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History
中国与世界
历史
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的战争(5)
作者:遒真言实
 

毛泽东毛共是什么角色?斯大林破坏世界和平的走狗

 

 

【导语】

 

毛泽东共产党一貫标榜自己如何如何“爱民族”、“爱祖国”,而且又是如何如何“獨立自主”、“自力更生”;毛泽东甚至把自己打扮成反苏反斯大林的大英雄。但是,史实无情:恰恰相反。

 

【正文】

 

本来,苏朝侵略大韩民国、联合国出兵维护和平这一场朝鲜战争,与中国并无关系。中共党国为什么要掺合进去?是怎么介入的?在其中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是必须厘清的问题。

 

一、毛泽东制订“一边倒”的卖国外交方针

   

    1949630日——毛共党国建立之前,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毛明确提出了新中国外交“一边倒”的方针。他说“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的经验和共产党二十八年经验教给我们的……中国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这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毛泽东批评说,“没有国际援助也可以胜利”的想法是错误的,“需要英美政府的援助”是幼稚的想法。他表示,中国在国际上只能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战线一方,“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

 

其实,这全是无稽之谈。

 

为什么呢?

 

史实昭然,众所周知:俄罗斯苏联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

 

美国又如何呢?亦无需长篇大论。请先看看不久之前毛泽东与中共自己是怎么讴歌美国赞颂自由民主的——

  

    194374日《新华日报》毛泽东亲自撰写的社论指出:

  

    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护神,人民的朋友,专制者的敌人。所有的封建专制统治者都把美国当眼中钉。美国是人类社会的成功模式的榜样

 

     194374日新华日报《民主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我们相信,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

 

194474日《新华日报》社论《祝美国国庆日——自由民主的伟大斗争日》:

 

……民主的美国已经有了它的同伴,孙中山的事业已经有了它的继承者,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的势力。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乃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过了的工作,它一定会得到而且已经得到民主的美国的同情……

 

    74日万岁!

 

    民主的美国万岁!

 

    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

 

**

 

这叫自食其言,自掴耳光。

 

**

 

请再看不久之前毛泽东与中共的庄重承诺——

 

194374日新华日报《民主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我们坚信,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

 

毛泽东1944年与到访延安的美国代表团的讲话(中共中华论坛2011.11.30):

 

毛泽东:"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我相信,当中国人民为民主而奋斗时,美国人民会支持我们。”

 

1945927日《新华日报》社论《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力交给人民!

 


    1945年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有些人怀疑共产党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不可能、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毛泽东并郑重承诺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

 

美国专家福尔曼(H.Forman)发自中国的报告引用了毛泽东这样一段话:“我们不会遵循苏俄的共产主义社会和政治模式。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做的与林肯(A. Lincoln)在国内战争时期做的事情更具相似性:解放奴隶。”(《炎黄春秋》2011年第3期,沈志华《中苏同盟建立的曲折历程》)

 

**

 

毛泽东中共为什么要自食其言,自掴耳光?——为什么要制订一边倒的外交方针?

只有一种合乎逻辑的解释:他要建立极权制度,自己当皇帝。——向美国学习,他根本不可能实现个人野心;只有倒向邪恶苏联,才能如愿以偿。

 

**

 

实际上,“一边倒”是典型的卖国外交方针。

 

什么叫国家?即内政外交具有独立主权的社会体。

 

纵观世界史,哪一个独立国家实行一边倒的外交方针?——实行“一边倒”外交方针的是什么国家?难道不是附庸国吗?——即使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小国南斯拉夫外交上都坚持独立,不亢不卑.比一比,难道不感到羞耻吗?——斯大林死后,为什么不再“一边倒”了?难道不是标志着政治上独立了吗?  

 

“一边倒”,奇耻大辱!

 

**

   

    二、毛泽东共产党甘當兒子黨的賣國自供狀

  

    1949年6--8月, 劉少奇受毛泽东指派秘密访问莫斯科为毛访苏打前站.其间,在得到毛泽东批准以后,呈报洋主子一份《代表中共中央給联共(布)中央斯大林的报告》。

 

报告中,毛泽东中共自己确定了苏中两党的关系:“毛泽东同志与中共中央是这样认识的:即联共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统帅部,而中共则只是一個方面军的司令部。根據局部利益服從世界利益,我們中共服從聯共的決定,即使沒有了共產國際的組織,中共也沒有参加歐洲共產黨情報局,如果中共與聯共發生爭論,我們中共在說明我們的意見後,準備服從并堅決執行聯共的決定。”(《建國以來劉少奇文稿第16页)

 

如此賣身投靠、卑躬屈膝、無耻下作、甘為犬馬的效忠之言,連斯大林都覺得難堪斯大林教訓劉少奇:“你們在《報告》中說中共服從聯共決定,這使我們覺得奇怪,一個國家的黨服從另一個國家的黨,這是從來沒有過的,而且是不許可的。両黨都要向自己的人民負責,有問題互相商量,有困難互相幫助,談不上哪一個服從哪一個。”(上述《文稿》第34页)

 

劉少奇把斯大林意見電告毛澤東後,毛澤東在7月14日復苏共中央電文中仍然聲稱:“你們關於両黨關系的那種提法,是因為現在両黨間沒有共產國際及情報局一類組織,而現在又不適宜恢復或建立這類組織的情況下的一種實際上需要而非形式上需要的處置或態度,這種處置或態度,不要採取任何文字的決議或記錄,更不應當向黨內外宣布。因此,請你們和斯大林及馬兄(马林科夫)商量,如果他們認為有必要的話,你們可以從書面報告中撤銷那種提法的文字,但我們實際上這樣做,以利共產主義運動的發展。以上是否妥當,請斯大林及馬兄決定。”(同上《文稿》第22页) .

 

可见,这份报告表达的正是毛泽东的意志。——“這種處置或態度,不要採取任何文字的決議或記錄,更不應當向黨內外宣布”,這句話意味着毛澤東原來還有點羞耻之心,他知道向外国遞表稱臣是不齒於人类的見不得陽光的;但他還是堅持做了这种卑鄙勾当。由此可知為了能在蘇联庇護下做兒皇帝,連最後的一點羞耻之心也抛弃了!

 

分分明明,这是毛泽东中共甘当儿子党的自供状——又一个史无前例的经典!

 

**

 

三、中共党国元首专程为苏联元首拜寿:卑鄙至极

 

1949115日,刚刚执掌国柄的中国共产党党酋毛泽东告诉苏联总顾问科瓦廖夫,他渴望能在12月斯大林70诞辰之际前往莫斯科祝寿。

 

126,毛泽东携带大量价值连城的中国博物院馆藏文物与几个车皮的农副产品,不避严寒不远万里赶赴莫斯科——56岁的中国国家元首专程为70岁的苏联元首斯大林拜寿!——毛泽东此次访苏的名义就是给斯大林拜寿——此乃惊天奇闻!史无前例的屈辱!

 

**

 

四、卑鄙的毛泽东还有更卑鄙的表演:当众尊称斯大林为慈父:无耻之尤

 

19491221日,在莫斯科大剧院斯大林七十大寿隆重的庆典上,毛泽东致祝寿词,当着大庭广众,竟然高声宣称:

 

“斯大林是我们最伟大的慈父与导师,我谨以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庆祝斯大林同志的七十寿辰,祝福他的健康与长寿!全世界工人阶级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伟大的斯大林万岁!”

 

大丧了人格!大丧了中国的国格!

 

厚颜无耻,登峰造极!

 

**

 

五、签订丧权辱国的卖国契:《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1950年2月14日,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中苏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中苏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同日,中苏双方发表关于两国缔结新的条约与协定的公告,并声明中苏旧约——1945年蒋介石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协定均失去效力。

 

毛共炫耀:《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有关协定的签订,是新中国外交取得的重大成就。4月11日,中苏新约及有关协定生效。当日,毛泽东强调指出:“这次缔结的中苏条约和协定,使中苏两大国家的友谊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使得我们有了一个可靠的同盟国,这样就便利我们放手进行国内的建设工作和共同对付可能的帝国主义侵略,争取世界的和平。”

 

铁的史实早已粉碎了这些无耻谰言,可是,时至21世纪,一些中共御用文人仍在为毛腐尸的脸上贴金。如栾景河《<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之比较》写道: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在中苏关系动荡不安的大背景下签订的,而且有损中国主权的《雅尔塔协定》几乎完全限定了条约所规定的各项内容。在条约的签订过程中,中国国民党政府不惜以外蒙古独立为代价,换得苏联出兵东北,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结束坚持八年的抗日战争。斯大林从苏联在远东的战略利益出发,向中方提出一系列损害中国主权的苛刻条件,而希望苏联早日出兵东北的国民党政府几乎完全满足了苏联方面提出的所有要求和条件。然而《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签订是在远东地区形势发生深刻变化,中国共产党人夺取全国政权后,与苏联签订的第一个双边关系条约。该条约充分反映出中苏之间在未来的新型合作关系,所强调的不仅是同盟,更是互助与合作。

 

从两次签约的谈判过程和内容上看,前者突出的是苏联、斯大林为确保苏联利益而不惜损害他人的利益,甚至损害他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但后者则截然不同,所体现的完全是平等协商与对话的原则。正是有了这个协定,才使中国共产党人得以在未来的时间里有足够的可能和措施保证自己边疆地区的稳定与安全。

 

甚至,曾经为揭示中共党史真相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沈志华先生,在这个问题上也不诚实。沈志华2009年5月30日在题为《斯大林、毛泽东与朝鲜战争的起源》的演讲中说:

 

斯大林本不想同毛泽东签订新的条约,想继续维持1945年同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的效力。但毛泽东滞留莫斯科达两、三个月之久,你不签,我不走,迫使斯大林作出让步,签订了新的中苏友好条约。该条约明确了中长路(中国长春铁路)、旅顺港和大连港要在两年内归还中国。对苏联而言,这不单是一个经济问题,更主要的是一个战略利益的问题。……新条约的签订,使苏联在远东的安全战略遭受损害。出海口没了,不冻港也没了。

 

这些都是严重歪曲史实欺骗人民的荒谬之说。

 

第一,文明和平新时期,根本无需建立军事同盟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与《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都是政治军事同盟条约。

 

前者出于战时为了消灭日本侵略者的迫切需要,后者则是和平时期——而且,联合国宪章已经颁布,地球已经进入严禁侵略的文明新纪元。一个泱泱大国根本无需与他国缔结军事同盟。

 

对此,斯大林以下所言可见端倪:目前并不存在对中国的直接威胁,日本尚未从战争中恢复过来,因此不想打仗……实际上没有人同中国打仗。他还开玩笑说:难道金日成会进攻中国吗?19491216日斯大林毛泽东首次会谈)

 

而且,1949年,美国政府表示过,愿意向新中国提供30—50以美元贷款。1965年6月5日访问坦桑尼亚曾经谈过此事(引自钱文军《朝鲜战争50年祭》)。如果与美国建交,再接受巨额美元,谁敢动中国一根毫毛?

 

第二,举世皆知,1945年中华民国蒋介石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严重丧失中国主权的不平等条约——是为了驱逐日本侵略者请求苏联出兵的万般无奈之举。

 

斯大林曾经得意洋洋地對他的臣僚說:“俄國東邊的情況非常好,千島群島現在己歸我們了,薩哈林島(庫頁島)完全屬於我們所有了,你們看吧,這有多么好!旅順港是我們的,大連也是我們的,中東鐵路也是我們的,中國、蒙古這都沒問題。”(俄 費.丘耶夫《同莫洛托夫的140次談話》,新華出版社,1992年)

 

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地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进入到了严禁侵略讲究道义可以依法解决领土纠纷的新纪元,更何况,中国政权更迭,毛泽东建立了一个万事更张的新政府.1949年3月5日毛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表示:不承认国民党时代的任何外国外交机关和外交人员的合法地位,不承认国民党时代的一切条约。

 

真要取得外交成就建树历史功绩,只消废除《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必定铸成盖世之功。可是,毛泽东中共却背道而驰。

 

第三,中苏旧约——《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对中国的最大伤害是,强迫中国同意外蒙古独立。

 

请看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在外蒙古问题上的态度——

 

1929年, 中共中央秉承苏共中央的意旨发表文告,声称:“最无耻地,到现在国民党政府还不承认外蒙古是独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国,而把外蒙古看成中华民国的附庸”(一九二九年《布尔塞维克》第十期)。

 

1931年,以毛泽东为首的伪中华苏维埃政府先于伪满洲国政府,公开承认外蒙古是独立国家。

 

1939年,毛泽东再次明确指出外蒙古是独立国家,不属于中国。——毛泽东选集第二卷《苏联利益和人类利益的一致》(一九三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这篇文章中,毛说“……(苏联)两年以来,援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几个月以来,援助蒙古人民的抗日战争……”“日本军阀承认了苏蒙边疆的不可侵犯”——公然将中国、苏联与擅自宣布独立的外蒙古相提并论。特别在该文注释〔10〕中写道:“自一九三九年五月开始,日“满”(伪满洲国)军在“满”蒙边境诺蒙坎地方,向苏联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军队进攻。在苏蒙军的自卫反击下,日“满”军遭到惨败,向苏联要求停战。九月十六日,诺蒙坎停战协定在莫斯科签订,主要内容是:“一”、双方立即停战;“二”、苏蒙和日“满”双方各派代表二人组织委员会,以勘定“满”蒙发生冲突地带的界线。”——公然将中国的外蒙古称作“蒙古人民共和国”。

 

再者,蒋介石政府虽然被迫承认了外蒙古独立,但外蒙尚未脱离中国。——根据国际法的规定,子国脱离母国独立,必须完成五道法定程序。其时,在整个蒋介石时代,“独立”的五项必要条件,外蒙古一项都没有做到。——换言之,蒋介石一项都没有做。

 

而毛泽东主政后,一手包办,完成了所有的法律规定,外蒙古终于飞离了中国母亲的怀抱。——本来,毛泽东政府如果真的爱国,完全应该也完全可以断然否定外蒙古独立。

 

请注意:

 

1949年1月,毛泽东曾非正式地试图通过米高扬向苏联提出希望外蒙古回归中国想法,遭到米高扬和斯大林拒绝后,毛卑怯地表示:以后再也不提外蒙问题了。

 

在上述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給聯共(布)中央斯大林的報告》中,毛泽东中共中央这样表示:關於蒙古人民共和國問題,我們說:蒙古人民要求獨主,根據民族自決的原則,我們應該承認蒙古獨主,但蒙古人民共和國如果願意與中國聯合,我們自然歡迎。這只有蒙古人民才有權利決定這個問題。——须知,当年外蒙古公决,并非人民自愿,而是苏军监督下的投票。

 

《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谈判期间,中苏两国还发表了一个联合公告,称:“1945年8月14日中苏签订的条约约定均已失去效力,但双方政府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已因1945年的公民投票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而获得了充分保证。”

 

第四,1949年斯大林特使米高扬和斯大林本人,都曾对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坦言:《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一个不平等条约,但斯大林又表示,苏中之间的这个条约是根据“雅尔塔协定”缔结的,而该条约的主要条款是经过美国和英国同意的。考虑到这个情况,苏共中央已决定对这个条约不做任何修改。

 

请看看,毛泽东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对待中苏旧约——《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

 

1945年8月27日,中共喉舌《新华日报》以“加强中苏友好巩固远东和平,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公布”的大字标题报道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全文,副标题是“共同抵抗侵略军事相互合作 防止日寇再起战后经济互助”,同日发表社论《祝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社论说:“中国人民,求着这样一个条约的缔结,心情实在是太急迫,期待的时日实在是太长久了!这个符合中苏两国人民利益和愿望的条约,解决了中苏两国间的许多悬案,巩固了中苏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奠定了远东的和平基石,粉碎了日寇汉奸及一切法西斯余孽的反苏反共阴谋……”

 

此前——1945年8月17日,《新华日报》还发表过同样腔调的另一篇社论《远东的和平基石 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

 

——这分明是为其主子唱赞歌。有一丁点爱国心吗?

 

在上述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給聯共(布)中央斯大林的報告》中,毛泽东中共中央高调赞颂《蘇中友好同盟條約》并表示要继承之。寫道:“苏中友好同盟條約,在過去已給予中國人民很大的帮助,在今後新的中國政府繼承這個條約,對于蘇中兩國人民,特別對於中國人民,將有更偉大的貢獻。我們完全願意繼承這個條約。”(《建國以來劉少奇文稿》第15页)

 

——汉奸汪精卫,敢赞颂“21条”吗?敢继承“21条”吗?

 

1949年12月16日,斯大林毛泽东第一次会谈时,毛泽东说:“在中国讨论条约时,我们没有考虑到美国和英国在雅尔塔协议中的立场。我们应该按如何对共同的事业有利来行事。这个问题必须考虑周到。但是,现在已经清楚的是 ,目前不必修改条约。”

 

听从斯大林的指示,不修改不平等旧约——蒋介石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就是苏共奴才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态度。

 

第五,毛泽东为什么又孜孜以求要签订新约?

 

毛泽东第一次访苏,名义上是专程为斯大林拜寿,但实际上另有所图:谋求与苏联签订一个新的同盟条约。既然一再表示不修改旧约,为什么又想签订一个新约呢?

 

只有一种解释:顾面子——换换形式(换表不换里),欺骗国民。因为中国许许多多爱国者强烈要求,废止中苏旧约。

 

第六,斯大林为什么改变主意,同意签订新约?

 

沈志华先生2009年5月30日的演讲中说:斯大林本不想同毛泽东签订新的条约,想继续维持1945年同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的效力。但毛泽东滞留莫斯科达两、三个月之久,你不签,我不走,迫使斯大林作出让步,签订了新的中苏友好条约。

 

这完全是信口胡诌。一个历史学家,怎么能这样不实事求是?

 

首先,毛泽东的怄气,其实是从19491224日第二次会谈以后到1950年元旦,只有一个星期,哪里是什么“两、三个月之久”?

 

特别是,斯大林答应重签新约,根本不是什么“毛泽东迫使斯大林作出让步”。

 

其实,与中共签订新约,正是斯大林的本意。其主意始终如一,根本没有任何改变。

 

其实,斯大林在玩弄一个巨大的阴谋,为此,他在调教中国皇帝。

 

为什么这样说?

 

1、重订中苏新约正是斯大林的本意

19492月,米高扬在西柏坡主动提出重订条约。这是斯大林的意旨。——这就是说,首先提出重订新约的不是毛泽东中共而是斯大林。

 

斯大林为什么想重订苏中条约?

 

从逻辑上分析,道理很简单——

 

1)中共是苏共制造的儿子党,毛泽东是斯大林一手培植的中共领袖,毛泽东中共是在苏共大力援助下夺得政权的,重订一个新约从法律上明确政治军事同盟关系自然而然。

 

2)输出革命是马恩列斯主义的重要内容。输出革命目的是什么?就是扩大势力。故而,中国革命胜利以后,重订新约将社会主义政治版图固定下来自然而然。

 

3)中国是苏联的最大邻国,重订新约稳定地缘政治自然而然。

 

4)其时,两大阵营冷战已经形成,美国正在积极拉拢中国,重订新约从而巩固社会主义阵营自然而然。

 

5如前所述,1946年2月,斯大林开始积极策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迫切需要得力打手,与毛共党国建立政治军事同盟自然而然

 

特别是,在美国完全控制日本的情况下,斯大林更需要建立苏中同盟。

 

**

 

苏中在重订新约会谈期间,1950年122日斯大林与毛、周进行谈话。毛表示说(替主子担心)新条约会否牵扯到雅尔塔协定?斯大林回答:“是的,要牵扯到---那就让它见鬼去吧!既然我们已经选择了修改条约的立场,那么就要走到底。当然,这对我们会有些不便,我们就要同美国人作斗争了,我们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这进一步证明,重订中苏新约确是斯大林的本意。

 

2、斯大林调教中国皇帝

 

既然重定中苏新约是斯大林的主意——斯大林先于中方首先提出,但从刘少奇访苏、再到与毛泽东19491216日首次会谈时他为什么打退堂鼓呢?为什么1224日第二次会谈时避而不谈中苏条约之事呢?为什么195012日又主动表示愿与中国签订新约呢?——说什么毛泽东发脾气,说什么迫使斯大林改变主意,全是事后无耻的自我吹嘘。一个自己承认是父子关系的奴才,敢跟主子使性子吗?

 

对于斯大林态度变化,只有一种合乎逻辑的解释:鉴于南斯拉夫铁托事件的教训,鉴于中共有亲近美国的倾向(抗战时期中共亲近美国是骗术,事先中共请示过苏共;而在1949年毛访苏前,苏联驻华总顾问科瓦廖夫和意大利共产党都有报告反映中共亲美),斯大林要亲自观察毛泽东的忠诚度,同时斯大林看到毛泽东要欺骗国民急迫希望签订新约,而且毛共党国已与美国彻底决裂没有退路(毛一连发表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等五篇文章,宣告与美国誓不两立),故施欲擒故纵之术,调教调教,使奴才俯首帖耳。

 

3、斯大林在编织一个巨大的阴谋

 

苏联高级外交官、毛泽东访苏的亲历者A.M.列多夫斯基称:斯大林改变保持1945年条约和协定继续有效的立场,不是因为对日战争已经结束,而是另有更重要的斯大林不便透露的原因。——这个原因是什么?

 

如前所述,老谋深算的斯大林早在1946年2月已经决定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是一个战略大阴谋:一方面,积极输出革命;另一方面,为了减轻苏联在欧洲方面的压力,他蓄意在远东朝鲜半岛点燃战火,使美国陷于东方战场的泥沼之中,削弱美国的实力。

 

从这两个方面考虑,苏联都需要一个得力奴才——需要有人为苏联当炮灰,这个得力打手就是毛泽东中国共产党。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斯大林早就决定,必须签订苏中新约——政治军事同盟条约——把中共党国牢牢地固定在自己的战车上!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1950年1月22日,斯大林最终下定决心发动朝鲜战争。彼时,毛泽东正在莫斯科,苏中即将签订同盟条约。

 

然而,不期然,此时又发生了一起重大事件:126日美、韩签订了《美韩共同防御援助协定》,北方如果动武美国出兵几成必然。可是,斯大林毅然决然毫不动摇,130日斩钉截铁地答复金日成:我准备帮助他!

 

这又是为什么呢?

 

此乃大阴谋家另一层考虑——如前所述,他要充分利用中共党国这个打手,最大限度地削弱美国的实力。

 

第七,在制订新约的过程中,苏中双方平等吗?

 

中共宣传,1950年1月20日周恩来等17人被匆匆召到莫斯科,开始“起草”中苏条约,甚至宣称:文本“主要是出自中方”。

 

但事实上,苏联15日便拟好了第一稿,到116日,已六易其稿,得到了苏共中央的批准。20日周恩来抵莫斯科,中方连条约草稿都没有。最后双方于2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没有在苏联文本的基础上作任何重要修改。

 

由于此事关乎国家尊严,所以毛泽东在给国内刘少奇的电报中特意强调:对条约的问题要“保守机密”、“不许乱说”。

 

也就是说,制订苏中新约的主动权,完全操纵在苏共中央——斯大林手中,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只是唯命是从而已。

 

第八,两个协定的真相

 

沈志华先生在2009年5月30日的演讲中说:(新的中苏)条约明确了中长路(中国长春铁路)、旅顺港和大连港要在两年内归还中国。对苏联而言,这不单是一个经济问题,更主要的是一个战略利益的问题。……新条约的签订,使苏联在远东的安全战略遭受损害。出海口没了,不冻港也没了。——照此说法,“毛泽东勇敢地捍卫了中国利益,苏联吃了大亏。”

 

这也是罔顾事实的胡说八道。

 

1斯大林主动提出从东北撤军

 

19492月5日,斯大林在給毛澤東的電報中重申了米高揚的基本觀點:“中國共產黨人掌權後,形勢己根本改變,蘇聯政府已經通過了取消這個不平等條約的決議,準備一旦同日本簽訂和約,蘇聯就從旅順撤軍,自然美國也將從日本撤軍。當然,如果中國共產黨認為蘇聯軍隊以立即撤出旅順為好,蘇聯願意使中國共產黨如願以償。”

 

19491216日苏中首次会谈时,斯大林又说:作为共产党人,不便在别国领土上,尤其是在友好国家的领土上驻军。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说:既然苏军驻扎在中国领土上,那么为什么,比如英国人不能在香港,而美国人不能在东京驻军呢?

 

2、苏联为什么主动地要将中长路、旅顺和大连归还中国?

   

    (1)时代变了!

 

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宪章颁布,明确各国之间“主权平等”“国家之领土完整、政治独立”“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当时还没有产生“人权高于国家主权”的思想)

 

此乃划时代的巨变。——这是苏联将中长路、旅顺和大连归还中国的根本原因。

 

(2)诱饵

 

既然大势所趋,不得不把中长路、旅顺和大连归还中国,何不主动提出来落个顺水人情,让奴才感恩戴德?这就是斯大林的精明之处。

 

之所以主动提出来让奴才领情,还有一大因素,即前面所述,斯大林要与中共党国建立军事同盟关系,将奴才牢牢地拴在自己的战车上,使毛共为即将发动的朝鲜战争和向东南亚输出革命效力卖命。

 

3、可是,毛泽东中共却反对苏联从东北撤军

 

19492月,收到斯大林上述电报后,毛澤東說:“撤軍問題應該等到中國粉碎了反動勢力,把人民動員起來,沒收了外國資本,并在蘇聯的幫助下把國家治理得井然有序時再來考慮。一句話,等我們強大起來時,到時候我們要簽訂類似蘇波條約那樣的互助條約。”(楊奎松:《毛澤東和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268页,香港三聯出版社)

 

19497月,在上述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給聯共(布)中央斯大林的報告》中,毛泽东中共中央再次向苏共中央表示:“當着我們自己還不能防守自己的海岸的時候,如果不贊成蘇聯在旅順駐兵,那是對於帝國主義的幫助。”

 

19491216日首次会谈时,当斯大林再次主动提出苏联从东北撤军问题时,毛泽东却表示:中长铁路和旅顺口的现状(指苏联驻军)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要想使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取得胜利,单靠中国的力量是不够的。此外,中长铁路也是培养中国铁路干部和工业干部的学校”

 

第九,苏中密约说明了什么?

 

1950年2月14日中苏谈判结束,隆重公布《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两个《协定》。其实,还有一份文件却缄口不提。该文件名为《补充协定》,是秘密协约。显然,见不得阳光,不敢公诸于世。为什么?

 

因为它规定了在中国开设三个(四个?)中苏合营公司,要害是,不允许第三国居民进入和在中国东北、新疆地区居留等。——说白了,就是苏联在中国东北新疆享有特权。换言之,中国的东北和新疆是苏联的两个特区。

 

关于以上秘密《补充协定》,1957年11月毛泽东在会见波兰共产党第一书记哥穆尔卡时说道:中苏条约谈判期间,“我们也做了让步,同意中苏两国共同管理中长路,在新疆开了三个中苏合营公司,把旅大给苏联做海军基地,他们可以驻军。斯大林还特别关照,不许外国人到东北和新疆。这些我们当时都忍下来,当时也没办法改变。”1958年7月22日毛在同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谈话时又提到:中苏条约谈判时,“在斯大林的压力下,搞了东北、新疆两处势力范围,四个合营企业。”

 

苏中密约的签订充分说明:虽然迫于形势变化,苏联不得不将大连旅顺中长路交还中国,但实际上仍然得大于失:苏联终于得到当年沙皇梦寐以求的两大块势力范围。

 

主动卖国的毛泽东出卖的中国国家利益大大超过了被动卖国的蒋介石!

 

第十、新约——《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实质

   

    看,苏联学者贡恰洛夫的分析:“苏联和中国结成军事政治同盟,这种同盟实际上是针对美国及其盟国而形成的。对于苏联来说,这项条约具有最重要的战略意义,它保障了苏联7500公里的边界处于安全和友好状态,也保证苏联在与美国的对抗中拥有一个可靠的同盟者。与中国结盟的军事战略意义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加入朝鲜战争的195010月就已显示出来。”“我们也不应忽视,条约在一定程度上是具有强迫性的,是不利于中国的。这项条约带有一系列文件,其中包括秘密的《补充协定》。根据秘密协定的条件,苏联事实上获得了在中国东北(满洲)和中国西北(新疆 )的‘特殊的势力范围’,也就是沙皇俄国当年企图并吞到自己‘利益范围’的那些地方 。……这样,在形成的同盟中,中国实际上只处于‘小伙伴’的地位。”

 

**

 

综上所述,1950年,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三个协定——

 

中国得到了什么?

 

在文明新时期,根据联合国宪章,一切不平等条约均应废除,独立国家的主权神圣不可侵犯,不签定这一条约,中国完全可以收回大连旅顺和中长路。

 

关于3亿美元贷款。1949年7月刘少奇访苏时已经敲定。也就是说,不签这一条约也能得到这笔贷款。而且,苏联从东北掠走的物质,价值就高达20亿美元。

 

总起来说,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国一无所获。

 

中国失去了什么?

 

由此,中国东北和新疆成了苏联的半殖民地。

 

由此,中国正式成了苏联的附庸国、仆从国。

 

**

 

这是一个经典:和平文明时期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卖国条约!

 

**

 

在中苏论战之时,在毛泽东亲自审定的《战争与和平问题上的两条路线》一文中,毛说出中国出兵朝鲜战争的真正原因:“宁愿自己承担必要的牺牲重担,站在社会主义阵营的最前线,而使苏联处于第二线。”

 

它生动地说明了,毛泽东毛共是为斯大林火中取栗破坏世界和平的奴才、走狗、打手。

 

卑鄙!无以复加!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28, 2016
关键词: 世界史 窝囊 卖国 战争
其他相关文章
“火箭人”和“疯老头”应该补补朝鲜战争史
如果发生核战争 我们能存活下来吗?
美军上将谈朝鲜危机:战争是最后手段
中美之间必有一仗吗
朝鲜可能把中美拖入战争泥潭
纽约时报:美朝紧张关系真的会演变为战争吗?
朝鲜战争始末
书评:世界英语与文化战争
1969中苏战争危机始末(3)
1969中苏战争危机始末(1)
鸦片战争
中美必有一战说法盛行 专家解读隐藏态势
警惕“共产法西斯”战争狂热
彭定康指责英国为生意"出卖国格"
北京检方在表演:我是流氓我怕谁!
鸦片还要吃到什么时候
中苏边界战争真相:毛泽东挑起,美国人救了中国
跟煽动打台湾的战争贩子——学者李毅——辩一辩(十)
遒真言实:跟煽动打台湾的战争贩子——学者李毅——辩一辩(九)
《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的战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