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韩剧和外国电影能颠覆朝鲜吗?
作者:白枝恩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Sébastien Thibault

今年夏天,我曾和一名少年共进早餐,他当时刚刚从旨在帮助脱北者适应韩国新生活的速成班毕业。作为一名可怜的孤儿,在朝鲜的时候,他依靠从结冰的图们江对岸走私外国影片勉强维持生计。他会把现金塞进女人的长筒袜,然后在江面较窄的地方用力把袜子扔过去。江对岸,他的中国合作伙伴会把 DVD和U盘塞进长筒袜,再让袜子贴着冰面溜回来。

持有未经授权的外国信息和传播媒介者,会被朝鲜政府判定犯有反国家罪,与之对应的刑罚从在关押政治犯的监狱里服苦役到被处以死刑不等。尽管后果如此严重,但普通朝鲜人对外国媒介的消费还是在快速增长。


单靠外国媒介无法快速改变这个国家,但上述趋势带来了进行渐进式政治改革的希望。
这些非法的电视节目、电影和广播节目,正在帮助改变朝鲜人看待外部世界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改变他们看待本国政府的方式。对脱北者的采访和关于这个国家的研究表明,怀疑当前政权的种子正被种在朝鲜人心中,进而推动新观念的传播,并催生出更加自主的思维。

在冷战时代,美国曾资助过一些面向苏联公民的信息项目,希望借此制造推动苏联走向自由化的内部压力。在反苏流亡者帮助下,被禁的文学作品、广播节目和杂志在苏联地区流传。

这么做很管用。相关信息帮助削弱了苏联政府提出的共产主义是一种优越的政府形式的主张。信息在朝鲜的传播可能会起到相同的效果。

朝鲜的地下信息发端于20年前的那场导致80万至200万人死亡的大饥荒。由于政府的配给体系无法满足其需求,朝鲜人当时只能求助于非官方和非法的市场。眼下,据估计约有三分之二的朝鲜人要依靠成百上千的露天市场来获得食物,以及包括外国媒介在内的其他商品。新生的市场经济已经生根发芽。

走私人员无人驾驶飞机、DVD、U盘、氦气球和空中传单,全都被用于向这个与世隔绝的王国输入信息。这一传输网络已经变得非常成熟,流行的韩剧在首尔播出仅24小时之后,朝鲜一些地方的人就能看到。由脱北者领导的韩国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会收到朝鲜联络人的短信,短信中会列明对外国电视剧和电影的特定需求。

一名来自朝鲜茂山、现年24岁的脱北者,自称还在朝鲜生活的时候就是狂热的外国电影爱好者。她告诉我,朝鲜教科书上说,韩国人非常穷,只能赤身裸体、忍饥挨饿。但韩国电影显示,她的老师在向学生灌输虚假信息。“我很快就意识到韩国比朝鲜发达,”她对我说道。

对脱北者的采访和关于朝鲜的研究,帮助勾画出了一个正在经历社会和政治变革的国家的图景。

越来越多的朝鲜人正在从事非法社会活动或非法行为,包括模仿首尔范儿的说话方式,梳违规的发型,穿违规的衣服,以效仿韩国名人。有报道称,朝鲜的千禧一代在观看来自韩国和美国的影视节目以后。正尝试约会等西式求爱行为,从而违背了保守的儒家两性行为规范。

另一名来自茂山市的24岁脱北者告诉我,在她的老家,流行韩剧里的时尚物品——镶有珠宝的发带、超短上衣、时髦的牛仔裤,乃至烫发工具——在市场的摊位上都能买到。女孩们会在市场里东翻西翻,搜罗最入时的围巾或增高运动鞋,把自己打扮成从首尔来的女演员的样子。

政治观念以及对领导层的态度似乎也在转变。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人们对当前的政治体制日益感到不满。越来越多的朝鲜人,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大饥荒之后出生的人,并不依赖政府的物资供应。孩子们会管妈妈要钱,去市场上买校服,而不是要政府发放的配给卡,去领取校服。

为了让朝鲜内部持续存在有助于推动变革的压力,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资助信息战,为脱北者领导的那些致力于制作在朝鲜流传的广播和视频节目的组织提供资金和培训。与企业联手打造具有创新性的信息传播媒介——比如卫星电话和低成本无人机——并把资金投向具有新闻技能的脱北者,会让输入朝鲜的信息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得到进一步提升。

曾在朝鲜担任计算机科学教授的金恒光(Kim Heung-kwang),目前领导着朝鲜知识分子团结会(North Korea Intellectual Solidarity),这是向朝鲜输入信息的几个组织之一。他跟我讲了生活在朝鲜的时候第一次听到外国广播节目时的情形。

被平壤政府整日灌输宣传信息的朝鲜人,在接收到来自国外的真实信息时会感到困惑,甚至是震惊。但最终,他说,“你的心扉会在不知不觉间打开。”

 

白枝恩(Jieun Baek)是《朝鲜的隐藏革命:地下信息如何改变封闭社会》(North Korea’s Hidden Revolution: How the Information Underground Is Transforming a Closed Society)的作者。


—— 原载: 《纽约时报》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15, 2016
关键词: 韩剧 外国电影 朝鲜
其他相关文章
到达丹麦之前,要先到哥斯达黎加
絕望與希望均為虛妄
就行政長官選舉結果的發言
朝核危机能否破局? 中美峰会才见真章
極權主義緣何成爲全球性災難
悉尼科技大教授、国际知名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被限制出境
中国之病不在文化,在于制度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香港特首选举2017:林郑月娥当选首位女行政长官
誰當特首,必先確立香港移民自主權
冷静回应伦敦恐袭,勿让恐怖分子得逞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华尔街日报编委预测中共政权
共和国的长子,中国老百姓的钱不带这么烧的!
巨嬰之國?
一个老共产党员想说的几句真话
每一声枪响,都是对这国的礼赞
三十年人文大杀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