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在中国长大的“美帝”孤儿
作者:岳芸 林帆 朴德益
 
 

这的英文一个流落农历汉语中类似的报道查看美国的女性的神奇故事。她经历了中国最黑暗的岁月,凭借信念和不背弃原则的意志,不仅活了下来,还成功地返回了祖国。您从中可品味到体制下人性美的张扬和恶的扭曲


  在新疆“兵团”的九年中,韩秀目睹了很多非常有志气有思想的人被发配到这大漠边陲,很多人就葬身在戈壁滩上。上图为在新疆兵团时的韩秀。


  1948年年9月,一艘美国的军舰行驶在茫茫的太平洋上。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手牵着儿子约翰和一个两岁的小女孩邓丽君站在甲板上,眺望着远方。他们从纽约出发,前往上海,希望劝说在那里做传教士的父母赶快离开充满危险与动荡的中国,在中国大陆,中摹军队在苏俄的帮助下,正在中国东北的战场上和政府军激烈争夺。


  战火中上海投亲


  这个两岁的小女孩邓丽君,是受一位中国女子的托付,送到上海交给从未谋面的外婆。


  在纽约出生不久,韩秀就被母亲托人带到战火隆隆的中国。图为韩秀不到两岁时(右一)在纽约的照片,图中两位老人是她当时的日籍老保姆夫妇。


  对于邓丽君的未来,他们心中并不乐观在登船前,他们就知道那个中国女子并不在乎她的两岁女儿,只想尽早甩脱这个包袱;而邓丽君的外婆是否还会留在战火中的上海,等待自己的小外孙女,他们更没有把握。


  船到码头。终于,在混乱的人群中,他们找到了邓丽君的外婆。她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这个满头卷发的小外孙女。她看起来是位极有教养又很沉稳的女士。那对美国夫妇放了心。


  直到上中学后,邓丽君韩秀才从外婆那里知道,自己出生在纽约,父亲韩恩(威利Hanen)是一位高大,英挺的美国外交武官0.1943至1945年年,他曾被派驻重庆,协助中国抗日。母亲是留美的中国学生。父亲只在纽约的医院中匆匆看过她一眼,之后母亲便和他离异。而在中摹即将取得大陆政权之前,韩秀外婆原本要随国民政府去台湾,却为了要等她,而留在了上海,于是一生再不能离开......


  “此生不宜录取”


  生就一副洋娃娃脸与满头卷发,可是无论韩秀多么清秀可爱,多么懂事有礼,多么出类拔萃,她依然不可能被那个社会所接受。韩秀说,在那个年代,那种环境,她一直是一个“外人”。还好,有外婆的细心呵护,让这个被当政者视为敌人的小孩儿,在可能的范围里健康的长大。出身大家闺秀,在日本帝国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的外婆,也给了她最早的传统文化启蒙,“三字经”,“千字文”,并教导她基本的做人道理。


  
韩秀的外祖母,一位国学根基深厚,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的知识女性,是韩秀少儿时唯一的依靠和生命的港湾。


  韩秀的外婆是位特别的女子。她三十几岁时先生就去世了,独自一人生活,她曾在交通银行和国民政府里做事,1949年年以后定居在北京。当时当局人员就跟她讲:“你还可以出来做事呀”可她说,“我是旧式的女人,一辈子只嫁一个男人,只给一个政府做事”于是后来,她就靠祖传的修订善本书手艺为中国书店修书。


  韩秀的青少年时期都是在北京度过的从女十二中到北大附中,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然而家庭背景的阴影也一直伴随着她外婆告诉她说:“好好念书,谁也拿你没办法。你得相信你自己,只要自己做对了,别人说什么,就只当没听见。“她牢牢地记住了。


  转眼,她已经十七岁,即将高中毕业。优异的成绩,让她得到了北京市银质毕业奖章。报考志愿表上,她一口气填了八个志愿都是清华大学。老师觉得她疯了,特别是她的家庭出身并不好,能有大学上就不错了,怎有把握一定上清华?她觉得有道理,就修改了志愿表,加上了几所她原本看不上眼的学校。可是,录取单下来,却根本没有她的名字。一向宠爱她的数学老师特别到招生办公室去问,只见卷子被封着,上面盖着“此生不宜录取”的印章。


  
因为出身问题,虽然成绩优秀,但终于不能进入中国的大学。图为高中时期十七岁的韩秀。


  原来,她的考试卷连被批改的机会都没有。


  真的没有希望了吗?校ð委书记把她叫去,问她能否写一个声明,表示和她父亲断绝一切关系,划清界限,只要一,两百字就行,写了就可以让她上大学,不写就要马上去山西插队十七岁的她,看了看书记,淡淡地说:“。既然这样,我要早点回家了我还没收拾行李”说完便转身走了。于是,她成了第一批北京市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中学生。那是1964年年。


  谈到当年她为何能够有如此毅然决然的态度,韩秀说,她当时想的只是绝对不能背叛父亲。“我很清楚的知道,父亲在中国的时候,就是1943年年到1945年年,那时候是美军在帮助中国,美国人民与中国人民都是站在一起抵抗日本,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情。“


  绝对不能背叛 ” ,多么简单的几个字。可是,在那个年代,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呢?


  “面对一个不对的,但是非常强大,要来决定你一生命运的这么一个政权,那样柔弱的十七岁女孩子,到底要什么?那时候我觉得,只有守住我的原则,可以送我到乡下去,要怎么苦,受什么样的罪都不要紧,但是人不可以把自己心里头那块净土都丢出去了。“韩秀这样说到。


  亡命天涯


  1964年年,在赫鲁晓夫下台与中国试爆第一颗原子弹的日子,作为第一批“集体插队”试点人员的北京市中学生,韩秀和北京其他四十三名知青被下放到山西曲沃凤城公社临城(村)大队插队落户。这里是棉麦区,每天都有干不完的农活。


  韩秀每天和农民们一起下地,后来又当了广播员及小学老师。她也赶上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运动以及扫盲,送字上门这些活动。这段生活让她开始了解中国的农民。他们是那么纯朴,善良,特别是农村的妇女,她们的生活又是那样的艰难。乡村的种种陋习依然存在,但她们默默地忍受着一切,还能够活得很精神,很有生趣,非常有生命力。这让她由衷的赞佩。


  然而,文革开始了,这相对的一点点平静也保不住了。北大聂元梓发表了攻击政府的大字报,毛随后发表“炮打司令部”表示支持,矛头直指刘少奇,北京的红卫兵要冲到山西,把彭真老家窝藏的狗崽子揪出来。县里不断传来谁已被抓,某位自杀的消息。韩秀的学校也出现大字报,隐晦的指出该校隐藏着一个与帝国主义有关系的“特嫌”情况显然不妙。听说新疆的生产建设兵团正在招人,韩秀咬咬牙,决定亡命新疆,碰碰运气,再苦也比坐以待毙要好。


  如同一粒小小的种子,随着时代的风云,她又被吹到了茫茫戈壁手握支边建设的路条,她被纳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三师四十八团五连,总部在接近塔克拉马干沙漠中心的麦改提,而她的连队在巴楚。


  南疆一待就是整整九年。那是一个异常偏远,艰苦的地方。风沙大的时候,人和人撞上,都看不清彼此的模样,别说走路,大风来时,人被吹得只能在地上爬。


  住在潮湿的地窝子里,每天吃着盐水煮白菜,啃着窝头,繁重不堪的体力劳动常让她腰痛欲断。但不论再苦再痛,她也得咬牙忍着。“我自己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活下去,活着离开这个地方。这成了生活的全部目标。“


  在那里,她和当地的维族人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他们说自己的祖先是从麦加以西来,而得知韩秀来自麦加以西更远的地方,他们自然产生了好感,被当成“自己人”。对当地人宗教信仰的尊重和流利的俄语(95%的当地人都会讲俄语),让她赢得维族人的信任。她也有了几个来学汉语的维族学生。


  难以应付的倒是兵团内的人。文革开始后,运动一波接着一波,每个人都噤若寒蝉。虽然韩秀并没有被揪出来,但做个看客也不容易。一次,兵团召开批斗大会,台上血肉横飞,台下口号声声,真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坐在马扎上的韩秀实在看不下去了,想找个借口遛出去。她的身体刚离开马扎,旁边的人马上大叫,“我可不会帮你拿凳子回去!”其实,那人是有意提醒在场的民兵有人要走。于是,就在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站直的时候,一个枪托狠狠地砸在她的后脑上。眼前一黑,她失去了知觉。等她苏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以后了。她发现自己被人扔在茫茫戈壁滩上,大半个身体都被埋在沙子里忍着。伤痛,她一点点的爬出沙堆,一直爬回到营房。卫生员给她涂了些红药水,就了事了。那一枪托所造成的病痛,直到数十年后还一直折磨着她。


  “这九年中,我也目睹了很多非常有志气有思想的人被发配到这大漠边陲,很多人就葬身在戈壁滩上。”这段生活让她看清了中国社会......


  下决心返回美国


  1971年年7月,一架在中国十分罕见的波音707飞机从新疆的天空掠过。在这架从西往东飞行的飞机上,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正在筹划如何与中国关系解冻。他当然不知道,在他飞机之下一万米的地面上,一位美国的孤儿正在苦苦挣扎。


  自从上初中时,韩秀就从外婆那里知道了自己出生在纽约,是美国人。外婆也把她的出生证明和她的护照交给她自己保管,还有父亲的一张小照片。从那时起,她就想办法用一切机会了解美国──她的“祖国”。因为外婆的背景,家中往来的都是些文艺界,知识界名人,包括很多50年代回国的留美学者。从他们那里,她渐渐认识了西方文明,对于美国这个培养了大批中国科学家的国家也有了一定了解。在新疆的艰苦日子里,她利用做广播员的机会,也常常偷听“美国之音”。她隐约感觉到,回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韩秀一生从未见过她的父亲韩恩(威利Hanen)。这是她唯一保有的父亲的照片。


  从1974年年开始,各地下乡的城市知识青年开始陆续返城1976年年的一天,忽然从邓小平办公室传来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此人不宜留在新疆”这张纸条让韩秀的命运再次发生了变化,她很快登上了返京的列车。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晓得中美关系已经开始解冻,情况有所改善。


  回到北京,她被分配在大集体工厂。这又给了她了解中国工人的机会,这也是群善良的百姓。他们生活在北京的社会底层,工资很少,家庭负担很重,住房条件也很差。上班的第一天晚上,就发生了唐山大地震。自家中的老房子没啥问题,工人朋友的家中却都房倒屋塌。于是她主动替厂里年长的师傅们加班,让他们能回家照顾家人,收拾破瓦残垣。


  书记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就问她有什么要求,她说,想要回文革时被抄家拿走的出生证明和美国护照。书记二话没说,帮她找到北京市公安局,居然顺利要回了这些在保险柜里躺了十年的档案。


  紧接着,她又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外事科,希望确认自己的美国公民身份,要求返国。这下可把外事科的人搞愣了。在1956年年的华沙谈判中,中国再三强调“没有一个美国人非自愿地留在中国大陆,而现在居然有人要返国,这不是在扇自己的耳光吗?一段时间后,公安局领导的答覆下来了,结论是”无论是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都认为,你的档案已经过期,无效了。“


  拿回自己的出生证明和美国护照后,她不死心。以她对美国的了解,美国是个非常尊重人权的国家,就是在战争中阵亡的美军尸体他们都非要不可,何况她这么个大活人呢?骑着自行车,她直奔北京建国门使馆区。当时中美还未正式建交,但是尼克森访华后有一个美联处(美国驻京联络处),她要自己去闯闯看。


  果然,在日坛公园的西南角,她一眼就看到了寒风中飘扬的美国国旗,也看清周围的武装警察,以及周围的各国大使馆。于是,她默默地回到家,开始她的“行动计划“。


  闯关:“我是美国人!”


  1977年2月21日,一个她永生难忘的日子。她身着自己专门做的时髦喇叭裤和紧身夹克,散开一头长发,迳自来到友谊商店西门。存了车,她像没事人一样,慢慢走向不远处的美联处。快接近时,她故意走向美联处对面的非洲某国大使馆。守门武警看着她笑,以为是哪个国家的使馆秘书走错了路。还没等武警开口,她猛然转身,向另外一侧的美联处冲过去。


  她的脚刚踏上美联处的白线,一名武警已经端着枪向她冲过来。“你干什么?你快出来!”


  “我是美国人!”手握自己的护照和出生证明,韩秀一动也不敢动。“我护照过期了,来申请延期或换一本新护照。”


  “你肯定不是美国人。”武警的嘴角有一丝嘲讽的笑意,“因为美国人都知道今天是假期,这里根本没人上班。”


  韩秀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冒着生命危险来闯关,却赶上人家假日,还有比这更倒楣的吗?她站在那里发呆,心里默默琢磨该怎么办。就在这时,一辆小汽车忽然直驶过来,跳下一个身穿运动服的年轻美国人他一眼就看到了韩秀手中绿色的40年代美国护照,跑过来问道:“?这是你的护照吗”


  “是的。”


  “我可不可以看一眼。”


  “当然可以。”


  “请你千万不要离开这条白线,我马上找人来!”后来知道,他就是在美联处里工作的万乐山。他手拿韩秀的文件,大叫着冲进了楼里。很快,一位年龄较大的美国领事和万乐山一起走了出来。他就是美国资深外交官滕祖龙。虽然是假日,里面几位主要负责人却都在。


  万乐山与滕祖龙来到门口,看过了她的出生证和护照,便要求武警放韩秀进去,“她确实是美国人,只是进去办个手续。”武警当然不敢作主,只好用电话叫来了他的领导核对了韩秀的所有证件,最后那位领导想想说:“根据中美上海联合公报的精神,我们不反对美国人进入美联处”。


  万乐山与滕祖龙一听都乐了,忙说:“我们都认为她是美国人。”


  那位领导做了个手势,“请吧!”于是,韩秀就这样被“请”进了美联处。


  盖茨主任,丁大卫副主任等主要负责人都在。在办公室里,滕祖龙拨通了美国国务院的电话,国务院又联络纽约。根据韩秀的护照号码和出生证明,五分钟内,她的美国公民身份就被确认了!不过,这只是第一步,滕祖龙告诉她,她需要重新申请护照,因为旧的那本早已过期。机警的韩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几张二寸脱帽照。但丁大卫说,这里只是联络处,不能签发护照。她必须要等一个月,才能再到这里来领新护照。而他也清楚地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闹大了,走出这里,等待韩秀的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他估计回去后,她的所有东西都可能被抄走,于是他让韩秀马上背下五个电话号码,以备联络。那是美联处五位领事,包括他自己的办公室电话。


  半小时后,韩秀走出了美联处。


 
 1977年年韩秀两次突破严密监控,闯进美联处确认美国身份及更新美国护照。图为现今的美国驻北京大使馆。


  再闯美联处


  回去后,倒是风平浪静。可是,当临近她回美联处取新护照的日子,几名公安来到了厂里,警告她犯了“私闯美联处的错误”,并向她宣布了两条纪律:“第一,不许去美联处,不得以任何方式和美联处官员联络;第二,即使在街上碰到他们,也不许以任何方式接触。”如果违反,后果当然可想而知。随后,每天都有一位公安在厂里看着她,比她到得早,并每天“护送”她回家。


  一个月到了。那天早上,还没出门,警察已经在门口儿了。出了家门,从东单到建国门,一路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其中还有很多是女警察韩秀。心中暗叹,为了她这么个弱女子,公安局居然如临大敌。她当然不会去自投罗网,可是下一步怎么办呢?


眼看该回去取护照的日子已经过了。韩秀开始利用各种机会,到公用电话处去拨那五个背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可结果却令人绝望,因为听筒里永远是忙音。原来,北京普通的市内电话与使馆区的是两个系统,根本不相连。她只好耐心等待。


  一天,外婆让她到西单去买只酱鸭。韩秀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一抬眼,忽然看到厨房的墙上有个老式的分体式电话。心里一动,她跑了过去。


  “四分!”看电话的老太太大喝一声。她毫不犹豫地付了钱,拿起听筒,拨了电话号码。通了!不但通了,而且传来滕祖龙先生的声音。“你的护照已经好了。“


  “我明天早上八点会出现在美联处附近。”她简短地说。


  第二天清晨四点,韩秀就爬起来,穿着普通的工装,登上了开往密云的火车。到了密云,又转上从密云直达日潭医院的一趟长途车。这是她早就想好的摆脱警察的“高招”。


  到了日潭医院,她随着来看病的人在医院转了一圈,看清了四个方向上都有持枪的武警。美联处就在五十米远的地方。


  于是,她紧随着一批来看病的人出了医院,穿过马路。当她越过第一个警察,走向第二个警察的时候,远处,她已经看到了滕祖龙的身影,手里举着她的护照。看到她,滕祖龙大步走过来。


  “她是来取护照的。就在这儿!”他手指着护照。


  看门的武警看了看,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大步走进了美联处。


  “我们一早上就在盯着监视器,只要你一出现,我们就出去接应你。”滕祖龙非常得意。的确,上天护佑,她又顺利的闯了进来。


  “快签字,签了字,这本护照才真正生效!”韩秀签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你现在就是持有合法护照的美国公民了。我们要全力以赴,为争取你的返国而努力。”此时,滕祖龙又显得忧心重重了。韩秀当然没有想到,未来等待她的是更加困难的返国之旅。


  绝不妥协


  回到工厂,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直到晚上回到家,把那本新护照和出生证明放到枕头底下。半夜,窗下有人影闪动,屋顶也有人踏在上面的声音,急切中,韩秀把一张出生证明塞在内衣里。


  公安闯了进来,她被宣布逮捕,塞进一辆小轿车。经过三个小时的审讯,她以坚定而机敏的态度让审讯者无功而返。她被释放了,但是护照和出生证明再次被抄走。


  在随后长达八个月的时间,她以智慧和坚毅面对着一批又一批找她谈话的公安,来者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她早就横下心,绝对不让他们抓住任何把柄,他们想把事情搞大,她就把事情尽量变小。每次那些人都被她驳斥得灰头土脸,哑口无言。


  与此同时,滕祖龙也每星期到外交部要人,要求允许韩秀返国,但得到的只是**官员一次次的痛骂。那时,滕祖龙说,他们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声明对韩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1977年年夏天,美国国务卿范钦访华,中美建交被提上议事日程。对于被迫滞留在中国的美国人,中美之间进行了一场非常复杂的从战略到战术的谈判。结果是“我被放在一个蛋糕盒子里,送给了美国。”韩秀幽默地说。


  她终于被允许“返国探亲”,也就是要拿着中国护照离开大陆,返回美国。不管怎样,只要能够离开中国,美国政府才不在乎你用哪本护照,只要入关用美国护照就好了。


  她顺利地抵达香港,然后在美国驻港领事葛睿毅的协助下,她当天就登上了西北航空公司飞往西雅图再转华盛顿的航班。


  “我是个记性很好的人”


  这里是韩秀出国前后的一个小插曲。


  1978年年1月,中国已经决定放她走,但是只付她从北京到广州的火车票费,然后从香港到美国的费用由美国来付。在公安局办理最后的手续时,一位领导模样的人递给韩秀一百三十元人民币。那是她的火车票费。


  “这可是中国政府给你的。你领这些钱,不怕美国政府追究吗?”他不怀好意地说。


  韩秀再也无法忍受,三十年的怒火一下爆发了。“我在中国住了28年,还没成年就开始做苦力,足足工作了13年。这130元人民币不是太少了吗?还有什么不好交待的!“


  “算了,一笑泯恩仇吧!不愉快的就都忘了吧!”


  “恐怕不容易,我可是个记性很好的人。”


  “限你24小时离开北京!”对方已经气急败坏了。


  “没问题,我马上就走!”


  “别忘了,你的外婆还在北京!”


  “我才不担心外婆。她是个最不怕死的人。”对方无话可说了。


  通过罗湖口岸抵达香港,她马上见到了美国驻香港的葛睿毅领事。他带她到西北航空公司的柜台,拿出450美元,对服务人员说,要订一张当天飞往华盛顿的机票。


  “你一定要带她今天回家。”(你必须今天把她送回去)


  韩秀很过意不去地说:“为什么美国政府这么好,要用这么多钱帮我的忙”


  葛睿毅领事笑着说:“!这是你借的钱如果你愿意,将来可以还给美国政府没有关系的,不要想这些你赶快回国,这比什么都重要。”


  怕她不懂英文,发生意外,葛睿毅还细心地为她准备了五封信,让她收好,一封交给西北航空公司的空姐,一封交给机长,一封给入境处海关官员,一封抵达华盛顿后给计程车司机,一封在发生意外时给警察。每封信里都叮嘱他们要好好照顾她,因为她不懂英文。


  在丁大卫,滕祖龙,葛睿毅这些领事们的身上,她感受到了美国政府对于在本国外侨民的重视与关切。


  意外的重逢


  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美国也张开双臂,欢迎她这个历尽磨难的孤儿回到故国的怀抱。凭着手上的几封信,她顺利抵达美国国务院中国科。他们用流利的中文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确实如此,每个遇到的人都尽心尽力地帮助她。国务院为她安排了学校学英文,阿灵顿政府给她三个月的生活费。不久,她又被介绍到国务院下属的外交学院教授中文。国务院官员特别给外交学校的校长打电话,要他务必录用韩秀。


  不过,没想到校长很不高兴,因为从来没人敢说要他“务必录用”某某人。他坚持要亲自面试这位特别的中文老师。


  一早,韩秀穿着整洁,准时出现在校长室的门口,用刚学会的英语问候道:“早上好,先生Sweft。”


  老校长带着金丝边眼镜,白色的西服,银色领带,头发银白,一副学者风范。他抬头打量了一番韩秀,忽然摘下眼镜,热泪盈眶。韩秀吓坏了,猜想是自己的英文太差,让老人很生气。


  “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韩秀又被吓了一跳。


  “就是我和我太太,还有儿子约翰和你一起去中国的。”校长激动地说,“我的天!原来就是您!”韩秀的眼泪也流下来了。


  人生是如此奇妙。三十年的时光,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他们再次重逢在美国。校长告诉韩秀,当年他和夫人在船上就已经决定,如果见不到韩秀的外婆,就要把她领养。


  “你终于回来了!对,我当然”务必“要聘用你!”校长兴奋地说。


  生命的归宿


  1982年年春天,韩秀和自己的学生,一位美国外交官结婚了。婚后,韩秀随先生曾在台北派驻一年,北京又派驻了三年,又到南台湾的高雄派驻三年,也派驻过希腊等国家。在先生派驻北京时,她终于又见到了外婆,可以尽心地照顾老人家了。1986年年夏天,就在韩秀和先生正准备返回美国前,给她无限呵护的外婆平静安详地走了。


  从1982年年开始,韩秀开始写作,发表了自传体小说“折射”,一发而不可收,目前她已是著名海外华文作家,已出版了二十九本书籍,主持了数个专栏,发表了无数文章。她和先生现居住在首都华盛顿附近的一座小城,靠近阿灵顿国家公墓,那里埋葬着她从未见过的父亲。

 
—— 原载: 网易论坛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December 9, 2016
关键词: 韩秀 “美帝”孤儿
其他相关文章
十九大快评
古代反贪设计的实际效果
从下放到下岗1968-1998
习近平的千秋大业
警惕中国金融裂痕引发全球震荡
从十张图表看中国面临的六大挑战
十九大开幕:习近平示强权,欲重塑中国政治
不再幻想,坚决抗争-------中共治港二十年政策回顾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 ——評析《習近平:我的文學情緣》
十九大主席团常委名单:中共元老云集 江胡在列
重庆市委书记有望进入中国权力核心
中国第三季度GDP数据的四个看点
平论Talkshow | 19大后中国新计划经济道路大猜想-股市篇
自上而下,中国互联网管控新模式
一地兩檢的元兇 一帶一路的毒藥
自由民主到了危机时刻?
我厌倦了(中英文)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伊万卡•特朗普:“我不会被噪音分心”
中国政府参股网络媒体,欲直接插手内容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