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蓦然回首,才发现当年的伙伴大多已脑残
作者:王文

目前,中国社会严重撕裂,人们的价值观左右分明,左派与右派势同水火,大家从微信群就都能感同身受:无论同学群,老乡群,亲友群,只要一涉及到价值观的话题,尤其涉及到毛与文革、美国与民主,马上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最后不欢而散,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彼此谁都想说服对方,但都休想说服对方,只落得个相互对骂不已。

左派骂右派为:卖国贼,引路党,美狗,西粉,西狗,西奴,民猪,汉奸,等等。

右派骂左派为:爱国贼,五毛党,毛粉,毛左,脑残,等等。

但还从没听到左派骂右派为脑残的,你知道啥原因不?

我知道原因,就不告诉你!

若以人数论,左派在中国占绝大多数。他们的特点是:怀念文革,崇拜毛、强权,崇尚暴力。仇恨美国,亲近苏俄,怨恨改革开放。害怕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怀念计划经济的大锅饭。没有公民意识、法律意识,对自由民主没有真正的认识,把国家祖国政党政府的概念混为一团,脑子一根筋,没有逻辑,没有独立思考,不了解或自觉抵制历史真相,主奴性人格,英雄情结,渴望救世主,民族主义,民粹思想,等等。

知名左派有:周小痞带鱼,花千草下不圆,司马找不着北,孔庆仇西,韩某强,裸猿,张宏狼丢犬,张维伪人亡,等等。

知名右派有:李慎之,张思之,吴敬琏,周瑞金,李锐,胡德华,茅于轼(被长沙毛迷骂为茅如屎), 孙立平,俞可平,王长江,张维迎,张千帆,贺卫方,蔡霞,吴思,杨继绳,任性志不弱,刘军宁,杨恒君,谢作诗(被左派骂为谢作死), 胥志义,闵良臣,李悔之,陈行之,羽谈飞,梁慎坤,熊飞骏,等等,等等。

如果说,乌有之乡,是狂热、纯粹、愤青血喷、老朽成怒之毛左的大本营,那么,爱思想,共识网,博客中国,就是偏右派的大本营。

但最近,博客中国开始重点推送周小平的文章,而反驳他的文章则屡发屡封,不知有何内幕?

就因为这种价值观上的撕裂,微信群抱成一团的都是价值观趋同的人,在一起一日不聊如三秋兮,聊起来如火如荼,其实都懒得知道对方是男还是女,是丑还是美。正所谓:

人在微信飘,哪有不聊高 !

而什么同学群、老乡群、亲友群,尽管旧谊款款亲情依依,但终究抵不过价值观的天南海北,聊不到一起去,慢慢就无话可说慢慢变得冷冷清清淒淒,能不解散就不错了。正所谓:

既不能推托,又不能聊多 !

我的一位长沙老乡周明朋友对此现象的感悟说得好:过去叫缘份,现在叫三观。这是文化的实质性进步。

拉我新进的微信群“人生咖啡”里新加我的好友大山朋友读了此文后评说得很透彻:贼义者,谓之”残“。祖先这个定义是准确的。对脑残的认识,是言者的一种醒悟。所谓分裂,所谓渐行渐远,是一些人业已改变,而另一些人仍然未变的状态。这是一个大变局(可否说三千年来?),是一种历史性的进步,是一座冰山开裂的声音。要相信神的意志,人类社会最终会被神拯救。分裂、渐行渐远,可能是一个好的开始。

所以,火养的《我们相隔的不仅是时间,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一出来,马上受到热捧。因为它说出了大家早就有了的遭遇与心声。作者是站在右派的立场发的感悟,不知左派看了是否有所共鸣:

今天有点不开心,一个群里因为一些事,彼此熟悉的人吵了起来,我只能沉默。沉默是我对这类事情唯一的能做的事。现在通讯发达了,想了解一个人的基本价值观,通过微信群,朋友圈都可以。只要你发言了,转发了,就可以窥探到你的世界。而这种窥探,其实让人很难受,一些熟人、朋友的价值观让你大跌眼镜,但你还什么都不能说。也没有必要说。只能感叹下,原来我们如此陌生。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看到从小认识的一位朋友的言论,真把我恶心住了,我想在下面评论,又怕引起不必要的争论,就只能把那段话截图给知道价值观还相近的同学看看,然后发了一通牢骚。最后还是实在没忍住,在朋友圈写了这么一段话:“相隔的不仅是岁月,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从年少到现在还能保持三观一致太难太难了。相忘于江湖,才是最好的结局。”有人以为是同学聚会后的感言,其实不是,聚会一般只聊过去,只喝酒,只谈青春,而在朋友圈,在微信群,在QQ群,才能把这些基本的观点暴露。

没过几天,一位朋友就说,这段话,她借用了。随后,她和我说,她用了一个美国品牌的杯子,在朋友圈发了张图,而被一位曾经要好的同学用民族大义教育了一番,感觉非常难受,干脆直接把好友都删除。而这同学,在整个中学期间关系都还不错。可能一起上厕所,一起学习,相互鼓励。这些曾经的温情,都被这一番民族大义式的言论给毁掉了。

那一刻,巨大的悲哀笼罩了我,我们这地方有多少思维都不正常的人类。

年岁渐长,已经没有说教别人的欲望,也不想被别人说教。我们从一个原点出发,已经走向不同的方向。那就彼此相忘于江湖吧。

这是个巨大裂痕的社会。不是多元,而是裂痕。我们连基本的价值观都没有,怎么会有统一的共识?普世价值都能否定的地方,有什么不能被否定。我想说的是,随着时间流逝,相互之间的裂痕太大太大了。如果你有一个三十多年还保持着三观一致的朋友,请你珍惜,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更多的是,我们彼此已经不再了解,价值观也已经完全改变。

新闻联播是很多人的饭前甜点,而我一年也看不了一个画面。很多人教科书上的内容,就是他们的全部知识,而我就算最无聊的时候,也会保持着一个月两三本书的阅读量,多的时候一周可能三四本。我对权力和管教他人一点欲望都没有,而权力是多少人的梦想。

方舟子和韩寒之争让多少好朋友分裂,而争吵王宝强和马蓉之间谁是谁非,让一对夫妻离婚了。到底是支持日货还是抵制日货,让多少人智商暴露了,而我一直坚决抵制的是蠢货,从来不是外国货。南海战争到底打不打。朝鲜战争到底是不是正义。爱国家还是爱政府,这两者到底有什么样的区别等等等。可能任何一个话题都可以让你和许多人产生强烈的分歧。有些分歧可能谈谈就过了,而有些分歧,可能让你难以释怀。有些,我们干脆就不交流吧。

我们学着不同的历史,从许多事件的看法自然完全不同,甚至对人本身的看法都不同。

我们在分裂。这种分裂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大。

有一次,在同学群里,看到某个明显是谣言的言论,我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堆个人的观点,发出去之后,虽然有人认同,但彻底把发言的同学得罪了,然后就渐渐陌生了,从那以后,每次遇上热点话题,我几乎都沉默。

越熟悉越如此。熟悉,并不代表了解。只是时间把你更早的推到我前面。

我们唯一的相似点可能就是对故乡美食的热爱,性取向可能都不同了。

我们相隔的不仅是几十年的时间,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

所以感谢城市。这个包容的城市,会让你总会寻找到和你相似的人,相似的灵魂总会相遇。而不至于让自己无话可说。我们不需要对不懂的人说太多,而懂你的人,自然你说一个词就会明白。这里总能找到和你价值观相似的人。

我们可以找喜欢诗歌的人聊诗歌,找喜欢打球的人聊打球,和工作的人聊工作,和八卦的人聊八卦,和有着过去的人聊过去。总能找到和你兴趣相同的人。

“一堆堆人头走向远方。我在他们中间缩小。没人看到我。但在仍然/活着的书里,在儿童的游戏里我将从死者中/升起来,太阳在照耀。”(曼德尔施塔姆《积聚如山的人头走向远方》)越来越觉得没有辩驳的必要了,越来越抗拒一些言论,越来越觉得在人群中独立多好。

以前可能还会因为某个观点而在熟人圈里,说上那么几句,现在发现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一个人成长过程已经接受完了教育,而你现在所说的,只不过是你所受教育的一部分,他人并不一定需要你这些。

时间会让我们遇见谁,而你的心决定谁将留下。
十年不见,我们聊点什么。
还是谈谈我们曾经的青春吧。
思想就像内裤,别轻易露出来。
只有知根知底了,我们才开始讨论深一点的话题。
现在我们就聊聊曾经,聊聊彼此熟悉的人。

忠实的老友,伸出你的手,
让我们握手聚一堂,
再来痛饮一杯欢乐酒,
为了往昔的时光!
(罗伯特·彭斯《往昔时光》)

来,我们为往昔干杯,然后别谈未来。

愿你出走多年,归来还是少年。最近流行这么一句话。那是多么艰难。少年时期的那种梦想,活力,没受沾染世俗的清澈,那种蔑视日常的勇气,有多少人能够保持?

我宁愿相信,无论你表达什么样的价值观,都还是真诚善良。只是眼界会局限一个人,这个勉强不了。在旧时光里,会有你美好的一面。而未来,愿你安康,善良。

其实价值观,只是一种调剂,并不影响一个人日常生活,不影响你在生活里是一位好父亲好儿子好丈夫,就像没有阅读也可以活着,没有精神也可以在黑压压的人群中走过。在拥挤的地铁里和公交上,谁会在意你的思想。所以,十年不见,我还渴望遇见你。因为,可能价值观不同,但我们有着彼此的过去。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关键词: 左 右 腦殘
其他相关文章
赤脚资本家孙立哲
郭文贵爆料王岐山 北京街头巷议 当局有点慌乱
暴力土改及其原因
习、王、孟达成一致 严惩郭文贵国内保护伞
民国政治的真谛
德媒:“北朝鲜是中国潜在的敌人”
論本土資本和「抗紅保港聯合陣線」
文明的傳薪者
学者: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腐败的根源
特朗普斥金正恩导弹试射对习近平太不敬
德政治基金会获准登记?好消息来得突然
违千夫之诺诺,做一士之谔谔
袁世凯曾孙女:袁世凯爱国 也是讲和谐的
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與讀者分享兩點想法
亲历的故事
知会美国 中国:北韩再核试 将自行制裁
人性与党性
纽约时报:美朝紧张关系真的会演变为战争吗?
掃清所有反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