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Diplomacy
Geopolitics and Diplomacy
外交纵横
地缘与外交
美国进入不确定的年代
作者:亚洲周刊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右)和副总统当选人彭斯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右)和副总统当选人彭斯

    
    特朗普上台後,以往美国主导的秩序必将解体,欧洲也将减少对美国的认同,而欧美势力弱化的同时,乃是中俄的角色将加重,而在中东则是伊朗必将崛起,世界将更为多元,但也更不稳定。
    
    历史的发展有两种学说,一种认为历史的变化是线性的,但另一种认为历史的发展动力是突变。综合这两种,我们可以认为历史就是「线性—突变」的交替。在一个线性的阶段,由於各种势力维持均衡运作,人就容易懒惰,一切按照习惯,变化小,大体上一切都维持线性发展;但若线性发展久了,它累积弊端增加,人们受害,於是人民意识遂告改变,要求突变的力量崛起,推动出突变的力量。
    
    而此刻的美国就到了突变年代,特朗普当选就是民心突变的症候,人们要求美国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後的大方向。在选举过程中,特朗普已陆续表达出突变後的大方向是结束战後迄今的军事扩张及介入主义,终结战後一直在推动的全球化经济扩张主义,这意谓着美国将走向更加民族主义方向,重造传统美国梦。全球都知道,孤立主义、经济保护主义及美国优先主义这三大主义将是特朗普时代突变的主轴。
    
    不过,突变式的改革从来就不容易。虽然共和党现已取得政权,而且掌握参众两院的多数,特朗普虽然在选举人票数领先,但在选票上却落後,而且他当选後引起选民广泛抗议,这显示他乃是个「天命」(Mandate)有所缺憾的总统。特朗普这种总统想要从事突变式的改革,压力比正常总统更大。因此美国的突变能走多远,人们并不乐观。近代美国历任总统里,以第三十九任总统卡特最有改革意愿,他反对军事扩张,也主张社会公平,但他就任後,美国的军事及情报体系却对他死命杯葛,财经界也不支持,於是他任内在外交军事和经济上可谓一事无成,尤其是卡特最反对中情局扩权,介入各国事务,因此他大幅裁减军事情报秘密人员,军方及情报单位遂派一群老弱残兵援救伊朗人质,故意失败,使卡特丢脸,并受到全民抨击。卡特最後只干了一任四年,就被老布什打败,卡特成了任期短、表现差的总统。
    
    最近特朗普已陆续公布白宫人事安排,也多次发表未来政策谈话。由於他要搞一次巨变式的改变,所以世人对特朗普十分担心,他尚未就职就反对声浪高涨,而他想做的改变又如此尖锐,他改变扰动目前的秩序太多,因此必然难题不少。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未来的主要考验计有下列几点﹕
    
    (一)美墨关系必然尖锐化,特朗普当选後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一定要在美墨边境建围墙,要赶走三百万非法入境的坏人,并扬言自己是建筑商人,对建围墙已有腹案。但建围墙谈之容易,却牵连甚广。特朗普要墨西哥出钱,必使美墨关系崩坏,也将使美国与中南美洲国家趋向紧张。而且非法的中拉美移工是美国西南部廉价劳工最大的来源,是美国繁荣的基础之一,因此若赶走这些移工,美国会受害,美国人也会反弹。建围墙这种事由於牵涉太多,後果难料。
    
    (二)特朗普的孤立主义要减少世界警察的角色,必将引起军方的强烈反弹,也破坏欧洲的势力均衡及亚洲日韩对美国的信赖,而且特朗普要求日韩自行发展核武自保,也会使亚洲重启核子竞赛。最近欧洲外长会议,英法外长就借故不参加,显示了英法大国对特朗普可能改变欧洲均势的不安。而人们也知道,自从战後以来,美国由於自视为世界警察,军方有最多预算,有相关企业体系,有自己的全球利益结构,军方是美国最大的压力团体。由於特朗普的政见会影响军方利益,所以竞选期间,军方人物已多次发出警告,若他们不接受特朗普的做法,军方可能抵制,公开不服从。因此特朗普未来最大的考验可能来自军方,军方已习惯於反俄反中反伊斯兰,已习惯於军事扩张和军事介入外国事务,特朗普怎麽可能改变这个习惯?
    
    (三)特朗普反对全球化,主张贸易保护,他上任後将退出各种自由贸易协定,也将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关系协议」,并将对中国施行百分之四十五贸易关税。自由贸易使美国劳工受害,但资方及消费者却享受到廉价货品,因此贸易保护主义并不必然会使制造业回流,但却必然使消费者受害,也将使美国生产的货物更加昂贵;尤其美国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关系协议」,美国主导世界贸易的角色必将大减,中国的角色必将增加,美国将成为对世界影响力减少的大国,这种自动降级必定在美国引发争论及反对。
    
    (四)特朗普上台後,以往美国主导的秩序必将解体,欧洲也将更加减少对美国的认同,而欧美势力弱化的同时,乃是中俄角色将加重,而在中东则是伊朗必将崛起,世界将更为多元。一个旧秩序解体,将会是个更多元、但也更不稳定新秩序诞生的时刻。特朗普能走多久?美国内部会不会有反弹势力?值得世人注意。当年罗马帝国瓦解,欧洲新秩序就进入产生的阵痛期,今天的世界正是如此。
—— 原载: 亚洲周刊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6
关键词: 美国 不确定 年代
其他相关文章
美華盛頓郵報:美国“准国务卿”蒂勒森的外交政策:俄罗斯第一
1944年来到延安的美国“亲共分子”
英国首相批评美国 显示罕见分裂
与余杰商榷基辛格和美国外交
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10亿美金美国建厂,内幕惊人(视频)
美国制造成本恐将低于中国制造
中美南海较量:美国要求中国归还被扣水下无人潜航器
详解《平价医保法(奥巴马医保)》与美国医保的方方面面
美国会通过制裁各国侵犯人权官员的法案
英媒:特朗普将改变美国对华政策走向强硬
中苏边界战争真相:毛泽东挑起,美国人救了中国
美国精英联盟为何败给了“乌合之众”?
被唤醒的魔鬼 美国大选中的族群政治
美国大选:保守主义与新孤立主义
超短小说: 阿Q的美国大选遭遇记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震动世界
中共十九大人事考量 仍循七上八下
杜特尔特刚返家乡说话就变? 不与盟友美国断绝是菲国最高利益
美国议员撰文批评习近平
中国人对美国矛盾心态: 半爱半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