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文革中毛为什么会救章士钊?
作者:赵越胜

 

问:我们知道在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受到严酷迫害,求告无门,很多人因此死于非命。你今天的题目是不是想谈谈这个问题?

答:是的。说起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的悲惨遭遇,可以用到“令人发指”这个词。这么多年过去,我偶尔涉及到这段历史,翻开那些记载,真可谓斑斑血泪。回首中国数千年历史,夏桀无道,商纣荒淫,秦始皇暴虐,朱元璋残忍,雍正帝刻薄寡恩。但在他们治下,也未见过在全国范围内,在社会各个领域,像在文革中一样大规模地迫害社会知名人士。秦始皇焚书坑儒,雍正兴文字狱,和毛发起的兴无灭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等等暴行相比,实属小儿科了。在这个迫害狂潮中,有两个人和毛有特殊关系,就是章士钊和李达。在他们受到迫害时,都写信给毛求救。结果一位受到毛的保护,被救了下来,另一位被弃之不顾,最后惨死。在这救与不救之间,隐藏了很深的历史原因,也反映出毛的为人与心理活动。那位被救的是章士钊,那位惨死的是李达。今天我们先谈谈,毛为什么会救章士钊。

问:这个题目有意思,但我觉得听众朋友对这个人可能有点陌生,他离我们太远了。你能不能先作点背景介绍?

答:当然。要分析文革中毛对章的态度,也非从历史入手不可。章士钊是湖南善化人,和毛是大同乡。他早年参加反清救国活动,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苏报案”。1903年,他任上海《苏报》主笔,发表激烈的革命言论。《苏报》发表邹容的“革命军”,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名声大振,也引来清廷的愤怒,要关闭报馆,抓捕报社成员,因为《苏报》是在租界内办的,所以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场有关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法律诉讼。审判按西方法律,有公诉人和辩护人,还有法庭辩论,这在当时都是破天荒的事。审判的结果是大部分人无罪释放,只有邹容和章太炎因“语带诽谤”被轻判入狱劳役。中国经由此案开始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觉醒。可惜这个过程在中共得鹿之后彻底中断,至今当局仍实行言论控制、新闻属党这种野蛮社会的信条。自1903年《苏报》案至今已100多年,想想真让人绝望。章士钊在清廷要对《苏报》下手之前经朋友通风报信逃了,但仍然与革命党任来往,参与密谋,被捕入狱,被保释后就去日本留学了,又往英国留学,辛亥革命后回国,鼓吹他在英国学的那套政党政治。1917年,他到北大任教授兼图书馆馆长。章去北大和他的老同乡杨昌济有关,那时杨在北大当教授,毛在北京时就住杨家。章毛在那时就认识了。杨昌济对毛极为欣赏,杨的女儿就是毛的结发妻杨开慧。据说有关毛杨婚事,章士钊大表赞成。20年,毛为筹措经费,持杨昌济手书往见章士钊。章士钊还真给毛筹了2万大洋,这在那时可是笔巨款。

问:章士钊和毛的关系确实不一般,可以说毛的第一桶金就得自章。

答:确实如此。所以才有后来毛每年给章士钊两千元人民币,说是还款,这是后话了。章士钊24年加入北洋政府,当段祺瑞的司法部长,25年又兼了教育部长。他任职期间因北师大风潮和鲁迅结了梁子,还打了一场官司。结果鲁迅赢了他的顶头上司。而章士钊因鲁迅而得了“落水狗”这个骂名。所谓痛打落水狗,就是打章士钊。26年“三一八惨案”,章士钊虽已不是教育部长,但还是有些牵扯。三十年代章在上海做律师,33年他替陈独秀辩护,说陈的共产党活动并不“危害民国”。尽管如此,蒋介石还请他当国府“参政员”,民国时期政治上的宽松和共产党得天下后根本不能比。章士钊那时脚踏两只船,在毛蒋之间顺水推舟。后来看共产党势头大了,就暗中帮了共产党很多忙,是个国共通吃的政客。但那会儿,像章这样首鼠两端的人不少,中共得权后大部分下场不妙,在中共无止无休的政治运动中都受冲击受批判。何以章士钊一直“圣宠不衰”?我想这就是章士钊的过人之处,他从来不忘他在国民党那一面的身份,甚至不时提醒中共他愿意为国共双方效力。这一点和那些民主人士绝然不同。像民盟、民建的那些“民主左派”,在中共得鹿前大部分人都痛斥蒋的“独裁”。这些人后来下场悲惨,关键就是他们不懂自己,也不懂共产党,真拿自己当了共产党的“自家人”。章伯钧、张东逊、罗隆基就是代表。等他们明白过来,晚了。而章士钊却一直清醒。写了本《逻辑指要》送给蒋介石,再写《柳文指要》是请毛批阅,却从不谈什么民主自由。戚本禹在他的《回忆录》里讲了一件事,虽然他经常不说实话,但他对毛一贯崇拜,所以关于毛的事他不会瞎编。1955年的某天晚上,毛让警卫去给章士钊送两只鸡。当时商店已经关门了,还挺费劲才弄到两只鸡。文革中戚给康生讲了这件事,老谋深算的康生让他去翻翻《三国志》中有关乔玄和曹操的记载。那是告他你得看了这段历史,才能明白送鸡的意思。书中记载,曹操年青时见乔玄,乔“睹太祖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愿以妻子为托”。这事《世说新语》中也有记载,说得更玄:“曹公少时见乔玄,玄谓曰:天下方乱,群雄虎争,拨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实是乱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贼。恨吾老矣,不见君富贵,当以子孙相累”。只是《三国志》裴松之的注里记了一段,说的是曹操起兵后曾派人祭祀乔玄,说“士死知己,怀此无忘。又承从容约誓之言:‘殂逝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只鸡相沃酹,车过三步,腹痛勿怪’。虽临时嬉笑之言,非至亲之笃好,胡肯为此辞乎?”这件事有两个含义,1)毛心中自比曹孟德,这从善解圣意的郭沫若努力为曹操翻案中可以见出。2)章士钊能慧眼识英雄。送鸡一事表明毛对章感谢之意。

戚本禹还透露,周恩来告诉他,章士钊见了毛惊呼:“不得了啦,湖南要出帝王了”。章士钊能圣宠不衰,原因之一是他从来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其二,就是我们上面说的,他从来不忘自己和国民党蒋介石的关系,这样才能为共产党所用。

问:据说章士钊一直为国共两党传递消息。

答:主要是为共产党。56年,中共曾提出第三次国共合作的设想。章看出苗头,主动要求去香港,借助他在国民党中的人脉,为中共传消息。他带了一封中共给蒋的信,内容就和现在的一国两制差不多。信中还有“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这种话,想以乡情打动蒋。但文革一来,红卫兵不知这些底细,一查章士钊是鲁迅要痛打的落水狗,立即来抄家。红卫兵把章拉到院子里,低头罚站,还抄走了一大批文物。章士钊吓坏了,马上向毛泽东求救。信中请毛“在可能范围内稍稍转圜一下,当有解铃之望”。据他女儿章含之记载,8曰30日写信,第二天周恩来办公室就来电话,跟着就派兵站岗,更让人惊奇的是,毛9曰1日就亲笔回信,说“来信收到,甚为系念。已请总理予以布置,勿念为盼”。从这件事上看,毛可真是个义重如山的大慈悲人。其实不然。和毛有亲密关系的人多了,该整一样整。在列宁式政党的意识形态里,绝不存在友谊、温情这种东西。关键看你对维护独裁者的脸面、威信有没有用。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列宁斯大林对高尔基的态度。十月政变后,高尔基痛骂布尔什维克野蛮,列宁要毁灭俄罗斯。但列宁一直容忍他,这一是因为高尔基的前妻手中有一大笔莫罗佐夫家族留给社会民主党的钱,高尔基给了列宁不少。二是高尔基是世界著名作家,留着他当花瓶也不错。三是高尔基在英国有一大批文件,这里有不少布尔什维克的秘密。四是斯大林想让高尔基给他写传记。三十年代高尔基回国之后,斯大林也对他关怀备至,但当那些文件落入斯大林手,而斯大林发现高尔基不想给他写传记之后,就冷落高尔基。很快高尔基就死了。很多研究者认为是斯大林谋杀了他。可章士钊一直到最后都保持了他的“有用”身份,最后以90高龄又去香港为国共两党疏通关系,而就死在这次任务中,所以享尽身后殊荣。我看章老先生是一位最聪明的人。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27, 2016
关键词: 文革 毛澤東 章士钊
其他相关文章
郭文贵爆料王岐山 北京街头巷议 当局有点慌乱
暴力土改及其原因
习、王、孟达成一致 严惩郭文贵国内保护伞
民国政治的真谛
德媒:“北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
論本土資本和「抗紅保港聯合陣線」
文明的傳薪者
学者: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腐败的根源
特朗普斥金正恩导弹试射对习近平太不敬
德政治基金会获准登记?好消息来得突然
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
袁世凯曾孙女:袁世凯爱国 也是讲和谐的
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與讀者分享兩點想法
亲历的故事
知会美国 中国:北韩再核试 将自行制裁
人性与党性
纽约时报:美朝紧张关系真的会演变为战争吗?
掃清所有反對派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