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Exchange & Debate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交流与交锋
谷王案和庐江淫照风波:高层政治和草根政治都无法无天
作者:程映虹
最近中国社会生活中两大吸引眼球的事件,从高层政治来看,当然是对谷开来和王立军一干人犯的审判,而草根小民的兴趣,则被庐江淫照风波吸引去了不少。
 
这两个事件表面上风马牛不相及,实际都指向中国社会在最敏感的政治问题上还是处于无法无天的状态这个尖锐的现实。
 
对谷王的审判是无法无天,大概除了中国官方,中国各派从左到右都是这个看法,不过是从不同的立场出发而已。在国际上,重庆系列政治连续剧从王立军投奔美领馆和薄熙来官场蒸发数月至今毫无音讯,已经给中国化巨资打造的“国家形象”泼了两大桶浓黑的墨汁,而谷王案审判泼的第三桶,可以说更黑更浓,因为它在高层政治之外,又再一次把中国司法制度的黑幕揭示了出来。
 
而庐江淫照风波,则从一个相反的方面揭示了中国社会的无法无天。首先,那几张淫照,在当事人的身份还没有确认的情况下,网络上已经把他们和某一级地方官对号入座。其次,即使当事人是官,也不能据此就认定他们都是贪污腐败之徒,因为没有证据说他们之间存在任何权力和金钱交易,例如公款“包养”之类。再次,就照片的内容来看,充其量是“聚众淫乱”这个只有中国才有的罪名,只要照片不流出,和社会没有任何关系,就纯粹属于私人生活,不会造成任何社会后果。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些照片在网上公布后,当事人一经查明身份,竟然被“双开”。如果说开除党籍还有道理的话,开除公职则明显违反了法制国家雇佣关系的起码准则。如果当事人是和他们学校里的学生胡搞,那不仅要开除,而且要追究刑事责任。但当事人都属于私人朋友的小圈子,这和雇佣他们的学校有什么关系?
 
在一个司法健全,保护公民隐私和真正注重公共道德环境的社会,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首先要追究那个把别人私人电脑中的照片公之于众的人,他犯的是侵犯公民隐私和散布色情图像罪—这些图像只要储存在私人电脑中,和公共生活就没有任何关系,但一旦散布出去就成了色情图像。其次,应该追究那些把当事人直接和未经确认的某某某对号入座的言论,因为它们侵害了这些人的名誉。再次。那些开除当事人的单位应该受到诉讼,因为它们违反了劳动法。
 
所以,谷王案的审理和庐江淫照风波在表面上毫无关联,但实际上从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指向同一个社会现实。两者都没有现代法制社会起码的对法制和个人权利的尊重。高层政治一意孤行,为了维护小集团的权力和利益不惜让一个国家的司法制度在世人眼中成为笑料。而升斗小民则寻找一切机会泄愤趁快,把任何社会丑闻在第一时间千夫所指都归咎于“官”,利用网络的便利形成强大的言论压力甚至暴力,在虚拟空间取得对“官”的象征性胜利--当然只是那些级别有限的官。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庐江淫照风波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在打倒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名义下用大字报乱揭个人隐私没有太大的区别。
 
应该说,在现今的状况下,民粹性的网络语言暴力是对专制主义的言论控制和玩弄司法的有效,迅速和广泛的反击,而且它的存在也是前者长期压抑社会公共空间的结果。但长远来看,它又和前者相辅相成,共同构成和加深了这个社会在涉及“官”的问题上无法无天的状况。在一定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如此假设:为了维持事关权力高层的信息垄断,这个体制可以允许甚至放任对较低级的官员的网络攻击,既显示自己的宽容,也让社会对“官”的不满有一个发泄的渠道,虽然在最终的意义上这个体制将从这种民粹暴力中自食其果。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17, 2012
关键词: 庐江 谷王 高层 草根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