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eries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连载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 ------当 代 神 曲--------
作者:唐 夫

第四十五章 行为艺术

 
     我不愿帝国主义者说支那因此应该给他们去分吃,但我承认中国民族是亡有余辜。
                                         ―― 周作人《诅咒》

 

第二次的恶作剧,不但没有整倒牛儿,反而被他得意洋洋的赚了个痛快,吃亏的却是在场的所有难友,特别是城市来的,要是再多看几眼牛儿的话,不想呕吐,也得翻胃。

 

牛儿展现出惊魂的功夫,是那天大家都依次出门端回自己的中餐牢饭,牢门被关上之后,有的三下五除二,急不可耐便吃了大半,有的正想脱了衣服,细细咀嚼,享尽一刻品味之乐,其实也是苦头,毕竟不能果腹,有的还没有开始。那个还在读高中的学生犯小王,还是个娃儿样,慢腾腾的正待用餐,又不知犹豫什么。这时,牢门一下再次被打开,监狱长把他一指,一招手,示意出去。大家心照不宣,只恨自己没有那样的老子,可以触动监狱,格外开恩。这家伙因打群架杀了人被关押进来,据说父亲是某军的团长,转业在北碚一家仪表厂里当头,知道牢饭不是国宴,就经常给儿子送吃的来。这是监狱里是不允许的违法监规行为,大概是监狱长有求于他,或者有特殊关系在公安局里打了通关节。每到这样的时候,他就会被安排到监狱外的办公室,在那里悄悄饱吃餐一顿。那天他出去之后,餐牢饭还在炕沿边,大家又出于饭后的百无聊赖等待,多数把目光僵持在饭钵上,无奈的妒恨油然而生。于是,有人怪叫:

 

“牛儿,你只要敢在粪桶里舀一勺粪吃下去,那这钵饭就归你。敢不敢?”一个囚犯又挑起恶作剧,拿牛儿来做闹剧。

 

“有什么不敢嘛,要是吃了,小王回来,那……那我?”有点怕兮兮的慢口气,好象从眼珠里冒出。

“不怕,你吃就是,我们说是大家分了,他也没得法。”这一说,好几人都齐声附和:”要得,都不是你吃的。”为了看热闹,找乐子消遣,好多囚犯都想看牛儿的西洋镜。

“是不是哟?!”牛儿的口气由低转高,眼珠发胀,开始气壮如牛。

“是,是!只要你敢。”答应的声调,此起彼伏。

“好嘛!吃就吃嘛。”牛儿来了干劲,语调铿锵,脸色亮光。牢房里也有了生气。

 

他先环视一圈,开始雄心勃勃,从坐在炕沿的位子上站起来,拉开架势,再蹲去风门下的墙边处,弯腰把汤匙从他的口杯里拿起,在那肮脏的破棉袄拦腰处抹擦两下,像刽子手行刑前的神态。这下,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他那持有汤匙的手上,只见他一步又一步走到炕沿到横墙角,在大小便的两个粪桶之间站好,然后像九十度鞠躬似的虔诚前倾,用左手紧捏住鼻子,拿在右手里的汤匙直端端插去,从肘以下沉入桶里,随即他小心翼翼端平,离开粪桶的平面逐渐上抬,矮矮卷缩的身躯慢慢伸直,他那保持平衡的速度,居然能让满满一汤匙的粪水不荡一滴抛撒出来,显得极度平静而斯文,又那么自由和泰然的姿势,把汤匙里的东西当了山珍海味送到口边,然后仰天一倒进去,包住汤匙的口唇闭得紧紧,然后用劲拖出,仍然是干干净净的汤匙,拿在他眼睛的高度不动,似要大家看个清清楚楚,表示他决不食言,说到做到。捏鼻子那只手还是久久不离,让好端端的蒜头鼻子被狠狠的拧成了三角形,像一只鱼儿正在上钩,要出水。

 

“哇!”有人叫出声。大家目瞪口呆不说,有的居然用手捧住鼻口,像要呕吐,而又不得不强烈忍住,免得饥肠辘辘更加空旷。

 

其实,牛儿的行为也非不雅,开此先例者有身为帝王的勾践,有成为千秋万代倍受敬重的释迦陀佛,有畅游长江的万岁爷泽东毛。南北朝北齐时代的政协主席和士开享有的黄龙汤,就和牛儿的口福差不多。二十四孝有为母尝粪而暴得大名的豪杰。李时珍与此便研究更是细腻入微,查阅《本草纲目》动物人类粪便药共有51种,中药「人中黄」非粪缸不得。近年有云南某校美术老师主张跟上时代潮流,当众扮演吃屎,当是行为艺术,名声远播,为人师表,壮举开天辟地。他哪里知道,七十年代的重庆北碚看守所里,牛儿不但可以做其先师,而且略胜一筹,好歹还赢得一饭,吃出我国粹真谛: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曾益其所不能。可惜牛儿不懂艺术,只以庄稼人之好,回到植物生态,真是愧对科学、懈怠美学。

 

最后,牛儿是被判处送走,还是仍然留监狱里,打扫卫生呢,还是他的行为无法定论,就不闻不问冷处理,已是我出狱之后的活。说来,牛儿究竟该算流氓,还是强奸,不但判官难于把握,大概小鬼也不画押。不过,牢狱里仍有牛儿可做的活,每年的几个节日前的严打得血淋淋的粉身碎骨,被枪弹分裂的,总要人来一块块收拾,送去焚烧,或当成标本,这些运转工,恐怕只有牛儿能干得尽善尽美,不留余地。如果将来中国囚犯也能享受安乐死,到那时,我华夏牛儿也许才会真正解脱。

 

以他当初的年龄来看,也许今天还活着。不信,去问他本人,就住我曾蹲过的监狱附近。

 

 第四十六章 刀片  

 

城头昨宵月,今夕亏其圆。丈夫矜小节,一缺谁复全。

                                ――曾国藩诗《秋怀》

 

“那是个安静的夜晚,大家都睡得死气沉沉。”

         

说话间,28岁就坐牢的胡光友,他那瘦骨伶仃的脸上只有眼珠晰晰闪光,瞳孔张得最开,到现在的时刻,他已经是四十来岁的文革之后年代了,仍然没有判决,没有给他增添的皱纹流露舒展的笑容。牢房里昏暗的光线增添了他说话的意味,几个难友也在旁边凑了过来,大家好象都闭住呼吸。每天的上下午吃饭之间的余时,就是囚犯们摆龙门阵的时候。

         

这天大家说到这座牢狱里究竟死过多少人的事,引来胡光友的一段回忆。”谁都没有想到他会那样走上绝路,还是西师(西南师范学院,现在叫师大)的教授呀。他姓杜,斯斯文文的神态,对谁都没有句重话,总是慢慢的口气,象在课堂上教书,戴着那深度的眼镜,模样周正呢。我们关在一起好久,那是文革高潮时期。同在这间号房,就是这个位置”他说着给我指一指我坐在的炕板位置,还真让人有怪异的感觉。

         

胡光友接着他那细腻的声调”我就睡在他身边,天天如此,偏偏那夜睡得最沉,平常我经常要醒几次,真是有鬼呀,我那天一睡就到天亮,丝毫感觉都没有。等我早上醒来,翻身正想起床,怎么感觉手上不对,接触到的炕板湿漉漉的,又滑又沾又稠,奇怪!我越觉得意外,就爬起来揎开被子,那铁窗口射进的阳光一团照映出半明半暗,又黑又红的血迹。杜教授的被子遮完了他的头颅,身体卷缩成一团。我大吃一惊,血就从他的被子边沿流散开延至我的铺位。我忙把他的被子揎开,才见到血是从他的手腕流下一大滩,被子上湿了好一大,都有点硬了,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握着刀。我急忙一推他,人都死得硬梆梆,冷冰冰,脸色苍白,眉头紧锁,表情痛苦万分,哇!我一大叫,死人啦。这下整个牢房里难友们都翻起来看到,全部惊恐万状,都吼了起来:‘死人啦!快来人啦!不得了啦……!’”

     

这让我想起那夜胡光友被伊大炫用便桶砸破头的半夜的情景。

         

“他那样的死法叫长痛不如短痛,一了百了。”合川年青农民老万气势汹汹的说:”抓捕了就等于终身犯人,放出来还叫劳改释放犯,无论罪大罪小,没得罪还不是一样。”

          

老万三十来岁,经常能说些农村怪事。中国五十年代人人知道的少年英雄刘文学的故事,就发生在他的村社附近。听他说到当年的实况,才知道本来是王文学和刘文学都是偷辣椒的盗贼,因为刘去晚了一点,见好的都给王摘了,嫉妒起火,知道王文学地主成份好欺,就大闹起来。王怕暴露了要挨整,情急败坏,只想卡住刘的脖子不让他喊开,不想孩子嫩,竟然因为憋气死去。于是,一个成了全国吹嘘的榜样,一个被判决死刑枪毙。老万说他是看透了这社会,当农民不偷盗,一天好日子都没有。就这样累犯累抓,累抓累犯,这次依然。就象伍罐,直到枪毙才了 

         

“那你怎么不去死呢?”北碚澄江镇的街道少年杨子荣这么顶他:”那个不想多活几天哟!唉,还是教授,真可惜。”杨还不到十七岁,脸型椭圆,肤色光滑,未进监狱之前,他还在读中学,说话时手头还有块旧布在扯线,那是用来搓绳索编织网袋,犯人都要这么做来混时间,准备在判决时候装载行李。他一说就把老万冲动。

         

“我要是教授,还死得早些。象你这小子,除了杀人也想活,别的都不会想,那倒简单。这年头,越聪明的人越难受。你看林彪呢,给弄死在蒙古,国家的付统帅,说来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岁了,就差一岁就当万岁。”老万奋起反唇相讥。

         

杨子荣初进来的时候,最怕人家说到他杀人的事。看看严打过了,才心安一点。他是帮一位姓王的同学打群架出手,用刀子将另外的同学杀得半死。进来没有上镣铐,估计死刑能躲,但也说不定,他总有点忐忑不安。当他听我说到俄国作品”罪与罚”里那主人公拉斯柯尔尼科夫用斧头凶残的劈砍死两个老太姐妹才判八年,便觉得不可理解。默默的说,俄国人怎么判刑那么的轻呢,好象该投胎那里才对。要是听我现在说北欧杀人犯还可出狱休假,怕他会上瘾。     

         

“你们也莫争,文革里自杀的还少了哇,没有抓进来的,听到风吹草动,自杀的还有呢。这年头死人莫非当死条狗。死了狗还有人看热闹希奇,死了人谁理你,都怕沾了边,说与你有什么关系,躲还躲不过来。说是说,象杜教授这么死,也怕是难受到极点。”胡光友说起他的经验之谈。

         

“有冤的也没有申冤处,有罪的,不给枪毙也是终身囚犯,只不过不象水浒里说的,要在脸上烙金印而已。服刑期满的叫劳改释放犯,敢回来的其实还不如奴隶日子好过。莫说别人,就连三亲六戚都瞧不起,就够你想那滋味了,羞着做人。活着有啥意思。”老万说时,杨子荣已经摸出小圆盒子刀,低头在炕板上一手压着一件烂衣,一边切割。      

         

我看到他手里的刀,连想到几年前的杜教授活着的时候,也在这牢狱里,也是象我们今天这么坐着,于闲极无聊中,用过那样的刀切割布料。这刀是牢房里――唯一用来他杀不可能,而自杀确有恰到好处的用具,几乎犯人――人手一块,那原料本是监狱里仅仅许可带进来的万金油盒,用空以后,舍不得丢,就狠狠的踩扁,将边沿在地上擦磨锋利,用来割切旧布料,改制衣物大小,做裤头等的用具。我也有过那样的一,还自己裁剪手工缝纫了一条裤子。     

         

听胡光友的描述,我想到这位杜教授那夜晚的情景。在那个夜深人静的凌晨,在被窝里一手握紧这金属,一手挺出腕脉,慢慢的拉锯,从毛孔切入,进到皮肤,再进就是最粗的动脉血管,再锯下,刀口拉就出了一股浓烈的血液,泌泌的激流,象释放着一种神灵般的液体,这是纯洁的,无菌可染,供养生命的源泉,这液体里有他的智能,他的精神,他的基因,因为这样的液体使他成为教授,学者,可以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原料,就在这瞬间只要他犹豫一秒,稍微压住半刻,就可以逃脱死神的追捕,但杜教授任其血涌如注,象奔腾的长江黄河,总要到达海洋,到达幽灵荟萃的圣地,迟早都是这么回事,一走了之,死神就在身边召唤,来吧,快来,这才是你的宿愿,赶快离开没有希望的人世:血沃中原!     

         

那是何等的巨痛需要忍耐,何等的悲伤需要结局。心灵的创伤,绝境的绝望,最后的寄托就是这样的刀,那可是用何等的坚强,何等的勇气,生与死的界限就在自己的信念中择选,让心脏一分一秒的越来越衰竭,心跳一下下越来越乏力,直到没有血液可压的瞬间,他安祥合上眼睛,是不是那么轻轻一叹惜,就结束了人生,结束了他来这人间旅程: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到错误的空间,是一切都颠倒的世界。他没有声息,没有动静,也不争抗,见旁边的难友都睡得沉沉,他没有遗嘱,没有留言,一个白天还是干干净净,思维敏捷的学人,就将整个人生用万金油盒制作的刀一横,做完了句号。

     

我再看着杨子荣手里的刀滑动,他那聚精会神的模样,仿佛就是在切杜教授的皮肤。

 哎,这刀片!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January 2, 2017
关键词: 《中国看守所角落》
其他相关文章
林毅夫:发展中国家可以向崛起的中国学到什么
城市应该允许存在贫民窟
美中全面经济对话“停滞”
分析:特朗普准备打响美中贸易战的前哨战?
“强迫的忠诚是表面的”——纳粹德国和民主德国的宣传文化之反思
美国的领导力及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未来
格雷斯·穆加贝:津比布韦第一夫人何许人也?
平论Live | 从俄罗斯电影《危楼愚夫》看中国现实危机 (視頻)
《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出版的前前后后
全球化抛下美国继续前进
俄国十月革命的三点教训
美国时代结束了吗?
中国投行不再顺风顺水
资本主义与民主:不稳定的联姻
专访格雷厄姆参议员:中国若想做,明天就能制止朝鲜
少沉迷中国历史,多了解世界文明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下)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上)
俄专家分析中国开始限制朝鲜留学生
川普總統9月19日聯合國大會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