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川普对华政策会出现颠履性变化吗?
作者:韩连潮 (VOA)


 

川普和退役中将弗林在维吉尼亚州的竞选大会上(201696日)。川普当选后任命弗林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美国大选已经过去了几周,人们从胜出的弹震中逐渐复苏,开始关注川普政府人事任命及其政策走向。

 

从其人事任命的情况来看,川普似乎准备兑现自己的竞选诺言,但在主管外交的国务卿人选上却迟迟拿不定主意。据报道,可能的人选包括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前美国中情局局长彼得雷乌斯,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以及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科尔克。

 

朱利安尼多年为外国政府做咨询赚钱,利益冲突太多,得到参议院的批准有难度;罗姆尼应当是个较好的人选,但川普团队内部反对呼声太强;彼得雷乌斯的丑闻的严重性恐怕超过了希拉里,道德上先矮了一截;博尔顿的观点极端,难获大多数参议员支持;科尔克是参院外交委员会的主席,有两党的支持,通过批准会一帆风顺,有在平衡中出线的可能性,但他是一个传统的、现实主义的共和党外交政策执行者,能否与川普合拍也是未定之数。

 

国务卿人选的不确定性也反映了川普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在对华政策方面,川普的团队内部似乎并未形成一致意见,鹰派主张实力和平,加强亚太力量,遏制中共;鸽派则主张让中共主导亚太,美国参与亚投行、一带一路。川普虽然力主收缩,不去参与改变他国政权和国家建设(nation building),但从其前后矛盾的竞选言论来看,他对华政策的思路也不十分清晰。

 

中共政权及其学者似乎对川普寄予很大期待。他们认为,川普竞选期间的言论不足为惧,而其孤立主义倾向会改变希拉里·克林顿设计、奥巴马政府实施的重返亚洲政策,使美国从世界各地收缩力量,并要求亚太盟国承担更多防务责任。这样的举措必然使美国的亚太盟国陷于混乱,让中共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志在必得。此外,川普的上台,证明了民主制度的失败,中共可以通过丒化美国民主制度来宣传一党专制。最后,川普是个商人,没有一定要坚守的原则,任何事项都是可以谈判,通过利益交换解决,或许能将他打造成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式的人物。

 

我认为这恐怕是一相情愿的想法,可能是对川普其人了解不够所致。

 

川普并不是个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他在房地产和影视界早已大名鼎鼎。美国至少有五名长期追踪他人生历程的专家。据这些专家称,川普的父亲是个典型的日尔曼人,对孩子凶狠严历近于苛求和冷漠,其兄也常常欺凌嘲笑他,培养了他孤独而好强的性格;川普从小到大一直在不断地试图向父兄证明自已是强人,有能力做大事担大任。当选美国总统就是其成功的最好证明。

 

有人称,2011年奥巴马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拿川普开涮,嘲讽他只知道与世界小姐打交道,而对与各国领导人的外交一窍不通,从而起意竞选美国总统。事实上,早在1988年他就意欲以共和党人身份问鼎白宫,2000年又在明尼苏达州长温楚拉的说服下,决定以刚兴起的第三党改革党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美国总统的角逐。2011年他曾再度考虑参选2012年的总统选举,最终权衡后放弃。当然奥巴马的调侃,很可能坚定了不能忍受屈侮的川普参选总统的决心。

 

如今胜出,川普所要做的是向美国和世界上其他质疑和否定其领导力的人证明他能做好美国总统,兑现其让美国再度强大的诺言。川普通过非常规出牌,获得了竞选的胜利,他也会通过这一模式来主政,恐怕在对华政策上一切照旧(business as usual)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川普国家安全顾问的任命也证明了这一点。新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曾担任过美国军情部门的主管,他赞同川普将ISIS作为美国主要威胁,但同时认为中国、朝鲜和俄国是支持这个穆斯林恐怖组织的黑手,主张美国必须对抗这一全球联盟来击败ISIS

 

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川普在外交上口无遮拦,一些言论常常让人觉得他天真幼稚,低估他的能力。譬如,川普在对华问题上立场和言论前后不一致,让人以为他对中国一无所知。其实,据报道,川普在2011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他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的思路,这些年来读了几百本有关中国的书籍,并当场仅凭记忆列举了二十本,其中包括张戎的《毛泽东: 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查建英的《弄潮儿》以及张彤禾《工厂女孩》等。这一举动是许多号称广读诗书的领导人所做不到的。

 

因为在中国经商的缘故,川普重视中国,希望了解中国,这个逻辑一点也不奇怪。他的品牌商标在中国遭遇挑战,十数年官司缠身,输了两场,第三场官司在他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一个多星期后,奇迹般地打赢了。我认为,川普这些直接对中国特色的"法治"和“自由贸易”的经历体验,使得他对中国的了解远远超过华盛顿的政客,很可能会驱使他直接主导对华政策的制定。

 

2011年川普在 CNN 的一次访谈中对记者伍尔夫·布利策称,中国不是美国的朋友而是敌人。原话这样说的: “(the Chineseare not our friends. These are our enemies. These are not people that understand niceness." 当然,我们无从知道他讲这番话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也可能他在为自己2012年参选造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反映了他对美国过去多年的对华政策极为不满的立场。应当指出,川普在这里说的中国是指中共政权而不是中国人民。

 

这一立场也不是凭空形成的。早在2000年,川普作为改革党人竞选总统时,其竞选纲领包括改变不公平贸易、消除国债和建立全民医保等议题。可见川普政治上崭露头角与改革党、茶党以及与不公平贸易密切相关。

 

而改革党、茶党的反叛和形成,主要是共和党基层选民对多年参与推进的美国保守主义运动不能展现成果(Deliver results)感到失望、对建制中大佬们不以为然、洋洋自得的心态,以及和基层民众严重脱节高高在上的作风感到愤怒所致。他们普遍认为美中之间贸易不公平,是单向自由贸易,而不是真正的自由贸易,而这一单向自由贸易导致美国大量工作流失,人民收入减少;与此同时,中国利用美国市场、资金、技术崛起成为美国的一个强大敌手,要修改国际规则,重建由其主导的国际秩序。无论这些看法正确与否,川普顺应或利用了这一情绪,从而在本次大选中胜出,但他为了要保持其选民基础,一定要有所作为,打破传统和现状,提出新政策,至少会坚持改变中国不公正贸易的做法。

 

虽然共和党传统上亲贸易、支持全球化,有很重的中国情结,主张对华不遏制但防范的外交政策,该政策一般不会因总统更替有大的变化,但目前共和党的选民基础已经改变,民意已经转向,一切照旧意味着共和党将失去传统的选民基础。代表了共和党新基层选民的川普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可能会制定与之相适应的颠覆性对华政策。

 

目前中国经济下滑,而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又极大地依赖于高速度增长,所以北京没有其他的办法,一定会继续大量增加货币量,刺激经济,造成人民币的进一步贬值,给川普理由来对中国货物增加45%的关税,引发一场贸易战。

 

川普与中华民国的蔡英文总统最近的电话通话或将是这一颠覆性变化的前奏曲。美国对台湾关系法以及过去里根总统的六项承诺都是在台湾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时制定的。中华民国已经实现民主转型二十余年了,成为亚洲一个主要的民主国家,这迫使川普政府感到有道德义务重新审视一个中国政策,重新修订对台关系法和里根的承诺,支持民主原则和价值;这和孤立主义并不矛盾,因为即便奉行孤立主义,美国也要选择自己的朋友和贸易伙伴,而基于同样民主理念和自由贸易制度的台湾是最佳选择之一。

 

由于川普在华有生意,团队内意见并不一致,所以会让未来对华政策复杂化,甚至出现变数,回到一切照旧的老路。但是,我认为川普的最大驱动力是证明那些质疑他、否定他有能力主政美国的那些人的错误,所以,他不会因自己的部分生意而破坏自己成为重振美国雄风的总统的机会。

 

总之,好戏还在后头。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December 4, 2016
其他相关文章
傅政華上“人權惡棍”名單,或被禁入境美國
中共十九大与权力交接
莫忧孤立主义 21世纪仍是美利坚“天下”?
刘晓波生前好友北京举行追思会
刘晓波骨灰撒入大海 官方发布会拒答记者提问
自由的代价:刘晓波留下什么样的精神遗产?
传刘晓波希望出国就医 亲友遭封口
红色资本家被查 中国私企海外角色生变
蒂勒森:坚决实现所有对台湾承诺
绕不开的修昔底德陷阱,美中必有一战?
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获释回家
华盛顿的预算游戏
萨德入韩合理合法
“通俄门”最终会通向哪里?
就职典礼:川普新政及其挑战
简介纳瓦罗的新书《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平安夜,让我们用爱心化解仇恨
美联储宣布提高利率
中国社会转型呼唤博塔
昂山素季访印度,旨在平衡缅甸与中印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