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習近平的中國夢:帝國加天朝,陸權加海權
作者:余杰


習近平的中國夢,不僅是帝國夢,更是天朝夢。

所謂“帝國”,即在近代民族國家出現之前,擁有殖民地、管轄多民族、實行中央集權的國家。歷史上出現過的著名帝國有:羅馬帝國、蒙古帝國、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清帝國、西班牙帝國、大英帝國等。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經過一百多年的轉型,仍未能從帝國成功轉型爲現代民族國家。而習近平的知識結構和思維方式決定了他只能以重建帝國爲己任。今天,中國已佔有廣闊的殖民地,如西藏、新疆、南蒙古和香港,還企圖吞併一百多年來一直與中國分離的台灣。

所謂天朝“天朝”,就是自以為是“天下”的中心,不僅是地理中心,更是文明中心,因而擁有對周邊所有的“蠻夷”民族和地區施行“教化”的使命,用現代政治學的術語描述,與之比較相近的是“全球惟一的超級大國”。當下能擔當這個身份的,當然是美國,以軍事力量而論,美國是惟一可以向全球任何一個地方投射兵力的超級大國。而習近平的夢想是取代美國,讓中國成為世界的“天朝”。

無論是帝國還是天朝,中國首先需要完成對自我的重新定位:中國是一個海洋國家,還是一個大陸國家?以目前中國的外交政策來看,中國希望兩者兼而有之。

在海權方面,中國在東海與南海同時出擊,必然與東北亞國家(日本和韓國)、東南亞國家(東盟成員國)發生衝突。若干東南亞國家似乎不由自主地回歸由“宗主國”和“藩屬國”所構成的朝貢體系。一度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激烈爭執的菲律賓,為了得到中國數百億美元的投資,甚至打算背棄與美國的傳統盟友關係,在若干島嶼主權上做出讓步。緬甸雖然在民主化方面有了重大突破,昂山素季也掌權了,但並不敢得罪中國,人權律師王宇的兒子包卓軒及其幫助者在緬甸遭到中國特工的綁架,緬甸警方充當幫凶角色;至於泰國,不僅坐視中國特工越境將香港書商桂民海被從泰國綁架到中國,還聽從中國的吩咐,在曼谷機場將應邀來訪的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短暫扣留並遣返回港。這些東南亞國家似乎甘心附屬於中國。

在陸權方面,中國通過“一帶一路”計劃向中亞(內亞)西進。中亞越是獨裁的國家,越是跟中國打得火熱。剛剛死去的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卡里莫夫,鐵腕統治烏茲別克斯坦長達二十七年之久,曾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安集延大屠殺——如同鄧小平製造的六四屠殺那樣。卡里莫夫受到西方的厭惡和排斥,卻與習近平“相見歡”,雙方簽署了若干能源合作協議。而被稱為是“歐洲最後一個獨裁者”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在對中國的訪問中,跟習近平簽署了大筆貿易、能源方面的協定。中國對這些獨裁政權的支持,加劇了這些國家的“黑暗時代”。二零一五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感嘆說:「我深感史達林不只是無所不在,甚至是我們的價值座標。我們生活的時代,或許正是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說的黑暗時代。」對於盧卡申科,亞歷塞維奇毫不留情地批判說:「獨裁是一種很原始的政權,大家應該看得很清楚,這些領導人根本沒什麼教養。」沒有教養的盧卡申科與同樣沒有教養的習近平倒是惺惺相惜。

“一帶一路”政策並非通行無阻、順風順水。据立陶宛的《地缘政治》雜誌报道,表面上看,“一带一路”是中国正在实施的世界史上最大的经济项目,涉及六十个国家、数万亿美元投资、四十四亿人,世界经济体量的百分之四十。这个项目处于习近平的亲自监督之下。有些投資者認為,中国已成为如此强大的国家,以至于有能力协调全球协议,現在是加入這個發財項目的最後時機。但“新丝绸之路”的批评者们仍对該项目持谨慎態度。中国经济野心的背后隐藏的是其政治诉求。美国、多數西欧国家都拒絕参加“一带一路”計劃。

    “一帶一路”充滿陷阱。《地缘政治》杂志認為,在一些国家,投资可能被陆续偷光,或者遭到官僚主义的破坏。投资和建设事业是一码事,但达到投资成本回收率是另一码事。据美国华盛顿智库企业研究所计算,中国于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四年间在海外投入的兩千多亿美元中,大约四分之一没有带来预期收入——其中一半投资集中在能源和交通部门,这两个部门是“一带一路”的优先投资方向。

向太平洋和亞洲內陸同步擴張,隱藏著兩線作戰的危險。這是一項極其愚蠢的戰略。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所犯的重大錯誤就是兩線作戰。二戰之前日本也是如此:當時,日本軍部發生了一場關於“南進”與“北進”的爭論,永田鐡山是“南進論”的代表,主張進攻中國和東南亞;小畑敏四郎則是“北進論”的代表,主張進攻蘇聯,與德國會師。開戰前夕,前者佔上風,日本遂與英美、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為敵。

而在清帝國末年,中央政府也有一場關於“海防”與“塞防”的爭論:李鴻章持“海防論”,主張集中力量建設北洋海軍和南洋海軍,以捍衛沿海貿易的安全;左宗棠則是“塞防論”的代表,主張發起西征,將難以馴服的新疆變成中國的一個行省。後來,清廷兩者並重,而又側重“塞防”。左宗棠獲得足夠的資源,成功擊敗阿古柏,將新疆納入帝國版圖;但海軍的建設卻受到影響,中日甲午戰爭中,北洋海軍全軍覆沒。

習近平這個左右開弓的莽夫,讓美國和西方國家面臨比冷戰時期還要嚴峻的格局:冷戰時期,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自行修筑柏林牆,自我封閉起來;而今天的中國積極主動地向全球擴張,破壞和腐蝕西方之爲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價值。只用舉出一個小小的例子就能說明危機迫在眉睫:在《華盛頓郵報》中夾帶了一疊奇怪的報紙,名為“中國觀察”,其紙張、編排方式跟《華盛頓郵報》一模一樣,大部分讀者認為這是《華盛頓郵報》的副刊。實際上,在報頭下有一行極小的說明文字:以下內容由中國政府提供,與《華盛頓郵報》無關。這幾頁報紙刊登的全是中共官方的宣傳圖文,有一期是集中報道西藏民眾如何自由和幸福,配發的照片是喇嘛歡樂地使用蘋果手機。無法想像當年的蘇聯能夠做到這一點。

中共絕對不會與西方“化敵為友”。正如歷史學家余英時所說:“中共基本的本質是,一切以勢力為主,勢力到他那裡的時候,那你就不要想有好日子過了,唯一的辦法就是跟從它,隨它的棒子起舞。”當年,西方用綏靖政策對付德國等法西斯國家,最終養虎為患,傾其全力才重建自由制度;今天,如果西方不審視前車之鑑,繼續用綏靖政策來對待更加狡猾的中國,其結局將不堪設想。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October 13, 2016
关键词: 習近平 中國夢 帝國 天朝 陸權 海權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其他相关文章
“六四”廿八年回眸:上海1989民主运动
中国武大系主任“真言”辞呈火爆网络
李明哲认"颠覆" 台湾批北京"暗箱操作"
印度落后中国多少年?我们来算一下
尋找沒有被平反的「右派」(视频)
中大7書院學生會 辦六四論壇
甄燊港:井水水質被河水污染
贺卫方:从此在社交媒体不再发声
那些难忘的声音,有些已远去
观察:郭文贵爆料,潘石屹喊告,理念之争?
“六四”临近当局紧张 多人因穿文化衫遭传唤
回首五四(2):五四遗产—文化后果与政治后果
籲市民出席六四晚會 向習近平抗議
受郭文贵启发 令计划胞弟将爆中国最高层核心猛料
為何聞到'清甜'空氣,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视频)
論霍金《遠征新地球》暢想
观察:美国之音断播争议涉及间谍话题
王岐山要打击郭文贵的保护伞了吗?
洛桑森格:川普与达赖喇嘛会面符合逻辑
特朗普时代 美军舰首入南中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