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菊尔:父亲伊力哈木案与人权极大关系
作者:RFA

2016年10月11日,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伊力哈木的女儿代表父亲领奖。(摄影 Elliot Sperling)被判终身监禁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近日获颁人权捍卫者奖,令中共当局震怒;中国外交部和官媒先后指伊力哈木案与人权无关,并批评西方社会“干预中国内政”、“找中国麻烦”。本台记者专访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尔,她反击中共当局说法,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她父亲的处境。(吴亦桐/程文 报道)

2016年10月11日,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伊力哈木的女儿代表父亲领奖。(摄影 Elliot Sperling)

中方就在囚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获颁人权奖项摆出强硬态度之后,本台记者专访了伊力哈木在美国读书的女儿菊尔,她表示担忧父亲的处境会恶化,又反驳中方指不是人权问题的言论。

菊尔:首先我想说,这肯定是一个人权问题,因为把一个本不应该待在监狱里的人,给他一个没有期限的期限让他待在监狱里,这肯定就是一个人权问题。但是在没有公开证据,只是列出了一些他们所提的证据,没有公开庭审的情况下,就把一个人随随便便判了无期徒刑,并且把第2次的上诉驳回。抓我父亲的时候也是很随随便便就带走了,消失了几个月之后才下达拘捕令,然后又是2个月之后才真正开庭,一切都是没有规章很不合理的,这不算人权问题又算甚么问题?

菊尔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父亲,令中共官媒所说的“伊力哈木会热乎一阵子”的言论不攻自破。

菊尔:我也希望这些呼吁声不要断下来,因为《环球时报》发表的文章来说,他们觉得我父亲只是一个暂时的热门,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掉,我不希望政府所说的会被遗忘掉这个事情发生,希望大家能一直记住他,大家的这些意念,大家的这些不遗忘,还有大家的这些关注,可以把我爸爸从那个地方拯救出来。

菊尔和伊力哈木的朋友、美国藏学家史伯岭(Elliot Sperling),上周二(11日)在瑞士日内瓦 代表在囚的伊力哈木,领取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Martin Ennals Award for Human Rights Defenders)。在颁奖仪式上,评委会表彰伊力哈木在过去20年间,致力于推动维汉对话及和解,反对分裂主义和暴力,且批评中国政府打压像伊力哈木一样的温和理性的声音。

菊尔在发言中表示,很荣幸能够看到父亲的工作得到认可,被认为是正义和正确,而不是甚么应当遭到严惩的事情。菊尔忆及她小时候,不理解为何父亲总是不顾家庭去帮助其他人,也忆及2013年2月她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与父亲被逼分离,她说现在在美国所有的努力是为了承继父亲的理想。

菊尔: 我以前完全不能理解,甚至是刚到美国的时候我都不理解,愈到后面尤其是我爸爸被抓后,我为了我爸爸的营救才开始做更深入的调查,多了对父亲的了解,再加上学了政治后,了解了真实事件和社会现状后,进入到每一环之后,我就发现我以前是天真的想法,没有想到世界上有这么多人是需要帮助的,爸爸他以前虽然忽略了我们的家庭,但是他把整个维吾尔甚至不止维吾尔人,他努力去照顾这个大家庭,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父亲那样子那样完全的无私,但是我已经在起步上了,将来如果有能力了,我也开始照顾我们的大家庭,还有那些像我父亲一样的人权捍卫者,我也希望能够帮助他们。

就在宣布伊力哈木获得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的当天,伊力哈木却没能进入欧洲人权议会萨哈罗夫奖最后的3人竞逐名单,菊尔觉得有些遗憾,她说明年会继续争取,因为这不仅是1项荣誉,而是会让欧洲议会和世界更加关注到维吾尔人的处境。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October 17, 2016
关键词: 菊尔 父亲 伊力哈木 人权
其他相关文章
北京阻挡安理会讨论朝鲜人权遇挫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的人权日声明
平论Live | 国际人权日,让我们一起朗诵《世界人权宣言》(视频)
国际人权日全球24座地标将以蓝光点亮
从软实力到“锐透力”--国家民主基金会重新定义专制国家的全球渗透
专访秦伟平:中国危机大逃亡,千钧一发还是危言耸听?(视频)
77岁姚文田狱中病重 家属申请保外就医被拒
英国智库罕有发报告 批华颠覆香港司法、人权大倒退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桂敏海现在宁波租住 希望回欧洲
美国国会报告抨击中国人权法治全面倒退
担忧贸易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实施网络安全法
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英国香港报告提人权问题 中方促英停止干预
中国人权律师团四周年献辞 誓言坚持人权之路
民主基金会举办刘晓波纪念会
朝鲜导弹大跃进涉「海归」
美报告批华宗教自由 中国回应颠倒黑白
港台缩减BBC广播时间 原有频道供央广占用惹非议
维吾尔人权项目对和田地区所属学校严禁使用维吾尔语的禁令感到震惊
达赖喇嘛:对话是解决印中边界对峙的唯一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