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eopolitics in Asia Pacific Region
中国与世界
亚太地缘政治
中国需要时间,请朝鲜同志挺住!
作者:刘知滔


朝鲜是世界上尚存且非常稀有的经典制度案例,对人类社会的发展研究十分宝贵。犹如精心保存的天花病毒原种一般。要知道,曾几何时,类似的案例在世界上比比皆是,仅仅过了几十年的时间,处变不惊的朝鲜已成了世界上独有的罕物。

率先高举社会主义大旗的“苏联老大哥”如今已还原成本色的俄罗斯;当初我们讴歌的“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早已熄灭了;曾经比中国文革还革命得无可挑剔的民柬,在屠杀了200多万“反革命”后,仍然没有取得革命的成功,最终消失自灭在丛林之中;坚持革命到底的南联盟,外没抵住北约的轰炸,内没获得人民的选择,就像翻扣的一张扑克牌终于又翻回到了正面,原来还是塞尔维亚。

在革命火种遍洒世界的年代,也产生了不少宗教加主义的极权变种,如伊拉克、利比亚,那里的人们在挖去毒瘤后,还要花很长时间来疗治留下的伤口,最后的健康痊愈只是时间的问题。

以前菲共、马共、缅共、泰共等都曾经名噪一时,今天袭击个警察所,明天截个政府官员,可现今甭管他们带不带“马列”的全都销声匿迹了,他们要么沦落为山匪或恐怖分子、要么回归社会正常生活;古巴能坚守至今应该感谢卡斯特罗及家族有良好的身体状态和绵长的寿命,如今还有以石油撑腰的委内瑞拉加入了这一行列。其实拉美人向有英雄情结,球要踢好、桑巴舞要跳好,革命也要革好,这跟什么主义没有任何瓜葛,最多是借用一下。格瓦拉曾经把拉美闹个鸡犬不宁,贩毒总统诺列加单挑山姆大叔,美国好似一个巨人,反正谁敢于啃咬美国的脚后跟谁就是英雄。

中国和越南虽然还在坚守“主义”,最起码开始下河摸石头了,作出了想过河的姿态。只有“屹立”在世界东方的朝鲜仍在安营扎寨毫无过河之意。

当初德国还分裂为东德和西德时,党刊曾发表文章“从两个德国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一会横向比、一会纵向比,比人民当家作主,比经济发展之迅速,反正充分论证了社会主义制 度的东德绝对优于资本主义制度的西德,可其后时间不长,德国重新统一了,还是西德统一了东德。现在我们还能拿出制度优劣比较的例子吗?

朝鲜宝贵就宝贵在这里。有了朝鲜,我们才会通过对比朝鲜半岛南北,在相同的人种和文化传统中、近似“尺寸”的国家中,发现由于制度不同而带来的“活生生”的巨大差异,也凸显了“特色”说的苍白无力。

有了朝鲜,我们才会清楚地看到我们自己在变身改革前是什么样子,就像通过时光隧道去看我们的过去,从而使我们珍惜好不容易突破“火线”才得到的改革成果;有了朝鲜,我们才会深刻理解“坚持”和“不搞”的“伟大意义”,因为它通过血脉单传,更直白、更露骨地展现出维护统治者利益的真实目的;有了朝鲜,我们还能知道为什么这个国家要死磕韩国、狂热反美,因为统治者需要给羊群制造狼的威胁,以使羊群更加依附于既吃它们肉又剥它们皮且完全靠羊群生活的牧羊者。

若说一丝不苟地做到“保持一致”,那么家族世袭、血脉单传,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选择。大位从儿传到孙已达三世,相对地不必担心和平演变江山变色。朝鲜神圣革命事业的传承也一再地寄希望于一次又一次伟大的精卵结合瞬间,或许伟大的金四世正在一个女人的卵巢里孕育中。带“主义”色彩的世袭,说不清是王朝世袭的变种还是“主义”孕育的变种。朝鲜的血脉单传成就了“中心”和“正统”的简单明确,而正统具有绝对的压倒优势。朝鲜多年来不存在折腾不折腾、搞不搞的问题,因为根本不存在商量和议论的题目,没必要申明,但有“异见”就是你死我活。所以维稳是相当简单的事情,应该和占领军方式很类似,也没必要闲扯“构建和谐社会”啥的。如今的朝鲜,在二金的高大塑像前面,芸芸众生顶膜礼拜徜徉在其脚下,没有一个人能高过他们的脚面。

虽然我们的改革开放给国家带来巨大的变化和发展,但我们和朝鲜依然存在共性。难得的共性决定基本立场,固我们常见主媒拿放大镜寻找朝鲜的闪光点,建个楼、穿条裙子都大肆良性解读,实在没的说,俺大使外交官参加插秧种稻还是个新闻呢;另一方面挖苦心思寻找韩国的黑暗处,诸如总统他哥占公家便宜,因牛肉进口爆发的反美示威了等等。宣传这些挺朝倒韩的目的实为“内需”,跟朝鲜半岛没半点关系。

朝鲜实行的是全民供给制,医疗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等等,假装特公平,似乎老金家如阿里巴巴的宝库,里面有取之不尽的财富。其实所有这些都来自于劳动人民的贡献,但都被说成是来自老金家的恩赐了。所有的“免费”前面都会面临“先军政治”。说有这么一个故事非常生动:一名人民军士兵在返回营地的途中,因为自行车链条断裂,而中途又没有地方修,正在焦急之际,有一位农村大爷骑着自行车过来,士兵马上喝住他,宣布征用他的自行车。大爷十分的激动,立即把车上的货物卸下来,把自行车交给了这位人民军士兵,自己走了一夜的山路,才把东西扛回家。

也可能中国是让贪腐泛滥成灾闹的,所以一些人迷恋朝鲜或中国文革那样的时代。拨开迷雾,真实的历史就会呈现在我们面前。

以前最廉洁的部级干部当属傅作义了,他捐出两套私宅,然后自己租房子住,或许背景决定了他必须低调。胜利者则可以高调地占有王府和豪宅,享有万户侯或千户侯的级别待遇。似乎消灭谁打倒谁就是为了占有其财产似的。正统总是天经地义的,有特权就不存在贪污,但特权必须足够。说和申贪可,但没有说乾隆贪的,这就是天经地义。人们厌恶个体贪污腐败,但对特权阶层的集体盗窃国库则认为是正常的、是有文件规定的。

在我们的“免费时代”,我曾有个同事患尿毒症,因为不够级别无法享受急需的五万元治疗费用补贴,而被迫放弃了年仅24岁的生命。亲见对病者对生命的渴望和家属的百般无奈;同事们的慷慨捐助能一时但能坚持一年、十年、二十年吗?领导说“如果她是中央委员,你我都不愁费此心思”。这就是命,真是让人仰天长叹啊!

虽然种种都是分配的,但按级别按特权的分配对社会来说却是极为不公的,负责分配的官僚阶层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公仆享有了极大的份额。改革开放的好处是给了许多勤奋、聪明、富有开拓创业精神的普通人发家致富的机会,比如柳传志、黄光裕、莫言、陈光标、姚明等都有机会了。草民都可以通过个人努力实现自己发家致富的梦想,这取决于个人能力、机会等。但我们还有既“坚持”又“不搞”的基本点,这给了食禄族无尽的攫取财富的想象力,就如同解开束缚让你可劲去挣钱,然后他铁定有拿红利大头的权力,你挣的越多当然就越高兴了,但他更高兴。财富追逐的欲望一旦放开就是没有止境的,由此导致贪腐泛滥成灾,两极分化日趋严重,还持续不断地闹出红黑相与或相博的大戏来。

有些人开始迷茫了,幻想文革及以前的“公平分配”的时代,甚至怀疑改革开放。我们可以把两个基本点比喻成一个两轮车,其中一个轮子就是改革开放,它带来了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个人梦想的实现,而另一个轮子满是毛病,它不能和另一个轮子同步,反而妨碍另一个轮子的前行。它能带来的就是贪腐泛滥、暴虐无度以及社会上几乎所有的恶习风气。对三十多年走过的历程不能偏颇的一概而论,乱加指责改革开放,冤枉了这个好轮子。我们实际上早就发现这辆车走好和走不好的原因了,只是拿它没办法。

幸有朝鲜的存在,让我们不必再重新去经历教训。我们能看到,灯火辉煌的丹东和暗淡无光的新义州;鸭绿江中方一侧的沿江风光及另一侧贫瘠的农田和破烂的农舍。入夜时分从太空看朝鲜半岛,南部透出成片的灯光,北部则一片黑暗,真是老天有眼,这还需要什么解释吗!

幸有朝鲜的存在,我们可以让年轻人看到现实的文革版。怎样为领袖而欢乐而哭泣,尽显忠心之态;怎样小心翼翼的言谈举止,警惕同学、同事、朋友甚至家人的告密揭发;怎样以苦为乐,一面忍受饥肠辘辘,一面享受“当家作主”、“领导阶级”的饕餮大餐。文革和朝鲜现状相比,只能说是比较接近,因为目前找不到更类似的案例了。概括来说,我们的文革像是所有人都在魔鬼咒语的节奏驱使下,人性原罪大释放,禽兽般相互撕咬,人人自危。而朝鲜没到这地步,一切秩序井然,如同劳教营里快乐的囚犯,说笑一起笑,说哭一起哭,一起“先军政治”、一起“阿里郎”、一起劳动;衣食住医全免费,由牢头分配。

幸有朝鲜存在,我们总有一种由然而起的优越感。我们已经小康了,他们还在贫困线挣扎。看到他们货架空空的商店,老掉牙的铁路绿皮车、破旧的房屋;看到他们单调的文化生活,没有多彩的电视节目、没有自由地旅游等等。看到这些如同看见了我们三十多年以前,假如你到发达国家还稍觉寒酸恐慌的话,那你到了朝鲜,就把自己当成骄傲的大款吧。

朝鲜活生生的现状就像一把刺刀顶在我们的后背,让我们不敢后退,只能前行。如果没有朝鲜这个典型案例,就会有许多人回头张望而止步不前,甚至还会有人撒丫子跑回愚昧的文革、大跃进年代,继续享受魔鬼咒语带来的那种傻吃傻喝傻打傻杀快感。

我希望朝鲜同志再多坚持几年,因为我们太需要现在这样的朝鲜了。诚然朝鲜坚持的难度越来越大,因为随着三八线两边差距越来越大,压差也就越来越大,军事壁垒三八线就如同纸糊的一样。韩国提出统一元年不是没有道理的,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如朝鲜出现饥荒、玩核玩出泄漏、内部争斗等等,那时三八线任凭粮食和狗肉都能击破,根本就不需要主战坦克、阿帕齐什么的。英勇的人民军战士反水如潮,全民缉拿金三,最后的结果是韩军抵达鸭绿江边。

黄种人虽然没有白种人那么理性,但历史毕竟向前发展了,借鉴也不是没有可能。柏林墙的垮塌,东德的士兵也是从小“为了共产主义事业—时刻准备着”,但一枪未发,顺应了人民的选择。最较真的南盟人民在抗击北约狂轰乱炸的艰难时期,较早地发现了“没有你最重要”,于是让米洛去国际法庭报到,随后很快融入了欧洲大家庭。

这样的突变如果短期内发生对中国的国家利益非常不利。诚然对中国的压力很大,有可能成为压垮专制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尚不具备应付这样一个邻国挑战中国国家利益的考验。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呢。

我们习惯于凡坏事都有朝鲜垫底的情况。我们有世袭,但朝鲜是血脉单传世袭,显然更落后;我们虽然压制了“异见”,但我们毕竟还开放了网络的言论,而朝鲜则啥都没开放;在世界上我们跟谁都“和为贵”,谁坑了我们,我们都送上银两修复关系,哪像朝鲜似的,跟谁都横了吧唧的,整个一个光脚不怕穿鞋的主。

如果没了朝鲜垫底,那中国就在底部了,我们不知道还能到哪里去炫耀我们的自豪感。以前我们会看到朝鲜军人在鸭绿江“一步跨”偷偷摸摸地示意让对面的中国人扔过来一盒香烟,但这时我们会看到怒目而视的前人民战士似乎时刻都要吞了我们。中国将是第一次面临和不同制度的强邻接壤。

不管中国的政局变化如何,韩统朝后对中国的威胁都极大。棒子做事一向激情似火,利用民族问题挑起边界争端并剑指辽东将是大概率事件。爆发户通常都有蛇吞象的野心,哪天鼓噪人类起源于韩国的一位老祖母都不新鲜。更何况北韩人怨恨中国支持老金家几代,真是仇比天大,恨比海深,还不都红了眼了想杀过来。

由此中国将不仅面临周边的一系列考验,而且还要面临国内诸多的如民族问题、体制问题、两极分化问题等等。整个国家不能说没有垮塌分裂的危险。中国其实一直没建立稳定的国家机制(为什么总提“维稳”就是因为一直不稳定),咱文革动乱、“子弹飞”过去了都不说,现在好端端地还冒出个薄三楞子,差点闹出个8.19来。你说凭衙内身份袭王爷爵位,已经尽享人间奢华了,还死命追逐大位,犹如年轻的公象硬要骑着犀牛交配,也太性急了吧。

所以真希望朝鲜半岛继续安于现状,希望朝鲜同志再多坚持一段时期,给我挺住。中国抓紧在这个时期在朝鲜半岛局势发生之前,迅速推进完善体制改革,建立稳定的国家机制。这个机制确保中国能够长久稳固,既不会因为党派变化和民族纷争而散架,也不会因为外来冲击而分崩离析。国家观念胜于民族观念和意识形态观念,而国家的每个公民都享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执掌公权者一定来自公平竞争的结果而不是世袭。公权效力于公民利益和国家利益而不是党派和虚无的意识形态,公民效力于国家利益而不是政党利益。纵然我们把这一切都做到了,我们还要强大国家的实力,以应付统一后韩国的扩张野心。

我们先于俄罗斯、东欧改革,我们曾经骄傲过,那个年代去俄罗斯在莫斯科阴暗的墙角路灯下卖打火机都能发一笔横财。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他们收获了果实,如今俄罗斯和东欧都后来者居上,我们还要买俄的苏30、买乌的航母壳。越南仍在和我们展开“摸石头”竞争,经济上我们胜出,政治上他们领先。朝鲜的垫底不会太久,给中国的机会并不多了。

出于对中国国家利益的考虑,一方面我们自己要有紧迫感,深化改革,促进中国稳定、快速、持久发展,这样即使冲击来临,我们也可以泰然处之地应付;一方面也希望朝鲜继续玩,要把“垫底”进行到底,千万不要在中国没准备好之前垮塌。为了维持现状,中国还要暂时支持北边的傻小子,唬住南边的混小子;谁挤上最后一趟历史前进的班车都行,就是不能让朝鲜先于中国登上这趟班车;我们宁可傻,但我们绝不能最傻;当然这些都是权宜之计。我们最不愿意看到,当我们还在摸石头的时候,北朝被南韩一把拉过了河。其实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现在就应该抓紧做什么事,也千万别忘了与台湾同胞一起来振兴中华!

我们希望朝鲜坚持住,未准也有外国希望中国坚持住呢。

最后说一句:对不起了,朝鲜人民。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2, 2016
关键词: 中国 朝鲜
其他相关文章
郭文贵爆料王岐山 北京街头巷议 当局有点慌乱
暴力土改及其原因
习、王、孟达成一致 严惩郭文贵国内保护伞
民国政治的真谛
德媒:“北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
論本土資本和「抗紅保港聯合陣線」
文明的傳薪者
学者: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腐败的根源
特朗普斥金正恩导弹试射对习近平太不敬
德政治基金会获准登记?好消息来得突然
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
袁世凯曾孙女:袁世凯爱国 也是讲和谐的
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與讀者分享兩點想法
亲历的故事
知会美国 中国:北韩再核试 将自行制裁
人性与党性
纽约时报:美朝紧张关系真的会演变为战争吗?
掃清所有反對派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