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eopolitics in Asia Pacific Region
中国与世界
亚太地缘政治
川普會推動美台關係躍升嗎?
作者:余杰

 


川普以大幅領先的優勢當選美國總統,被“政治正確”的觀念死死束縛的西方主流媒體和精英階層遭受一記悶棍。稍稍清醒之後,他們又開始製造川普是唯利是圖的商人、是外交政策上的孤立主義者、將使得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為之終結、中共政權是川普當選最大的受益者之類的謠言。華人媒體亦步亦趨,台灣島內一片鬼哭狼嚎,似乎台灣將被川普政府無情遺棄。

尤其是台灣的中時、聯合等共產黨的“駐台宣傳機器”居然聲稱台灣末日將近,應當效仿菲律賓和馬來西亞,背棄美國投向中共。然而,台灣的處境跟菲馬兩國毫無可比性:中共並無吞併菲馬兩國的企圖,菲馬兩國可以在美中之間左右逢源;中共卻從未放棄武力征服台灣的野心,其如意算盤是將台灣變成第二個香港。所以,台灣只能與美日結盟對抗中國的霸權,而不能像菲馬那樣見風使舵、左右搖擺。

川普當選,並非美台關係惡化的開始,反倒是美台關係提升的開端。川普有意突破籠罩美國對外政策近半個世紀的“基辛格主義”。基辛格是中美建交的始作俑者,也是下臺後仍影響國務院的“老巫師”。基辛格未曾造訪台灣,他曾告訴朋友:“我得先跟北京當局討論。”然而,北京並未給基辛格應有的尊敬,基辛格是薄熙來垮臺前接見的最后一個外國客人——北京並未向基辛格透露薄熙來即將被整肅的內幕,使之處於被羞辱狀態。川普當選後約見了基辛格,但只是例行公事,未必聽取其“梅特涅主義”的建議。基辛格居然拿著羽毛當令箭,立刻跑到北京,受到習近平的親自接見——可見北京方寸已亂,以為基辛格是川普的傳話人。

 

川普任上對台軍售可能出現突破

 

果然,川普與蔡英文有了一次歷史性的通話。川普团队在一份声明中宣佈:“当选总统川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后者表达了她的道贺。在讨论中,他们提到台湾与美国之间既有的密切经济、政治及安全关系。当选总统川普也祝贺蔡总统今年早些时候当选台湾总统。”

對中國的攻勢軟弱無力的奧巴馬,不會有川普這種大刀闊斧的做法。《每日電訊報》稱,奧巴馬事先對此次通話毫不知情。奧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霍恩(Emily Horne)表示:「我們長期以來保持的台灣海峽政策沒有改變。」奧巴馬的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麥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不管這是蓄意而為還是莽撞行事,這次通話都將改變中國對川普的戰略判斷。這種負面判斷可能會為中美兩國帶來長久的互信缺失,導致中美兩國戰略競爭。」奧巴馬及其政府的高級官員,似乎是習近平的小媳婦,時刻看習近平的臉色行事。

川普在選舉中聲稱,他當選後要“抽乾華盛頓政治泥潭中的水”,這通電話顯示他在外交上也將拋棄官僚系統的束縛,而作出大膽的革新。川普當選後繼續使用推特發佈一系列重要消息,直接與民眾對話,避開傳統媒體的過濾和扭曲。對於這次與蔡英文的通話,川普本人在其推特賬號上發了兩則推文,後一則不改其直言不諱的風格:「美國向台灣出售數十億美元的武器裝備,我卻不應該接受一個(來自台灣總統的)祝賀電話,這很有趣。」這則推文的言下之意是說,他一點也不把那些來自國務院親中派官員的建議放在心上,就是要跟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不必看中國的臉色。而且,川普用“台灣總統”而不是“中華民國總統”來稱呼蔡英文,顯然不是一時的“口誤”。

這句話更顯示,川普將台灣當作一個親密盟友看待,未來美國在對台軍售上可能有所突破。台灣理應抓住這個重大機遇,向美國提出購買更多先進武器的清單。軍售當然是一門生意,但又不僅僅是生意,用“商人圖利”這個維度來分析川普的想法太過簡單了——如果軍售僅僅是生意,如今腰包鼓鼓的中共當然樂意向美國購買若干先進武器。但是,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是“有錢也不賣”,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屠殺之後,美國對中國武器禁運的法令一直持續至今。中國不是美國的盟友,而是美國的敵人,美國怎麽會將先進武器出售給中國呢?

雖然只是一次持續十分鐘的短短通話,沒有太多實質性內容,卻意義非凡。西方主流媒體均以顯著位置報道和評論此一事件。《华盛顿邮报》的報道稱,这是已知的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首度台湾總統公开接触。《美联社》说,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直接与台湾领导人说话“极不寻常,或许前所未有”,必定会激怒中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说,川普与台湾总统的通话与美国数十年来的传统做法背道而驰,可能引发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外交争议。《金融时报》说,川普与蔡英文的通话可能在他还没有就任之前就开启一个美中之间的主要争议。然而,這些評論都犯了同樣一個錯誤:高估了中國方面的反彈。

 

中國網民舉國癲狂,外長王毅欲語還休

 

    川普與蔡英文通話的消息傳出之後,中國的社交媒體上鬧翻了天。被中共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洗腦的網民,全然不知道自己奴隸的身份和處境,卻憤怒地爲主人抱不平:習大大沒有享受到的待遇,憑什麼“台灣地區領導人”能享受到?他們也忘記了,台灣人可以投票選擇自己的領導人,而習大大根本不是他們選出來的。

因為這通“傷害中國人自尊心”的電話,中國網民對川普和蔡英文百般辱罵,這是他們僅有的言論自由。此前,一名從美國回到中國的、具有民主自由意識的留學生,僅僅因為穿了一件寫著批評習近平的話的衣服,就從此“被失蹤”了。中國人哪敢批評習大大呢?

然而,與民間恨不得對美國和台灣開戰的輿論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官方的回應卻從所未有地克制。曾經惡言謾罵加拿大女記者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指責說,「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同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無法「改變一個中國格局」。他一句也不敢批評川普,只能“柿子揀軟的捏”,拿台灣的民進黨政府出氣。蔡英文上臺之後,中國方面停止了與蔡英文政府的對話管道,通過減少陸客到台灣旅遊等手段來逼迫其就範,卻成效不障。這一次的恐嚇,當然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過去八年來,奧巴馬政府對中國有求必應,甚至在加州的那場“不打領帶的會晤”中,全盤接受習近平對兩國關係提出的“戰略性伙伴”的定位,卻從未得到來自中國的任何回報。反之,習近平對奧巴馬無比輕視、刻意羞辱——比如,在杭州的二十國峰會上,故意讓奧巴馬從空軍一號的肚子下鑽出來。這是奧巴馬自取其辱。共產黨這個流氓集團奉行的原則向來是“欺軟怕硬”,他們對庸庸碌碌的奧巴馬可以予取予求,對氣勢洶洶的川普卻低三下四。

川普當選絕非中國的“福音”。中國更願意只說不做的希拉裡成為美國總統,中國對希拉裡的拳腳路數瞭如指掌;中國很害怕大開大合的川普上臺,川普若在貿易上對中國持強硬態度,經濟已陷入困頓的中國必然雪上加霜。

川普的亞太政策尚未公佈,但新政府將帶來巨大的變局,以及值得期待的多種可能性。儘管川普本人缺乏處理外交事務的丰富經驗,但他的直覺有可能優於職業外交官——如同當年雷根總統靠自己的直覺作出的很多判斷,比如用“星球大戰”計劃拖垮蘇聯,證明比職業外交家的精心盤算更有效果。

 

美國智庫對美台關係提升持樂觀態度

 

最近,我在華府參加一個關於美國對華政策的研討會,參與者中有國務院現任的負責人權事務的助理國務卿、負責東亞及太平洋事務的處長,多名前副國務卿和前大使,以及自由之家、人權觀察等國際人權組織的負責人。這是川普當選之後層級相當高的一次對華政策研討會。

多名目前還在臺上的政府高官直率地承認,奧巴馬時代的對華政策“毫無作為”,這種停滯狀態即將被新政府打破。我第一次聽到美國政府高官不是使用外交辭令,而是直截了當地說出心聲。

與會的一位資深防務專家Richard Fontaine更是爲美國的對台政策高分貝地發聲。Richard Fontaine目前爲華府重要智庫“新美國防務中心”總裁,此前曾在國務院和國會任職,擔任過共和黨資深參議院麥凱恩的外交顧問,也曾在喬治城大學外交系任教。他指出,過去美國政府太對不起台灣了。美國政府的台灣政策看中國的臉色,這是有失國格。奧巴馬給中國這個獨裁國家太多的禮遇,比如讓習近平到白宮享受最高的國宴待遇,這些禮遇是當年蘇俄做夢都想得到、卻從未得到的。反之,台灣作為民主化最成功的亞洲國家之一,在華人世界創立了民主轉型的典範,美國應當給台灣更多的肯定、尊重和讚美,甚至將此前給予中國的禮遇轉移到台灣身上。

與會的多名有影響力的智庫成員均建議,川普新政府應當推動台美關係正常化,像對待日本、南韓、印尼、印度、新加坡那樣,讓台灣等成為亞洲新安全體系之一員。川普應有勇氣蔑視中國的抗議,提升與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的外交關係。若美台關係有突破,台灣就能破除長期在國際舞臺上被迫“隱身”的可悲狀態。

最近被川普招攬爲中國問題顧問的美國資深外交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此前在台灣出版了中文版的《百年馬拉松》一書,公開承認在過去四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受了中國的欺騙,“我寫這本書是爲了說服美國官員和台灣領導人,公開承認我們眼中錯估了北京的野心”。白邦瑞七十年代初到台灣學習中文,與台灣歷任領導人都有來往,作為在台灣受語言訓練的歷史見證者,他痛陳自己在爲幾屆美國總統服務期間,在對華政策上作出的錯誤判斷,“美國官員坦白承認錯誤是破天荒的大事”。白邦瑞在書中提出若干對中國採取強硬政策的建議。可惜,這本如此重要的著作,在台灣卻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台灣讀者喜歡讀那些吹捧習近平和中國崛起的垃圾文字,比如朱雲漢的著作。

如果白邦瑞日后在川普身邊發揮影響力,川普逐漸認清中國對美國的嚴重威脅,那麽美國的對華外交必將呈現“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新局面。在此變局中,台灣將充滿機遇。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3, 2016
关键词: 川普 美台關係
特別專輯: 2016美國大選
“纸牌屋”吗?解读中国人眼里的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首场辩论会 6成民众认为希拉里技压全场
美国大选 上天馈赠北京的礼物?
恐自由选举影响民众 大陆禁直播美国大选
超短小说: 阿Q的美国大选遭遇记
美国大选:保守主义与新孤立主义
被唤醒的魔鬼 美国大选中的族群政治
回首雷根,眺望川普
川普新政与美中经济关系
川普当选与东亚地缘政治前瞻
特朗普再发推文 拿南海与人民币说事
川蔡电话与川普推文震动中国川粉
中国智库提醒高层警惕川普政策伤害中国
美国情报机构:俄国干预助特朗普当选
特朗普的胜利与经济学的失败
奥巴马离任前震惊世界的奋力一呼
川普任命对華强硬经济学家为新设贸委会主席
自由主义秩序会幸存下来吗? ——一种思想的历史
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自由教会与圣洁国家——王志勇《中国改革与清教徒精神》序
龙象之争,谁是赢家?——评黄亚生《“中国模式”到底有多独特?》
习近平要走回头路吗?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中国能够避开罗马帝国灭亡的覆辙吗?
像“地下党”的共产党和“没面目”的胡锦涛
从“残次品”胡锦涛看一九四九年之后的清华教育
转型中国需要马丁·路德·金与曼德拉式的人物
披“孔头”卖“毛肉”的孔子学院
存谦卑的心与天安门母亲风雨兼程
倡优蓄之而不自知——读《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
胡锦涛在香港:过街鼠、丧家犬、缩头龟
冯建梅与胡锦涛,谁是卖国贼?
胡锦涛向英国传授什么奥运经验?
胡锦涛与普京的“交杯酒”喝不下去了
在“楚门的世界”里,胡锦涛既导且演
胡锦涛是台湾的“和平天使”吗?
“宽恕”与“被宽恕”:从傲慢到谦卑
动脉硬化的“胖巨人”——读范畴《中国是谁的:从台北看北京》
看哪,这些戴着白手套的教父——读乔•史塔威尔《亚洲教父》
其他相关文章
谎言之下千奇百怪的表达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
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平论Talkshow | 19大后中国计划经济道路大猜想-楼市篇
平论Live | 从马蓉到翟欣欣 ,婚姻诈骗背后的社会危机
中国政治改革新思维
中国宣布限制对朝出口石油产品 朝鲜周六又“地震”
客座评论:双一流大学建设既不公平也无效率
中国肆无忌惮将政治打压范围扩张至海外
宪政国家的言论自由
被“民主”作弄的人——鲜英
从川普总统联大演讲看美中俄朝博弈
如何评价习近平执政5年来的外交成果?学者们观点两极
威胁之后是行动:特朗普宣布对朝制裁新方案
日媒再报王岐山可能卸任
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菲律宾首都发生反杜特尔特抗议集会
为反腐喝彩也为腐败忧虑
如果发生核战争 我们能存活下来吗?
無腦的中國 香港的黨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