法只有一个词――”肮脏”。想打他的囚犯,也有敬而远之的畏惧。尽管如此,爱恶作剧的,还是要拿牛儿来开心,话说重了他还要哭,那会弄巧成拙。但两次事件发生在牛儿身上,那倒是罕见的狼狈与恶心,写出来,但愿我的读者朋友此时此刻没有靠近食品,或者与饮料有关的器皿。当然,你要捏住鼻子,我也不反对。

 

    还记得那不同凡响的镜头,说来,至今还”心有余悸”。那是牛儿才进来不久,便遇到牢狱里每月两次牙祭的其中一次,一如既往,全体囚犯都斤斤计较而全神贯注的分配好炒有几片猪肉的蔬菜与煮过猪肉的汤,捞尽了里面的”残渣余孽”之后,剩余的莫非是比水还浑点的水而已。每人仅有的饭菜钵子都装得无法压缩之后,还剩下有小半桶所谓货真价实的清汤。当然,这是牢狱炊事员独具匠心的杰作,慷国家之慨,把那年头唯一不定量的水灌注得赏心悦目,仅仅有点盐味罢了。这仅有的一次如此之多,让我们感觉到什么叫做”通货膨胀”模式。有肉的这餐,是囚犯每日里盼星星,盼月亮而渴求不已,但又能准时来临的时辰。

 

    那天的午后,每人都吃得满腹滚圆,没有谁去瞧那些剩下的汤水。就在这时,一个囚犯高叫一声:”依我说,这汤不分了,哪个一口气喝得下,就赌给他喝,喝完才行。”余下的汤真不少,看来桶里还有大约三分之一。听他的话,大家还以为无人应战,谁敢这么笨。谁知话刚落音,听得牛儿应声而答:”你说的是不是当真的哟?”还怕这人作不了主,把头颅环绕一转再说:”好嘛,我来喝”,似有征求之意,又怕有人后悔来抢。”要得,只要你龟儿敢!”几个犯人异口同声,余下的也当默认。这下牛儿放心大胆,面露微笑,好象在街头拾到个”乐透”(说是说,那年头这词汇都还没”诞生”)。

 

说罢,只见他把破旧的棉袄解开,敞开胸肚,窭烂的裤儿掉在肚鸡眼下面,黑黝黝的皮肤像牛皮刮过毛似的粗不粗,细不细,冒出点儿滚圆之状。这下,他像个打雷比武的武林高手,双手端起水桶,靠拢口唇,喉咙喉结上下滚动,呼噜的声音咕咚咕咚直响,他那肚皮凹进的肚鸡眼看着慢慢外翻开花,直桶桶的粗腰呈现鼓型渐渐膨胀,如癞蛤蟆要上灯笼,皮肤慢慢发亮,腰围越来越粗,看起来里面似有水雷,就要爆炸。我们都惊呆了,笑是笑不出来,有的张开大口,有的鼓起眼珠,有的彼此对看,有的静观默想……,不知该啧啧称赞,或是嗤之以鼻鄙视。就在这目瞪口呆的盯他之时,只见那水桶被他玩杂技似的,由慢慢的举高,渐渐变换180角度,从下到上,最后移动到头额上方,笔直倾注,硬是一鼓作气把那小半桶灌肠汤水滔滔不绝流经喉管三寸,汇合到”宰相肚皮”。喝罢,牛儿轻手轻脚,将”空空如也”的水桶轻轻放下,斯文之状,犹如经历高级教养的英国绅士般温文尔雅。然后是心满意足的冠军神情,再用手指带动手掌,而后手肘过来,接踵而至,横穿而过,向嘴唇抹擦来回,洋溢出怡然自得的微笑面孔,”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之慨,好象为牢房赢得了迪斯尼成绩。

 

这时的牛儿兴高采烈,怡然自得,用双手捧着肚皮,犹如八戒吞了人参果似的满足。不过,话说回来,他有点身不由己,慢慢移挪动脚部,到炕沿坐下,一阵剧烈运动之后,需要坐下来休息,这是人之常情。此时此刻的牛儿,只等那些肉汤慢慢被他消化吸收,以享受难得的一饱之福。人生三大福,眼福艳福皆不如口福啊。由此可见,他平常的饭量之大,而在牢狱里被饥饿的之感,那是谁也比不上的熬煎。

 

    “你真能灌,肚皮还不破!”不知是哪个囚犯这么一说,触及到牛儿的”罩门”,还是他的肚皮承受力已经超过临界点,物理学叫弹性变范性,从稳定”变为动乱”,只见他脸色发青,眼珠发红,神情发呆,五官移位,口唇乱咧,猛一站起来,双手急忙解开裤子,把持裤腰,冲向便桶,还来不及蹬上,就半坐沿边,只听得一声哗啦啦的爆响,那灌进去的汤水,”过五关斩六将”而来的”飞流直下”,顿时把便桶灌一阵惨叫,得要满似的(原有半桶清水存留)浪遏狂涛。这赌注对牛儿来说,相当于灌肠,他那受刑的肚皮肿亮而后,突然倾泻,倒反而把他肠胃里本来那点食品,通通造成肥料。

 

“啧啧……!你这笨蛋,真是比猪还不如!”听到这样的骂声,牛儿还是默默的坐住粪桶,把头埋下,比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思考反修防修的的问题,还要认真一样。那是不好意思呢,还是为如此剧烈的”亏损”惋惜,囚犯门倒不怎么感兴趣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6
关键词: 《中国看守所角落》
其他相关文章
我与萧光琰的苦涩友谊(下)
我与萧光琰的苦涩友谊(上)
沃尔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国谜题”
摩萨德窃取了赫鲁晓夫绝密报告
一个轰动东西方的“恐怖”遗嘱……
民国政治的真谛
人性与党性
赫鲁晓夫的临终忏悔
习近平权威受挫
行政专权- -教育单一化的渊薮
人生与世界
Swift切断朝鲜与全球银行系统所有联系
常州毒地案與美國拉夫運河案
川普国会演说全文
文明程度与民主转型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七章 )结尾
川普就职演说全文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