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乌坎结局,谎言背后的真相
作者:长平

继林祖銮入狱之后,9名乌坎村民又被判刑。时评人长平认为,这是对乌坎人打破官方谎言的打击报复。

China Mahnwache Hongko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德国之声中文网)12月26日,据说不少中国人的微信朋友圈因为一个人被分成了两半。这个人就是123年前出生于当日的毛泽东,人们因为对他的评价而争吵。但这并不仅仅是一个历史问题,现实的中国正在大踏步走回毛的时代。当日广东海丰县法院对乌坎抗议村民的判决,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位于中国南部边远乡村的乌坎村,从2011年开始成为舆论的焦点。由于反对原村委会私卖土地,村民十数次上访无效之后,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民主问题,提出了自己选举村长的要求。经过誓死抗争,他们竟然暂时成功了,实现了一人一票的真民主,选出了以林祖銮(又名林祖恋)为村委会主任的新领导班子。

中共夺得政权后,完全毁弃建立民主自由社会的承诺,以赤裸裸的暴力对付"阶级敌人"及任何可能挑战其统治的人士。在毛泽东统治期间,"最高指示"及会议文件替代了法律,游街示众及批斗大会替代了法庭审判,遴选公职人员不仅没有民主选举,所谓党内程序也弃之不顾。

毛泽东去世之后,邓小平夺取其指定接班人华国锋权位,以改革开放寻求政权正当性。尤其是1989年以暴力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中共面临西方社会的制裁和压力,高调重启市场经济和法治建设。适逢苏联、东欧巨变,西方社会宣布冷战结束,并普遍乐观地相信自由经济必然带来法治与民主,因此积极扶持中共登上更大的国际舞台。

乌坎事件打破官方谎言

上世纪九十年代,为了更多地从全球化受益,中国政府高调宣传"与国际接轨",建设法治社会。另一方面,它并不愿意像西方社会想象的那样,通过自由市场实现法治与民主,因为那样必然带来对权力的监督,妨碍官员们空前的腐败盛宴。因此,宣传机器给出了各种理由,比如中国人素质低下,民主尚需时日;民主并非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民众更喜欢威权政治;或者,离开了中共控制的选举,社会就会大乱,等等。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本文作者长平

乌坎事件打破了这些谎言。中国舆论一直把乡村人当作素质低下者的典型,认为他们既不会要求民主,也不会实践民主。中国政府却首先在乡村实行基层民主试验。很多人觉得这很讽刺,不过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中国政府也认为乡村人素质不高易于操控。乌坎是典型的中国传统村庄,有着深厚的乡土文化,村民们却提出了完全合乎现代政治理念的民主要求,并以生命去争取和捍卫。正是在暂时脱离官方控制的情况下,进行了井然有序的真正的民主选举。

中国政府不再继续伪装

乌坎民主只赢得短命的胜利。一方面,在整体的专制环境中,一个村庄的"一国两制"难以运作,林祖銮领导的村委会未能实现拿回被非法卖出的土地的竞选承诺。另一方面,来自政府的"秋后算账"在等着他们。今年6月,在计划发起新一轮大规模抗争之际,林祖銮以"受贿罪"被抓捕,并于上月二审判决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罚款20万元。

林祖銮的被捕引发村民抗议。参与抗议集会的活跃分子魏永汉、洪永忠、杨锦贞、吴芳等9人随即被捕,于12月26日被一审判决"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故意传播虚假消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妨害公务"等罪名,获刑2年到10年不等。

乌坎事件等地方抗议揭掉了中共民主与法治的假面,同时中共以此假面已经成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获得更高的国际地位,也不需要继续伪装。习近平掌权以来,逐渐撕掉这些伪装,对民主自由的呼吁者与行动者亮出赤裸裸的打击报复及武力镇压。这是乌坎人的不幸,也是他们抗争的意义。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9, 2016
关键词: 乌坎 谎言 真相
其他相关文章
周有光追思会召开 江平:他的思想是对当下的一声大喝
拉长版的‘’14年抗战‘’心怀叵测
中国护照好用吗? 世界排名第66
城大學者:本土思潮是虛火
福山: 美国已成失败国家
也是一首歌
我所经历的“政治正确”这个词的沿革
自由个体的孤独与凉甜——评李猛的《自然社会》
南海博弈新动态:越中走近/日澳印尼联手
《中国看守所角落》(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北京强调磨刀亮剑保政权批宪政引关注
港人忍夠了黃袍加身式「選舉」
索爾仁尼琴: 致自由中國
用“核心价值”观雷洋案
网络采风
高院院长周强:司法独立须抵制
日澳首脑就联合美国牵制中国达成共识
中世纪的教会宪政——基督教政治哲学
中国孕妇赴美产子热潮不减 保守估计去年超8万人次
百岁学者周有光谈政治